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獒唐

更新时间:2020-06-29 13:57:10

獒唐 连载中

獒唐

来源:落初 作者:苍山月 分类:历史 主角:李显贺兰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苍山月原创的历史小说《獒唐》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显贺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大唐......  得魏晋之遗风,又承胡夷之奔放,无理儒之板古,避世家之横世。  这是最好的时代,万里江山如画,四海呈平似锦。但,这也是最残酷的时代,皇权血祭父兄,欲望蒙蔽亲恩。  自太宗起,子篡父、弟弑兄、父杀子、子叛亲、妻谋夫、臣逆君,李唐天下,似梦魇缠身,相杀不绝。皇权更迭,更如鬼獒啖亲而存!  九犬一獒,这个流传于后世关于藏民驯獒的传说,真假姑且不论,但却真实地映照在这天唐盛世之上。  那么,一只幼犬,弃于襁褓,游离獒群之外,又当如何百炼成獒,逆世而生呢?吐槽群:27473602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后,那两个书生不但买了酒,吃了枣糕,还多给了吴宁两个大钱的赏。

当然了,枣糕也是“从城里背回来的”,自然也要贵些。

掂量着到手的一小摞铜钱,吴宁心中甚悦,这幸福感果然和财富多寡无关啊!

王总挣一个亿那都是小目标,咱这忙活了半天,挣上几个大仔不也挺欢乐?

咦.....?

这么一想,吴宁又有点不开心了,特么就几个大仔,我高兴个屁?穷欢乐啊?

......

“那什么?”不知何时吴黎靠到了身边。

“咱问一下啊......”

一脸蛋疼地看着吴宁,“俺咋不知道你那酒水是从城里背回来的呢?”

“滚!”被人拆穿,吴宁自然有些脸热。

“小屁孩儿,懂个屁!”

“哈!!”吴黎大乐,笑骂道,“你个奸商!”

奸商怎么了!?

吴宁瞪着眼进了院儿。

不当奸商,哪来的一袋大钱打发七婶那个悍妇?

......

————————————

“九郎在家里不?”

有的人就是不禁念叨,随着一声尖嗓,吴三虎那个极品的娘如期而至。

吴宁听这声音就有点发怵,可是无法,只得应声。

“七婶子来了啊,还不快快进院?”

话音刚落,就见一位身着高腰裙、对襟窄襦,外面还罩着一件半袖衫的中年妇人摇身而入。

身后还跟着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正是三虎的妹妹巧儿。

巧儿可不像虎子那般肥圆,相反,小姑娘很瘦,瘦得吴宁和吴黎都有些心疼。

若不是身上那件圆领小衫是他哥好几年前换下来的,让她显得臃肿了些,任谁都会心疼这个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小姑娘。

其实,这也是吴黎看不上虎子的原因之一,七婶把家里所有好东西都给了虎子,甚至是巧儿那一份。

“婶子来了。”

吴宁招呼着,原本三兄弟之间的笑闹欢愉渐渐退去,只剩沉重。

“可不来了呗。”七婶挑着眉,往院子里一站。

“哎呀,这九郎几天不见,好像又拔高了不少。看来,这日子过得端是红火啊。”

吴宁不接话,也没法接话。红不红火,下面一句就该要钱了不是?

取来两个陶碗,在瓮里盛上酸奶递到那母女二人面前,“婶子先喝碗酸乳,解解渴。”

说着话,又把那半满的布袋子拎在手里。准备把钱一给,再说几句好话,赶紧打发了事。

可七婶是那么好打发的吗?

要账的事儿先不说,既然来了,不捎带占点别的便宜,她也就不是下山坳第一悍妇了。

......

坦然接过酸奶,而且是两碗都接了过去。

然后,七婶恶狠狠地瞪了巧儿一眼,使劲往灶房的方向剜了剜。

巧儿吓的往七婶身后躲了一步,可是慑于亲娘的淫威,最后还是怯生生地嘟囔道:

“娘,巧儿饿了......”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

七婶闻言,登时来了火气,也不知是真是假。

“短你吃食了是怎地!?饿?刚用过早饭就喊饿!!”

“我让你饿!让你饿!!”

说着话,伸手就开始打孩子。

吴宁哭笑不得,简直无语,瞪着眼睛就冲了上去。

“有事儿说事儿,干嘛打孩子?”

气急之下,连婶子的称呼都省了。

特么不就是一顿饭吗?老子还供得起。

呼喝吴黎,“灶房里有吃食,去拿来!”

......

吴黎在那边气的也是不轻,为了省自家一碗饭,就拿巧儿不当人,这特么也是人干出来的事?

本不想听吴宁的,任她闹来又怎样?可是看着巧儿那可怜样子,多半真的没吃饭。

实在于心不忍,只得进了灶房,在锅里把那碗粟粥端了出来。

......

这时七婶也停了手,没羞没臊地狠瞪了巧儿一眼,“吃吃吃,撑死你个败家鬼!”

可一看只是一碗粟粥,七婶又不干了,大清早的,怎么就喝上粥了?

酸着脸子说起了小话儿:“哟,还当是什么好吃食,原来只是一碗剩粥。这莫不是昨夜剩下的吧?可别是馊的,吃坏了咱家巧儿。”

“......”

