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溯洄千年遇见你

更新时间:2020-08-18 19:48:48

溯洄千年遇见你 已完结

溯洄千年遇见你

来源:落初 作者:李大傻 分类:短篇 主角:宛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溯洄千年遇见你》是李大傻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宛,书中主要讲述了:“倘若我能用千年的时光,换你今生的一次回眸。”这是一个发生在公元前楼兰古国的一个感动人心的爱情故事。主角秦末穿回到古代西域,到底要经历怎样的惊心动魄的故事,且跟秦未一起翻开历史的一角,命中注定在历史长河之间遇见你!爱恨情愁,精彩故事,一切尽在《溯洄千年遇见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16年5月份,新疆罗布泊西北岸,楼兰遗址。

一辆牧马人的吉普四驱越野车,行驶在这漫漫黄沙中。车上正坐着四个男人。其中有2个是中年人,都比较健硕,一个是老者,白发苍苍。最后一个是一个年轻人,20出头,带着一个鸭舌帽,脸上套着旅行专用围巾,用来防止这半沙漠状的风沙。黄沙中偶尔可以看见一些植物,算是沙漠中最美的“星”。

这个年轻人,名叫秦末,是清华大学历史系考古学的研究生,最近正在跟着导师研究西域文化中的古楼兰文化,敦煌文化,还有其他古文化在西域地带的交流与发展。这是一个大的研究话题,他们随后来到了现如今的楼兰遗址,准备从楼兰出发,实地考察。

但是古楼兰遗址不是随便就可以参观的,那里拒绝游客。所以他们需要拿到一些相关证明,才能够进入到古楼兰遗址。这个就要靠秦末的导师,著名的考古学家李济光博士。也就是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从相关单位拿到了进入楼兰古国的许可。

现在他们正从若羌县中出来,若羌县中有楼兰博物馆,那才是供游客参观的地方。他们还需要走400多公里,才能到达此次的目的地。

中国的西北,条件是艰苦的,秦末已经到这边有3天了,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天气。干燥不说,还缺水。但是和他同行的3个人,并没有这么多得不适应,特别是李博士,虽然已经年迈,但是仍然很精干。其他两位中年人,一个叫赵国忠,一个叫郑世强。也是两名从事考古行业很久的老前辈了。

这一次秦末能够陪着他们出来这么一趟,算是撞上了好运。考古切记闭门造成,只有走出去了,才能从中学到真正的知识。这时候,开车的是赵国忠,李博士坐在副驾驶。秦末和郑世强就坐在车的后面。

车里正响着音乐,正是一首很好听的老歌,《一生所爱》。秦末看着车窗外,随着音乐轻轻的哼着。而李博士正拿着地图在那里研究。要说没有事的就只有郑世强了。

“我说,秦末小兄弟,看你脸色不好,在这个地方还不习惯吧?”郑世强闲着无聊,声音一出,就知道这是一个豪迈之人。

“还好,多习惯几天就好了。”秦末显然还是有点不适应。

“秦小兄弟,听到这首歌,你老实告诉你们郑大哥,你有没有找到你的一生所爱?”郑世强好像对于这方面很好奇。

“郑大哥,我现在还没有,心都花在读书上了。一直没有时间谈。”秦末如实回答。

“不会吧,小兄弟,你还没有谈过女朋友?哈哈!”郑世强开着玩笑。

这话说得秦末有点脸红了。

“你就不要埋汰我们的小兄弟了。我们都是从学校出来的,也知道,在学校里面多读书,少分心是好事,等以后工作后再慢慢谈。你看我们的李老,现在的生活多幸福。人生难得找到惜惜相腥的人儿啊。”这时候开车的张国忠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俩。

显然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秦末和他们还是相处的比较愉快。只要是工作之余,他们总是坐在一起聊天,偶尔开开玩笑。对于这个秦末的聪明,健谈,很富情商的小兄弟他们也是喜欢得紧。

看着窗外的黄沙,秦末的脑海中突然飘现出了一首歌,“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时间也在这风中,沙中,缠绵中度过。

当秦末他们到达楼兰古城遗址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下午,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大漠已经没有孤烟,但是长河的落日仍然圆!

