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乾坤好景

更新时间:2021-04-05 12:26:40

乾坤好景 已完结

乾坤好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ko拳皇 分类:女生 主角:荣昱曹琛 人气:

经典小说《乾坤好景》由ko拳皇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荣昱曹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正是一年好春光,和煦的阳光打在人身上暖暖的,让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清风徐来,弱柳抚堤,湖光微微荡漾,湖底游鱼成群。平安城里热闹无比,今日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不过即使如此,平安城里每日都是热热闹闹的,就和过节过年一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济世堂,凌远被许重光训斥了个遍。

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又怎么跟我保证的?嗯?许重光严厉的道。

我,我明明不允许他们乱传的。凌远这话说的很没底气,头只好惭愧的低下。

那这流言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人家静夜寺的佛家弟子说出去的?还是说是唐府自家人说的?许重光话里带着嗔怒。

对不起师父,是我没有管住他们的嘴!

罢了罢了,这事也怪不得你!许重光最后是消了气,毕竟这事错也不在凌远,凌远也是出于好心才会来帮忙寻找唐悠的,总不能最后出了问题再来怪他吧!

谢谢师傅!我回去一定好好训训他们!凌远高兴的道。

嗯。许重光淡淡的回了一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凌远则去帮许重光整理药材,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脸上略带点不好意思,问:师父,唐珂姑娘还会来这里吗?

许重光笑着看了凌远一眼,凌远忙避开他的眼神,听他道:怎么,你还能是给她扎针扎上瘾了吗?

凌远瞬间脸红,佯装生气道:什么啊师父,你别瞎说!

许重光噗嗤一笑,道:小远哪你可真是有趣!她不会再来了。

不会再来了?哦。凌远瞬间失落。

观察了凌远的表情许久,最后大笑一声道:我说她不会来这里扎针,又没说不会来这里看望我。

凌远的表情顿时从失落变得欢喜,高兴道:真的啊?

许重光收敛了点笑容,道:当然了,我那三个侄女,也就小珂最乖最体贴人了!

凌远听着,竟然悄悄地笑了。

许重光突然道:小远啊,你多大了啊?

20了。凌远有点不解,怎么突然问他年龄。

有喜欢的人了么?

呃师父我还没有。

真的吗?

那师父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长得可标致了!

啊?凌远的嘴巴惊讶的张得老大老大的,惊讶之余,赶忙推辞道:不、不要了,我还是要以事业为重!

事业?当个小小的捕快啊?许重光有点轻蔑的样子。

凌远看许重光这个样子,突然有点心里不快活,义正辞严道:捕快怎么了?捕快挺好的啊,能够为百姓除害,为正义而奋斗!我就觉得很好!

得得得,你觉得好就好吧!许重光摆摆手,不愿与他争论,随后又佯装可惜道:啧啧啧,不过可惜了,那女子年芳17,生的亭亭玉立,犹如出水芙蓉,性情温和,又是大家闺秀,与你正般配啊!

凌远像听故事一样听许重光侃侃而谈,只当自己没事人一样,他相信天下没有哪一个女子能够比得上唐珂了。

许重光见凌远若无其事,摇头道:还想着把小珂介绍给你呢,如今看来你并不感兴趣嘛!那就算了吧!

凌远瞬间如同雷劈,什么是唐珂?师父你怎么不早说!

什么?师父,你说的那女子是唐姑娘么?凌远傻乎乎的想在确认一下。

废话!许重光狠狠白了他一眼。又道:反正你也不喜欢。

我凌远顿时觉得无奈,刚才自己那么斩钉截铁地说要以事业为重,而今若是愿意了,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还真是进退狼狈啊!要知道不那么早拒绝了!

你什么你!干活去吧,我再为我小珂物色物色。那个茶庄的少庄主就不错啊,对吧小远?凌远故意问。

凌远立马在脑子里想那个少庄主,挑他的毛病,让许重光死心,于是道:那个茶庄少庄主啊,师父我告诉你不行,那个人我见过,叫嬴健,光听名字就能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肯定淫贱!别看他表面上温文尔雅,其实肚子里一肚子坏水!师父还是不要打他的主意了!

许重光在心里将凌远笑个遍,明明就喜欢唐珂还不说,他非得把他的嘴巴给撬开,又道:不会吧,嬴少庄主曾来我这看过病,接触过几次,人品还是不错啊,你怎么说他一肚子坏水呢!

凌远有点发急了,道:师傅啊,看人不能看表面!要深入了解才行,海水不可斗量!

许重光想了想,打了个响指,道:小远你说得对!应该深入了解,让小珂好好了解他才行!

