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纯粹

更新时间:2020-05-02 17:49:46

纯粹 已完结

纯粹

来源:落初 作者:Young小众 分类:都市 主角:陈惑叶 人气:

主角叫陈惑叶的小说是《纯粹》,它的作者是Young小众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听过这个世界上最不留余地的拒绝吗?  ——不必了,我有钟启,哪轮的到你。   你听过这个世界上最深情动人的表白吗?  ——只要你在,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我都当义无反顾。  他就是这样“神奇”的人。这个人让我找到了生命的新方向,让我感恩,让我明亮,拥有勇气,充满希望,很好,这就是优化生命的爱情。【致谢:这没有剧本还全他妈是精彩剧情的——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个后滚翻从地上爬起来,冲进浴室,洗完一溜烟跑进衣帽间换好衣服转战厨房,做了两份早餐,面包火腿咖啡,其实就是煎了两片火腿夹进了两片烤面包里,咖啡还是速溶的,齐了刚装好袋电话又响了,我一看正好8:10,要不要这么一分不差啊,“我马上就下楼了。”

这回我也不等他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我向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点小仇当场报了。

再一看电话,有一条未读的短信,是萧然的,收到的时间是8:00,“早安,第一天。希望你拥有相信一个人的勇气。”

我忽然想起来他是在实践那个“好”,心头一阵莫名的惆怅,我不是不相信他我只不过是一时兴起随便说说,非有意提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想到他这样记在心上,不管了,三十六计,将计就计。

我照了个镜子,抓起包就下楼,黑色的奔驰懒散地呆在那,他的主人在驾驶座上悠闲地闭目养神,我走过去咬着面包火腿坐进副驾驶。

钟启穿一身西装,我像扫码机似的一眼看出这套衣服是纪梵希新款,他打了领带,还弄了头发,整个耀了一身的光芒,贵气逼人,我不禁摇头啧啧,递给他一个袋,“给你一份,要不要?不要我明天早上吃。”

他睁开眼睛看看我,面无表情,那风流桃花眼不知道让谁给玩儿坏了一个劲儿漏电,“你做的?”

我嘴里有东西,支支吾吾,“要不然?”

“好吧。”他还想了想才伸手接过去,打开,“那等我吃完再走。”

我一噎,“你吃完再走,那我迟到了怎么办啊?”

“那我总不能一边吃早餐一边开车?”他说的好像我是脑残一样,我瞪着他作势就要开门下车。

他眼疾手快把车门给锁了,小得意的声音在我后脑勺幽幽升起,直往耳朵里钻,“如果我送你去的话或许不会迟到,但是……”他好像是抬手看了看表,顿了一下,“你自己去的话,这个时间啊坐**是肯定迟到了。”

真是我哪儿得罪他我忘了吗?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换了身光彩照人的衣服露出真面目了这是?前几天那个风度翩翩举止优雅言行从容得体的人是被谁给刺激成这样了?这哪是绵羊啊,明明就是豺狼!

我冷下脸怒目横眉地盯着他的那双唰唰漏电的桃花眼,他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看我一眼,眼睛笑成月牙儿,“……不用谢。”

到翰墨书店门口,我惊讶地看着那一块斑驳甚至有点寒酸的牌子,只有已经半落红漆的四个雕刻的大字——翰墨书店,不过到底是大书店,这几个字笔锋苍劲刚毅,大气豪迈,细品自有风骨。

钟启下车带着我走进去,不进不知道一进吓一跳,脑袋里不由自主的脑补了一个严重精神分裂长着长胡子衣衫不整戴着圆眼镜的怪大叔,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翰墨书店的内部像很后现代的欧式豪宅,全部白色,线条干净利落,视线被书架阻截看不到这里究竟有多大,但是看得见书籍分类的木头吊牌,密密麻麻整齐有序,眼前品类繁多的书籍已经无法用壮观来形容,外围一整圈的欧式大沙发,看着就能感受到两个字——舒服,柔和的灯光静悄悄地落下来,照的人脸都柔和许多。

现在书店还没到正式营业的时间,一种无声的另类的静谧,仿佛这些书籍都在沉睡。咨询台和收银台都在一个门口处,不过这里那几个穿着同款T恤衫的工作人员怎么看怎么都像来这吹泡泡糖的。

‘工作人员’似乎也看到了我们,不对,是看见了钟启,就像看见上帝光临一样,眼神一亮跑过来一个蜜桃似的小丫头,“三哥,你怎么来了?”

