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世纪末的幻觉

更新时间:2020-07-03 14:14:35

世纪末的幻觉 连载中

世纪末的幻觉

来源:落初 作者:久大小姐 分类:都市 主角:薛安顷何美慧 人气:

《世纪末的幻觉》由网络作家久大小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薛安顷何美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如果世界是个填不饱的黑洞,那我们都只是怎么到都到不了尽头的沙漏。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是我。又怎么会懂我的言不由衷。一直以为只要忍气吞声便能委曲求全得到自己想要的安宁,可是命运却与我背道而驰。越是想要的就越难得到,若是要的越多就要付出更多不计其数的代价。如果换做是你,亲情,爱情,你会先牺牲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烦躁的上课钟在烈日的上空沉闷的响起,听的人们有些懊恼的捂住耳朵。薛安顷皱了下眉头,从袖子里掏出耳机轻轻带上,接下来是物理课。她一点也不想在听那口齿不清的老太婆说着什么“香蕉”定律。

抬起眼的一瞬间看见班主任的身影,于是敏捷的把耳机一把抓下,装作镇定的翻开书本若无其事。

班主任是领着一个女孩子进了班级,物理老师看见他们便是停下了讲课,只见班主任对物理老师点了下头就转过身对大家说:“大家先静静,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下你们的新同学,这是你们的新同学,林幻珊。大家掌声欢迎。”

刚介绍完毕,班级里的男生们有些平日里调皮捣蛋的就已经带头欢呼起来,薛安顷眯起眼睛,打量起了老师身边的女生,干净的白色帆布鞋,修长纤细的美腿,完全吻合身形的校服裙,乌黑亮丽的黑色长发。在老师宣布姓名的时候,对方的眼睛全程关注着班级门外的操场。

这般高冷的神态,看起来应该是个难以接近的人把。薛安顷笑着想,却没想到女生在班主任介绍完后,直径走到自己跟夏天真的身后坐了下来。因为之前班级男生都坐在第一、二组,而剩下的三、四组里的女生们又嫌安顷她们两个身高太高坐前面容易挡住她们视线,所以她们两个虽然在倒数第二排,可后面的位置一直都是空着的,现在随着女生的路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玫瑰花香。

夏天真转过头下,对自己做了个无辜的动作,撇嘴表示她也不明白怎么回事这个人就选择坐在了她们的后面,薛安顷理解的点点头,麻木的又趴回桌子上去。哎,这个夏天,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过去。

午间下课。

夏天真拍了拍薛安顷的肩膀,献媚的笑着说:“诶,我今天抢到了三个菠萝面包哦,喏,一个给你。”

薛安顷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熟练的拆开包装,咬了一口松软香甜的面包:“恩,你要是吃两个的话,明天胖死不要来跟我说。”

听完她的话,夏天真一脸委屈的看着她,过了一会,转身就把面包递给后桌的女生:“同学,不然分你吃好了。”

女生从一堆书卷中抬起头,目光扫过她手里的菠萝面包,淡淡的说了句:“……甜食什么的,最讨厌了。”说完又继续低下头去写着试卷练习题。

夏天真张大着嘴巴跟吃了苍蝇一样,无辜的揪了揪薛安顷的袖子,说:“我被拒绝了?她…就这么拒绝我了……?”

薛安顷耸了耸肩,一副胖死不要怪我的表情,然后站起来绕过桌子去上厕所。

“阿阿阿阿。可是不吃多浪费阿,这是我排了三小时的队阿!!”夏天真望着手里多余的面包,不甘心的嘀咕道。

“……你……花了三个小时去排队买这个面包?”后桌的女生再次抬起头,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着她。

“额,对啊,可是这个面包真的是超好吃阿,每次都会被抢空呢。”夏天真忙把身子转过去面对她,推荐道。

“吃你留着自己吃把。”说完,女生便开始收拾书包。夏天真无奈的拆开包装,准备把面包解决,看着女生的动作,不解的问:“这才第二节下课,你收拾书包去哪里?”

“旷课。”女生简略回答了她的问题。把最后一本书籍放下书包后,抬头看着夏天真:“你要不要一起来?

翻过学校的围墙,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人群,夏天真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睛,说:“天阿,原来学校外面是这样的?”

