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冷血丞相琳琅妻

更新时间:2021-05-04 16:25:32

冷血丞相琳琅妻 连载中

冷血丞相琳琅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本宫无耻 分类:穿越 主角:姜小桥 人气:

主角是姜小桥的小说《冷血丞相琳琅妻》此文是本宫无耻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朝穿越成忠义之后——却满门覆灭成了孤女,被封郡主钟秀山拜师学艺……姜琳琅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代侠女,却因参加皇帝寿宴而卷入朝廷后宫纷争中。皇帝赐婚,却不是京城女子第一想嫁的萧王,而是——令人闻风丧胆,鬼哭狼嚎的冷血丞相。 不嫁?违抗皇命,死路一条。 嫁……啊喂听说丞相是第一奸臣,除了一张脸能看他真的符合所有大反派的人设,反派的女人?会死得更快吧!还是被皇帝皇后“委以重任”的卧底,姜琳琅默默望天,现在穿回去还来得及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人,夫人,丞相府到了。”

车夫稳妥地将马车停在丞相府门前,容珏弯身,跃下马车。

本欲径自进府的,但他脑海中还回荡着那声“相公”,唇角欲勾又抑制落下,仍是转了身,抬起修长的手。

姜琳琅出了马车,正等小厮去拿凳子来,她今日穿的是繁复的华服裙装,不能如她往常那般直接跳下去。

只是没等来小厮,便先惊悚地看到伸到她面前的大手。

“大,大人?”

她脚步微往后挪,吞了吞口水,不知所措地唤道。

容珏面容微寒,对这个称呼反感地眯了下眼角,袖风一扬,红影过,人便大步扬长进了府。

被小桥扶着踩着凳子下了马车的姜琳琅,目送那大步离去的背影,不禁低语,莫名其妙。

接下来连着几日,姜琳琅都没有见过容珏,一面都没有。

丞相府的日子,嘛,说无趣也无趣,但容珏似乎觉得她构不成威胁,并没管束她。尽管,她屋顶屋外那些敛了气息的暗卫和探子依旧存在。

左右她也懒,连绵的雨又下了起来,她索性在自己的屋子里每日吃吃睡睡,顺道练剑。

“郡主,累了吧,歇会儿。”这日,姜琳琅练了一个时辰的剑,见小桥端着茶点走来,便手一甩,将剑直直飞插进竖靠着石凳的剑鞘中。

大步走到石桌前,接过帕子,拭了拭汗,净了手,她便拿起点心往嘴里塞。

她自幼跟着师兄师姐妹们习武,行动颇有几分江湖洒脱之气,但又因为小桥这个典型的教养嬷嬷一样存在的丫鬟的管制,哪怕吃相不似临安贵女们优雅缓慢,但也不难看。

“如何,管家可说了我能出府吗?”

将点心瓣开,从豆沙的内馅儿那端开始咬,姜琳琅一边吃,一边大眸闪亮地问小桥。

对上她兴致勃勃的眸子,小桥面带几分为难,摇摇头,“管家说……郡主若想出府,需得丞相的准许。”

这丞相府中规矩森严,丝毫不比皇宫轻巧。每个人都冷着脸,严肃刻板,不讲人情。别看管家面善,但他的气势也令人胆怯。

得到这个回复,姜琳琅不意外,但还是兴致不高,扔了手里剩下半块点心,不满地嘟囔——

“说得倒好听,丞相的准许?我连他人都看不到,府中护卫又说这里不能去,那里是禁地不能去,我上哪找他去!”

抱着漆红的柱子,姜琳琅抬眸望着好不容易放晴的天,分外明媚忧伤地叹气,“再这么下去,没毒发身亡,也憋死了!”

“你怨念挺深啊。”

像鬼一样,在身后响起的熟悉的男声,叫姜琳琅背脊一寒,回眸,入目的果然是一身玄衣,接近血又暗沉的颜色的男人,她不禁耷拉着脑袋,抱紧柱子,自暴自弃地回话,“是啊……大人您日理万机,自是不觉这府中沉闷无趣,可小女子我,回到这繁花似锦的临安城不过两月,还未熟悉临安的风土人情,就成了足不出户的妇人了……”

出乎意料的,容珏没有冷笑也没嘲讽,似认真地想了下这个问题,“沉闷无趣么……今日我有空,带你去郊外骑马。嗯?”

骑马?

姜琳琅眼睛一亮,回过头,美目闪了闪,但很快又微眯了些,声音带着讨好,“该不会……”

“跟上。”

转过身,容珏不用猜也知她在担心什么,唇角扯了下,语气不容置喙。

“是……”

换上便服,容珏命小厮牵了两匹良驹,拍了下他的爱骑——猎风,翻身利落上马。

姜琳琅星星眼地盯着猎风,这可是难得一见的良驹啊,高大威猛,多威风啊!

再看她身边,温顺的小母马,她抽了抽唇角,这落差。

“怎么,还不走?”猎风马蹄在地上扒拉了几下,鸣了几声,似是不耐,容珏微弯身,抬手拍了下马脖子,前一瞬还威风凛凛的良驹,立即乖觉下来。

瞧,连马都怕他。

姜琳琅忙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快速骑上马,不敢耽搁。

“驾!”

于是,语调微扬的一声“驾”落后,红影如飞驰的闪电射出去,姜琳琅见状,不甘落后,忙扬了缰绳,踢了下马肚子,娇呵一声。

“驾!”

新晴后的临安,如水洗般,空气也是清新怡人。

这是姜琳琅回京城后,第一次骑马,感受在马上驰骋飞扬的速度,才觉自己有了活力。

只是——

容珏这大的奸臣,不是仇家遍布天下么?怎地出门也不带护卫了,就暗处那几个忽隐忽现的暗卫……

别半路他们两个被追杀吧。

有句话叫——

乌鸦嘴。

姜琳琅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都很想自打嘴巴。

行至郊外,人烟罕至,树密林深,姜琳琅忽闻耳畔上空一道破空之音。

眼眸一瞪,便勒紧了缰绳,“容珏!”

身子往后一弯,一道破空而来的箭矢堪堪从她门面上拂飞而过。

直直朝前方似沉浸在骑马中的容珏而去。

只是,那闻声连头都没回一下,马速都未减缓的人,却依旧我行我素,只在那箭矢离他分毫间时,他手一扬,一股气流直应上飞速而过的箭矢,“噼呲”一声,箭矢被气流击碎,在他身后化作一团碎屑如烟落下。

姜琳琅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道祸害遗千年不死,仍是松口气,但很快,她便发现,情况不妙了。

她,被包围了。

周围清一色的与翠竹木林一般颜色衣饰的杀手,他们手中不是长剑便是弯刀,围成一个圆圈,将她困住。

而容珏,则是勒了缰绳,猎风兴奋地甩了下马尾,转过身。

他一双含情的狭长黑眸幽幽地望来,面色如常,甚至可以说,唇角含笑。

讽刺的,不屑的,笑。

“容珏,束手投降吧,你的女人在我们手里!”

为首的一名杀手将长剑唰地往前一倾,剑尖便直指姜琳琅的咽喉,后者眸子缩了缩,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抿着唇,看向前方的容珏。

“拿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要挟本官,你们,倒不是一般的——愚蠢。”

果然,容珏口吐的字句,叫姜琳琅咬牙。

她有种预感,这厮就是报复她吐槽丞相府沉闷无趣的!

腹黑黑心肝的家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