“居然没带吃的来?”一个随意懒散的声音,像挠痒痒一样听的人心痒痒,定睛一看,呦~美型啊真是。

“三哥,这大美人儿是谁?”笑的好不狡黠,两颗小虎牙闪亮亮的,娃娃脸跟糯米团子一样,心都快被他给萌化了,这小兄弟真是慧眼啊,终于看见我了。

“三哥,我们老板在二楼呢,他让你上去找他。”一双笑眼睛,两个小梨涡,梨花迎风扑面香,不敌美人笑染眸,好清丽的人。

这书店真是卧虎藏龙,我一介草民有点肝儿颤。

钟启眼风儿扫过面前这些一脸探究笑意不明的小崽子们,压根儿不理会,像怕打扰别人一样极有礼貌的轻声对我说,“走吧,去二楼。”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隔两步的距离,走到最边缘一个狭窄的楼梯口,这楼梯陡的吓人,而且还是和外边那牌子一样的木头,我有点担心两个人一起走上去会楼毁人亡。

他往上走,转过头看我有点迟疑,把手伸过来,我偏头扫一眼,小崽子们原本凑在一堆忽地作鸟兽散,眼神还时不时地往这瞟,我没搭着他的手,“我跟你后面。”

“别扭。”他丢下的这两个字硬邦邦的砸在我脑袋上,自己走上去,不管我了。

我心一跳,跟上去,二楼一半书籍一半咖啡店,全是木质的,超级大的吧台,地板,桌椅都跟楼梯和外边的牌子是同一种木,斑驳沧桑,静谧如同古老而神秘强大的神祗,窗子透进来的光暖而风清冽,让人直觉放松却丝毫不敢亵渎,突然对这儿的主人充满好奇。

我快走两步跟上他,没话找话,“他们为什么叫你三哥?”

他一愣嘴角一抽儿,脸色瞬间变换自如十分精彩,随即轻咳一声神态自若,“排行老三。”还没等我继续发问,他自己从实招来,“我们家我爸排第一,我妈排第二,我第三。”

我给他呛了一下,一个趔趄,他一把捞住我的手臂把我给拽回来,另一手揽住我的腰,笑话我,“多大了不会走路?”

我觉得我今天脾气真是太好了……

刚要发作,墙上忽然穿过来一个人,黑色的羊绒衫,姜黄色的裤子挽起两圈,一双小牛皮鞋,眉宇间是散漫不羁的神态,眼神都透着随Xing,发型很有种我行我素的范儿,我想我一定是眼花了。

但是那人看见我们俩这暧昧的姿势明显愣住了,而后靠在墙边好整以暇,俊脸上的笑倒是欢畅,这时候我才看见他身后的墙露出一条缝,透出点点灯光的暖黄色,我反应过来那是个屋子,门干嘛跟墙弄成一样的啊,还以为他会穿墙术。

我推开钟启,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瞬间即逝,朝那男人走过去,“小龙女,人我找来了,咱们先谈谈工资吧。”

小龙女?一大男人叫小龙女,够高贵冷艳的啊,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钟老三,我告诉你,你现在有人质在我手上,别太嚣张。”说完悠悠闲闲地朝我走过来,一脸无边灿烂的笑,“大美人儿,你明天不用穿成这样,咱又不是天天开会坐办公室的精英分子,随意点就好啦。”他眼睛斜着钟启把人鄙视的一塌糊涂。

我低头看看我这一身竖条纹连身阔腿裤,红色马衔扣宽腰带,脚蹬三寸细高跟是有点不像在这里工作的,我刚想说老板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换,钟启那双一直漏电的桃花眼饶有兴致地打量我,双手溜进裤兜,头一歪,“叶子,跟他谈薪水。”

屈于他这不让别人反驳的语气,我深呼吸无比配合地点点头看着小龙女,虽然我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但我说的时候还是一身正气,“老板,薪水。”

小龙女顺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腿摆出一副老板架子,“你……做我的店长,本来是想让你做个图书管理员,但是前天我的店长突然辞职说要去浪迹天涯,你就顶她的职,给我看着那四个小崽子,剩下的事他们都知道怎么让其他人去做,具体的我在跟你详细说,薪水……”他扶着额头,认真思考,“三千五?”

我一惊,这么简单随便一个月就能拿三千五?招店长不用简历面试提问题什么的?难为我以为图书管理员的时候昨天在小书房里打了一份详细简历,英法德汉各准备了45秒钟自我介绍,粗略的翻了一遍百科全书,这感觉像我精神百倍用八成功力却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点内伤了。

小龙女可能是看着我这么错愕的表情以为我嫌少了,他看看钟启又略略思考了一下,“要不四千五?”

我咽了一口口水,钟启走过来,站在小龙女对面笑容满面,脸冒金星,“店长这名号再加五百凑个整,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说完自然而然的90°转身面对着我,伸手整理一下我的衣角,轻柔地拍拍我的肩膀,“表现的很好,我还有个会,先走了。”

他又变身成绅士自带发光器似的迈着优雅的步子下楼去了,眼波流转的柔情让人不忍直视他的眼睛,太深情的人用情太久会累,总有一天他会累的。

钟启走了之后小龙女啧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咬牙,“大美人儿,我可得提醒你不要被他这皮相所迷惑,也不要为他的光芒所倾倒,更不能被他绅士雅致的举止蒙蔽双眼,不然后果自负。”

我没听他在那碎碎念,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老板,你为什么叫小龙女?”。

谁知道他一拍桌子,吓我一跳,“我不叫小龙女,我叫龙宇!”起身就往那屋子里走去,猜测那应该是他的办公室,“跟我进来一下。”

我低头默念龙宇,龙女,小龙女,钟启说的没错啊,他回头看我一眼示意我跟上,我一哆嗦,别是我上班第一天一跃成店长给个大惊喜乐极生悲了吧,赶紧应声,“哦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