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旧魏国游赫

更新时间:2021-11-30 19:22:02

旧魏国游赫 已完结

旧魏国游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微微猫 分类:都市 主角:游赫魏游赫 人气:

《旧魏国游赫》是微微猫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旧魏国游赫》精彩章节节选:旧魏王族后裔旧魏游赫去STM大学找姐姐借钱,无意间解出一个自杀女生留下遗物中的奥秘,便带来了一系列的奇异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世上,有些人,从一出生,命运是幸运的,一帆风顺;也有些人,从一出生,命运是坎坷的,事事不顺。更多的人,会经历着一个转折点,否极泰来的转折点。非要旧魏游赫说他自己的否极泰来的转折点,他会毫不犹豫地认为,他很顺利地考入了贺宁国的南翰宫府。南翰宫府,不仅在贺宁国是最高的学府,在世界上的最高学府排名也是第一。自从他从南翰宫府毕业,老妈就要把酒店的经营权交给他。最初她选定的是旧魏游兰,在游氏族家族中,通常都喜欢把经营的事业交给族中的女人打理。虽然旧魏是父亲的姓氏,在贺宁国,游氏族算是与贺宁王族有些渊源关系的氏族,因此游氏族的女人在婚后,可以不改姓,自己的子女也可以在父姓后,添加上游姓。旧魏游赫才没有心思经营酒店,于是老妈就把他所有的银行卡都停封了,不然旧魏游赫也不会经常到姐姐这里拿钱用。黑夜的风很清爽,站在一个黑暗的角落,旧魏游赫停止前进的步伐,他的身心感觉到风中携带着一股风云动。虽然看不见前方,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他很冷静,从西裤兜里掏出一副把妹专用的夜视眼镜。“有了这副眼镜不论身处在任何的黑暗的角落,你都能清楚地看见隐藏在黑漆漆中的美女,她们就像明亮的萤火虫一样,跳跃进你的眼帘…”这是很好的广告词,或许这个缘故,旧魏游赫才愿意花钱买这个夜视眼镜。速度很快的旋转镖划过黑夜中一个人的脖子,在鲜血像喷泉一样喷洒中,划着优美的弧线,几片枯黄的树叶飘落,与那弧线相切,瞬间变成了两半。旧魏游赫的心都快蹦出来了,今夜他见识了至高的武学,他脑海中把黑白的经过模拟成彩色的。白色是旋转的飞镖,反射着暗淡的月光;黑色是一切,在暗淡的月光下,不能反光的人,树叶,鲜血,墙壁。旧魏游赫闭上眼睛了,杀手的动作实在太快了。临近的陌生气息就在身后不远处。该死的,今天出门为什么要涂抹男士香水呢!“琥珀龙涎香!”旧魏游赫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谁在我身后,不要吓唬我啊…”啊的颤音都没有充分地抒发完,他屁股被人狠狠一踢,整个人来了一个狗吃屎。躺着比站着好,活着比被杀好,旧魏游赫身体僵硬了,麻木了,他多想大声地呐喊:“救命!”但他不能,如果这样发声,旋转飞镖绝对不会留情的划过自己咽喉。许久,旧魏游赫从地上爬起来,狂奔,心中叹息可惜了一副上好的夜视眼镜。寸氏诊所,寸柔儿正要关门打烊。旧魏游赫潇洒地靠着玻璃门上,朝寸柔儿跑着媚眼。“美女,关门啊,刚好赶上了!”寸柔儿带着惊讶的语气问:“赶上什么啊?你怎么鼻青脸肿的?”“来的路上跑得太快,踩在一块西瓜皮上!你也知道,现在世风日下,随手乱丢的人太多了。”“进来吧,我给你涂抹点药膏!”“疼吗?”旧魏游赫跟着寸柔儿进入诊所。“不疼!”旧魏游赫坐在凳子上,松开的手掌又捏成拳头,不一会儿又松开了。“好了!应该过几天,就没事了。”