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八戒得了美人以后的事

更新时间:2021-10-27 15:39:49

八戒得了美人以后的事 连载中

八戒得了美人以后的事

来源:落初 作者:敦义 分类:都市 主角:唐僧孙悟空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八戒得了美人以后的事》是敦义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僧孙悟空,书中主要讲述了:猪八戒求得孙悟空将他变成凡人,得了美女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猪八戒卧睡在两个垃圾桶中间,地上垃圾狼藉,他一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的灰,扯下粘在衣服上的几片垃圾。

猴子将他一推,他们就不见了,他真把他留在这个地方。他扫视了一下四周,这不是他们四个刚刚降落凡间,他戴上口罩和帽子的地方吗?伸手去摘口罩,发现口罩没有了,自己长长的嘴巴怎么也没有了?平日眼睛底下是一截柱子一样的嘴,上页和下页一张一合,就巴达巴达地响,有什么东挪不动,用那柱子一拱,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住的,今后多不方便了!这可恶的猴子。

他想起了他还戴着一项薄薄的帽子,伸手去取,帽子也没有了!不只是帽子没有了,两只大耳朵也没有了,平日一高兴起来,身子一起一落地走着,两只耳朵就像两把扇子一扇一扇的,很是凉快。这可恶的猴子!我用惯了的,全部被他赚了去!

他又用手摸摸肚子,平日自己拿两只鼓槌可以将肚皮当鼓敲的肚子现在扁得与胸部一样平了。

胸口上怎么挂了一个绿色的袋子?以前从来没有挂过这个东西,摸摸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没有?伸手进去,摸出一叠东西来,一看,一张高中毕业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

难怪自己一下就耳聪目明了这么多,这些字他居然都认识了。将身份证一看,还不是这个省的,他的名字叫倥泥人。这猴子撒了那泡尿,他的姓氏上猴子就占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才让他娘老子和爷老子去分去,他那泡尿就那么值钱!

倥泥人的脑子里完全装有一个高中生应俱有的一切知识了,他拿着那银行卡走到自助银行的机口里一插,他的脑子里立刻就出现了6个阿拉伯数字的密码,他一一按上,少顷,他按了余额查存,一看,他几乎昏倒了,将前面那个“5”字后面的零一连数了三次,又结结实实的倒了三次手指头,天啦,5千万!

他被猴子忽悠得够了,试试看就知道,他按了一下“取款”,又按了一下“10000”。里面卡达卡达地响起来,他的心里也就卡达卡达地震动,他的从脚板到头项的每一条肌肉都抽得很紧,眼珠粒粒都要贴到机子的屏上去了,嘭达一声,一块金属板松开,他的手颤抖地伸进去,提出一叠钞票来!不用数,一万!

倥泥人将卡退出,把一万元装进胸前的袋子里,扭转身,两脚向外张开,他要防止自己跌倒。他调动一切控制力,使自己尽量平静,不激动。

他有五千万,他不会去住进那些十来个人共一间的或者虽然名义上是单间,实际上里面屎臭尿腥,揭开被子两个鼻孔非得塞上棉花不可的低档旅店;他只有五千万,花完就没有了,也不能去住动辄就是几千块一个晚上的宾馆。他选择了一家从外表来看不上不下不今不古的旅馆,走了进去。他试探Xing地走近服务台与服务小姐对话:“请问小姐,这里住宿多少钱一晚?”

小姐听到脚步声就在朝外望,见来人像是住宿的马上起了身,身子挖土机似的横跨那张桌子伸过来。客人在问价钱了,她尽其亲热乖张的口气回答:“豪华舒适的200元,勤俭节约一点的20元,奢俭由先生选择。”

倥泥人首先要看的是这服务小姐漂不漂亮再说,见这伸过来的小姐又舔舌头又挤眉弄眼的只是没有与他亲嘴了,他心中有说不尽的高兴和欣慰。之前猴子要他戴上口罩又戴上帽子的他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意思,那些像一池青蛙一样叫着“欢迎光临”的小姐见了他像避瘟神一样的将头歪过去,用手在鼻子前扇着是因为什么他又不是不明白,现在这位小姐的表情让他放下心来,心花怒放之下,掏出两张百元大钞,举起手来,两张百分之八十露出在手外的大钞在空中泛着红光:“里面有不有照人的镜子。”

“有、有、有,桌子上有,床头上有,浴室里还一块一人多高的两尺来宽的。”小姐一边在回答,头却仰望着那两张百元,一只手并作好了万一他的手缩回去的话就抢过来的战争准备。

倥泥人有一个可惜,可惜这个小姐不漂亮,不过听他说有这么多镜子,他的手还是慢慢的落下来了。

服务小姐终于钱到了手,迅速地将钱放进抽屉里,推上。然后不急不慢地开好几楼几床的单据,将纸一撕,递了过去:“先生”。

倥泥人接了那张纸,问:“房间在什么地方?”

