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雪山神锋传

更新时间:2020-06-15 13:54:02

雪山神锋传 连载中

雪山神锋传

来源:落初 作者:惊寒一夏 分类:武侠 主角:马扎马大哥 人气:

主角是马扎马大哥的小说《雪山神锋传》此文是惊寒一夏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神秘少年重创江湖各大门派,又将各派至宝、心法秘籍尽数攫取,在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藏匿,并将寻路之法绘在图上,取其名曰极乐图。五大高手不忍神秘少年涂害武林,联手将其击杀并获得极乐图,不料各派都想获得此图,欲借此图独占各派至宝继而称霸武林。无奈之下只得将图一分为四,一时间江湖上为收集残图而引发的血案数不胜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打韵儿从独屋离开去了前庭,便忙乎开来,裴家老爷裴无极新丧,亲朋纷纷前来吊唁,裴家人自是忙的不可开交。此时正当晌午,裴家厅堂里已有不少人,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材摆在厅堂当中,众人面色凝重。

裴孝文、裴孝武兄弟二人跪在棺材一侧,大哥孝武一手握着哭丧棒,另一只手正抓着一把纸钱,往火盆里面递去,孝武怔怔的看着,眼光自大哥的手顺势也就进了火盆。忽然间,孝武眼神一花,火盆兀自炸开,一时间火星四射,裴孝文也是楞在当场。待火星迸进地上忽闪忽闪的灭了,众人才发现原先火盆的位置上,竟是一枚短刀,刀刃已没入地里,只留下刀柄,这刀柄也不一般,婴孩拳头大小的一个骷髅头,眼洞位置血涔涔的,还不待众人反应,一道黑影飞掠进了厅堂。

“裴无极这个老贼,不等我取他狗命,自己先死了?”随着话音而落,黑衣人便站在了棺材前,这黑衣人黑纱蒙面,众人分不清来者是谁,黑衣人目不斜视,只盯着没入土里的短刀:“呋呋呋,裴无极不配受着纸钱,这火盆不要也罢!”

黑衣人笑声刺耳,犹如金器摩擦,庭内众人面面相觑,只知来者不善,更是无一人上前搭话。

裴孝文看的来人如此侮辱亡父,顿时怒气难平,蹭一下站起,拿着哭丧棒指着黑衣人:“来者何人?敢如此侮辱先父?”

看见大哥站了起来,裴孝武也赶紧用手撑地,站起来立在大哥身后。

“问我是何人?莫不是这裴无极老糊涂了,这些都没有告诉你们?”黑衣人背过手去,不看裴家兄弟。

裴孝文道:“今日家父过世,你来送他老人家,我们自当感谢,如果前来挑事,我裴家也不怕事,还请留下个名号,来日好登门答谢。”

“呦,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黑衣人转头斜目而视,这一眼竟把裴孝文惊出一身冷汗,这黑衣人一目竟是空洞,黑黢黢没有眼珠,另一目倒是炯炯有神,寒光四射,让人胆寒。

“既然你不便留名,还请你离开。”

“我今日即来,便不会空手而去,裴无极死了,你这裴家在江湖上也算不得什么,你们听好,我今日来,是要拿三样东西,这三样东西备齐,我立即离开,如若少了分毫,定教你裴家上下鸡犬不宁。”

此时裴孝武再也安奈不住自己的怒火,一把推开大哥,对着黑衣人搂头便打,黑衣人轻轻一笑,身形一闪裴孝武扑了个空,不待身形稳住,脚下忽觉一软,竟自跪在黑衣人脚下。

“这孝子挺好,不过你可别跪我,还是跪你那死爹吧!”黑衣人说完衣袖轻抬,裴孝武顿觉一股气浪以泰山之势迎面而来,根本抵挡不住,竟被这袖风卷着滚出了庭外,又在雪地里滑了数尺方才停下,裴孝武正待开骂,忽觉口中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裴孝文赶紧上前扶起二弟。

“你别欺人太甚,”裴孝文吼道。

“还动了脾气,赶紧再准备一口棺材,把你这弟弟装进去,中了我的销骨掌,哪还有命活”

“销骨掌?”庭院中众人大惊,“你是大魔头生不欢!”