“你说不疼的,我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寸柔儿微笑地说:“可是你没有喊出声来啊!”“我是男人啊,这大呼小叫的,有损我形象的。”“我说的不疼,就是不会杀猪般嚎叫,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旧魏游赫深情地望着寸柔儿说:“如果你姐不在,你就让我亲一下,你敢跟我打赌吗?”“输了,怎么办?”“这个,这个,输了,我就让你亲一下!”寸柔儿笑着说:“姐,你看这家伙又在这里无赖了!”“想骗我,你姐不会在我的身后!”旧魏游赫得意地说道:“你这伎俩,我怎么不清楚呢!”“我姐真的在你身后!”“如果她真的在我身后,我保证不亲你,亲她…”旧魏游赫猛然转身,鼻尖几乎碰着寸於秋的鼻尖:“我,我,我开玩笑的!”“你的身上怎么会有琥珀龙涎香?”寸於秋对于旧魏游赫贴身的举动并不吃惊:“你以前不是用紫苏香草吗?”旧魏游赫第一次把手安抚在寸於秋的腰间:“我喜欢你用佛手柑木犀草香,让我有一种冲动想要亲吻你!”“把你的手拿开,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吻我!我不像柔儿那样…”“姐,他敢亲我!”旧魏游赫把手挪开,转身一下抱着寸柔儿:“我不需要亲吻你,只是这样抱着你,就会让我彻夜难眠!”“无赖!”寸柔儿挥手。旧魏游赫已经蹦到了玻璃门外了,留下了一句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姐,我们就这样让他欺负吗?”寸於秋淡淡地说:“我们来贺宁国,任务重要!旧魏,历史上最为神秘的古王国王族,或许只是一个传说吧!”寸柔儿看着远处黑色一片,小声地说:“真希望他不会出事!”旧魏游赫刚想翻墙回房间,黑暗中冒出一个声音:“那个,那个,旧魏游赫…”“神啊!房东大婶,你想吓死我啊…你这哪是催房租啊,这是催命啊。放心房租明天早上给你!”房东大婶带着歉意地笑容出来了:“房租不谈,不谈,你还没有吃饭吧!”旧魏游赫听到房东大婶这样说,肚子也咕咕地叫了。“听说书店的班老板说,你是南翰宫府毕业的?乖乖,这可是贺宁国的最高学府啊,很多人击破脑袋都进不去的。从南翰宫府毕业,年薪都能拿到几百万,通常都会被王爵贵人们千金小姐选为乘龙快婿!”“嘿嘿,房东大婶,你知道的事情还真多啊!”“来吧,没想到你是南翰宫府毕业的,进屋吃饭吧!”旧魏游赫也不客气,跟着房东大婶进入了房间。满桌子的菜,看来这房东大婶费心了,一定有什么所求吧,不管了,旧魏游赫很直觉地坐在桌前,感叹:“大婶啊,你终于慷慨一把,每次见面你总是谈房租的事情!今儿,怎么西风转东风了?”“我想请你当我女儿的家庭教师,这个房租就免了,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还有还有,管三餐管三餐的!”旧魏游赫笑着问:“大婶,你什么时候有女儿了,你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在另外一个城市读书吗?”“这是我乡下的女儿,她转校转校来的!”“大婶,你不厚道了,这重男轻女的思想在贺宁国不吃香了!”房东大婶点头说:“是的是的,我这女儿,从小抱给别人养,算命的说,等到十八岁再认领回来,这样才能保佑我们一家平安,我这就把她叫进来吧,她在厨房里正在弄菜…”“等等,大婶,这一桌子的菜,都是她一个人弄出来的?”“是啊,我这女儿,特别的能干!”旧魏游赫暗想,如果女儿长成你这模样,再不能干点,那就很难嫁人了!“你好,你就是旧魏游赫吗?我叫师染月…”正在喝酒的旧魏游赫,被酒呛住了,火辣的感觉冒上了咽喉。眼前这房东的女儿长得也太惊艳了吧,宛若月宫仙子。这还得了,这一片区,又来了一位美女。