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为你所致

更新时间:2021-04-06 13:31:19

为你所致 连载中

为你所致

来源:落初 作者:重乐长乐 分类:都市 主角:宁雯语季柯尘 人气:

主角是宁雯语季柯尘的小说《为你所致》此文是重乐长乐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们的以后是为对方改变。宁雯语改变了季柯尘……她对他说:“你一直都挺好的。”画风突然转变,她又说:“你能不能别到处献殷勤?我很担心你的,怕你回不来。”季柯尘改变了宁雯语……他对她问:“你说汽水和水哪个比较好喝?”她答:“水,喝水比较健康。”“不,是汽水好喝……”她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这个男生。他又连忙解释道:“我喜欢带气的,味道的……而且摇一摇还能膨胀的爆炸。”他这不就是在说她?她偶尔就像汽水一样,生气了就像汽水一样难受,就特别想找东西释怀一下。要是有个人也是挺好的。她蹙眉有些生气的问:“为什么?”“这样我就有机会向你献殷勤了。”——重(chong)乐长(chang)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的选修课,宁雯语四人走进教室,看这宽阔的教室,都零零散散的坐了同学。却在中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宁雯语她们看着,其他同学都东坐一个西坐一个,同时也没有看到四个同学能一起坐的。反而那两个熟悉的季柯尘和万明,前面有四个人能坐在一起的位置。

宁雯语她们走了过去。

“你们怎么四个人都选了这个课。”季柯尘探头。

“不可以吗?你们俩不是也选的一样吗?”宁雯语坐下。

“不,是你们三个人。”冉家看着后面。

“哪还有一个?”戴紫菲到处看。

“你看哪去呀!他就坐在下面。”冉家指着下面的位置。

“贺樊。”戴紫菲朝着后面坐下,问季柯尘和万明,“你们怎么了?他怎么坐在后面?”

“他和他……”万明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季柯尘说:“他和他妈妈吵架了。”

“他和他妈妈吵架,又和你们没什么关系,那为什么要坐的那么远?”戴紫菲。

万明又想说话,季柯尘扯了扯他的衣袖,所以他就没有说了。

“我们怎么知道,你想知道你自己去问他呀。”季柯尘。

戴紫菲看有女同学给贺樊送情书,“算了算了。”又转回前面,她想了一下,又转回后面去,“你们宿舍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他怎么没有选这个课。”

“对啊,他选体育。”季柯尘。

季柯尘想了一下,明天是周六。想开口跟宁雯语说,他请她吃饭,又没好意思说。

老师进来之后同样少不了开场白。

“有哪位同学在没有上课之前就首先预习了课本呢?”没有人举手。“好,那我换一种说法,就是有人看过这本书,对哪一课的内容感兴趣,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对玉琮感兴趣,主要它是礼仪类玉器,书上不是特别多,然后我自己又上网查了一下。玉琮是中国古代用于祭祀的玉质筒状物,最早的玉琮见于安徽潜山薛家岗第三期文化,距今约5100年。在玉器中,琮是用于祭地的玉器。玉琮的外型状似笔筒,外型方内洞圆。玉琮为中国古代重要礼器之一;造型最大、制作最精、纹饰最美的史前玉琮,有“玉琮王”之称。新石器中晚期,玉琮在江浙一带的良渚文化、广东石峡文化、山西陶寺文化中大量出现,尢以良渚文化的玉琮最发达,出土与传世的数量很多。”季柯尘举手站了起来。

“这位同学讲得不错,坐下吧!”

宁雯语笑着说:“他就历史成绩好。”她们看着她,她又说:“上高中的时候,他就历史成绩好。”

“那你至于笑得那么开心?”杨诗娜想着,历史好就好,为什么要笑。

“我就想笑。”宁雯语停止笑。

“好吧!嘻嘻!”杨诗娜不怀好意的笑。

上完课,宁雯语她们起身要走,戴紫菲说:“明天是周六,出去吃饭呗。”

“吃饭算上我一个呗。”季柯尘凑上去说。

“你付钱啊?我们就算上你一个。”冉家。

“可以啊,反正我要请宁雯语吃饭。”季柯尘。

“你不是请过我吗?”宁雯语有些蒙。上次的包子不算吗?

“那次不算,所以我想再请你一次。”季柯尘。

“哎,原来不是请我们吃饭,害我白高兴一场,我们走了。”戴紫菲拉着冉家和杨诗娜。

“我请大家吃饭还不行吗?请你们赏个脸儿。”季柯尘想着请宁雯语不行,那就请她们宿舍。

“好的,那就谢谢了。”杨诗娜。

“那明天见。”宁雯语不能扫室友的兴,于是就答应了,习惯性摆了拜拜的手势。

季柯尘和万明也举着拜拜的手势。

宁雯语她们走出教室门口,戴紫菲开口:“季柯尘,原来他不小气,之前说请小语吃包子,我还以为他是特别小气,特别抠的人,这会说要请咱们四个吃饭。”说完之后又撞了一下宁雯语,“不错哦。”

宁雯语没说话,只是撇了撇嘴,笑了笑。

“就你看人是那样。”冉家讽刺着。

“咋样?”戴紫菲。

“其一,人家都说了,那个包子不是请吃饭的。其二,季柯尘说要请小语吃饭。但是在学校,好像请吃食堂的饭菜也不太好。”冉家眼神看着戴紫菲,像是在说,你懂了吗?

