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萌鬼出没

更新时间:2020-04-07 21:37:08

萌鬼出没 已完结

萌鬼出没

来源:落初 作者:周子鱼 分类:灵异 主角:阳世阿花 人气:

经典小说《萌鬼出没》由周子鱼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阳世阿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从被那个面容清冷的小道士抓去道观一遭,夏夏的鬼生突然就玄幻了起来!燃冥火,镀佛光,斗艳鬼,被饲主带回鬼肆的小鬼成长的略快略逆天。好想吃食物…等等,她没见过其他魂魄吃五谷杂粮啊?而且她为嘛只能拿到道士给的食物啊!……萌鬼赖上小道士。从此,鸡飞狗跳一发不可收拾……“喂,道士。夏夏要吃肉包子!夏夏要吃鸡大腿儿!”偷遛出来的小鬼颐指气使,“还有,别跟我说出家人不可杀生,你又不是和尚!”“……焚天珠不可沾染煞气。”焚天珠?不是说她吧?呵呵呵,不带这么玩儿的,她还要投胎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祖师褒扬了各场次获胜的弟子一番,就让众弟子上道家养生菜走过场了。他挥手让几位长老各自去自己徒弟那里,转身却留下了木随风。

随风自然知道他是要说那女鬼之事的,只是没想到祖师一开口却并不问山下之事。

“随风,那女鬼可曾受了什么伤?本道见你弟子怎的用拂尘拴了她?”

“啊?”木随风难得破功一次,面部肌肉都抽搐了。他突然不敢告诉祖师让祖师定夺了……怎么说?难道告诉祖师他们家大弟子为了安抚人心冤枉好鬼?把人家不明不白的带回了道观?

“我让你放了她!”祖师仔细想想觉得说的不太准确再次补充,“不不,她留下自然是最好。只是——莫要拴着她,伤了她。你明白吗?”

“留下?呵,你们这群道士,越发胆大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众目睽睽之下,一袭黑衣的男人踏着浓稠的黑云平步而来。还未落地,天却已然乌云滚动雷声滚滚了。他的声音不温不火,却压迫十足,在场的道家子弟不少已经蹲坐在地唇角嗜血了。

“饲主?”夏夏扔了筷子刺溜想要飘过去,奈何却被腰间的拂尘困住了。

不等虚缘松开,那个鸳鸯眼邪魅不已的男人只一眼,夏夏腰间的拂尘便碎成数段飘散开来。他向夏夏伸出手,用一种不容分说却难掩温柔的口吻如此说道,“跟我回去。”

夏夏留恋的看了看桌子上那些个道家菜,什么道姑冬瓜昆布汤、道姑桃仁烧魔芋、道观桂皮腌菜头、道观麻油拌黄瓜、道家麻仁菠菜汤、道家龙眼炒韭菜……她还没吃几口呢!

可是没办法,饲主什么的,虽然偶尔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下,总的来说,还是高不可攀不容置疑的么。

这次她闯了祸要劳驾饲主过来领鬼,自然是理屈词穷不敢再提要求的么。

悄悄香了香口水,夏夏不小心咬了舌尖嗷的一声捂了嘴巴。末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饲主高不可攀的脸,果断还是低头作面壁状不再乱看了。

饲主拦了夏夏薄弱的肩头,目光狠辣的看了道家祖师一眼,“不知我这鬼肆的小鬼犯了何等错处,竟被你这小儿抓上山来!清修……你未免太过放肆了。”

原来道家的祖师,竟然唤作清修。夏夏转了转眼珠子,那饲主得是多大年纪才喊这么个糟老头子小儿啊!额,好吧好吧,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鬼雄万里非一年之修。饲主如今这等功力,没个千八百年也确实……说不过去。

“饲主见笑了,”道家祖师打着太极有些忐忑,“小道……也不知她是饲主养的魂。”

“哦?”

【小道……虽然看出夏姑娘,却也确实不知她来自鬼肆。】

这话是逼成阴线传入饲主耳朵里的,这尊鬼修不想暴露女鬼的身份,他自然也是不敢造次。看明白了,也只能装不明白,这样,远山道观才会安然无恙。

老道士虽然打太极,但最后一句绝对是实话,因为他才出关就赶上了品丹大会。木随风木长老还没来得及让虚缘将事情的原委说与他听呢。

“不知道?”饲主不动声色,音调却是冷了几分。回身确定似的揉了夏夏脑袋一把,“小家伙,你的令牌呢?”

夏夏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呢?

背后捅**一刀的好机会。

当着那妖娆女鬼的面儿,夏夏还是要装无辜扮可怜的,毕竟人家实力在那儿放着,分分钟让她魂飞魄散那都是小事儿。如今**不在,饲主又问起来了。不论如何,那都是要打一下小报告的。

嗯,要不露痕迹一点。

这么想着,夏夏摸摸腰间故作惊讶,“啊!不见了。”

“不见了?怎会不见的?”

夏夏抠手指低头有些不确定的样子,“我跟阿花一起出来……有一块令牌,不是鬼肆标识的。黑白无常可能给错了吧?”

“……既然如此,那就是误会一场了。”

“对对对,是误会,是误会。”如果不是碍于祖师的面子,老道士估计早就点头哈腰了。

啊?就这样?就误会?这就不了了之啦?饲主怎么不问黑白无常为什么给错啊……怎么不问当时都出现了什么鬼啊!夏夏有些后悔自己说的不够直白了,早知道就简单粗暴的告诉他是**换的么!

正暗自抱怨,头顶传来饲主稍稍松懈的声音,“走吧。”

“哦。”

夏夏飘在饲主身后,被浓黑的乌云迅速带离。她瞟了瞟才动筷子的道家菜,一脸懊恼惋惜不得志。唉,也不知道下次来阳世是什么时候了,眼泪这东西实在是太难得了。

一路无言,这二位一前一后落在鬼门跟前。

黑白无常守在门口,见此情况微微松口气,“饲主安好。”

“嗯。”

饲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夏夏却很开心的打招呼,“无常们好,夏夏回来啦。嘻嘻,多谢你们通风报信啦。”

走了很远的黑衣男子微微顿住脚步,微微侧头却是没有看夏夏,“以后颁发令牌的时候小心点,莫要再将普通令牌与鬼肆令牌搞混了。”

“这……”黑白无常面面相觑,还没来的及解释就见那魂飘远了。不明白什么情况,将疑惑的眼神丢给了夏夏。

夏夏瘪瘪嘴气鼓鼓,“哼,还不是那**!欺负阿花Xing子柔软,竟将她的令牌换去一块。”

“啊?”

“饲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倒是提也不提。先前鬼肆那些个漂亮点的……对了,你们猜我见着了谁?”

黑无常摇摇头,关了鬼门不说话。倒是白无常Xing子温润,像是哥哥一样,“夏夏见着谁了?”

小脑袋凑近点,再凑近点,夏夏压低声音,“紫衣啊。”

“紫衣?紫衣不是回不来了吗?按理说应当很快就……”白无常叹口气,“唉,夏夏莫要管那么多闲事儿。那**如今不动你,你就不要跑到她面前挑衅知道吗?还有啊——”

“饲主不会让**动夏夏的,”黑无常似是看不惯白无常啰嗦出口打断他,“快些回去,不然惹怒了饲主你才好看呢!”

“惹怒饲主?”夏夏正不相信的冲黑无常吐舌头,那边饲主薄凉的声音却是不耐烦了,“夏夏,还不回来面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