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古鬼存录

更新时间:2020-09-13 21:06:40

古鬼存录 连载中

古鬼存录

来源:落初 作者:孑星宝 分类:灵异 主角:艾笑安平 人气:

新书《古鬼存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孑星宝,主角艾笑安平,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古鬼存录》一本包罗成千上万鬼物的存录。专业除妖师和有着强大梦境能力的少女共同寻找古鬼,所有遇见的古鬼都以善恶分类被共同记载在古鬼存录中,善鬼被释放,恶鬼被捉拿关押,每个古鬼都有专属故事,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贪痴嗔怨,世人皆叹。书中或哀或乐,皆有因有果。世间万物皆在无形中明码标价,善恶之事,都有代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白不想一辈子就当个古鬼,在人界混吃混喝,”黑无常放在宽大的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头状,力道大到连其中白色的骨头都透过皮肉显现出来,“我们只是想有一个官位有一个翻身的机会,能晋升成小神,机会难得。”

“那原则底线呢?”珊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黑无常,“我们可从来不滥夺无辜人的魂魄。”

“你也别跟我说什么命数!”她看见黑无常马上就想脱口而出的动作,提前伸手阻拦了他,“没有什么命运之说,命运向来掌握在自己手里,她不是那个命该绝的人,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寻真相,一起救一条人命,就像以前一样。”

“作为古鬼,作为你的同伴,我当然可以。”

黑无常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继续说道,“可现在我的身份是面临考核的地府人员。”

“你变了。”

“我没变,我一直都渴望着这个,”黑无常伸手从衣袍里掏了掏,“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天我就说过,我们一样,可我们也不一样。”

“哥!没必要吧!”白无常看着哥哥从里面拿出了他们战斗用的镰刀,大声叫了出来。

“姐!这不过是件小事而已,别伤了我们的感情啊!”

黑无常动作开始的同时,珊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从腰间拿出了别着的玉葫芦。

“这与你无关,到一边去。”

“白,还不过来帮忙,你知道的,这是我们的唯一机会,我们一直梦寐以求的,不能在这里就止步了。”

白无常看看他哥哥,又看了看身旁的栅,咬了咬牙,也拿出了镰刀,站在了黑无常身边。

“珊,我不想和你闹成这样。”黑无常举着镰刀,一直没有向前。

“那你为什么要拿出武器?”珊讽刺地扯了扯嘴角,眼神里都是不屑,“就别在这里玩深情了,来吧。”

栅也同样拿出了腰间别着的葫芦,站在了珊的旁边。

二对二,公平的很。

“好了!停手吧!够了!”正当两队要开打的时候,那张被黑无常揉成团放在袋里的纸条突然发出了声音。

阎王的声音。

“考核结束,回地府听命。”

黑无常敛了敛眼中的情绪,收回了手上的东西。

“你想停下,乖乖听命,可不代表我也这样。”珊打开了玉葫芦的瓶口,将食指放在了嘴边,咬破出血,一滴艳红色的水珠就挂在上面,欲滴不滴。

“别赌气了,珊,走吧,现在走了,那个女人的魂魄还在。”

“我没赌气。”

“姐……”栅先收回了玉葫芦,轻轻拽住姐姐的胳膊,摇动了一会儿,似撒娇似恳求。

“这只是一个试题,待你们回去后,地府人员自然会跟进这件事件,无须担心。”纸条又一次发出了声音,这次的指向性很明确,就是说给拘魂鬼听的。

啵——

珊闭上眼睛沉思了几秒,妥协地将盖子重新盖了回去。

她知道她确实是在赌气,太生气了根本无法用脑子用理性来思考,根本无空去将所有事情理顺,无法换位思考来得到一个客观的答案。

但其实心里是明白的,黑白无常又哪里有错,只不过是选择了自己想选的路而已,只不过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而已。

他们也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是选择了袖手旁观。

袖手旁观向来不是错,只是选择。

而珊生气也只不过是自私地气他们没能和她选择一样的东西罢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一路回去,比过来的时候要更加安静,安静到连呼吸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四个人也分成了两队,间隔了一定距离,现在的他们又回归了以前的状态,默契地明白,隔阂已经无法消除了。

“不愧是与我们同生的古鬼啊。”拘魂鬼一行人刚刚走进石屋就听到了鼓掌声还有阎王的声音,夸赞的话,可又是让人觉得贱贱的语调,“欢迎回来,我们的候选人。”

“候选人?”