戴紫菲逃过冉家的眼神,又嬉皮笑脸地去问宁雯语:“那之前他为什么又给你买包子”

宁雯语彻底无奈,“我只是在他面前随口一说,他就给记着了。”她又看着冉家和杨诗娜的表情。“你们两个怎么也像,戴,紫,菲,一样。”宁雯语想着现在不是应该生气吗?应该走吗?然后她又面带笑意,“本来我还不想去的,我只想休息。主要是把这学校太大,从宿舍走到食堂都要十来分钟。”她成功的把话题给带跑了。

“学校几千个学生要是学校建小,哪能供得起我们这些学生,你说是不是?”戴紫菲。

“不错不错。”冉家竖起大拇指。“总算聪明一次了。”

“谢谢夸奖。”戴紫菲厚着脸皮。

还在教室的季柯尘和万明,贺樊坐在后面,早早的从后门走了。

“嗯?你为什么要请她吃饭?”万明不明白所以然,想着季柯尘好像和宁雯语只是单纯的来自同一个地方,来自同一个高中,好像也没有到,要请她吃饭的地步。

“那就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季柯尘迎笑,下一秒变着脸说:“你去不去?”

“去?你不是请那四个女生吃饭吗?”

“我就不能叫上你了?”季柯尘又小声嘀咕着:“要不是有四个女生,我一个男生坐那也怪尴尬的,所以才叫你,不然我才不叫你。”

“哦,那他们俩个你要叫吗?”

“哪能少了了他……不叫他,叫了还不一定去呢。”

“那只叫建平。”

季柯尘点头。

到了晚上季柯尘看贺樊不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龚建平,龚建平却是一脸抱怨,“之前请宿舍个人吃一个包子,现在要请吃饭,这还是之前的你?”

“反正他又不是请的我们,他是找我们去当衬托的。”万明。

“他还请了谁?”龚建平受到创伤。

“宁雯语,不,是请她一宿舍的人。”万明。

“额,不去了。”龚建平一听不是真心实意请他吃饭。

“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可别笑话我。”季柯尘考虑很久。“我喜欢宁雯语,就请你们帮个忙,行不行?”

“md,总算说出你的大实话了。”龚建平阴笑。

“好呀,你故意的。”季柯尘,我能收回来吗?那句话。

“嘿嘿,我们肯定会帮你的。”龚建平转移话题。

“害怕你们搞乱。”季柯尘委屈的说。

“不会,不会的。”万明。

“就是,你请我们吃饭,我们捣什么乱呀?真的是。”龚建平。

在宿舍宁雯语坐在位置上写题,手机微信响了。

季柯尘:

‘想好什么时候?’

宁雯语问了一下她们,都说晚上。

宁雯语回了过去‘晚上。’

‘OK。’

季柯尘本来想和他们说的,结果看到了贺樊又没有说。

宁雯语刚和她们问完话,结果她们去柜子里找衣服穿了。

宁雯语看杨诗娜从柜子里拿出一件连衣裙,“明天晚上出去,你准备穿这个吗?”手指着那条裙子。“大晚上的不安全,穿成这样。”

“这句话不是应该由男生告诉女生的吗?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了。”杨诗娜斜了一下她。

“那,你就,当我是男生吧。”宁雯语想了一下,你们把我当成男生吧。诶,这主意不错。

杨诗娜又去柜子里找衣服,“我可不敢把你当做是男生,你可是大美女一个,要是我把你当男生,我们可怎么活。”

“美能当饭吃吗?”宁雯语是挺美的,但是又想着美又有什么用?

宁雯语来到了这所大学,好像是改变了不少脾气。不知道是被谁影响的?有可能室友们的天真和真实性给感化了吧。也有可能被季柯尘那种仅仅不计较的人给感悟了吧。

“美是不能当饭吃,但是事实,就是你比我们美。”冉家又对着宁雯语强调了一遍。

“我又没有否认。”宁雯语就顺其自然的说出。

戴紫菲随着她的意朝着,宁雯语叫了声:“美女!”硬是停顿了会,“你明天穿什么衣服呢?”

“随便穿条裤子,随便穿件衣服。”宁雯语回应。

“呃。”冉家。

“我穿衣服看心情不行啊?”宁雯语想着心情自然美。

“行。”冉家被宁雯语说得心服口服。

周六上午九点半,龚建平和万明就起来了,至于贺樊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

龚建平穿着衣服对着前面睡觉的季柯尘说:“大哥不是说要请人吃饭吗?怎么还不起来?”穿着衣服,“再不起来,我可就掀被子了。”

季柯尘轻轻的应了一声,想了想,立马坐了起来。“不好意思,我昨天忘了告诉你们,咱们晚上再去。”季柯尘看着他们绝望的表情,“对不起了。”

他们俩又脱下衣服,又躺回了床上睡觉。

到了晚边,宁雯语她们在食堂,每个人打饭的饭量都特别少,每人都想着晚上还有一顿。现在少吃点,等晚上多吃点。

宁雯语她们打完饭,互相看了看对方的盘子,冉家开口说:“我们怎么都想一块去了。”

“为我们都特别贪吃。”戴紫菲。

“反正花的又不是我们的钱。”杨诗娜一脸特别伟大,我为他花钱。

“所以是不是就放心的吃。”冉家特意看着宁雯语一眼。因为是季柯尘请她吃饭,所以才请宿舍的人。

“是滴。”宁雯语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随口一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