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更新时间:2020-09-08 14:35:45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连载中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来源:微小宝 作者:梓翎 分类:穿越 主角:秦王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是梓翎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王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猥琐兵王刚穿越到懦弱的炮灰小姐身上,就被无情爹爹绑上花轿,嫁给传说中又老又丑,暴戾狠毒的废物王爷。谁知道,魑魅邪王是倾世妖孽,自幼喝墨汁长大的,一边篡夺江山,一边诱惑小红帽进狼窝。   “做朕的女人,八条腿借给你横着走!”   而她,真的嚣张到偷了他的小蝌蚪跑路了。   ……   经年之后,狭路相逢,他说,“女人,你帮派这么大,威胁到朕的江山了,你说该怎么办?”   她说,“平分天下。”   他将她抗上龙榻,“何必那么麻烦,生个猴子,江山给他!”   她囧,要不要告诉他,其实他早当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路上,无人跟着,云夏走了一条僻静的小道,轮椅的车轮子在松软的泥土上滚着,非常稳当,而且没有声音。   “停下!这儿风景好,为夫想在这儿欣赏一下风景。”   云夏环顾四周,除了优美的绿竹,再无其他。   他倒好,可以坐在轮椅上休息。   可是她站着会累啊?   没过一会,云夏就觉得直愣愣的站着腿软。   “相公,你在看什么?”这四周都是竹子,有什么看头啊?他还能看那么久?   “竹。”秦王回答得简洁明了。   云夏蹙眉,“竹有什么好看?”   “表面看来竹内中空,节节分明,让人一目了然。然而暗地里,竹却是最玄妙的,因为你没法根据他的形态判断她的年龄,她的经历……”   云夏微征,这家伙意有所指啊?   “相公,竹的简单与复杂,其实不在于竹本身,而在于赏竹的人。赏竹的人内心阴暗,便不会认可竹的高洁,赏竹的心思简单,便会觉得竹子是世上最易描摹的植物。”   秦王鹰隼的目光锁在云夏那张谦卑得近乎狗腿的脸上。这女人竟然敢含沙射影的贬损他?   胆子不小啊!   “既然竹子这么好描摹,王妃不如就地取材描摹一副竹画给为夫看看。如何?”   面对秦王的刻意刁难,云夏粲然一笑。“这有何难?”   她捡起树枝,便在泥土里写了一个个“个”字。一边画一边碎碎念,“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无数片……”   秦王蹙眉,这女人的丹青水墨画的功底,真是让人不敢苟同。   只是,无数虚虚实实的“个”,却很快组成一片茂密的竹林,云夏又添了几笔,勾勒出竹竿,看起来倒有模有样。   快速简易画,几乎是眨眼的速度完成。   秦王狐疑的望着地上的竹画,虽然笔法幼稚青涩,然而不得不承认,云夏用这么快的时间画出竹的基本形态神韵,依然是一件让人敬佩的事情。   秦王楞楞的望着云夏,良久叹道,“你这画画的技巧,跟谁学的?”   云夏暗戳戳的想,这特么就是幼儿园的简易画绘本水平,他竟然如此好奇。果然穿越都他么自带金手指。   秦王望着云夏,面具下的鹰瞳里有着复杂的考量。   适才,这丫头不动声色的治理了与她为难的一群小人。要知道将军夫人擅长谋略可是出了名的,年轻时还随安将军上过战场,是京都出名的泼辣妇。然而这丫头却三言两语让她今天栽了大跟斗。   现在她又另辟蹊径画竹,这丫头还有多少本事是他不知道的?   愈聪明的女人,若不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便愈是危险。   秦王的手,在宽袖里紧紧的捏成拳头。良久,拳头才渐渐松开,玉扳指在拇指上不停的打着圈。   他自认为自己阅人无数,洞察秋毫。然而眼前这个女人,不可否认,他看走眼了。   一开始以为她和其他养在深闺的女人一样,胆小怯弱,贪生怕死,只要吓吓她,便能解除这个隐患。   “恐吓”这个方法让皇帝抓不住他的错处,而且屡试不爽,是秦王最青睐的伎俩。可是放她身上就不凑效。他原本以为是她痴呆不懂丑恶,所以对惊吓迟钝。如今看来,恐怕是她心理素质超乎寻常的过硬。   后来他试图启动玉扳指毒害她,此法易留下他杀人的把柄,可谓是铤而走险的不智行为。   可是关键时刻她却清醒过来。原本他以为她是碰巧无意醒来,如今看来,这巧合也值得斟酌了。   这女人若真是皇帝的细作,必然是秦王府最大的隐患。   所以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   让她死在娘家,是掩人耳目的最佳方式。   思及此,秦王的眼眸里弥漫出一股阴鸷的寒气。   “相公,你在想什么?”云夏望着秦王深黑不见底的瞳子,那种眼神她太熟悉了。曾经她也有一双这样的瞳子,带着毁天灭地的气质,只为了完成一件杀戮。   “哦,没什么。走吧。”秦王忽然叹了口气,眼眸里的锋芒消弭无形。   云夏微楞,不再多言。   心里暗忖着,这回看你又想出什么损招来灭我?   云夏将秦王推到书香苑后,便惦记着她放在陈姨娘处的八箱珠宝。   “相公,臣妾内急,需立刻出恭解决一下。”云夏一只手按着肚子,一边火烧火燎的往门外跑。   秦王阴鸷的目光,一路尾随着她娇小的身影。   原本一直捂着肚子的人,拐了弯,便大摇大摆的走起来。   秦王唇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狞笑。   扮猪吃老虎?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秦王忽然拍掌,两声后,一抹黑衣从屋顶飘然降落,单膝跪地,恭敬道,“爷,有何吩咐?”   秦王没说话,却默默对他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那人心领神会,“属下知道了。”   秦王朝他挥挥手,那黑影立刻消失不见。   再说云夏离开书香苑后,便刻不容缓的赶到陈姨娘住的后院。   此刻后院挤满了人,安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部聚集在后院,等着秦王妃的打赏来了。   陈姨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不用说,这局面就是前院掌事的安夫人故意弄出来为难她家云夏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云夏这打赏怎么才能做到皆大欢喜?   太少,这颜面过不去。   厚此薄彼,不能皆大欢喜。   这不是逼着云夏倾其所有,全部奉送出来吗?   陈姨娘此刻希望云夏别回来,她能拖一时是一时。   可是云夏却不这么想,她若当了逃兵,这八抬宝箱不用说就会被继母以充公为借口占为己有。   那还不如她打赏给这些人呢?   安家是大户人家,云夏爹爹头上还有大伯,二伯两家,安将军自己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两个伯伯家人丁却更加鼎盛,堂兄弟姐妹无以数计!   此刻全部人都聚拢在后院,欢欢喜喜的等着云夏打赏。   云夏刚走进去的时候,就听到继母的声音,“瞧,王妃这不是来了么?是谁说王妃小气来着,真该掌嘴。”   这番话,故意捧高云夏。云夏若是不赏,就真显得小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