凌远一听心里别提有多懊悔了,赶忙跟着许重光屁股后面解释:师父、师父

哎呀,你别烦我了,快干你的事吧!许重光径直往内厅去,对身后的跟屁虫凌远不耐烦的挥挥手。

凌远只好识趣地停止唠叨,两臂无力地垂下来,哭丧着脸迈着软绵绵的步子走去柜台,像丢了魂一样的拾着药材。

许重光躲在一旁偷看,不经意间捂嘴偷笑起来,心想这小子嘴倒是挺硬!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小远这孩子的脾气简直越来越像他了,从开始的兢兢业业到现在的偶尔滑头,这难道应了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哎,这小子好的不学尽学坏的!

唐悠被荣昱拉着,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偶尔有人指指点点,她有点瑟缩,每当这时候荣昱都会抓紧她的手,回过头来看着她,轻轻对她说:别怕,有我在。她顿时感觉周身都温暖,整个世界都开满了鲜花,鲜艳美丽。

她笑着点头,也反握住他的手。

就这样,手牵手,他们到了唐宅。

这时,荣运和荣萦也在唐宅,荣昱牵着唐悠手走了进去。

看到他们的人皆是目瞪口呆,用着诧异的眼光看他们,弄得唐悠一阵紧张,想要抽回被荣昱握着的手,却反被荣昱握的更紧,正对上他温柔的眼神,和他温暖人心的声音:跟我来。

荣昱对唐悠似乎有种特别的魔力,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关注和应和。所以,她乖乖地随着他去了大堂。

正座上坐着的荣运和唐继宗,还有下座的唐珂、唐曦都站起了身,看向他们。

荣昱轻轻的开口:伯父,我把小悠给您带回来了。

唐悠这才抽回手,跑到了唐继宗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唐继宗安心的拍拍她的手,有点晕晕乎乎地道:呃世子是在哪找到小女的?

荣昱看了一眼唐悠道:是在一片桃林里。

唐继宗点点头。

荣昱又道:方才路上我已与小悠商议好婚事,想向伯父跟爹说一说。

所有人的眼中充满了惊讶,这进展未免也太快了吧!前一刻唐悠不还在抗争呢吗?!

说来听听吧。荣运道。

我与小悠认识不久,感情也不深,若如此匆忙成婚,怕是婚后生活不悦,于是我们决定,先定亲,一年以后再成婚,不知伯父和爹意下如何?荣昱道。

想了片刻,唐继宗道:随你们的意吧,毕竟成婚的人是你们两个。

荣运也没什么什么意见,于是也道:你们两个决定吧。

荣昱点点头。

那就这样说定了,未来的亲家!荣运笑道。

唐继宗也大笑着点头,唐曦唐珂也在一旁高兴,荣昱虽心里高兴,但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的云淡风轻,温柔的眼神落到了正娇羞的唐悠身上,她羞涩的躲开了他的目光。

那,亲家,我们就先走了。荣运开口。

唐继宗道:留下吃饭吧,吃完饭再行回府。

荣运推辞道:不了,我们就先回了。

也罢,王爷既然执意要走,老夫也就不多久了,我们送送你。唐继宗笑着道。

荣运也欣然接受,唐家父女就送荣运父子到了门口,双方寒暄了几句,就分别了。

唐悠一直目送他们到看不见的位置,其他三位都偷笑她。

荣运走在前面,荣昱走在后面,荣昱的后面是荣萦,三个人就这样走着,谁也不说一句话。

突然,荣运的脚步停了下来,又听见一个极为嚣张挑衅的话语:呦,王爷?世子?这么巧在这里碰见了。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路窄的,又碰到了曹达父子,这次必然又要不依不饶了。

是啊,是很巧。荣运的笑开始僵硬,说的话也很生涩。

曹达玩弄着到大母手指上的白玉扳指,一脸阴险的说:王爷可还记得十天前所做出的承诺了?

荣运咬了咬牙,面上却依旧和煦,道:本王记得。

哦?王爷既然记得,又为何不遵守呢?曹达咄咄逼人。

荣运死死的盯着得意的曹达,心里的怒火怕是已经如海浪一样翻涌了。

荣运被迫着看了荣昱一眼,有点不忍,荣昱也看着他,那眼神还抱有一丝希望。

昱儿,你荣运有点难以启齿,毕竟他还是他的儿子。

爹,算了,荣运让他磕头认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曹琛拽了拽曹达的衣角,用着商量的语气道:总是这样不依不饶的也显得咱们斤斤计较不是,有失王者风范嘛!

曹达一脸的差异,急急道:你这说什么话啊!你忘了你的门牙是怎么掉的了?你忘了为什么禁一个月的口了!你忘了吗?

