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乡捕相公乡道妻

更新时间:2021-04-01 11:38:34

乡捕相公乡道妻 连载中

乡捕相公乡道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满江红叶 分类:穿越 主角:周举岩司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满江红叶原创的穿越小说《乡捕相公乡道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周举岩司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作为一个野花般恣意生长的乡下妞,宁松萝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村里面容貌最好的儿郎,于是这么多年,她都在她认为最好的那一个身后不停追赶。 谁知一朝某男来,定定立在她身旁:娘子,我容貌不好吗? 宁松萝:好,简直比得上天上之谪仙,但我早已心有所属,所以…… 某男:所以,咱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呜呜!”等高氏休息的时候,竹大方依旧偷偷呜咽。 一整天时间,竹大方牵线木偶一般的过着,回到家里,一头扎在他自己房间“呜呜”的哭。 “差不多得了!”竹大方的屋门被安松针拍的山响:“不就是畜生嘛,死了就死了,我告诉你啊,我娘子已怀了我安家骨肉,要是你耽误她休息,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吱嘎!” 门开! 竹大方露出了头:“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安松针得意洋洋:“数月前,我们就情定,待婚配,娘子已受孕许久。” “谢祖宗庇佑!”竹大方马上扣头,脸上悲情模样稍敛,高氏也再听不到一丝恼人的呜咽声。 不大工夫,高氏陷入了梦中: “娘亲,娘亲!”恍惚中,高氏觉得好似有双小手在抚摸她的头。 睁眼一看,一粉雕玉砌手臂如同莲藕的小胖娃娃正朝她张着小手。 “哪来的孩童?”高氏下意识问出口。 “娘子,你是不是傻了?这是我们的洪儿啊,你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 “娘亲!”小家伙委屈的小嘴一撇,哭声震耳欲聋。 “孩儿别哭,是娘亲不对!”高氏听到哭声,心一扎一扎的疼,而安松针也使用浑身解数,方将其安抚住。 待高氏刚想休息,却见一少年正打马球。 “洪儿,小心些!”高氏下意识出口。 “知道了!”少年催马奔腾,弯腰打球。 “咱的孩儿真强!”旁边的安松针感叹。 而高氏清楚的看到,安松针的头发已有斑白的痕迹,回去拿铜镜一照她自己,显然也到了四十出头。 虽然容颜变化不大,但眼角的细纹早将年岁暴露。 “怎么时间过的那样快?”高氏不禁喃喃感慨,却见喜轿已然盈门。 而她的洪儿头戴乌纱,胸口带着大红花,正喜气洋洋迎亲回来。 她和安松针一起高坐主位,接受新人大礼。 此时的安松针更老态,头发大部分已白,而高氏看到她自己的手臂,也好似树皮一般毫无弹性 “一拜天地,天地宽又广!” “二拜高堂,高堂健且壮!” “夫妻对拜,夫妻甜如糖!” “送入洞房,洞房情且怯,甜蜜万年长!” 仪式在声声祝福中,落下帷幕。 “老不死的,还不起床!”高氏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到身上一凉,再看面前,自己的儿子儿媳正凶神恶煞般的站在面前。 “我儿啊,有何事啊?”高氏看看外面依旧漆黑的天,有些不明白,好好的时候不睡觉,小两口跑这里闹什么? “呵呵!”高氏竟见儿子的眼睛发出阴森的光。 “儿啊,不是你娘已经把当家之权交出来了吗?你还要怎样?”此时高氏才注意到,安松针颤颤巍巍正在一旁。 他此时只穿着单衣,冻得瑟瑟发抖,嘴唇发白,但硬是不敢叫一声凉。 “要怎么样?”明艳的儿媳妇不再假装端庄,而是将嘴撇的好似八万一样,眼睛里闪耀的也是嘲笑的目光: “当然是起来干活啦?家里四个大活人,不干活怎么养?” “对啊,对啊!”高氏竟见儿子也点头称是。 “我看啊,就这样,店铺的油面家里出,但是呢,你们要去干老本行——炸油条!” “可以!可以!” 安松针一边说一边朝高氏使眼色。 “好!”高氏无奈点头。 但起来后迎接他们的,除了冷锅冷灶,就是已定量的油和面。 “告诉你们啊,这些都是有数的,该卖多少银钱也是一定的,不要给我耍心眼儿。” 明艳的儿媳妇一边说着,一边打起了哈切:“我困了!” “娘子困了啊?那就回去休息一下吧!他们有我看着呢,到时候一个钱儿都错不了。” “我信你,我怀的可是你安家的骨肉,你是他爹,自然会为他着想。”明艳的儿媳妇一边说一边打着哈切走远。 “你们看什么呢?还不去干活儿?”洪儿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个软鞭来,一下下抽到他们身上。 “可是,我们还没吃……”高氏还没说完,就被掀翻: “还没干活就想吃饭?休想!” “我们不饿,一点都不饿!”安松针大叫道:“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直到走到街上,相伴的唯有月光,二人你搀着我,我搀着你,将影子拉得很长。 “呱嘎!”就在此时,一个大白鹅摇摇摆摆走了过来,口中还衔着一块儿糕饼。 “给我们的?” 二人喜出望外。 后来他们把大白鹅带回了家,正式成为了他们家的一员。 而他们的口粮也由大白鹅提供,有时候是条小鱼,有时候是个番薯,还有可能是捕捉的不知名的昆虫。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虽消瘦,但终究活了下来。 而事情就在有天进家的那一刻改变,他们发现第一次喝的热乎乎的羹汤里,赫然装着大白鹅的头。 “哈哈,喝吧!”儿子儿媳朝他们阴森的笑:“这都是爹娘教我们的啊,斩草要除根,死了要趁早,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活着干什么?你看啊,咱家就这么大地方,你们没了呢,还可以为你孙子腾腾地方。” 而就在此时,他们感到腹痛阵阵,毫无疑问,他们刚才所喝的羹汤里,被加了料。 “啊!” 安松针和高氏齐齐惨叫,猛然坐起来,将对方都吓了一跳。 他们依旧在榻上,而对方依旧是年轻的模样。 “疼啊!”不远处竹大方的惨叫声传来。 “不好!快去医馆!”想到他们往竹大方的羹汤里加的料,二人不约而同大叫。 当然,因为送的及时竹大方转危为安,安松针夫妻一反常态照料周到,回到家中更极尽孝道。 “伯娘,您可以安心的走了。”看着安松针夫妻搀扶着竹大方走远,宁松萝手抓乌鳞,对身影越来越淡的安氏说道。 “谢谢!”安氏嘴角含笑。 玄门有个小阵法,名曰“致幻!” 宁松萝没想到,第一运用,效果就如此之好。 伴着晨曦破晓,宁松萝往家走。 不觉快到春社日了,曲径山也该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