经过将近8个小时的车程,秦末他们一行人已经有点疲惫,不过当看到楼兰遗址的时候,已经疲惫渐无。遗址经过风沙侵袭,留下孤独的美感,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包括带他们过来的楼兰遗址的工作人员,他是在刚才检查他们一行人的工作人员,然后要全程陪同他们参与这次考古的行程,说好听点是带路,说不好听点,其实是监视。如果每一次他过来,都有一种感受,时间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外行人可能只会看热闹,认为楼兰遗址这个仅仅只是一种残缺美,有一种“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悲壮之感。但是在内行人的眼里,这里的一砖一瓦,哪怕小到一颗沙粒,都是价值连城的瑰宝。

还没有走进去,秦末已经被这种历史的沉重感给吸引了,他心里在回想着关于西域文化的一切,但即使学得再多,也没有办法和现在亲眼见到来得真切,他能够从中体会这个地带曾经的繁华。

这时候大家都没有讲话,而是静静地跟在李老的身旁,生怕一出声,破坏了这里岁月流逝的沉重氛围。

李老走得轻车熟路,显然这里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到来,这一次他想要进一步研究,这里的一切,想要进一步揭开楼兰的神密面纱。

楼兰古城平面近正方形,边长在330米左右,几乎全部为流沙所掩埋。城墙用粘土与红柳条相间夯筑。有古运河从西北至东南斜贯全城。运河东北有一座八角形的圆顶土坯佛塔。塔南的土台上,有一组高大的木构建筑遗迹。运河西南的中部,有3间木构土坯大型房址,房中及其附近曾出土大量文物,估计为衙署遗迹。其西的一组庭院,可能是官宦宅邸,南边分布着矮小的民居。城中曾出土的各种文书、简牍,被称作罗布泊文书。

整个古城,街道,住宅,城市的规划都能够从这些遗迹当中能够推算出来,这里曾经是一个高度文明的城市,比之于当时的社会来说,也是一个繁华,井然有序的城市。

秦典环顾四周,虽然楼兰的历史他已经看了很多遍,早已经烂熟于心,楼兰作为整个西域文化的一部分,但是这里已经落魄。对于一同成为西域文化的喀什,如今仍然存在。

他突然想到“岁月留不住万物,但是他能留住人类文明前进的脚步。”

秦末跟着老李一步一步走着,思想已经漂流到两千年前的西域。他们走进了一组庭院,从庭院的组成,大小来看,这里以前应该是官宦之家。虽然已经是破烂不堪,但还是能看到其中一些整体概况。秦末能够想象当时这里的热闹,仆人的忙碌,大人们的悠闲。在那个封建社会中,那时还是刘邦建立汉朝后,楼兰国就在匈奴与汉朝的夹缝中生存。

秦末走到一处地方,从发掘出来的遗址来看,四周有断壁,这里应该是一间卧室,不知道是不是一间闺房。

秦末走得比较慢,李老他们一行3个,加上那个工作人员,已经走到前面去了。秦末突然发现在一段断壁上有一副壁画。

这幅壁画上画的是一个女子,整幅画已经不完整了,这个女子的服侍已经看不清楚了,全身的画像也在岁月的风沙中消散,比较清晰的就是她的头部,也就是肩部以上的部位。

现在秦末仔细观察还能够看清楚,这是一张非常精致的脸袋,有着古代西域女孩的特有的美感。一张瓜子脸,下巴有点尖,鼻梁比较高挺,弯弯的柳眉,还有一双特别大的眼睛。秦末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张壁画上的美女的面孔这么清晰,完全就是他心目中的神仙姐姐。

看着这幅画,让秦末想到了,“楼兰美女”,那是在孔雀河下游的铁板河三角洲,曾发现了一片墓地,墓中出土有一具中年女性干尸。从她的形体上看,在她活着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位绝世美女,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现在仍然是考古界的谜,扑朔迷离。

之前一直传着这么一句话,西域的美女在新疆,新疆的美女在楼兰。

秦末好像被这幅画深深的吸引住了似的,已经忘记了行走,前面的李老一行人已经离秦末越来越远,因为这样的壁画在这个遗迹当中还有很多,李老他们已经研究得非常多了。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只是认为秦末第一次见有点好奇罢了。

秦末突然发现这幅壁画上的美女,同样的盯着他,然后对他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顿时,秦末突然有一种,一笑百媚生的感觉,太漂亮了。

但是他突然一个激灵,“为什么她会笑?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他立马摇摇头,用手擦了擦眼睛,然后在盯着幅壁画看。看着看着自己又一次沉浸了进去,这幅壁画上的美女仿佛活过来一般,再次对他露出甜美的笑容。“难道这是梦?”秦末心中想到。

这时候他没有注意,自己离这幅画越来越近,秦末伸出手想要去触摸着壁画上美女的脸庞,当手触摸上她的眼睛的时候。秦末突然感觉到这位美女的眼睛亮了起来,亮起的其实是“眼睛”上的某一颗尘埃。秦末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有一股吸引力吸扯着秦末,秦末感觉到了巨大的痛苦,特别是精神上。要是在从前他是永远不会相信有灵魂的,这次他相信了,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撕裂的痛苦,然后他就昏厥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外界看来,突然一阵狂风大作,带着强烈的风沙吹向了楼兰遗址,李老他们睁不开眼睛,赶紧仆下身来,一秒钟不到,这阵风就过去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妖风?李老本以为是风暴来了,但是天气预报上没有这样的显示啊。奇怪!狂风过后,李老突然想到,“对了,秦末呢?”