师染月忙从纸盒中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旧魏游赫。“不用,只是呛着了!”“游赫哥,你流鼻血了!”游赫哥,这一声,让旧魏游赫整个身体都酥软了。鼻血流到嘴唇上,淡淡的咸味,他接过师染月手中的纸巾慢慢地擦着:“上火了。”“游赫哥,我听妈说,你还没有答应当我的家庭教师!”旧魏游赫再次呛住了:“没那么回事,这个家庭教师,我当了!”这时候房东大婶走进来说道:“多谢你,旧魏游赫。有你照顾我家的染月,我就放心多了…”“等等,大婶,我只是当家庭教师,怎么照顾照顾你女儿了?”“哎呀,我的儿子在那边读书不上进,我明儿就要赶过去照顾督促他,让他考上一个好的学府!”房东大婶叹息道:“我家的儿子如果能像你一样,考上南翰宫府,我这辈子就心满意足了。”“南翰宫府,的确很好,像我,就错了,你看我从南翰宫府毕业,现在一样过得窘迫啊!”师染月小声地说:“隐居不仕之士,遁世无欲!”“师染月,浮夸了,不过听起来挺顺耳的!”旧魏游赫举杯一饮而尽。虽然身边有着仙女陪伴,吃饭喝酒,但旧魏游赫的心却在思考着另外的事情。他始终都无法把寸於秋与黑夜中的杀手联系起来。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旧魏游赫也茫然了。琥珀龙涎香,这五个字,班楚沐、寸於秋、还有身后神秘的人都说过。琥珀龙涎香,普通的男人香水,只是普通的人不常用。在贵族的眼中,这琥珀龙涎香就是普通的香水。如果站在身后的神秘人,不是杀手,那么现场就有另外一个目击者了;如果是杀手,为什么不杀人灭口呢?醇香的美酒,让旧魏游赫脑子很舒坦,能想起很多的事情,但也容易醉。“大婶,这是什么酒啊,不像市面上的普通酒…酒…”“我是师染月!”师染月坐在旧魏游赫的身边,轻轻地在他的耳边吐着兰香。“舒服,靠在你的肩上,就像靠在楚沐的肩上!”旧魏游赫的头就是靠在班楚沐的肩头,只是他闭上眼睛,完全不知道!“师姐,你来了!”“嘘!”班楚沐在嘴边竖起了食指。师染月一下就明白了,手指一伸,一根银针轻轻地刺入旧魏游赫的穴位。班楚沐与师染月把瘫软的旧魏游赫搀扶到床上。“师姐,师父问你查到什么了?”“旧魏王族的后裔很多,继续沿用旧魏这个姓氏的一支也只有两人了…”班楚沐瞥了一眼熟睡的旧魏游赫!“游赫与他姐姐!”师染月蹙眉说道:“师父说,这旧魏姓的一支,可能性不大了!唯有那些不沿用旧魏姓氏的旧魏王族后裔,STM大学发生的女生自杀事件…”班楚沐沉思了一下说:“那女生应该是旧魏王族的后裔,她知道些什么,才会被灭口的!”“我也这么想的,听说出现了一个把妹神探,他当众解出了死者留下的魔方与一张地图的暗示!”“那个神探,只是很肤浅的解答,不然哪有那么快就有人到警署投案了!”“线索就在警署了!!”师染月盯着班楚沐。旧魏游赫还是往常那个时间醒来,坐在床上,手机浏览新闻网,并没有看到有凶案的新闻。他特意把昨晚看到杀人的地点输入搜索了一下,没有关于凶杀案的新闻。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再次前往案发地点,查看。师染月不在,桌上留下了早餐与纸条。旧魏游赫看着纸条,吃着早餐,不由地笑了,这小女生实在太可爱了。这是一个不算偏僻的地方,旧魏游赫嘴中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香烟,烟草的香气,宁神。依照昨晚看见的参照物,大致测定距离,站在最有可能是案发点的位置。一堵废墙,没有一点血染的痕迹。旧魏游赫朝墙上吐了一泡口痰,没有足够的水,无法证明这墙壁是否吸水。水?他耸耸肩膀,拉下金属的拉链,对着墙壁,正要肆意地撒尿。哐当,打火机清脆的响声,一道火光递到了旧魏游赫嘴角香烟前。对着火苗,猛然吸烟,然后用手指拍着拿着打火机的手背:“谢谢!撒尿的时候,抽烟,舒坦。