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王妃每天都要哄

更新时间:2020-06-30 14:53:41

王妃每天都要哄 连载中

王妃每天都要哄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冒泡 分类:穿越 主角:顾长歌阿婆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王妃每天都要哄》是冒泡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长歌阿婆,书中主要讲述了:将军骁勇善战威名赫赫,却是出了名的宠妻狂。夫人想吃荔枝,他夜奔几十里地,揣了一篮子回来。“尝尝好吃不?不好我再去摘。”夫人爱听小曲,他把城里戏子都抓来,放上一排大元宝。“唱好了有赏,唱不好得挨板子!”夫人生日那天,他问她有什么心愿。“你给我做牛做马。”他眸色深沉,把她抵在床上,“我给你做牛做马,你给我草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行军速度很快。

顾长歌骑在马身上,被颠的都快吐了。

她抱紧了身前的大肥鹅,这还是强烈要求,才重新回到她身边的。

目前只有他们俩相依为命,想想也是好可怜。

身后的墨君邪顶了她一下,紧跟着他的下巴压在她肩头上,“元宝,你的腰真细。”

说着,腰间的臂膀又紧了几分。

她抽了口气,骂他,“你轻点,想勒死我啊!”

墨君邪哼笑,“半年没见过女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不舍得勒死。”

女…女人?

顾长歌心里一惊。

他该不会是看穿了她吧?

她僵着身子,脸更是木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纠结了半天,顾长歌断断续续的说,“我…我不是女人。”

微风拂面,吹起她的发丝,飘到他身上。

墨君邪懒懒的舔舔牙,似笑非笑的道,“嗯嗯…不是女人,是个小娘们。”

“我!我真不是!”顾长歌狡辩。

墨君邪一看就没安好心,她女扮男装,他都频频占她便宜。

要是承认了自己是女人,那岂不是要被他吃干抹净?

不不不。

她可不想和野兽那啥。

“哎!我只是长得像女人,真不是女人!”她又重申了一遍。

墨君邪敷衍的点了点头,一手勾着她,一手捏住她的耳垂,“男人还打耳洞?”

“我是个爱美的男人。”

“可以。”他说,大手松开耳朵,捏住她的脖子,“你男人的喉结呢?被你吃了?”

“……”这个她给忘了。

保不齐刚才他掐她脖子那会,就被发现了!

顾长歌暗暗惊叹,这男人心机太深了。

可恶。

“嗯?”他缓缓的笑,“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给你吃了?”

“还没长出来。”她垂死挣扎,“我年纪还小。”

“是挺小的。”墨君邪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来摸摸胸小不小。”

不要!

顾长歌退缩了,马背上便开始挣扎。

但这点小打小闹,墨君邪压根都没放在眼里。

他掐住她的腰身,双臂收紧。

顾长歌动弹不得,她低头,亲眼看着墨君邪的大手,准确无误的落在她胸前。

轻轻一捏。

即便是隔着厚厚的秋装,她仍是呼吸一窒。

脸颊都烧了起来。

他他他…他居然真的敢摸!

顾长歌气红了眼,不管不顾到底在哪里,低头便咬住他的手。

她使劲咬。

咬得嘴里都有了血腥味,还不松口。

奇怪的是,墨君邪也不抽手,就这么任由她咬。

顾长歌咬得两腮发酸,松开他,胡乱的抹着嘴巴。

墨君邪看了眼她,不退反进,他前胸紧紧贴着她的后背,“行了,你咬了我,我摸了你,也算扯平了。”

“不算!”

“那你摸回来?”墨君邪笑,挑逗的问她,“你想摸哪里尽管摸,我不咬你。”

“呸!”她不怕死的啐他。

墨君邪揉了揉她的脸,小声的说,“胸好软,小是小了点,不过凑合,反正以后还会长的。”

“你!”顾长歌叫道。

这人没脸没皮的再说下去,还要不要人活!

“好好好,我不说了。”他及时打住,抱着她走了会,又问,“是雏么?”

顾长歌斜眼看他。

不等她回答,他便自顾自的道,“看你这么小,应该是。”

墨君邪叹了口气。

他疯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心里清楚,她会受不了的。

单看她的小身板,就知道绝对会被他弄的半死不活。

本以为找到个女人可以纾解下,看来还是得忍着。

顾长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猜也猜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闭紧了嘴巴,不打算和他再说一句话。

接下来的一路,两个人都保持着默契。

亥时,他们到达刘庄。

墨君邪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因为怕打草惊蛇,众人没点火把。

就着远处微弱的火光,顾长歌看清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满是坚毅和冷漠。

他把她抱下来,放到身旁,低声嘱咐,“等下跟着我。”

“不要。”

“不听话现在我就要了你。”墨君邪咬牙。

他想了一下午,才接受这是一块看得见吃不到的肥肉,偏偏这死女人还惹他生气。

顾长歌被他一句话怼的语塞。

吭哧半天,才反驳道,“你也就会拿这件事威胁我!”

“对啊。”他腆着脸承认,“服不服?”

臭男人!

顾长歌懒得回答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墨君邪有事安排,没再理他,吩咐了几个副将做先锋之后,静静等待。

大约半刻钟之后,天空中骤然放出火光。

墨君邪沉毅有力的声音发号施令,“冲!”

浩浩荡荡的人群,伴随着响彻天边的嘶吼声,齐齐冲向刘庄。

与此同时,原本寂静的刘庄,宛如死村,却忽然之间冲出来很多士兵,叫嚣着杀进人群。

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

顾长歌吓得浑身都在抖。

她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战争。

刀戟碰在一起,尖锐又刺耳,呼喊声、哀鸣声、杀红了眼的吼叫声,充斥着她的耳膜。

她几乎要疯了。

“过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顾长歌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等她反应,便被人背了起来。

是墨君邪。

他侧脸只是叮嘱道,“抱紧了!”

下意识的她勾住他的脖子,死死的拉着。

“你轻点,勒死我了,你可就成小寡妇了。”他笑着,将她的手掰开了一点。

这一次,顾长歌吓得说不出话,难得没有反驳他。

她把脸埋在他背上,不去看。

战的正激烈时分,她听见男人闷哼了一声。

顾长歌要抬头。

“别看!藏好!”墨君邪骂道。

她吓得立刻又缩了缩脑袋。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

原本带着她不停颠簸奔跑的墨君邪,脚步也顿住了。

她这才缓缓抬起头。

冲天火光之中,有一面军旗插在堆成小山的尸体上,猎猎夜风之中,随风舒展,煞是好看。

她从墨君邪背上跳下来,到一旁吐得昏天黑地。

有人拍了拍她的后背,顾长歌有气无力的看他。

墨君邪把她拉起来,从怀中抽出一条手绢,按住她的脑袋,给她擦干净了嘴。

“还难受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