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汉鼎

更新时间:2021-05-02 13:15:55

汉鼎 已完结

汉鼎

来源:落初 作者:南海十四郎 分类:历史 主角:刘鼎高水平 人气:

主角叫刘鼎高水平的小说是《汉鼎》,它的作者是南海十四郎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虚拟的唐末历史,请勿对号入座。  ——————————————  唐朝末年,群魔乱舞,战火绵延,民不聊生,什么时候才能天下太平?契丹、突厥、党项、回鹘、吐蕃等异族都试图入主中原,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  本书讨论群:  (1)南海第一舰队(1591917),主力群。  (2)南海第五舰队(67889870)  (3)南海第六舰队(67902536)  欢迎各位衣食父母介入。  本人新书《恶唐》已经上传,书号1597602,每天更6000字,希望大家喜欢。简介下面有直通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淮军不知道是被完全歼灭了,还是溃散了,刘鼎路上只能看到他们光秃秃的尸体,活人却是一个都没有看到。令人诧异的是,南门居然没有淮西军驻守,当然也没有清淮军的人影,只有遍地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无声的诉说着曾经的厮杀。残存的清淮军应该是逃跑了,淮西军应该是人人都参与了抢掠,谁也不愿意驻守南门,又或者是觉得城内已经没有了活人,没有必要继续驻守。刘鼎挺起胸膛,大模大样的离开了这座陷入血与火的城市。

寿州南门外是广袤的原野,杂草丛生,掩盖了大部分的道路,隐约还可以看到河流。田野中看不到任何庄稼的存在,也看不到活人,只有连绵不断的遗尸,在道路两边散发着恶臭。刘鼎不知道准确的地理位置,只好摸索着向南方前行。他身上的伤势虽然处理过,但是需要时间来恢复,因此,刘鼎一边往南走,一边采摘草药来治疗自己的伤口,晚上则找个隐蔽的地方睡觉。这时候应该是夏天,天气很炎热,露宿野外没有任何的问题。

一路往南,地势越来越平坦,路上的遗尸渐渐的少了,偶尔还可以看到零星的小树林。积水依然很多,连续半个月的特大暴雨,将这片地区变成了泽国。路上都是坑坑洼洼的积水,里面飘荡着密密麻麻的蝗虫尸体,大部分已经腐烂,发出浓烈的恶臭。在过去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原地区长期干旱,雨水很少,土地干裂,河流断绝,蝗虫遮天蔽日,粮食大面积歉收,很多地方甚至是颗粒无收,民不聊生,老百姓被迫卖儿卖女,易子相食,官府却依然凶神恶煞的催逼租税,最终引发了大规模的黄巢农民起义,给了朝廷最致命一击,战火从此绵绵不绝。

旱灾和蝗灾刚刚过去,洪涝又跟着杀到,平地水深三尺,苦难还远远没有过去。谁也不知道雨季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是半年,又或者是三年五载,甚至是十年八年。大部分人对于未来都已经彻底绝望,对于他们来说,能不能看到明天的日出都是巨大的问题。既然没有明天,那就只有不断的杀戮,不断的发泄,最终自己也成为历史的牺牲品,淮西军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人。

大部分的河流都是洪水滔滔,无法徒涉,经常有尸体随着河流飘下。淮西军士兵三三两两的在路上游荡,寻觅着任何可以掠夺的目标,刘鼎不得不时时停下来,寻找合适的通过机会,这自然大大的延缓了他的速度。沿途所见,没有任何一个完好无损的村庄,每个村庄都被焚烧的差不多了,要么是积水中飘荡着尸体,要么是村庄周围的树干上挂着风干的尸体,除了淮西军的士兵和他们的战利品之外,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活人。

就这样陆陆续续的走了三四天的时间,刘鼎也没有走多远,道路固然不好走,同时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好在伤口却是基本愈合了。这天晚上,刘鼎藏在一片小树林里面休息,为了安全起见,他在小树林里面布置一些机关,还给自己弄了一张吊床,刚好这天晚上没有下雨,于是刘鼎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天色微微亮,刘鼎忽然感觉到了远处的动静,他马上跳下吊床,走到树林边缘看了一下,原来是十三个淮西军士兵正在追赶一个弓箭手。那个弓箭手应该也是军人,只是制服和淮西军士兵完全不同,是深灰色的,和刘鼎身上的差不多,想必就是清淮军的人了。

慢慢的靠近了树林以后,刘鼎看的更加清楚了,那个弓箭手年纪不大,最多也就是二十岁,眉清目秀的,好像还有点稚气,体能还不错,跑步的速度相当快,只是已经受伤,左边的肩膀上露出一截箭镞来。

