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偷爱:总裁太放肆

更新时间:2021-04-10 12:19:48

偷爱:总裁太放肆 已完结

偷爱:总裁太放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印青春 分类:都市 主角:南笙北冥 人气:

主角是南笙北冥的小说《偷爱:总裁太放肆》此文是印青春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新婚前夕夜,未来公公爬上南笙的床,咸猪手伸向她意图不轨,醉酒后的北冥赶到失手刺伤其继父。即将到来的牢狱之灾,南笙被迫离开,开始了三年的逃亡追逐。三年后,一纸婚约,爱恨纠缠拉开序幕。世界是守恒的,爱恨终有时,他是毒药,她是良药,爱恨纠缠,爱恨救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冥看着躺在床上的南笙,额头流淌着细汗,面容扭曲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痛苦,嘴里不停的喊着北冥,对不起,对不起,每说一个字,就像是再一次跨进了那晚,那个充满恐惧和鲜血的夜晚,那个从此以后改变她和他命运的夜晚。

北冥瞳孔里的光渐渐柔软,嘴角微微动了动,他知道现在的南笙做的噩梦是什么,他心疼,他也怨恨。看着南笙眼角掉落的晶莹泪珠,那晚的记忆被一点一点唤醒。

“南笙……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我?真的像她们说的那样吗?”北冥抽搐着嘴角,紧紧的握着南笙的手,这爱恨交织的痛苦,比地狱好不了多少。

“北冥!”噩梦中的南笙惊呼着睁开眼睛,大口的喘气,仿佛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

映入眼帘的是北冥精致的面容,好看的棱角像是上帝特意精心雕刻过一般,纤长的睫毛更是记忆中,南笙抚摸过无数次的。

原本温柔如水的眼神,在发现南笙醒后,瞬间变得凶狠凛冽。

“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在那样的处境下,为什么要离开我?”

南笙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的连连后退。

“这个问题我回答了无数次,你还要继续追问吗?无论你再问多少次,都会是那个答案……”南笙错乱的躲闪着北冥看过来的凛冽目光。

北冥猛地弯腰握住她的手臂,把她死死的按在床头,看见南笙恐惧到颤抖的面容时,内心却柔软了。

“南笙,如果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告诉我,现在的我完全可以护你周全……”

“北冥,不要再问我了,你都知道那是事实不是吗?”南笙倔强的咬着嘴唇,扭动着手腕,想从北冥手中挣脱出来,却引起了他的极度不满。

“南笙!!”北冥极其凶狠的话后,发了疯一样向她压了过来,狂风暴雨般的开始亲吻着她,与其说是亲吻倒不如说是发了疯似的啃咬。

“唔……北冥,不要,求求你不要……”

南笙极力的挣脱,愤怒下的男人,即使两个她都没有办法撼动丝毫。

撕啦一声,南笙的领口就被北冥一用力撕扯开一个口子,极大的耻辱涌上心头,南笙咬着牙承受着这一切,往日的记忆不断的拍打着她对他的感情,眼框瞬间被一层雾气所笼罩,豆大泪珠顺着脸颊滚落至北冥紧紧禁锢住的她的手背上。

北冥的身体似乎感受到了南笙的眼泪,瞬间僵住了。

“只要你现在告诉我,告诉我那都不是真的,我就放过你!”

北冥从她的脖子间抬起头,呼吸急促的问,曾有几秒,他心头闪过的是心疼,他对她只有不停的隐忍,只要她的一句话,一句求饶的话,他就可以停下来,可以既往不咎,只求她能回来,回到他身边。

南笙只是死死的闭着嘴巴,她知道她不能说,如果不说下地狱的只有她而已,如果说了,依北冥的性格那些他曾爱在心上的人都会陪着南笙一起下地狱,那于他太过残忍。

只是停顿几秒,狂风暴雨般的吻又覆盖上来,就在北冥快要的理智快要被愤怒湮灭时。

“北冥……不要让我恨你。”

这句话后,北冥瞬间僵住了所有动作,过了许久,轻笑了声。

“呵……南笙,三年前我就开始恨你了,那种恨让我度日如年,也让你感受一下……”

话毕,是南笙恨意和满是痛苦的泪水……

北冥起身俯视着这副模样的南笙,最后看她的眼神,是轻蔑的嘲笑,似乎在嫌弃着床上的这个女人,嫌弃她的不干净。

“不要表现的好像我强欺负了你一样,以前我这样你不是很开心的吗?”

