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毒妃在上:邪王宠妻无下限

更新时间:2021-04-29 14:18:41

毒妃在上:邪王宠妻无下限 连载中

毒妃在上:邪王宠妻无下限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橙子 分类:穿越 主角:顾惜王府 人气:

《毒妃在上:邪王宠妻无下限》为小橙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前世,她是他的囚徒,受尽折磨,每时每刻她都在想怎样杀他,他却为救她而死。 今生,重回噩梦开始之前,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还是他,爱仇情仇是将重新上演,还是颠覆重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寒君燿如此问答,顾惜心里咯噔一下。

他是想说什么?觉得她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吗?还是有别的意思?

一直以来她仅仅以为寒君燿是一个杀魔,但是自从重生以来,她发现自己愈发看不懂他了。

顾惜扁了扁嘴,不解的看向他:“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林依蓉只不过是受不住酷刑,自己晕了过去,我怎么会杀了她?”

基于对寒君燿的了解,她直接问了出来。

反正他又不会伤害她,这种事情还是明明白白的摆在明面上问比较好,她不希望两个人中间出现什么误会。

上一辈子是他用命来护她,这一辈子,她亦然,就算不是因为爱情。

月朗星稀,此刻屋中的烛火摇曳,将寒君燿脸上表情映照的晦涩不明。

但是她可以肯定,寒君燿绝对没有生气,仿佛他之前的那一句杀人只是随意问问罢了,并不在乎她的答案。

一旁的孤影站在那里,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看向自家王爷的目光却有些无语。

这个点儿来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实在是……死皮赖脸?

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词居然也能用在王爷的身上。

不过,只要王爷高兴就好。

低着头,将自己古怪的表情隐匿在了暗影下。

顾惜眨巴着眼,有些狗腿的笑道:“额,王爷,今日忙了一天了,可需要吃些茶?”

不要不要!快走吧!

“也好。”磁性的男性嗓音说道,本该令人享受的悦耳声音,在顾惜的耳朵里,却仿佛成了让她被噎住的一根刺。

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再怎么样肯定得先把这位大爷伺候舒服了。

看到寒君燿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而一旁的孤影又在装隐形人,顾惜乖乖认命,走到了桌前去为他倒水。

谁让她上辈子欠他的呢?

转身的那一刻,脸上的不情愿全部都转化为了狗腿的笑容。

双手捧着杯子,递到了寒君燿的面前。

还贴心的解释道:“王爷,您喝水,这晚上喝了茶可是会睡不着的,喝水最好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殷勤,寒君燿还真是意外,只是脸上依旧还是没有丝毫表情。

接过她手中温热的茶杯,一饮而尽,之后又把杯子塞到了她的手中。

晚上喝茶会睡不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奇谈怪论。

不过这一杯水的确十分甘甜,难不成是加了什么东西?

顾惜看着手里被硬生生塞进来的茶杯,嘴角抽搐,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认命的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现在事情也说过了,这水也喝过了,大半夜的在女孩子的闺房里不太好吧。

寒君燿就是一个木头,根本不懂,也从来不在意这件事。

事实上,如果他不是在她的房间里,她也毫不在意这件事啊。

好歹重生一世,虽然现在的寒君燿貌似比上一世好相处那么一丢丢,但伴君如伴虎,她还没把仇给报了,哪能成日跟这个万年冰山绑到一块?

不过这话直接说出来,她还是没有那个胆子,还是旁敲侧击吧。

假意咳嗽了一声,顾惜看着寒君燿笑眯眯道:“王爷,这天色也不晚了,是不是应该歇息了?明日还有事要忙呢……”

把玩着手里的玉佩,寒君燿面无表情的点头道:“嗯,是该歇息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丝毫却没有动的动作,还是安静的坐在那里。

顾惜陪着笑脸继续道:“咳,王爷,我这里晚上实在是闷热,大夫说只适合体质阴寒的女子居住。”

孤影默默站立,这是哪门子的理由,他在这王府里这么久,怎么就不知道王府居然还有闷热的地方,那他身边现在冒出来的丝丝凉风都是错觉吗……

寒君燿看着她,古井无波道:“正好,今日我去请脉,大夫说我最好住在热一些的地方,你这里就甚好。”

孤影默然,原来说瞎话是会传染的……

顾惜不敢置信的看着寒君燿,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暴虐狠厉,不苟言笑的王爷吗?

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和她也是有的一拼。

“但是王爷,我……”

顾惜后面的话被寒君燿扫过来的眼刀逼回了肚子里,很没有骨气的怂了。

背对着寒君燿扁了扁嘴,睡就睡呗,反正以前也不是没有睡过,切……以为瞪我两眼我就怕了吗?开玩笑……

看到她已经怂的不行的开始铺起了床,寒君燿的五官都变得柔和了起来,随意道:“孤影,你下去吧。”

顾惜听到这话,身形一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春宵一刻值千金,蜡烛皮鞭老虎凳……

啊呸!

她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肯定是今天太累了,她还是赶紧收拾好睡觉吧。

孤影行礼,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

一炷香的时间后,顾惜躺在了床上,面向内侧。

想到刚刚的狗腿样儿,顾惜就想甩自己两个巴掌。

不仅伺候他洗漱,还为他更衣擦身,这不明摆是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很诚实吗。

但是天知道,她真的是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些顺手做了。

在她暗暗尴尬的时候,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声,之后便是一个重物压在了床榻上,发出‘吱呀’的一道响声,昭示着它的不堪重负。

一只坚硬的手臂将顾惜揽到了怀里,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了他的脖颈处,一下下撩的顾惜只觉头皮发麻。

长夜漫漫。

此刻,南侯府。

“夫人,你可知道惜儿学艺的事?”

顾夫人摇头:“这种事我不想管得太过严厉,儿孙自有儿孙福,老爷,你问这是什么意思?”

顾长青长叹一口气:“无事,睡吧。”

听到顾长青说了这话,顾夫人躺了下来,缓缓睡去。

老爷既然说没事,那自然是没有事,明日还要去佛寺,她可必须得养足精神,免得在佛祖面前失礼。

而躺在一旁的顾长青想起今天所遇到的那些事,心中愈发忧虑。

明日便去一趟王府吧,惜儿和暴虐的燕王在一起,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哪怕燕王位高权重,但是那是他的女儿,大不了上奏天听,就不信燕王还能继续强占着别人家的女儿不放。

……

一大清早,天还只是白光,寒君燿便准时的睁开了眼,看到旁边还在熟睡的顾惜,轻手轻脚的起身。

收拾好了之后,寒君燿顿了一下,还是将散乱的锦被为她盖上,然后走了出去。

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原本应该沉睡的顾惜睁开了双眼。

眼中一片清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