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儒将

更新时间:2020-06-29 14:19:35

大唐儒将 已完结

大唐儒将

来源:落初 作者:吏少一 分类:历史 主角:刘林刘腾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唐儒将》是吏少一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林刘腾,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现代郁郁不得志的职员,穿越某个唐朝的故事!  主角拥有了那么一点小小的异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林觉得自己以后得改改那以貌取人的毛病,这个看似纨绔的少年,却很关心国家大计,从他对国家前途的担忧和紧张,也算是个有血Xing的男子。

“兄台是去建康参加乡试?小弟南都人氏,姓李名东耳,与兄台同船相渡也是缘份哪!”下船之前,李东耳对刘林拱手说。

刘腾一直没有说话,紧紧的跟着刘林的身后,不时地瞅一眼白衣少年身后紧跟的两个彪形大汗。

白衣少年“胸抬、胸抬”的叫着,刘林听着有点别扭,入乡随俗吧,刘林不得不拱手道:“柴桑县士子刘林,确是来赴考的,幸会!只是天色将晚,我们还要找客栈投宿,失陪了!”

李东耳脸上可以看出失落的神色,本想打算请刘林一起晚餐的邀请咽回了肚子里。只得拱手与刘林告辞,说道后会有期。

下船后,刘林问清了路,和刘腾直奔夫子庙方向的建康府考院附近走去。

华灯初上的建康城夫子庙街上仍然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刘腾看的眼都傻了,本还觉得柴桑县城都已经够大了,现在看到了建康城的城墙,又看到了夫子庙夜市的繁华。高档的酒楼客栈林立,可是那里都不是他们的栖身之所。乡试考场附近的客栈最便宜的也要五十文铜钱一晚,他们身上所带的盘程在这里住上十天不吃不喝也会花完。两人最后步行一个多时辰,在稍偏远的一个街角找到了一家一夜收费二十文钱的客栈。

累了两天的刘林和刘腾也没有梳洗,囫囵吃了点干粮之后扑在床上便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两人起床,在客栈里吃了点早饭之后,刘林赶到考场,夫子庙高大的门厅外早已经是人头攒动。幸好还没有开考,要是开考半个时辰之后,他便被取消考试资格。

到了夫子庙一会,考场的门打开了,两行衙兵护卫在台阶两侧,应考的士子们纷纷后退,排起了长队,等待接受检查进入考场。

刘林只带了够两天吃食的干粮和水。刘林顺利的进入了考场,刘腾便一直守候在外。

考场内分十二个考监,每个考监二十间房,参加此次乡试士子人数共二百四十人,能中举的名额仅为三十六人,竞争不可谓之不激烈。

乡试由江淮学政李维常大人主考,另设了两名副主考。各小考监设监考官吏两名,主考副主考时常巡视。

考卷发下来了,刘林扫了一眼题目,只有两题。一题是写一篇文章,以如何强国为主旨,文风不限。另附自由做诗文一首。

在刘林的印象中科考似乎不是这个模样,既然没有了八股文的要求,还要会做诗。

强国的文章,刘林想做多少就有多少,可是无论自己想要写的,这个时代的考官都不太可能接受。一个月前柴桑县进学之试,已经差点连秀才都没有中,他现在可不能在做文章时候搞出一些别人无法接受的思想和理论。一次考不中,可得再等三年。刘林思考了半日之后,始终没有动笔。

主考官李维常缓缓在地字号考监巡查,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年轻的俊秀青衣官差。李维常看到刘林的卷中一字未写,一旁的草稿也没有划上一笔,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那俊秀的官差却轻笑出声,似在耻笑刘林是个大笨蛋,一个字也不会写,居然坐在了建康乡试的考场上。

“笨蛋,一个字都不写,也敢进来参加科考?”官差竟然站在刘林的面前轻声指责。

只见主考官李维常慌忙回头,对着官差挤了挤眼,示意官差跟着他离去。

官差根本没有理会李维常的意思,对主考官说:“李大人,这名士子半日不曾答题,我看还是遂出考监的好。”

“不可啊,他也没有夹带**,时辰未到他还有机会的。”李维常对待他的随从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刘林靠的挺近,也能听出他的口气对随从竟然恭敬,没有半点江淮学政四品大员的派头。

刘林本来懒得理会差役,只在想着该如何答题,现在忍不住抬头一看,一眼便能从那名年轻俊美的差役曲线的身材上看出,她是个女的。妆扮成了男人模样穿着差役的服饰,都不能掩饰她的风华。

她那不施粉黛的肌肤吹弹可破,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肩若刀削,身材小巧却曲线玲珑,瞪着刘林的一双水汪汪大眼睛,似怒似嗔。

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刘林愣愣的看着女扮男装的青衣差役,那一对粉扑扑的耳朵垂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对耳孔。

“看什么看,小心本……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逐你出考场。”少女看刘林的模样怒了。

刘林自知失态,这个女孩能女扮男装混进考场,必不是一般的出身。他那身打扮,就算换上将军的铠甲,也能看出是女孩子。难道是这个时代的男人的眼光太拙?刘林可以肯定主考官大人也肯定知道她是女扮男装,估计也是不敢得罪于她。

这个女子来头肯定不小,刘林自量惹不起,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刘林没有说话辩驳,低头开始答卷作文。虽然第一眼,他便看出了这个女孩子有着清新脱俗的姿容,在身着男装时,尚可让人屏息凝视,要是换成鲜艳或清纯的女装,那不是会要人命?

这样的少女确是有点让他动心,可是这样官家的千金小姐岂是他能够攀附的,刘林只能欣赏一下,并不敢生出非份之想。

他可不想真的被这个刁蛮的少女给赶出考场,失去了乡试的机会。如被逐出考场,他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靠什么去谋生?

练武劫富济贫?那要等到四十年后武功大成了才有可能,现在要去做劫匪,必然横死。

修炼那异能光束?暂且称这种异能叫做魔法吧,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魔法师?

刘林自从在山中发现了自己的异能光束,查遍了刘之善的所有记录,也只找到相关于古代巫术和咒术的记载,可以肯定中原并无魔法。西方世界会不会有魔法,那就不得而知了。暂且认为自己的异能是魔法,这也只是自己的推测,在别人眼里,也许那只是一种无名的上乘武功。书中可是有记载武林的**高手是可以通过真气伤人的。

这异能光束目前对于刘林非常不稳定,自从山中出来,他就再也没有发射出这样的光束,似乎那样的异能已经远离他而去,留下的只有因为修炼洞中秘藉日渐敏锐的感觉器官。就算他有心修炼异能,也是有日无期,天知道这样的异能什么时候能应用自如?

就算自己毕一生之功,终有一日能够应用自如,随心所欲的使用光束功击,也许几十年光阴就这样在苦修中度过,那时候虽有神技,又有什么意义?

刘林心里只求平淡而富足的一生,现在乡试中举,是最好的路途,他也不想当多大的官,只要是个闲职拿着奉禄混银子的小吏就成。

刘林经过腹稿加工修改后的《少年大唐说》在奋笑疾书中一气呵成,本来耻笑刘林的那名女扮的差役,报着“看你能不能写出来”的想法仁立在刘林的考房前,双目紧随着刘林的笔尖在白纸上划动。主考官也一直陪同着女扮青衣官差,看着刘林作文。主考官轻抚着颐下一缕胡须,微微摇头晃脑,渐入文中之境。

“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Ru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大唐,与天不老!壮哉我大唐少年,与国无疆!”

***********

[朋友们,投票很重要,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