小姐手朝楼梯口一指:“上楼去,上面会有人告诉你。”她的挖土机姿势早已收起,乖巧亲热,挤眉弄眼她也没有那套本领了。

倥泥人十分急于站在那一人多高,两尺多宽的大镜前,领他进房的妇女还来不及走出去,他就开始**解裤,急得那妇女不知他要干什么了,她还没有介绍完毕,就如箭一样的射了出去。

服务小姐对这块玻璃没有作多大的夸张,确有一人多高,只不过没有两尺多宽,也够了。倥泥人无心洗澡,有心照镜,他赤条条地站在镜子前认识自己,一个玉树临风的年轻男子站在他的对面,清新俊逸,掷果潘安。这个男子的身形与他身份证上的年龄相符:28岁。他自个儿的笑出了声,又蹦又跳,又舞又蹈,在表演着没有观众的**舞,说准确是光屁股舞。

他有这个做梦也不敢想的体形,有一张如此英俊的脸,他先前怎么还要在那里骂猴子,真不知好歹该遭雷劈。他现在有了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有了这副身架,二是有了5千万,他的雄心壮志是一定要找到那湖边要对他一笑的女子,百折不挠,万死不辞,踏遍腐止市的每一寸土地也要找到她。

他用本来只要的力气的十倍以上的劲刷的一下扳开了电热水器的闸,喷头里的水流发出嘶嘶的细语,好似那对他一笑的女子对他在甜言蜜语,温热的水流从他身上擦过,就是那女子的纤纤玉手在风情万种里柔柔地抚摸着他。他把这个澡洗得彻头彻尾的只留下自己而不剩纤尘后,急不可待,迅速地穿好衣服,他首先是要去勾魂湖一带去当侦察兵。

现在他最要小心保管的一是银行卡,二是身份证,他把这两张不到豆腐大的硬纸板用卫生纸包了一层又一层,插进贴身的口袋里,在袋口上拍了又拍,把一万元少了两百的钞票胡乱地往外衣口袋一塞,冲到门口,也是十倍以上于本来要使的力气将门呼的一下扯开,再是砰的一声,步大身轻,接着是梯级上雨点般的可可声。

他记得他的前身到过瑶池,瑶池有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在昆仑山上挖了个眼,王母娘娘带些女孩子在那里泛泛舟。那些女孩子有什么好看的,比起“一笑”来又算得了什么,亏她们还在曾经的他的跟前摆过臭架子,用一种看动物园里的野兽的一样眼光睃他一眼就不要命地跑了。

可是现在这“一笑”又在哪里呢?倥泥人在这勾魂湖胡乱地跑了半天,哪里见到她的半点影子,你知道她是这个勾魂湖住着还是在丢魂湖住着?你知道她是这个腐止市的还是豆止市的?天已经黑下来了,躲在树丛里的路灯开始发出鬼鬼祟祟的光,在嘲弄他这个痴心妄想的前世的蠢猪!

大凡在一个清醒之后,就会有一种离开发生错误的地方的想法,他走出了勾魂湖。在大街上溜达。这时他才觉得肚子很饿了。

他走进一家餐馆,这是他成为倥泥人的第一餐饭。常言道,酒足饭饱,酒字当头,这家餐馆没有如山大酒家那么大的规模和娼气,只有一个小姐站在一个不大的柜头边,穿着迎宾服,斜跨着一条“欢迎光临”的迎宾带,起着像医院里门诊挂号处前面的导诊小姐欢迎你来治病并回答你像你这种病应该挂哪种号并且你要准备大钱必须大治一场才行的作用,而倥泥人进店劈头就问的正是这位小姐的下怀:“你们这里有不有茅台?”

“我们这里就叫茅台餐馆,先生没有注意看招牌吗?”小姐连串的笑声就像上面水位很高的涵洞里暴出来的水声,哗啦啦得很,还勇敢地在他的肩头上来势很大落得很轻地一拍:“来,跟我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