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宿舍414

更新时间:2021-10-12 16:13:28

宿舍414 已完结

宿舍414

来源:落初 作者:倔强女生 分类:灵异 主角:冷玉阿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宿舍414》的小说,是作者倔强女生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村里,一位十七岁的女生收到了一封学校通知书,是的她被录取了。一个月后她带着通知书去报到,可是不幸的是学费竟然要一千多,在十几年前这笔钱的确很多。她手里只有二百来块,她知道家里无力承担,所以她辗转反侧了几个晚上,她决定去酒吧上几天班,但很不巧这件事被同班女同学看见了,所以第二天她在酒吧上班的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几乎人皆可知,冷玉最后不堪背负别人的白眼、数落、鄙视,她像一只蝴蝶从四楼的阳台上跳下来,她死了。最后冷玉住过的那间宿舍从此不祥,最后学校领导做决定封锁了那间宿舍,直到几年后才被重新使用,这间宿舍迎来了五位女生,她们会遭遇什么不可思议、令人头皮发麻的事?只见宿舍有一双红色高跟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屋里宋洁提议:“单木原,冯艳现在都没到,我们几个人不妨到门口去等吧,顺便接接她。”

单木原说:“那好,我们出去吧!”

周婆有些不情愿的把冯艳放进来,冯艳也感到周婆的敌意,她心想:什么老太婆哦,态度这么差!

这时夏低低们几个都看见了冯艳的身影,夏低低说:“快看,冯艳来了。”

她们几位女生把冯艳拉到一楼餐厅,对冯艳一顿猛批和责怪。

冯艳嘴上只能说我错了,我错了。

生日会开始了,单木原满满的少女心吹灭蜡烛,许了一个愿后,她们几位女生就开始吃蛋糕、吃菜、水果、甜品,而周婆则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的注视着这几位女生,看的最多最严肃的则是冯艳。

天也黑了,夏低低看了一下手表,下午六点。

她说:“我们该回去了,我们还要上晚自习呢。”

单木原有些落落的不开心说:“好吧,今年的生日就在此刻结束吧!”

走到大门口在等车的时候,夏低低闲聊说:“今天我觉得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你们有没有那种感觉?”

单木原说:“夏低低你有没有搞错,你竟然说我家别墅有问题,你还想不想下次再来我家了。”说完单木原就身子一背不理夏低低了。

夏低低见单木原反应这么大,她只好说:“呃,算了!肯定是我多想了。”

四人坐上轿车,单木原坐在副驾驶那个位置上,这时冯艳对夏低低使了一个眼色,夏低低愣愣的看着冯艳。

冯艳压低声音说:“夏低低我在餐桌上坐着的时候我也有那种感觉,而且被人盯着的感觉非常强烈!”

夏低低对冯艳嘘了一声,叫她别讲了,被单木原听见她又该生气了。

轿车在路上颠簸了一下,这一下让夏低低记起一件事,她差点忘了,那女鬼要她把柳桓带到女生宿舍。

四人到了学校门口,坐着出租车的冯艳,也后脚到了学校大门口。

夏低低对她们撒谎说:“那个今晚我自习不去了,我有些不舒服。”

宋洁说:“如果需要去医院你就去医院知道了吗?”

夏低低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易拉拉们几个去班级。

夏低低回到女生宿舍,她把昨天柳桓塞给她的纸条拿出来,她用手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电话通了。

夏低低说:“是柳桓吗?我找你有事,你能不能来我们女生宿舍?你有办法进女生宿舍吗?我知道我这个想法有些异想天开。”

夏低低手心里瘆出了汗,她害怕柳桓会说他没有办法,但柳桓说:“不就进女生宿舍吗,那简直太小儿科了,这样你在你宿舍等我,给我三分钟,我保准能到你宿舍,跟你会面。”

夏低低看着手表掐着时间,一分,二分,二分半,三,宿舍门响了。

夏低低有些心虚的问:“是柳桓吗?”

外面传来:“对,是我。”

夏低低迅速的把门打开一个小缝,然后把柳桓有些粗暴的拉进宿舍,夏低低因为太紧张所以动作才会有些粗鲁。

夏低低脸上带着震惊:“柳桓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也太厉害了!那下面宿管阿姨看的可严了。”

柳桓说:“对别人难,可是对我来说太容易不过了。”说完柳桓笑了一下,夏低低看着柳桓那有些惨白的牙齿她一下子失神了,她感觉那牙齿真的很阴森森就差把她冻着了,尽管他的牙齿分外白。

还是柳桓把夏低低叫回过神来,夏低低回过神来她就情不自禁的搓了搓手她疑惑的看了宿舍一周说:怎么回事?这屋子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冷?”

