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永生者的角色扮演

更新时间:2020-09-25 19:20:53

永生者的角色扮演 连载中

永生者的角色扮演

来源:落初 作者:王伦 分类:灵异 主角:燕青张三 人气:

《永生者的角色扮演》为王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拥有不老不死能力的燕青,被无从摆脱的精神错乱折磨,选择了自我放逐和苦行流浪。因为神秘的牵引,接触到开始重启的恐怖游戏,在现实和异域里,燕青肆意放荡,强烈的恐惧和刺激舒缓了精神错乱带来的不适,在他人的不幸中收获幸福。生命不息,作死不止,划水不靠桨,人生的真谛就在于浪。没有什么是不能用生命解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不要和我拼命,你永远不知道看似同归于尽的背后,是我得意的笑,开心的笑。都市兵王,人鬼情深剥皮换脸;神医国手,一针救人敲骨吸髓;重生者,午夜灵车末路狂飙;穿越客,咸鱼系统难翻身。次元宅拯救世界,真相竟然是......这里是灵异国度,这里是绝望炼狱,在这里,没有无辜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忍耐着精神压迫,燕青尽可能地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就是观察临近的区域,他确信,一切的变化,都是源于那一片地域。

那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桉树,另一棵还是桉树。紧挨的两棵树,就是最为明显的标记,张三曾在那里挖掘,在那里哭泣,而刚刚有过的消失的人,也是经由那一片区域。

燕青把握到了神秘的脉络,他需要更多的信息,又或者,是一个契机,一个小幸运。

曾被张三挖开的泥土还在裸露,没有遮掩。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哪怕他已经无限接近真相,但就是不能。因为他没有天赋,和跛七一般,没有接触神秘的天赋。

明明他的生活被神秘侵蚀、改变了,当他觉察想要追究的时候,一切又是恢复正常,可损失已是造成。无法追究,无从追究,不被理解,被误解,一切只能够默默忍受。

头发,还是头发,一路蔓延过来细微的头发,落在树根之间,再是断绝。或许,有意外的东西被埋在树下。但张三有过挖掘,他为之疯狂的事项,是否存在其中。

浅土层裸露,掺杂的头发裹挟泥土,远看还好,贴近细看,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凝结成板块,使人有一种被穿织勾连的恐惧,毛骨悚然。

燕青看到了,看到密密麻麻的毛发就是覆盖一切,覆盖他的视野,没有任何的物质和光可以是摆脱。强撑着向后退去,撞到了地面,一切没什么不同,所谓的毛发侵蚀,是错觉么。

不自信,一种的冲动突现,燕青意外地就是用手接触那一片裸露的土层,期待着。但没有变化,任由燕青摆弄,始终没有变化。心底嘲弄着自己,实在是太荒唐。或许,自始至终,除了燕青之外,没有别的谁经过。

想要离开没有丝毫诱惑的毛发,燕青灵光一闪,毛发是粗糙的,和先前柔顺的发质不同,但无论是哪一种,燕青都没有应该有的一种嫌弃或者恶心,甚至于精神上习以为常。

那不正常,至少对于敏感的燕青不正常,他很确信,关键的线索,就是贯彻一路的头发。关键的是打开方式不对,或许,对于意外的接触着可以轻易触动,可拥有神秘能力的燕青,他需要的是一种共鸣。

闭眼,安抚心神,燕青用着双手,支撑着混杂毛发的泥土,似乎是倾听大地的呼吸声。一种感觉,一种共鸣,就是出现,强大坚韧的精神可以清楚把握着,更多看到了光,自黑暗到光明的孔。

打开门户的钥匙,从来就不是物质,而是精神,感染神秘的精神。

奇怪的事又一次发生,无人察觉,本该存在的人消失了,空地里,燕青不复存在,和曾经有过的接触者一般,毫无意外地消失。

黑暗退去前,燕青的意识并非一直清醒着。

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实际流逝的时间或许并不是那么多。

一旦醒过来,脑袋就迅速恢复了清醒状态。

就像一道清晰的直线,中间被人用橡皮胶擦去,留下黑乎乎的一块。

燕青醒来时发现自己仍旧在厕所里。

他躺在泥土的空地上,这里,疏松潮湿的泥土依旧。

没有板结的泥土,没有浅埋的头发。

枯叶腐烂,苔藓青葱,勃勃生机存在。

迟疑,燕青站起,树枝支撑着,审视环境,一切都很是熟悉,但细微之处确实是不同,比起燕青记忆里的森林公园,现在的这一片林子,多了一种生气。

很难言说的一种感觉,如果说燕青寄宿的森林公园更多的是一种日趋腐朽的材质,现在所处的地方,有的是一种新芽生长的清新。

微妙的感觉,意外地使燕青放松,来自不老不死能力的精神压迫,慢慢地就是消失。燕青没有从周围察觉到可能存在的神秘,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适应性,本就敏锐的感知,再一次被加强。

有那么一瞬,燕青甚至是想着如果能够一直生活在这里的话,或许也是很好的。

即便一切不是燕青想象的美好,但精神的压迫退去,他可以是努力,生活会好起来的。

放弃了极具诱惑的想法,不为什么,燕青不喜欢,生活里总有那么多看似为无奈何的选择,但没有什么是必选的,一切都是因为各自的坚持。

燕青再一次选择了放弃,即便可能面对的一切是糟糕的,可怜的,但他就是坚持,不是因为某一种的利益,更多的是情感纠葛,再是淡薄的情感,也会有其被怀念的时刻。

当你长大,你就成了你最讨厌的那种人。燕青一度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心性凉薄,最终,他还是失败的,一无是处甚至于是累赘的情感,再一次束缚了燕青,阻挡了他的进步。

现在,这里是哪里?不知道。能够停留多久?不知道。只管着尽兴。

燕青还就是位移前发生的变化。被打开的门户,空间的联系,穿透黑暗的光,更有燕青身上存在的神秘力量。

不老不死,燕青或许知道能力的来源,神秘的未明符咒,或许,正是源于这样的一个世界,一个存在普遍神秘气息的世界。自然,能力的压迫会是被环境中的神秘气息中和,可以得到更强大的应用。

手持着树枝,作棍杖使用,衣着上的老旧没有使得燕青显得邋遢,反是多了一种老派人的保守,谈不上时兴,可确实不错。

真的是传送了吗,燕青的精神越发饱满,一种不可知的神秘充斥燕青的灵魂,膨胀的饱满感存在,隐隐作痛,似乎将要挣脱萌芽。

树还是两棵树,泥土还是坚实的泥土,可一切已是不同。

站在陌生的地方,燕青没有丝毫的恐惧,甚至于内心蠢蠢欲动,或许,他的天性,就是向往冒险与神秘,那也是为什么他当初得到神秘能力后,首先就是要探究更多的神秘。

神秘的世界,理性在让步,强烈的感性爆发,独在异乡为异客,燕青希望可以见到希望见识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