哥们,你也是来放松的吗?”男士的风衣,黑色边缘帽,嘴角贴上黑色的假胡须,即便这样的精心装扮,也无法遮掩住未玉重骨子里魅惑的女人气质。“好玩吗?随处小便…”旧魏游赫目瞪口呆地看着未玉重:“你是女人?”“把东西收起来吧!”旧魏游赫抖了一下,嘴角的烟跌落。自由落体下落,落在未玉重说的那个东西上。烫的疼痛,让人很敏感,他一时间无法控制局面,飞射的尿水像飞翔的鸟,袭击了穿着风衣的未玉重。未玉重一个平地拔葱,跃上了废墙上。旧魏游赫平生第一次,带着敬佩的目光,仰望着撒尿。未玉重站在废墙上,冷冷地说:“我可以告你…”“随处小便,最多罚钱!”“把东西收起来吧!”旧魏游赫很平淡地说:“你看着目不转睛,我怎么好意思啊!”“你可以转身啊!”“我想你可以闭眼吧,你不会一个人跑来偏僻地方看男人小便吧!”“你无耻!”未玉重把头扭到另外一边:“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小便,站得这么高,难道你没有闻到特有的味道吗?”这地方,的确有很多人,来小便,也有不少的情侣会逗留这里。未玉重从废墙上跳下来,轻轻地落在旧魏游赫的身边,一个很洒脱的扣手铐的动作,就把他的手腕上扣上了手铐:“你可以保持沉默,也可以打电话请律师,但现在请跟我去警署!”躲在暗处拿着望远镜的寸於秋喃喃:“昨晚真的是他!”“谁啊?旧魏游赫也看到昨晚的杀人的场面?”寸柔儿紧张地问。“应该不会,我站在那地方试过,什么也看不清楚!”寸於秋食指中指夹着一个风车镖:“我只是觉得那个杀手不会杀旧魏游赫的!”“死者是狼族,传说中守卫旧魏国王族宝藏的三族五门之一。”“妹妹,你也知道昨晚被杀的人是狼族!”“你手中的银魂青钺镖就是专门对付狼族的兵器之一!”寸柔儿微笑地说:“这银魂青钺镖铸造不易,使镖者不会轻易放弃的,再说银魂青钺镖如同回旋镖,对付狼族人,只需划破咽喉颈动脉,即可。用来对付旧魏游赫,恐怕是试探你的吧!难怪昨晚那家伙摔得鼻青脸肿了。”“心疼了?”“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啊!不过,你当真直接踹飞他,救他吗?”“不是,我接着了银魂青钺镖,然后再踹他的!”寸柔儿嘟起嘴说:“这个家伙麻烦了!”“他什么时候不烦啊,只要不是要他命的麻烦,他都能应付的!我们走吧!”寸於秋带着寸柔儿消失了。警署封闭的审讯室里,旧魏游赫悠闲地坐在冰冷,梆硬的椅子上,喝着苦涩难以下口的咖啡。未玉重已经换上了女警令尹的制服,站在厚厚的单面玻璃前看着喝咖啡的旧魏游赫。“他没有请律师吗?”“令尹,他就是律师,拥有法学教授的资格证。”站在未玉重身边的一个女警惊讶地说:“那样难喝的咖啡,他都能喝得津津有味!”“把你丝袜脱下来,给他冲杯味道更重的咖啡!”“啊!”“愣着干什么啊!快去…”不一会儿,女警端着咖啡来了:“令尹,咖啡冲好了!”“给我吧!”未玉重端着咖啡,进入了审讯室。“你请我来警署,咖啡,我也喝了…”未玉重把咖啡放在旧魏游赫的面前,说:“我再请你喝杯咖啡!”“算了吧,令尹,不要玩弄我了!”旧魏游赫伸着懒腰,注视着未玉重:“这杯咖啡肯定不好喝的,你挺漂亮的,散发着一种火,能燃烧男人故意掩藏欲望,看着你,脑子里只有那种事情很清晰!”“为什么不喝咖啡?”“你刚才进来的时候,门外有一个女警,白皙的腿上,没有穿丝袜,我想你让她脱下丝袜泡了这杯丝袜咖啡吧!”旧魏游赫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未玉重。“你观察挺仔细的!”“我的鼻子也挺好的,这丝袜咖啡的味道太重了,如果是你的丝袜,我一定不会察觉的!”“你还是打电话让律师来吧!”“未玉重,我就是律师!”未玉重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