“……”林幻珊看着眼前欢呼雀跃的女生,有些同情。“你难道从来没有出来过你们学校的后院吗?”

“唔……不是啦,就是之前跟安顷一起,都要用功读书阿,哪里会旷课哦。每天都要一起死记硬背老师教的单词,超累的。”夏天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才想起自己刚刚没跟安顷打招呼,就先走了。

“安顷?哦你是是说你同桌啊。”林幻珊带着她来到小山坡,脱了鞋,一点都不淑女的仰躺在草地上。

夏天真小心翼翼跟着她躺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安顷是我在景辉第一个认识的人。”

她们是怎么认识的,说来也好笑。那一天开学典礼,正巧夏天真来了大姨妈,纯白的校裤上满满一整片都是,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一下子就慌了神,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个不停。

其实薛安顷是后面迟到赶来的,鬼鬼祟祟的站在夏天真身后,轻声问:“……那个……同学,班主任还没开始点名把..?”话还没说完猛地看见夏天真脸上的泪水忙没了下文,低头又看见她裤子上的血迹,就明白了所以然,无奈此时又是夏天,大家都穿短袖,没有外套可以拿来解围。

薛安顷二话不说把自己身下的双肩包解下,调到最长的那个格,递给她背上,说:“目前只能先这样了,我陪你去厕所处理一下?”

在厕所里,第一次遇到这种窘迫的夏天真哭得没心没肺。害得薛安顷只能站在一旁一直苦口婆心的劝着她,没关系,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惜找不到裤子来换,第一天的开学,学校有先例,是不能请假的,难道要夏天真一整天都穿着这样招摇的裤子吗……一想到这里,夏天真就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薛安顷灵机一动,从书包中拿出平时画画用的工具,叫夏天真把裤子脱下来,竟然在上面做了一副画,然后怕夏天真自己一个人会怕被人说闲话,就把自己的裤子也画了一副一模一样的画,之后两人就一起手拉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走回操场。

那一天,夏天真就对自己发誓,我以后一定要跟薛安顷做一辈子好朋友。一定。

听夏天真说完,林幻珊捂嘴笑了起来,点头赞许道:“她的反应还真快。”

“嗯嗯,安顷是我遇到过最好的人了。为了她妹妹,她竟然什么都可以不要。”夏天真在一旁跟着点头。

“她还有妹妹阿,现在在读国中吗?”林幻珊用手枕在自己的脑后,闭上眼。

“按这样算的话,现在应该是国中了。可是小小年纪就患了病,现在在住院,下半身根本动弹不得,超可怜。”

听完,林幻珊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这个世界,总是存在着太多的不公平。”

中午之后,她们在外面吃了饭才回到学校,下午的第一节的上课铃已经响起,回到班级时,台上的老师对她们简单的批评了几句就让她们进来了。

夏天真一坐到位子上就对薛安顷可怜巴巴的解释道:“安顷……”

薛安顷明显不理她,把书本一合,笔记翻开来,说了句:“上课不要说话。”

“你听我说嘛,我不是有意旷课的,我只是跟幻珊去外面走了走,谁知道就走了这么久...”夏天真继续对薛安顷施展缠功。

听见新生的名字让薛安顷有些吃惊,:“你们认识?”纳闷的转过头去看向后桌。

林幻珊对她笑了笑,“嗯,刚刚认识的。你好,我叫林幻珊。”

“对阿,准确的说我们是今天第二节课过后因为一个多出来的菠萝包而认识,幻珊以前是朝阳的呢,只是后面因为一些个人原因退学了才转来我们学校的。”夏天真赶紧帮着她们熟络,一边介绍着对方彼此。

薛安顷礼貌的点头报以微笑:“你好,我是薛安顷。”然后对夏天真翻了一记白眼,说道:“下次再不声不响的不见,就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林幻珊听着她们两个的对话,只是加深了嘴边的笑意,没有说话。夏天真在一旁委屈的举起手作发誓状,一边颤颤的说着一定不会有下次

然而这个夏天注定要不平凡,三个女孩的未来如同一张白纸,是要洒上黑墨,还是染上油漆。

该怎么形容接下来的日子呢。除了一如既往的平淡,然后就是三个人形影不离的走在一起。

继林幻珊转来也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了,本来在薛安顷的心目中是不准备把她列入自己好朋友的。