尽管如此,他的箭法依然凶狠,但见他突然回头,挽弓搭箭,嗖的一声,一枚箭镞脱手而去,追得最厉害的那个淮西军士兵躲闪不及,被箭镞射中了喉咙,立刻捂着喉咙倒下了。

其余的淮西军士兵只是微微一惊,反而追得更加积极了,他们都已经被抢掠和杀戮完全充塞了头脑,再也不是正常人,只想着将弓箭手抓到了以后生香活剥。射箭其实也是体力活,弓箭手想要重新上箭,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果然,一箭射死对方一个人以后,弓箭手更加的狼狈了,惟有转身继续逃跑。在淮西军士兵的紧迫下,他再也没有转身射箭的机会。总算老天保佑,他成功的潜入了树林。

那些淮西军士兵很快进入了树林,成扇形进行搜索。这片小树林面积不大,树叶也不是非常茂密,能见度还是不错的,因此,那些淮西军士兵并没有过于担心。那个弓箭手已经是强弩之末,蹦跶不了多久了。淮西军现在总共有十二个人,在军官的指挥下,他们三个人一组,分成不同的路线,对整个小树林展开地毯式的搜索。他们中间也有四个弓箭手,被编排在每个小组的最后面,凡是觉得有可疑的地方,就首先送上一箭。

树林中静悄悄的,寂静的有点可怕

突然间,好像有人跌倒了,那些淮西军士兵也没有在意,因为他们没有听到敌人射箭的声音。四个淮西军的弓箭手不断的发箭,目标都是那些比较茂密的树叶后面,然而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过了好大一会儿,不知道有人在叫什么名字,始终没有回答,那些淮西军士兵才感觉到有点不对。带队的淮西军军官急忙清点人数,发现只有十个人了,剩下的两个始终都没有找到,不断地呼唤他们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反应。

那些淮西军士兵的脸色终于有点不自然了,四个小组长更加惊讶,他们队伍中有人被杀,他们居然没有发现!惊恐不安之下,他们急忙集合起来,搜寻那两个被杀士兵的尸体,结果尸体很快被找到了,两个人都是被一根木制的三棱刺深深的刺入喉咙,当场气绝,更别说发出什么声音了。

带队的淮西军军官将三棱刺拔出来,死死的打量着,始终从上面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甚至这种奇怪的武器他们也是头一次看到,可是它却如此的致命。三棱刺是木制的,鲜血正慢慢的渗透到木头里面去,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出来!出来!有本事的就出来!暗算算什么英雄?”

淮西军士兵用怒吼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慌,但是树林依然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反应。

嗖嗖嗖!

淮西军弓箭手朝着四面八方无目的的乱放箭,自然是没有任何反应。

树叶不断的被射落,诺大的森林却显得更加的死寂了,好像什么人都没有。

一个弓箭手狠狠的朝树叶中连续射了两箭,突然间,似乎是箭镞射断了什么东西,跟着一个黑影在其他淮西军士兵眼前急促扩大,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个弓箭手就已经被一根木桩狠狠的砸死在地上。原来,这根木桩就悬挂在他的头顶上,这样狠狠地砸下来,当场将他砸成了一团肉酱,连他手中的蛇脊长弓也被砸断了。

“啊!”

淮西军士兵都情不自禁的惊叫起来,急忙抬头查看自己的上方,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树叶晃动,那些淮西军士兵顿时尖叫起来,个个脸色煞白,幸好上面再也没有东西掉下来。

纵然如此,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握着兵器的双手都在轻微的颤抖。

几个淮西军士兵情不自禁的靠近了自己的同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心跳。

他们根本感觉不到敌人在哪里,这才是惊恐的最根本原因,天知道树林中隐藏有什么怪物。

此时此刻,好像身边的每一根树干,每一条树枝,每一片树叶,看起来都蕴藏着极度的危险。

他们还从来没有遇见过,树林居然是这么恐怖的。

“到底是什么人?有本事出来……”

淮西军军官色厉内荏的喝道,手中的弯刀也在悄悄的颤抖。

片刻之后,那个军官大声吼叫着,十个淮西军士兵聚集在一起,然后又慢慢的散开,兵器同时向着外面,不约而同的想要退出树林。然而,树林中树木交错,还有不少的杂草,地形高低起伏,他们根本无法向平地上那样组成完整的队形,相互间的配合更加谈不上了。

嗖!

一枚箭镞从树林中射出,一个淮西军士兵躲闪不及,大腿中箭,当场倒下了,惨叫不已。

“那边!”

淮西军军官怒吼。

淮西军士兵立刻转过身来,向着射箭的方向猛扑过去。

噗!

轻微的声音传来,似乎又有人摔倒了。听到声音的淮西军士兵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又有同伴遭受暗算了,急忙转过身来,冲着声音奔过去,却发现原来是一块石头从斜坡上滚落,他们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忽然又发现有些不对。

人数不对。

淮西军军官再次清点人数,发现只剩下了八个人了。

就在刚才奔跑过来的一刹那,又有两个人消失不见了。

“有鬼!”

有个淮西军士兵惨叫起来,下意识的就往树林外面跑。

其余的淮西军士兵也觉得非常诡异,跟在后面飞快的撤出树林。

却已经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