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深谷幽兰

更新时间:2020-09-09 19:40:50

深谷幽兰 已完结

深谷幽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尘洗铅华 分类:女生 主角:白亦天小丫头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深谷幽兰》是尘洗铅华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亦天小丫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国是一个并不算强大的国家,在历史上并无多少记载,但是在整个天下之中,却是依旧是不容小觑的皇室,在五次三番的被藩地所挑战权威之后,终于是出兵打仗,而战争中,最惨的无疑是处在最底层的老百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面巾扯下来的瞬间,让白亦天的脸色也是大变,心中的疑虑渐渐转换成了不安,看着李太医的尸体也躺在一边,让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白亦天,竟然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掉入了别人设好的陷阱里面。

“幽兰,幽兰你在哪里啊?”幽琪几乎是把整个白家都找遍了也没有寻找到幽兰的影子,就算是她,也可以感觉到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那个死去的男人,肯定还是有同伙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的白家肯定是危机四伏,她现在才突然想到了幽兰所说的看到了人,也许就是这些人一伙的也说不定,所以她的心变得更加的着急,担忧幽兰的心也转换成了自责,如果不是她生要回白家的话,那么现在的幽兰肯定不会出现什么事情的。

“幽兰,少爷,快点去找幽兰,幽兰不见了。”幽琪现在是病急乱投医,这个时候也忘记了白西漫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幽琪在看到白西漫的影子之后,竟然没有任何多余的思考就追了上去,而大婚马上就要进行,白西漫就要上马去丞相家迎亲了。

幽琪的话让白西漫翻身下马,可是夫人成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

“西漫,幽兰只是脾气大了,你要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现在你要做的不仅仅是大婚,更是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你,对方是丞相之女,你不能以幽兰为主,她,只是一个丫鬟,丫鬟而已。”

成韵的话宣告着幽兰和丞相之女的区别,让白西漫翻身下马的身体稍微有些停滞,不过他也是从小就分的清孰轻孰重,逼不得已又翻身上马,让成韵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幽兰我已经派了好多人去寻找了,她一个丫头,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这孩子只是恐惧吃药罢了。”成韵安抚着自己的儿子,因为白西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不知道幽兰现在有生命的危险,幽琪看着夫人竟然可以这样不顾幽兰的死活,一脸的难以置信,可是她还没有勇气去拦下少爷,夫人威胁并且带有警告的眼神就射向了她,让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心中却是更加的担忧起幽兰的安危了,因为她一直都和夫人在一起,夫人根本就没有派人去寻找幽兰的下落,可见夫人一点也不担心幽兰的安全。

“看吧,这就是养育你十年的夫人,还有你的少爷。”迎亲队伍以白西漫为首在白家的门口流向了京城的丞相府。幽兰趴在屋檐上,心中的空荡无以言表。

“他们是以大局为重的。”大局,幽兰都不知道什么是大局,婚礼可以延迟,可是她的命,可以延迟之后等待人来相救吗?

“难道在白家生活了十年,你就学会了自欺欺人?”难听的声音让幽兰有些不舒服,但是不是因为难听,而是话中的意思,让她也是如此的心凉。

“你需要学会的是如何自保,而不是在这个白家如何被喜欢,自保的本事会永远的跟随着你,但是人的一颗善变的心,会让一度关心你的人,变成害你的人。”

爱涟的话刺的幽兰胸口发疼,一脸愤怒的看着爱涟,猛烈的摇头,要不是爱涟死死的抓着她,她肯定会因为剧烈的反应而从屋顶上摔落下去。

“你胡说,不会的,少爷夫人就算在成亲之后不喜欢我了,那么也不会害我,十年的感情,怎么可以如过眼云烟?”幽兰打死也不愿意相信,她和爱涟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两天两夜,怎么可以这样评论她和白家的感情。

终有一天,幽兰看着同样蓝的天,同样白的云,却是不得不承认,人的一颗善变的心。

“我听说,那个李太医从小就喜欢你,怎么就对你产生了杀心了呢?幽兰啊幽兰,十年前发生的,还不够让你看清人心吗?也许当时的你太小了,但是在白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你实在是不应该如此这样的单纯,以后,你会付出痛彻心扉的代价。”