结果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她才发现原来林幻珊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难以接近的人。她爱笑,爱玩,爱说,吃得比她们都多,而且还经常陪着安顷去医院看望她妹妹,每次都买了大包小包的水果,害得她们姐妹俩很不好意思。

唯一的缺点是她们都只了解到林幻珊这个人,对她的家境,以前,爱好,一无所知。记得她们刚认识的时候,天真说过,林幻珊曾经是朝阳的学生,后面因为旷课等原因被退学。

但是在薛安顷看来,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旷课对林幻珊的成绩来说,一点也不受影响,问她,她也只笑而不答。不过,本来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若是她不肯说自己也没必要太刨根问底。

“诶,放学来去吃什么呀,我好饿哦。”还没下课,夏天真就在旁边嘀嘀咕咕的嘟喃不停。

薛安顷皱眉放下手中的笔,没好气的说:“你就不能在忍一忍阿,还没下课呢。”

夏天真听完,不服气的回嘴道:“你跟幻珊都吃一个半的菠萝面包当然不会饿了,我只吃了一个呀!!”

“那行,你也可以这样吃,吃两个都没人管你。反正不要再让我听到什么你要减肥之类的话了。”薛安顷撇过头,轻描淡写的说。

“超过分的你!”女生不甘心的鼓起腮帮子,转过身子把后桌的人叫醒:“诶,幻珊幻珊,起床下课了啦。”

于是后桌的女生慢吞吞的抬起头,轻轻摩擦着自己的眼睛,含糊不清的说:“我想吃雪花糕阿!!!”

“诶?你中午要吃这个吗?饱不了肚子把。”夏天真帮她拧开矿泉水瓶,问道。

“对呀,想吃很久了,三盒应该饱得了啦。”林幻珊接过水咕噜咕噜的喝下大半瓶才说。

“那……我要吃多少呢?两个半?会不会太少哦。”夏天真赶紧掐着指头算。

薛安顷终于隐忍不住转过头来,对她们小声的喊:“哇,你们是猪阿,吃那么多,晚上是不是不想去吃客家肉了!”

“对啊?!还有肉!!”讨论得激动的两个才终于反应过来,“可是!我!还!是想吃雪花糕,怎么办...!”还没消停一会,林幻珊瞪大了眼睛,无辜的说。

“其实……被幻珊一说,我也超想吃雪花糕的,怎么办...”夏天真跟着嘀咕,然后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同桌。

薛安顷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那行,你们吃吧,反正你们吃多点,晚上我就可以自己吃多点了哈哈!!”

“???不行!!?!?”

“啊??怎么可以这样,安顷你太坏了!!”

三人不分场合的打闹起来,然而目无尊长的后果换来的是“薛安顷,林幻珊,夏天真!你们三个给我站起来!上课公然无视班级纪律,放学都给我留下来写5000字检讨!!”

当她们终于写完检讨后,三人累的摊在椅子上。“什么雪花糕,我一点都不想要了。”林幻珊叹了一口,趴在位置上奄奄一息。

“我脑细胞估计都死了几百万了,学了这么多年语文,第一次这么讨厌中国文字!!!”夏天真收拾着桌子上凌乱的残局。

只有薛安顷是一脸无谓的表情,对一个年段前五名来说,5000字不算什么把。薛安顷咧开嘴笑着,拍了拍虚脱的两人说:“可是我现在肚子饿了,怎么办。”

在其他两人的抱怨下,她们才慢悠悠的离开校园,却不知道命运巨大的黑洞正在太阳的背后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们。

不知道为什么林幻珊自中午吃完饭后,心情一直复杂不安,总觉得等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然而回到班级,黑板上的大字让她们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学校实行交换生计划。】

入选名单如下:

纪敬轩,薛安顷,黎盛夏,顾四月,夏天真,李袁,林幻珊,郭盈盈,吴杰,张焕然。

以下十人。三日后到朝阳高中当三个月交换生。

“诶,我们三个都榜上有名呀…?”夏天真惊讶的指着黑板。

“什么鬼啊。开什么玩笑阿!”林幻珊摇摇头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事,伸出手企图用指甲划去黑板上的字。