南笙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窗外的点点星光照在她的身上,没有一丝温度,伴着空空洞洞吹来的风,而现在的南笙瞳孔空洞的犹如一个没了灵魂的躯壳。

她恨了,三年的时间里他让她受尽折磨,他误会他和南柯有染,他把她送进夜总会,这些她都不敢去恨,不能去恨,因为她愧于他,可是那些亏欠早就还尽了……

“等下熬点红枣桂圆莲子粥给她!”北冥冷面吩咐门前看守的佣人,回头透过那扇遥控门,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原本墨黑色的墙壁变成单面玻璃,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南笙透过玻璃看的一清二楚,北冥眼底掠过一丝心疼,拳头紧握。

“到底有什么好的,让我这么难忘!”

“南小姐,冥少爷吩咐的红枣桂圆莲子粥,给你放在桌子上了!”

女仆带着怜悯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南笙,眼神中不乏恶意的嘲笑。

南笙并没有理她,目光依旧空洞,待女仆走后才支撑着酸痛的身体艰难地挪到浴室,对着镜子看着这一身青紫的印记,咬牙痛哭。

她是喜欢他,可是她不想他这样践踏她的尊严,记忆中的他对她一直温柔,从未忍心吼她一句,现在的北冥,已经再也不是那个只宠爱她的北冥了,是一只冷血没有感情的魔鬼。

“还是不吃吗?”北冥透过单向玻璃担忧地问向女仆。

女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南小姐如果再滴水不进的话,真的会出事的,这些天我就没看见南小姐睡过觉,问她什么她都像是没了灵魂一样,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台上的哆咪猫风铃发呆……”

女仆的话像针扎一样渗入他的心里,瞳孔一点一滴的紧缩,拳头握的吱吱响,砰的一脚踹开门,带着一阵风极步走向南笙。

“你这个样子是想让我可怜你吗?”磁性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南笙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依旧呆呆的看着随风摆动的风铃。

北冥扑向南笙,紧紧的抓着南笙的手腕,危险气息在房间上空飘荡:“南笙,我跟你说话你最好别摆出这副样子。”

南笙依旧目光呆滞的看着哆咪猫风铃,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像是一个没有血肉的躯壳。

“在我耐心还没有消失之前,你最好给我吃饭。”南笙说着拿起旁边女仆端来的白米饭,凑到她的面前逼迫着她吃,她依旧紧闭着嘴巴,目光收了收,狠狠地看着他。

“给我吃!”他抓起碗里的白米饭往南笙嘴里塞,即使嘴巴塞满了米饭,她也不愿意动一下牙齿咀嚼更不会下咽。

所有方法都用尽,南笙依旧不愿意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北冥起身看着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南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脸色更是惨白的吓人,明明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却依旧不愿意睡一秒。

他是知道的,没有谁比他还要了解南笙,他伤她,自己何尝不是同样痛苦,她离开他的这三年,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和她玩追逐游戏,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呢,只是这些他不能说,他应该要恨她的,她不值得他爱,他今天的所有,都是为了折磨她而存在的……

发疯似的摔了房间所有的东西,对着她吼,她依旧不说一句话,没有一丝表情。

北冥也累了,转身准备离开房间,身后却发出砰的一声,南笙晕倒在地,奄奄一息。

北冥急忙跑过去抱起昏倒在地的南笙,手指触碰到她身体时不由的害怕,此刻的她,身体烫的吓人,光着脚不眠不休的发呆,她身体一向虚弱,怎么可能受得了。

“叫王医生赶紧来!”北冥额头青筋凸起,面部因为极度的扭曲而吓的女仆摔了东西,跌跌撞撞的跑去叫王医生。

“南笙,你一定不要出事,求求你一定不要出事!”北冥紧紧握着南笙的手,说话的声音颤抖着,他只是想把她绑在身边,根本未曾想过要伤害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