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桓侯再生

更新时间:2020-09-11 23:17:36

桓侯再生 已完结

桓侯再生

来源:落初 作者:知宇之乐 分类:历史 主角:孙乾张林 人气:

知宇之乐新书《桓侯再生》由知宇之乐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孙乾张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起点第一编辑组签约作品】  古谥法中:辟土服远曰“桓”、克敬动民曰“桓”、辟土兼国曰“桓”,意指最擅开疆拓土、威震敌国之人,始能以“桓”为谥。蜀汉五虎上将之中,得“桓侯”谥号者惟有张飞张翼德。  一个现代人,因意外回到三国,其意识成功与原先张飞的意识融合为一。他到底能否改变历史中张飞的宿命,能否使得桃园之义继续流传千古。且看“新版”的张飞如何纵横三国。  推荐几本精彩好书:  撞破南墙佳作《女驯》深夜寒风《寻美江湖》  纷舞妖姬最新力作《弹痕》  柔情新作《风水丽人行》泣风尘新作《新龙骑》  小楼明月力作《迷失在康熙末年》  曲风作品《我傍上了武则天》  本书群号35766667,欢迎各位书友加入,并特别感谢书友“second.55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城北门外,张飞纵马飞驰,不多时,已来到城北五里的石山上。张飞飞身下马,从马身上拿下两个巨大酒袋,又将挂在马侧的一杆头部九曲成蛇状的长矛取下,用力戳在地上。随后一拍马背,道:“老伙计,自己去溜达会儿。”那足有常人一人半高的纯黑色巨型骏马似乎颇通人Xing,听了话后甩了甩头,打了呼哧,慢慢走开。

张飞拿着酒袋缓缓走到一块大石前坐下,将两只酒袋放在石头上。然后拿起一个酒袋,解开系在袋口的绳索,举袋往口中猛灌一口。楞楞的遥视远方,眼前又似乎回到了那个桃花缤纷的日子。

张飞闭上虎目,面容浮出微微的笑容,脑中回忆起当年景象:那年正是黄巾作乱,自己在老家涿郡城墙的榜文前,初次看到刘备。从没有想过一个人会看上去如此落魄,更没想到一个落魄的人眉宇间仍会有那种气质,那专注的、无奈的、充满感情,而又空负大志的一双眼神!从那一刻起张飞就知道自己一辈子就服这一个人,于是他散尽家财随着大哥转战南北。也是在那一天,平素自负神勇无敌自己,竟然又遇到了神勇不输于己的二哥。

这么多年来,自己与大哥、二哥几乎形影不离,从征战黄巾到讨伐董卓,从救援徐州到击灭吕布,三兄弟何曾有过片刻分离。但今时桃园结义的三兄弟竟然天各一方:大哥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二哥竟然投奔了最大的仇敌——国贼曹Cao。“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当初的誓言他——难道都忘了吗?

思及此处,张飞脸上不由现出悲愤的神情,缓缓睁开那苍凉寂寞的双目,举起酒袋一阵猛饮,转眼间一袋烈酒已被饮尽。一阵山风吹过,酒劲已经上头,张飞扔掉空瘪的酒袋,曲膝跪在了地上,双手成拳,不住擂地。不多时,双拳已被坚硬的石地弄的鲜血淋漓。张飞双目含泪,口中不住喃喃自语“大哥你…在哪里,三弟好想你啊…,二哥…为什么你竟然背弃我们当初的誓言,为什么…为什么呀?”

六月天,女人心,变化无常。原本还艳阳高照,转眼间天已阴暗下来,天空被一片浓浓的乌云笼罩,云层中电舞银蛇,雷声隐隐。和细的微风也逐渐变成了猛烈的狂风,顿时一阵飞砂走石。一场盛夏的雷雨即将来临。果然,不多时,豆大的雨滴从天空落下。

沉浸在伤感中的张飞被这一阵突来的雷雨惊醒,他抬头看着天空中的狂风骤雨,惊雷闪电,心情愈加烦闷。他本来就是Xing烈如火的人,最近又连遭烦心郁闷之事,借着酒劲张飞单手拔起戳在地上的长矛,举矛指天,破口大骂:“贼老天,连你也跟俺做对…惹闹了俺,老子便用这丈八蛇矛把你戳个窟窿…”

似乎天上掌管雷电的神灵真的惧怕了张飞的狠话,一时间果然电消雷隐。张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哈哈大笑,骂道:“连你这老天也是欺软怕硬之徒,难怪这天下会是Jian贼当道…哈哈哈哈…”

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一道异常粗壮的球型闪电直劈下来,沿着高举的蛇矛击中张飞。张飞顿时感觉身体麻痛难当,眼前一黑,魁梧的身躯缓缓的往后倒了下来,脑海中残留的只有那几分不舍……大哥…二哥……,翼德不能再……

冀州,邺城一座豪华的官邸大厅中,一场酒宴正在进行,席上觥斛交错,热闹不已。一名紫衣文士从席位上站立起来,举杯遥祝大厅主席的华服男子:“主公名望海内所归,曹贼不识天时顽抗主公,覆亡不远。郭图祝主公早日平定天下,建桓、文霸业。”

席中众人纷纷举杯附和,齐声大呼“祝主公早日平定天下,建桓、文霸业!”

主席上的华服男子袁绍呵呵大笑,举杯回道:“我得诸公相助,大业方得成。更望列位日后尽心助我,他日我必不负诸公,干!”

“干”众人齐站立应道。

袁绍笑容满面放下酒杯,忽然留意左侧第一席中一名相貌奇伟的男子面色不豫,转身问道:“玄德,为何不与众人一般尽情享受这美酒佳肴,莫非嫌这酒肉入不得口。”

听得袁绍询问,表字玄德的男子刘备忙回道:“明公误会了,刘备只是心念我那失散多日的二位兄弟,故无心享用这美酒佳肴。”

这时旁边的郭图凉飕飕的说道:“玄德大人的二弟恐怕正在曹贼营中,前番斩了颜良将军的也许正是那关云长。”

刘备心中不由一惊,但仍面不改色回道:“曹Cao乃一介国贼,我二弟云长乃是忠义志士,怎会助纣为虐。此事我先前已向明公奏明情况,郭大人多虑了。

这时,袁绍摆了摆手,做起了和事老,笑着说道:“公则,此一事不必再做计较。来,玄德、公则,我等再共饮一杯。”

“是,主公”

“多谢明公”

刘备饮完酒后,缓缓坐下,忐忑的心情慢慢平复。为不引人注意,也开始跟他人你来我往,相互祝酒。几番下来,已略有醉意。猛然间,刘备心中一悸,一股发自内心的悲伤涌了上来,感觉似乎有什么至亲之人要离开自己,手中酒杯滑落地上,“云长,翼德……难道是你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