这间房间里,除了阎王判官,就只剩他们几个了。

珊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积压在心里,不详,烦躁,好像有一丁点亮光浮现在眼前,可怎么也抓不住。

像一局棋盘,他们都是棋子。

“对,所有试题,只有你们做的很完美,其余的人啊……都太差了……”阎王回想起了他刚刚看到的,心里一阵嫌恶,“你们很好。”

“我们什么都没干。”

“啊,不,你们做了很多,让我看到了很好的两个态度……”阎王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不过,你们虽然是一个团队,但地府目前只能要最多两人了,所以……”

黑无常的眼皮动了一下。

“那,再见。”珊立马就想拉着栅离开。

“留下的从此与古鬼相断,站在我地府的立场,与古鬼为敌。黑白无常,你们可接受?”

故意的,老东西。

可珊还是停下了脚步。

黑无常看着阎王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着拘魂鬼两姐妹僵直的背影,看着白无常纠结扭曲的脸,感受着自己心脏的狂烈跳动。

他有点发不出声了。

嗓子是卡住的,其实时间也不过一分钟不到,可对他来说,足足有几小时那么长。

留下来就是鬼怪之首,可留下来也是背叛。

“人啊,有得必有失,所有东西都在暗处标了价,想要,就得付出点什么,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白无常!”栅本来一句话都不想说的,可她也生气,她不明白明明是四个人一起约好来这改变人生的,怎么就闹到了这样的地步,搞得像是大家要成为仇敌一样。

“你们没有追求不代表我们也没有!”白无常嘴上下的劲儿都快把他的嘴唇给咬破了,可话刚出口,他整个人都给呆住了,他愣愣地抬头看着眼眶里充满泪水的栅,也像他哥哥一样,说不出话。

“古鬼生来为恶,”黑无常闭上眼又再度睁眼,弹指间不过一瞬,可眼皮底下的藏着的东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铲除古鬼是应该的,为了维护人类世界与地府的安宁,我黑无常,吾弟白无常,自然应当为此出力。”

砰——

不过是两块布匹,却被拘魂鬼砸出了木门的声响。

“啧,古鬼就是古鬼,果然还是改不掉粗俗的毛病。”判官转了转眼珠子,用手揉了揉耳朵来缓解刚刚噪音的影响。

“欢迎你,加入地府这个大家庭。”阎王笑眯眯地握住了黑无常的手,“别紧张,现在开始你是我们的一员了,安心工作就好,具体事宜,稍后会有人和你们说的。”

他松开了手后往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和判官再说了几句就走了。

独留黑白无常两人待在石屋里。

“哥……”白无常脸色刷白的,很是不安,“哥?!你怎么了?!”

“没事……”

白无常碰到黑无常的时候才发现,他整个人的身子都在抖,后背的衣服几乎全都被汗水浸湿了,手指轻轻一碰,都能把黑无常给弄趴下。

“哥……我们……”

“行了,”声音猝不及防带上了沙粒的触感,显得苍老又无力,“已经选择了就别再说了。”

“选择了这条路,就该承受着这个选择背后的责任,苦的甜的都往肚子里咽,别后悔。”黑无常笑了,笑出了声,“人各有志,各自安好吧。”

“白,记住了,以后就再也不是古鬼的身份了,从鬼怪之首开始做起,慢慢往上爬……”

……

“就这样?”艾笑听得云里雾里,有点缓不过劲来,“哇,真是,嗯……让人唏嘘……”

“嗯,就这样,”安平头疼地看着越发耀眼的太阳光,扯了扯丝线,“从此之后,黑白无常就把他们的过去全部抹杀了,装作他们至始至终都是地府的小神,与古鬼没有任何瓜葛。”

“那……你本子里记载的拘魂鬼是什么情况,她们被你分为了善还是恶?”

安平顿了一下,眼神飘忽,脸上的表情难以说明,“不知道。”

“不知道?”

“在记载她们名字的时候,我还无法判断她们究竟是对是错,只能说她们在用一种地府无法接受的方法在‘惩恶扬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