爱涟的毫不留情让幽兰非常想一把将她推下房顶去,可是念在爱涟救了她一命,所以她不能恩将仇报,当幽兰逐渐成长的时候,她想要爱涟更多的没有感情的教育,却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今天的白家肯定会出事,你必须和我走。所有的人都暂时离开之后,爱涟将幽兰从房顶上带了下来,然后不顾幽兰的反抗,拖着幽兰就走,幽兰知道自己不能尖叫,,可是白家会出事的话,那么她肯定不能袖手旁观,最起码,她要去通知一下少爷才好。

”我们一会儿再离开好不好?我。。。”幽兰说完,爱涟便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幽兰的话:“如果你保证那个叫做成韵的老女人看到你之后还会放你离开,那么你就大胆的去,我不会再救你第二次。”爱涟松开抓住幽兰的手,幽兰失去中心一下子摔在了水泥铺路上,鹅卵石磕的她生疼,要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肯定跑到房间脱衣服去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

“你最好想清楚现在的状况,白亦天已经看到了尸体了,你都不知道什么前因后果,也不知道怎么去推理,你想去干什么?让她们去误会你吗?”爱涟看着幽兰并没有转身离她而去,所以便继续她的一套理论,让幽兰不愿意听的同时,却也是理清了头绪。

“那么现在你要带我去哪里?”

“暂时离开白家,明天一大早,你可以回来。”爱涟不假思索的回答着幽兰的问话,似乎发生了什么,爱涟都是知道的一样。

通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幽兰终于是不得不妥协,跟在爱涟的后面,很顺利的离开了白家而不被发现,倒不是爱涟有多么的厉害,而是今天的白家都在忙碌白西漫的婚,以至于戒备松懈。

迎亲队伍很快就来到了丞相府,队伍的豪华让整个京城的百姓都出来凑热闹,而打扮的漂亮的新娘子更是盛装惊艳出场,那华贵的衣服,让每一个男人都会觊觎盖头下面是怎样的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迎亲队伍再次返回白家,一路顺利的拜了堂,白亦天外表虽然还是平常那样的淡漠神情,但是心中却是警惕无比,因为事情都赶在了一起,让他根本就没有通知下人去处理幽兰房间的尸体,而且他也需要更多的了解一下,因为李太医的死因甚是蹊跷。

拜堂结束之后就进入了酒席的阶段,络绎不绝的酒水灌上了白西漫,让白西漫心中记挂着幽兰,却是不得不心不在焉的应付着,而偶尔对上爹娘的眼神,却是在笑意下面,捕捉到了一丝忧心。

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吗?

白亦天看着在座的宾客,总是觉得有些不安,在成韵去幽兰的房间之前,他正在墨夜居寻找自己曾经送给成韵的结婚的礼物,而成韵一直舍不得戴,现在有了儿媳,所以成韵要求白亦天找出来要儿子送给丞相的女儿,他才找到,就看到了身穿下人衣服的男人来秉报幽兰的房间有尸体,而夫人已经赶去了,而那个下人,就是死去的那个男人。

白亦天可以肯定,那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肯定是一伙的,既然可以通知自己去幽兰的房间,那么肯定是做好了同伴被杀死的准备。

之前白家来了一批下人是白西漫所挑选的,所以白亦天也不怎么认识,现在看来,还真是大意了。

“亲家公?”当朝丞相手端着一杯酒水,脸上有些挂不住,因为他已经敬白亦天两杯酒了,第三杯,白亦天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亦天。”成韵柔情的把手搭在了白亦天的身上,对宰相笑道:“亦天这次去南国的时候半路遇到了劫匪,受了解轻微的内伤,不宜饮酒,韵儿敬丞相一杯。”

成韵一边说完一边一饮而尽,白亦天反应过来,不自然的笑笑,他,从来没有犯过走神的错误,他不得不紧了紧戴在手上的玉扳指,心中有些隐隐的激动,不安的感觉,被激动所淹没,

十年了,他所盼望的,却需要整个白家做代价,希望他的儿子,不要让他失望。

酒肉饭饱过后,,以丞相为主逐一离开,白亦天看着醉熏熏的妻子,仿佛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成亲之夜。

装饰的一片红艳的白家,午夜十分,却是燃烧起了满天的大火,白亦天眼看着大火燃烧进了内室,可是身体却是没有一点力气,他不禁苦笑的看着自己的身边的妻子,都是酒水惹的祸。

暗门被打开的声音,白亦天将书信和扳指扔到了枕头下面。等待着死亡的逼近。

好在,十年之前,他遣散了自己的亲信。只不过,赔上了白家,和他的妻子,让他着实有些不甘心,而背后的那个人是谁,就需要自己的儿子来替他揪出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