曹琛脸色不太好看,毕竟被打成那样很不光荣,只好尴尬的小声道:爹,你别说了,我不想再计较这件事了!行不行啊!

随后转身对荣运语气硬硬的道:那个,小爷我就不锱铢计较了,这次放你们一马!你们回吧!

荣运和荣昱还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曹琛只好不耐烦的再次开口道:没听见啊!走走走。

荣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道:曹公子果然深明大义。于是,转身走了。

曹达气结:你怎么回事!起先你不是吵着闹着要我教训那个荣昱吗?现在马上就能给你出气了,你倒泄气了!

曹琛也气恼地摆摆手,道: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想教训他了不行啊!于是,气呼呼地走了。郁闷死了,他难道不想教训荣昱啊!不过是迫于无奈罢了!

荣运仍走在最前面,心里面乱糟糟的,久久评定不下。

荣昱的眉头紧锁着,看了荣运的后脑勺许久,才开口道:爹,方才曹琛若是不妥协,您是打算让我给他磕头认错吗?

荣运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荣昱,几番欲言又止,最后长呼一口气,道:没让你磕头认错,这事就算过去了,何必苦苦纠结。

爹何时变得如此惧怕曹家!

荣运气结:你不懂,你根本不懂现在的暗流涌动!

荣昱又想再说什么,最后却又被他给吞了回去,继续走路,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小悠、小悠唐曦从大老远处就朝唐悠呼喊。

坐在湖畔的陷入沉思的唐悠这才回过神来,这是唐曦和唐珂已经坐在了她的两侧。

唐曦晃着唐悠的胳膊,兴高采烈的道:小悠有情况!你怎么突然又同意了的!

唐珂也在一旁嗯嗯地点头,她也想问这个问题。

唐悠出神想了想,迷迷糊糊的道:我也不知道,当他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感觉很奇怪,我想跑开,可他抓住了我的手,我的心突然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差点软了过去,后来她陷入了沉思。

后来怎么了啊?唐珂急吼吼地问。

唐悠突然回神,道:后来他表白了,他说,说她一下脸红了,说他喜欢我,我突然沉沦一样,感觉像沉入花海一般,有惊喜又害怕的,很奇怪,然后他他亲了我的额头,再后来他说什么我就感觉听不到了,整个人像飘起来一样。

唐珂和唐曦随着唐悠的话已经陷入了绵绵的想象,无法自拔,脸上渐渐出现了花痴看到帅哥时的表情,就差没有流口水。

不经意间,她们已经靠在唐悠的肩膀上瞎想了,唐悠左右看了看,一副鄙视的样子,我嘞个去,至于吗?!我都没有像你们这样,好意思吗?那可是我的夫君!

咳咳你们两个在干嘛!唐悠出声制止住她们的胡思乱想。

唐珂唐曦这才从幻想中走出来,忙整理整理衣发,嗓子里咳出两声,平定平定情绪。

你们俩有没有点品啊?那可是我的未婚夫,你们俩可不准有半点非分之想啊!唐悠给她们打起了预防针。

唐曦最先以鄙视的眼神看了唐悠一眼,道:切~谁稀罕啊!我,唐曦,生的那么亭亭玉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堪比西施、温柔似水,想找个比荣昱上的简直太容易了!

说着,她还拿手做勾勒轮廓的手势,唐悠、唐珂立即闪到一遍,用惊悚的眼神看她,像是看到什么美女蛇一样敬而畏之。

许久得不到回应的唐曦,尴尬的回过神来,发现唐悠、唐珂已经把身子闪到了一边,立马掐腰生气,冷着脸,命令道:给我过来坐下!

唐悠、唐珂这才老老实实地坐回来,谁不怕唐曦的拳头啊!

干嘛呀,不同意啊!难道我长得不好看吗?唐曦余气未消的说。

呃好看啊,的确好看啊,没说不好看啊!唐悠唐珂急忙忙迎合。

唐曦这才满意的道:这还差不多。

唐珂、唐悠这才如释重担的长舒口气。其实,唐曦长的的确挺标致的,唐家三位小姐长得都是貌美如花,前来提亲的媒婆都快把唐宅的门槛给踏平了。

羡慕了好一会,唐曦又转脸对唐悠道:小悠啊,看得出来荣昱是个不错的男人,千万不要错过了啊!过这村可没这店!

唐悠不知该喜该悠,只有歪头想象,道:不知道,一年以后再说吧。

唐珂手撑着水泥地,晃了晃道:对啊,一年还很早呢,到时候还不知道荣昱会不会对咱们小悠用心呢!

三姐妹就这样晃儿晃,一会谈谈天一会聊聊地,夕阳西下,余晕洒到她们身上,使她们有遗世独立的脱俗优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