大家赶紧相互搀扶起来,寻找秦末的身影,不一会就发现,秦末躺在一处断壁下,晕了过去。他们赶紧过去,郑世强抱起秦末的头,拍着他的脸叫着,“秦末小兄弟,秦末醒醒!”

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此时的秦末就像植物人一样,么有任何反应,只剩下身体的本能在自我运转,就像丢了魂魄似的。

“赶快叫救援队。”这时候还是李老的经验比较丰富,一般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有救援队的存在,不过要等一段时间。

这时候那个工作人员赶紧拿出了卫星电话,而李老和赵国忠,郑世强围蹲在秦末的身边。镜头慢慢拉高,这时候这块断壁上的壁画,已经非常模糊了,只隐隐看到这是一个人脸的轮廓,其他什么也看不清了……

一砂一世界,一笑一尘缘。

秦末感觉到仿佛过了好久好久,似乎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他就在岁月的河流里荡漾荡漾,突然他感觉到了一丝光亮,然后他就踏了出去。触觉、听觉、嗅觉、一切感官都恢复了。

“张大人他醒了!”突然的很尊敬的一个声音响起。唤醒了秦末,他试着睁开了眼睛。阳光照得他眼睛有点刺疼,还有一股疼痛从自己的大腿上传来。他缓缓后才发现他正躺在街边,这是一个集市,但是并不繁华,很萧条。他周围现在围了两个人。这时候一人出现在他的眼帘,只见他穿着宽袖紧身的绕襟深衣。然后用红色的绸带系束,衣上还绘有精美华丽的纹样。头上戴着一顶武冠。这人国字脸,浓眉大眼,下巴留着长的胡须,给人一种正直坚毅的感觉。

秦末对于中国的历史是非常了解的,他怎么感觉到这个人穿的是深衣汉服,再看一下周围人的服饰,都没有现代的感觉,完全就是古代,难道自己回到了汉朝?不知道现在处在哪里。

“醒了就好,不过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腿部受伤,也没有办法行走了。”这位叫做张大人的说到,他现在正摸着自己的胡须思索。

“报,禀大人,并没有发现大月氏人和匈奴人的踪迹。”这个人显然是一个斥候。

张大人又自言自语的说到,“现在地处蓝氏城,离大汉还很遥远,如若带着这个人多为不便,如果不带这不是我张某人的作风。”

秦末听着这位大人的说话,抓住了几个关键词:汉服,张大人,大月氏人,匈奴,蓝氏城,大汉!秦末突然一条比较明显的思路出现。这不正是张骞首次出使西域的情况吗?现在正在蓝氏城,也就是现在阿富汗的境内。那么现在也就应该是元朔元年左右,也就是公元前128年左右,那么到公元前126年才能归汉,而且史书记载归汉时只有张骞和堂邑父二人。从出使西域前的100人只有两人回去。也就意味着现在剩下的,跟着张骞回的人,最后都会死去。

知道这一层关系过后,秦末知道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会跟着张骞走,因为在异国他乡,丢了大部队,那么也相当于丢了性命。但是秦末分析道,跟着走,必死!留下来,还有一线生机。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伤的,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也有一定的猜想,应该是这个人意外死去过后,被自己附身活了过来,这个事情也太奇幻了,就连现在的他也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秦末现在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为了自己能够活命,他赶紧向张骞请命道,“张大人,我现在行动不便,肯定会拖你们前进的步伐,你们先行,等我痊愈过后,在去追随张大人!”

“这也不是一个计策,这样也好。来人,给秦屯长一些盘缠,我们走!”张骞果断吩咐道。

“原来自己还是一名屯长,还领导了五十个士兵。不然张骞也不会这么放心吧。”秦末想到。

他眼看着张骞一行人向着前方的身影越走越远。

秦末现在才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地方,这是史前的阿富汗,现在应是大夏时期,建筑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人有亚欧血统,鼻梁都比较高。而且这些人的服饰都不算太好,都是用的麻布裹身,还包住自己的头,来去匆匆。在这条主街上还是有一些商人在做买卖,不过商人,在其他人的眼中是最低下的那种。他发现买的种类很少,少量的肉类,还有粮食,绝大多数买卖都是以物换物。

秦末突然想到,刚才张骞给自己的盘缠,不知道在这里能用不能用?现在的他完全已经两眼摸黑。不过经过短暂的思考,他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现在的第一步是要先熟悉这里的环境,生存下来。然后再找一个商队,向东去的商队,然后可以达到喀什,然后再想办法。最终目的回到楼兰。为什么要去楼兰,而不回大汉呢?他心里还有一个隐隐的想法,那就是有没有机会回到现代,那里才是自己的家。

不过目前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他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

前路茫茫一片,异国他乡满脑思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