把吴黎气的啊,嘭的一声把碗摔在矮几上,溅的到处都是。

“爱吃不吃,不吃省下!”这刁妇当谁都跟她似的,坏了心肠不成?

“怎地?”七婶斜着眼珠子,“还和婶甩脸子不成?”

“那婶子说错你们是怎地?可着坳子问问,谁家早起喝粥?那还不过晌就空肚子了?”

“九郎家就吃粥!”吴黎大声吼着。

“不会自己看,你家的隔夜粥还是热乎的啊?”

七婶不说话了。“......”

粥是在锅里捂着的,刚端出来可不还有热气。这么一摔,热气更涌,由不得七婶不信。

可是信归信了,脸色却是一点没见好转,反而愈发难看。

倒不是因为给巧儿吃粥她不乐意,而是,吴九郎家都吃上粥了,那她的租钱可怎么办?

心里更是嘀咕,租子钱还给得起吗?

越想越愁,一张老脸拧成一团,别提多纠结,却还是想不出个什么办法来。

心心念念的,就剩她的那点租钱。

......

吴黎也是服了这妇人,所谓要饭还嫌馊,说的不就是她?

“不吃算了!”端起粥碗就要收回去。

可七婶哪里肯,粥也是白来的,不吃白不吃。

一把夺过粥碗,假模假样地摔在巧儿面前。

“吃吃吃,见天就知道吃!若再叫饿,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巧儿闻罢,如蒙大赦,端起粥碗狼吞虎咽地就往嘴里倒。

吴宁看着心痛,“慢点,烫。”

小姑娘这才停下来,感激地看了吴宁一眼,小口小口地吃起粥来。

“婶子。”借着巧儿吃粥的当口,吴宁压着怒火,缓下语气。

“巧儿也是您的亲闺女,是七叔留下来的传承,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只偏着虎子啊。”

七婶一听,眉毛一立。

“这话说的,姑娘家家算啥传承?养的再好那也是给别人家养!”

“俺家的事儿,你个娃娃少管。”

“......”吴宁不语,与这悍妇说不通。

蹲在巧儿身边,轻拂着巧儿的头发,“慢点儿,不够哥再给你做。”

“够。”巧儿捧着碗,小声回着。

吴宁看着心疼,继续道:“以后到了饭时,就到九哥这儿来,我供着咱妹子。”

“......”

巧儿还小,可也知道谁对她真好。抿着嘴,含着泪抬头,“谢谢九哥......”

“乖!”吴宁拍了拍巧儿,起身进到灶房,摸出一个鸡蛋来扔到锅里煮上。

“呦!!”

那边七婶吃味儿地挑眼看着吴宁,“九郎这是发了大善心了呢!”

不阴不阳地斜着自家闺女,又瞅了瞅吴宁,“那俺家虎子以后也得托九郎多照应喽。”

“你、闭、嘴!!!”吴宁猛然咆哮,再压不住火气。

虎毒尚不食子,一个娘当到这个份儿上,她就不算个人。

“七叔瞎了眼,怎么娶了你这么个毒妇!”指着七婶的鼻子就开骂。

暴虐!!

此时的吴宁就像一头暴虐的野兽,压抑在最深处的那股子狠劲儿,连同五年来的怨气,一骨脑都砸到七婶头上。

随手抄起一根短棒,“老刁妇,从今往后,敢在我家鼓噪一句,我敲了你的腿!”

怒目圆瞪,提棒逼近,“巧儿是不是你闺女?有你这么当娘的!?”

“特么竟干些畜生不如的事情,就不怕七叔在天有灵,夜里来寻你?”

七婶哪见过这样的吴宁,平时这娃子可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笑脸迎人的样子。

吓的不轻,连连后退。

可是毕竟是下山坳一霸,哪肯认怂,一拍大腿,撤开嗓门儿就嚷嚷了起来:

“哟!!快来人啊,吴老九要杀人啦!”

“有没有人管管啊!!”

嚷了两句,见无人过来,眼睛一瞪,指着吴宁继续开骂。

“老娘今日还不信了,你打!”

指着额头:“你往这打!反天了你,连长辈亲族你都敢打!你吴老九可是出息!”

“让你七叔在地下瞅瞅,他侄子打婶子了!!”

“我去你的......”

吴宁怕你这个,短棒脱手而出,朝着七婶就飞了过去。

“啊!!”

七婶一声尖叫,短棒擦着耳侧就飞了过去,砸在篱笆墙上,震的一颤。

心中大骇,这小子手真黑,他是真敢下手。

立时气弱三分,不敢再鼓噪。

“你你你......”

“我我,我不与你这小辈计较,俺去找族长评理!”

说着话调头就往院外逃,“回来!!”

吴宁一声暴喝,吓的七婶抱头就蹲在了地上。

“娘啊,杀人了!”

吴宁见状冷哼一声:“杀你!?怕脏了某家的手!”

回身把钱袋拎了起来。

“一码是一码,我吴老九不是赖账的人!”

哗啦一声,把钱袋扔在桌上。

“租钱,拿走!!”

“剩下的,早晚与你分文无赊!”

“但是....”吴宁目露凶光,“但是丑话说在前面,这钱不是给你的,是我还七叔的恩情!”

“以后再拿此事多嘴,别怪我翻脸不认亲!”

说完这话,吴宁懒得再看这刁妇一眼,反身进灶房给巧儿取那个煮蛋去了。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