柳桓说:“的确是有些冷,难道是她来了?”

夏低低被冻的上下牙齿磕嗑碰碰的,她说:“柳桓你说冷,但为什么你身体没有冷的反应啊?还有她是谁啊,她来了在哪里?”

柳桓说:“各人各反应吧,她?哦说了你也不认识。”

柳桓又说她就在宿舍里啊!当看到夏低低听了这话由于太吃惊嘴张的很大时,柳桓说:“骗你的,跟你开玩笑的你都不知道。”

由于宿舍里的温度越来越冷,夏低低觉得如今的盛夏如冰冷的严冬一般。

柳桓说:“夏低低你冷,你钻进被窝里好了。”

夏低低说:“我早有此意了,因为碍着你才一直在强坚持着。对了这宿舍冷的好奇怪哦!到底怎么回事?”

柳桓笑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过一会就会好的。”

夏低低手刚触及到被子宿舍里突然凭空出现一声笑声,嘻嘻哈哈,那笑声毛骨悚然的。

夏低低问:“柳桓你刚才听到笑声了吗?”

柳桓没吱声,夏低低不明白柳桓为什么这个时候不回答自己了,刚刚那声笑声是那么的清晰!

柳桓的眼睛盯着宿舍中央,嘴上却说:“夏低低你今天叫我来什么事,是不是有其她人叫你这么做的?”

夏低低想到这,她就有些过意不去,她为了宿舍里人的安危,竟把柳桓带到这间宿舍见女鬼。

夏低低自知理亏,所以她把头埋着,柳桓用手捧起夏低低的头,说:“别怕!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时宿舍里又有一声诡异的笑声尖锐、刺人耳膜,像临驾于人头顶之上。

夏低低抱住自己的双腿说:“笑声又出现了,你听到了吗?”

柳桓估计自己再不说自己又听见了那笑声,夏低低没准会抓狂!至于之前柳桓为什么不回答他有没有听到笑声,因为柳桓对那笑声太熟悉了,以至于他都懒得回答了。

柳桓温柔的说:“听到了,听到了。别怕!不是有我在吗。”

这时宿舍里安静下来,静的可怕诡异,夏低低老实说:“其实这次不是我叫你来的,一个红衣女鬼叫我这么做的。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们宿舍将踏上以前的老路,所以你不会怪我吧?”

柳桓面容抽动了一下:“果然是她来找我的,好了我知道了。”

夏低低两眼睁的又圆又鼓的:“柳桓你口中的她就是那女鬼吗?你认识她?”

柳桓面容一紧:“胡说我怎么会认识女鬼。”

这时宿舍里突然一片漆黑,原本宿舍里的电灯突然灭了,夏低低的身体在黑暗里蜷缩着、颤抖着。

这时宿舍里又刮起一阵大风,还带着一丝异味,夏低低听到有一个女声说:“柳桓你来了。”

而夏低低朝发出女声的地方望过去,她什么也见不到。

柳桓说:“对!你费这么大的周折找我是什么事?”

夏低低听到这里就一下晕倒了,等夏低低醒来时,宿舍的灯又亮了起来。

夏低低四周寻了个遍,也没找到柳桓的半点身影,后来夏低低发现床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已经回去了,不用替我担心,署名柳桓。

这时九点钟下课铃一响,每个同学都向宿舍楼这边涌来,宿舍414的几位女生也回到了宿舍。

易拉拉一到宿舍就关心的问:“夏夏你好点了吗?”

夏低低有些心虚的说:“好点了。”

她想要是让易拉拉知道自己装生病害她白担心一场不知道她会不会把房顶给弄塌了。

宋洁又提着澡篮子去洗澡了,单木原在她后面说:“真没劲,老是去洗澡。”

但在宋洁走了不久后,单木原也提起一个澡篮子,又去柜子边拿换洗衣服。

易拉拉问:“单木原你干嘛呢。”

单木原:“我这样子能干嘛?当然去洗澡了,这都看不出来,你眼睛白瞎了吧!”

