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徽商天下

更新时间:2020-04-05 08:13:59

徽商天下 已完结

徽商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寄奴 分类:历史 主角:小姐黛儿 人气:

寄奴新书《徽商天下》由寄奴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黛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学识广博的现代徽商,回到明代徽商兴起之初的故事。平淡的生活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人一步步推向他该走的路。也许是改变历史,也许只是顺应潮流……PS:生活流,前期色味稍淡,所述不过一个现代人在彼时的挣扎或奋起。经商、争霸、科考、仕途……生活本来是从容不迫的面目,是以,请吟啸徐行。建了一个QQ群:216830586。喜欢的朋友可以加进来~~另外:《徽商天下》书友群274752691,一群喜爱徽商天下的书友建的,大家都很友好,可以去交流一下。寄奴会在里面上传一些关于徽州、徽商、徽文化之类的照片、资料。^_^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日午后的阳光很温润,长街一角,许安绮看着年轻的书生耐心并且随意地满足着黛儿的好奇,偶尔调笑几句,惹得小丫头一脸委屈,待过了片刻又是“许公子哥哥,许公子哥哥”,一副开心得不得了的样子……

所谓安稳的生活也不过是这样罢?

街道上有几辆马车驶过来,人多的地方,车夫就放慢速度。马车打着陆氏商行的标识。陆氏的生意做得大而杂,每日货物的吞吐也很可观。这时候,为首的马车上,陆承涛掀开帘子观望,这批货物大概比较重要,所以需要他亲自压阵。待看到站在一旁的许安绮,便立刻将帘子放下。

五辆马车整齐地朝陆氏商行方向驶去。

许安绮望着马车行驶的方向,轻轻抿了抿嘴唇,神色复杂。陆承涛,年幼时曾经抱过自己在雪天里燃放烟花的长辈,这时候已然陌路。方才觉得生活安稳的感受这个时候也没有了。想想也是,生活的无奈那么多,安稳……毕竟是短暂的。

“好了,自己琢磨吧。”许宣拍了一下黛儿的脑袋,将手中的画纸递给她,然后站起身。

“这种幽怨的表情很专业啊。”

“呃……什么?”许安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没有啦。”许宣摇摇头:“很麻烦?”

许安绮低头笑笑:“哪里,只是小事而已。”话说道一半,看到许宣的清澈目光:“呃……很麻烦。”

“呐,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应该说出来,大家开心开心。”

“……”

午后的时光慵懒而惬意,许安绮斟酌着情绪,和许宣小声交谈着。黛儿坐在一旁的石阶上,腮帮子鼓鼓的,平日就很大的眼眼睛这时候就睁得更大——真的好像啊,居然是用木炭画的。

还是想不明白。

……

“七月初三那天,爹爹过世了。事情太突然,谁也没想到……”

“没有征兆么?”

“嗯,没有征兆的,爹爹平素身体还算硬朗……只是记得那天他兴致不错,中午贪了杯。”

“那大概是脑溢血了。”

“嗯?”

“随口猜测,只是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大概是平日血压就高,又喝了酒。”

许安绮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既然已经开始说,话匣子就打开了。

“家里是经营墨坊的,姐姐三年前嫁到杭州去了,如今爹爹走了,很多事情来不及交代,生意就困顿起来。

“其实,也留下了一些人手和关系的,只是没有一个话事的人牵头,很多事情就会很麻烦。”

……

许宣曾经商海打拼也有很多年了,很多东西虽然时代换了,却也并不陌生。虽然许安绮说得很随意,但是结合这些天的所见,他该明白的也都明白了。这女孩家中经营墨行,生意铺得不算小,在如今的大明朝,墨业是不错的行当。

至于她所遇到的麻烦,在商场上也不鲜见。许氏墨行如今正是群龙无首的局面,徽州的墨业如果少掉一个许氏墨行,空出的利益空间相当可观。何况在他人眼中,许家如今也就留下一个女儿,这基业早晚是要送人的,这个时候还客气什么?

所以,出手吧!

采用的手段当然不可能正大光明,若真要通过竞争的方式将许墨给挤兑出去,太费时间不说,指不定会有什么变故。所谓不光明的手段其实也不需要多复杂,徽州府衙刘知府那边也已经有过交待,今年京里要的墨量提高了,徽州府墨商摊派份额也加大,这些入冬之前要准备妥当云云。

所以釜底抽薪,直接从制墨原料上卡住许墨,其他的就简单了。若到时候许墨这边交不出货,拂了朝廷的面子,结果自不用多言。

“爹爹虽然去了,但是家里的原料还有一些,勉强支撑一些时日也是够的。但是问题总要解决,其他的倒也罢,可这制墨所必须的桐油如果短缺,墨行也就没必要再经营了……

“爹爹原先的老朋友,如今也都在观望。客气一点的会见上一面,其他人,比如陆承涛……”顿了顿,微微摇头:“哎,提他做什么。”

许宣正站着活动一下四肢,听到这里微微扬眉:“陆承涛?那个小杂货店老板?”

许安绮有些失落的眼神中顿时带上些许笑意。哪有这么说人的,陆氏的产业很杂不假,但是规模也很大了。小杂货店?这称呼也太小气了。摇头轻笑。

“虽说是人走茶凉,可凉得未免也太快了。妾身也知道,肯定是有人在后面动作。程家作为墨业行首……当然,也不止一家了。”

絮絮叨叨地说着话,许宣微笑倾听。这女孩子当然不会指望他来帮助做什么,只是心里的事情憋久了,就有向人倾吐的欲望。大概也是因为许宣之前做的事情,让她觉得还算是个靠谱的听众吧。

两人说着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齐在石阶上坐下,一个絮絮叨叨,一个笑而不语,相当默契。女孩一袭素衣,双腿斜斜地并在一起,很好看的样子。大概是受旁边的男子影响,坐姿也显得随意些。

午后土黄色的阳光斜斜地照耀下来,流淌在她身上,很庄雅的感觉。男子偶尔偏头看看她,偶尔看看来往的行人,点头,或者微笑,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小丫头正拿着纸张对着阳光的方向打量。

一时间,岁月静好。

………………………………………………………………

日光绰绰,街道上行人走过,各种模样的神色。从容的,匆匆的,兴高采烈,也有面色忧愁的。

无意与人群争夺热闹和喧嚣的街角石阶,一些碎语闲言,家常轻话。

“经商,不太懂啊……不过要说制墨的话,倒还记得一点。”

“妾身今天是想去刘世伯那里……嗯?你说什么?”

许宣伸了个懒腰,顺便换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我有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内心深处是个艺术家。”

“……”

少女闻言黛眉轻轻蹙起,似乎实在琢磨着,这个书生总是会说一些听不太懂的东西,但是就感觉来说,也不像胡说八道了。然后随意问道:“艺术家?很厉害么?”

“当然厉害,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什么的。”看到少女狐疑的眼神,又不确定地笑笑:“应该吧……”随后余光瞥见黛儿一脸憧憬的目光,疑惑道:“喂,你信了没有?”

黛儿大大的眼睛眨啊眨,用很用力的点头来表达她的信任。

这到底算不算聪明的小孩呢?许宣摸着下巴思索,小孩子……啧,总是在不该乖的时候最乖了。真是……不可爱啊。

那边许安绮笑了笑:“公子也懂制墨么?妾身回头倒是可以看看家里缺不缺人手……”

许宣轻轻摆手:“不是这个意思。”正准备解释,那边有人过来。

来人是程子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