“你在干嘛阿,等等被老师看到了又要罚你写检讨了!”薛安顷愣了愣,拦下她的手。林幻珊麻木的看着黑板,二话不说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薛安顷拉住了要追出去的夏天真,说“给她一点安静的空间吧。”虽然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懂得,拥有秘密的人,如果她不想告诉你,你最好是不要自己去知道,因为答案总会把现实打败得支离破碎。

整整一个下午林幻珊都没有回来,空掉的后桌显得特别的凄凉不堪,夏天真一直不安的碎碎念着,害怕她一个女孩子出什么事,薛安顷也咬着下唇沉默不语,徒留笔尖在页面上来回的涂写,沙沙作响。

直到她们放学,林幻珊的踪迹依然是个谜。打了几百通电话都是关机的,无奈之下,薛安顷只好让夏天真先回家,毕竟夏妈妈是个很容易胡思乱想的人。自己则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耗着。

还是很担心她现在怎么样了,虽然自己跟她没相处多久,但这个人已经是自己用生命来看待的朋友了,所以才会这样牵肠挂肚吧。

然而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这么的残忍,如果不是在那个转角遇见,我宁愿我眼睛瞎掉都不愿意我亲眼看见。薛安顷站在拐角处,张大着眼睛望着前面的两个人,空洞的瞳孔里波澜一片。在街灯下的那个身影,是江煜城,是那个让自己跟安歆痛苦了无数个午夜梦回的男生,是那个说要自己等他,然后头也不回就飞去澳大利亚的男生。

而此时这个男人,正在街灯下跟一个女生热情的拥吻,在昏黄的灯光下,是林幻珊那张举目清晰的脸……

谁能告诉我,我看到的都不是真的,站在那里的,不是我爱的人,不是我的好朋友!薛安顷哑口无言,眼泪没预兆的就这么倾盆而下。颤抖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愿意哭出声音,用力的呼着一口气,转身大步奔跑进人群堆里。为什么苍天永远都不肯眷顾一下她,为什么一次又一次不留情面给予她晴天霹雳,如果受尽折磨就是她薛安顷活着的意义,那么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受够了,与其这样倍受折磨倒不如一刀给个痛快。

现在这个感觉是心痛的吧,第一次感觉到背叛所带来的伤害。怎么可以这样,我是那么那么的喜欢江煜城阿,我也是那么那么的喜欢幻珊你阿。可是你怎么忍心,把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感情,在一瞬间粉碎得荡然无存。薛安顷不停的往前跑,她不敢哭的很大声,所以只好压低着音量,努力迎着风,不让眼泪往下掉。

“哎呀……”身体的相撞,使得薛安顷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跌倒在了地上,低头看到自己膝盖上流出来的鲜红液体,眼泪一下子没憋住,猛的流了下来,嗯…疼,好疼……

“对不起,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站起来?”熟悉的白衬衫在自己的视线里逐渐清晰起来,朝阳的校徽就那么耀眼的印在胸口处。

薛安顷抬起头,看着一旁对自己伸出手的男生,清秀白净的脸上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到他脸上温和的笑容,脑海里又浮现出江煜城的样子,然后跟刚刚的那一幕重叠,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纷纷落下。

估计是被她突如其的眼泪来吓到吧,男生有些羞愧的站在那里,脸红红的对她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说个要求,我都答应你,别哭了成吗?”

薛安顷听完他的话,慢慢站起身,抹了一把眼泪,说:“那你把你校徽给我!”

“???”

而最后的结果是,男生穿着一件胸口处被撕裂了一个口的破衬衫载着一个脚上缠着手帕的女生送她回家。在自行车后座上,薛安顷拿着那个朝阳高中的校徽哭的一塌糊涂,属于朝阳的一切,在这一刻应该要停止了。

男生干净的白衬衫上满满都渗透着泪水,却不曾回过头去责骂女生,只是顶着路人纷纷投来的目光,一上一下的骑着脚踏车在午后的街道里穿梭。

—————————————————

我只是不知道那天你为什么哭的那么凶,但是你每哭一下,我的心就没由来的跟着揪了一下,第一次载着女生回家,没想到她竟然拿着自己的校徽哭得跟死了爸妈一样,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使得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毫无置疑的相信了那所谓的一见钟情。

————陆向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