易拉拉:“刚才还嘲笑人家宋洁去洗澡,现在自己不也是的吗。”

单木原:“都是宋洁惹起的,看她去洗澡,我这不也想去了。”

又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单木原和宋洁也都回来了,现在各自躺在自己床上。

宿舍灯被无情似有情的拉灭了,宿舍立马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冯艳在自己床上,她眼睛睁着,在黑暗里谁也没见到冯艳是睁着的。

她心里盘算着:我一定想办法要得到单木原所有的东西,因为她家真是太富有了!那高高大大的别墅,单木原那高挑的个子,单木原那如玉白洁的瓜子脸。

想完冯艳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很长的弧度,那笑既阴暗又诡辩。

冯艳在心里暗暗策划了一场阴谋,她此时的面孔很狰狞很狰狞。

这时她如行尸走肉的下床,因为现在她心里住着一个恶魔,她在去柜子边的时候她被易拉拉的鞋绊了一下,她跌倒了闷哼了一下。

这一声把夏低低给吵醒了,她刚想埋怨几句把她吵醒的人,但她看到是冯艳而且冯艳手里正拿着黑色圆镜。

夏低低心里不禁犯嘀咕,怎么回事?冯艳明知道这面圆镜有问题她干嘛还要偷偷摸摸的把圆镜拿出来?

夏低低觉得冯艳肯定有问题,所以她留了一个心眼,她装作还在呼呼的睡着,实则夏低低半睁着眼看着冯艳的一举一动。

她见冯艳把圆镜立在后窗台上,然后冯艳竟然跪在地上,她在搞什么鬼?只见她拜了三拜,夏低低心想:冯艳到底想干什么?此时她的行为好诡异!

对了她的行为现在好像妖孤拜月,她在求什么?因为冯艳缺的东西太多比如家境,比如容貌比如身材……

夏低低对冯艳求的一头雾水,这时冯艳嘴里念念有词说:冷玉前辈,你知道我心里现在要的是什么吧!只要你保我接下来做的事一切顺利,我一定好好的侍奉你!

这时刮来一阵风,把黑色圆镜刮在了地上,惊出一声脆响,冯艳被吓的赶紧站起来。

易拉拉被声音吵醒了,她坐起来看到水池边是冯艳,她不满的说:“为什么你们晚上熄灯后你们的事就特别多呢?前段时间是夏低低现在又是你,你们能省省心吗?”说完易拉拉那个睡熊又睡了。

冯艳偷偷摸摸的拾起地上的圆镜,把镜子又放在柜子里她就上床了。

这一切都被夏低低目睹了,第二天一大早上,宿舍里的人起来,易拉拉看到冯艳的床位上空着,她说:“天啊,冯艳的床位上空着,她是不是昨晚一晚上没回来?这事可大了。”

夏低低望着冯艳的空床铺,她若有所思的说:“易拉拉你这个烂记性你忘了昨晚夜里冯艳还把你吵醒了呢。”

易拉拉捂住嘴说:“天啊,这个你怎么知道的?夏低低你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当夏低低、易拉拉、宋洁都离开宿舍了,这时冯艳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回来了。

单木原也要离开宿舍,当她走到宿舍门口时,冯艳叫住了她。“什么事?冯艳?”

“那个你能留下陪我吗?我今天不想出去。”

单木原说:“我吗?冯艳你什么时候对我感兴趣了?”

冯艳的手在后背动了一下,她咬着牙根说:“我一直对你感兴趣啊!我一直羡慕你!哪像我来自穷山沟里,从来不知道时尚是什么玩意。还有你忘了那天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出租车去你家的,而你们是坐豪华轿车的,你今天答应我留下来陪我就当作是那天的补偿吧!”

单木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哪有理由去拒绝。”

冯艳笑了一下,那笑绵里藏刀,她说:“你在宿舍等我一下,我下楼去买几包零食。对了,在去之前我得先上个厕所。”

冯艳提着塑料袋上厕所了,单木原也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冯艳根本不是来上厕所的,她把黑色塑料袋里的东西小心的拿出来,然后她脸上诡异的笑了一下。

冯艳出来了,她要去楼下,当走到宿舍门口时,单木原脸上带着些许无奈:“冯艳你买完了就立即上来知道吗?不要留我一个人在宿舍。”

冯艳说:“好的,我买好了立马上来。”

此时宿舍里只剩下单木原一个人,单木原看了一眼空荡、静谧的宿舍,她心里就发毛,她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床上等着冯艳归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