“看来这裴家也并不都是有眼无珠之辈,不错,我就是生不欢。”黑衣人不温不火,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要我说,你们对这裴老贼也太好了,连奔丧都拿命上礼。”

人群顿时噪声四起,有上了年纪的的顿时冷汗直流,年轻一点的也觉气氛凝重。

众人之中一位白发老者道:“这生不欢江湖之上恶名远扬,和死亦苦、老头子、病公子并称四刹,这生不欢手段极其狠辣,以折磨人为乐,落入其手那是生不如死。又以销骨掌闻名江湖,中了这销骨掌,全身骨头寸断,疼痛欲裂,又不得立即毙命。”

黑衣人咯咯笑道:“这老头知道的还不少,留下个名吧,今儿个心情不错,我平日杀人无算,也记不得都是谁,你这老头,给你面子,杀个有名有姓的吧!”

黑衣人说话如此嚣张,众人冷汗直流。白发老者道:“生不欢,你今日和裴家有恩怨,和我等这些宾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等这就离开。”

不待生不欢说话,这白发老者抬脚便奔,众人只觉黑影一闪,看不清这生不欢如何挪动身形,只一眨眼便又立在老者前方,老者身形一顿,吓的说不出话来。

“让你留下个名字,怎么说话便跑,如此不知礼数,倒是叫我高看了,罢了罢了,不留名字就不留”这一留字音还未落,白发老者便中了一掌,噗的一声白发老者向后飞去,重重倒在地上。

众人此时便知,这生不欢今日来裴家,便是要杀人的。

“我便再说一遍,我今日前来,只为取三样事物,这第一样,就是裴无极的尸首,我与这老贼素有怨仇,他可不能一死了之!”

“休想!”裴孝文后槽牙咬得咯吱咯吱响,还未再言,怀中裴孝武胸中啪啪声响起,竟是胸骨断裂,裴孝武疼的连连嘶吼,口鼻中出气如牛,身体抖如筛糠,骨折声自胸中响起,向四肢四散开来,片刻之后,这裴孝武竟发不了声音,只能张着嘴,从喉咙里挤出“嘎、嘎”的声音,裴孝文看着兄弟遭受如此大罪,急火攻心,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此时,韵儿站在人群中不敢出声,她被眼前的景象吓的不轻,庭院中裴孝文晕死过去,裴孝武也是生不如死,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不远处的白发老人也中了销骨掌,此时全身骨头也开始噗噗断开,这生不欢当真是以折磨人为乐,一只眼看着老者在地上痛苦嘶吼,好似享受一般,老者吼一声生不欢便大笑一声。

“杀。。。杀。。了我”白发老者面部扭曲,眉毛眼睛挤在一起,颧骨塌陷,张着嘴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那可不行,谁让你不知礼数,让你留名,你偏要跑,我敬你你却不敬我”,生不欢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两根银针,对着老者的眼睛便刺,“你盯着我看,我这眇了一目有何好看。”生不欢一改淡定神态,这瞎了的一只眼好似心中刺,看着老者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生不欢气急败坏,两根针嗖嗖两声,扎进老者眼睛,只见这白发老者疼的头部上扬,无奈颈骨已断,口中竟也发不出声响。

此情此景,众人看的是心惊肉跳。

生不欢看着白发老者没了动静,倒失了兴趣,接着道:“这第二件事物,便是这裴家的寒光宝甲,这第三件事物,想必你们也清楚,你们今日来此,要的就是这裴家的极乐图残片!”

“寒光宝甲?”“极乐图?”众人不敢相信,裴无极早就退隐江湖,殊不知这裴家手上竟然有寒光宝甲和极乐图残片!

“不知生不欢大魔头所言真假,我看今日我等离开不易,不如跟这魔头拼了,双拳难敌四手,今日若是除了这个魔头,也算是除了一个祸害!”

“对对”众人纷纷附和,一时间仓朗朗刀兵声四起,为首人一个起落,站立在庭院之中,众人紧跟其上,将生不欢围在当中,有不会武功的也都四散开来。韵儿是越看越怕,蹑手蹑脚绕过人群,奔向老夫人寝居。

韵儿一路踉踉跄跄,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大眼睛噙满泪水,没跑两步便迎面撞上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听到骚乱声而来的老夫人。

“夫人。。。”韵儿看到老夫人,害怕、委屈、难过种种情感一股脑的宣泄出来,“不好了。。。”说完更是呜呜哭了起来。

夫人看着韵儿,孝帽也不知掉在何处,发簪耷拉在发梢,想必是跑的太急,夫人道:“韵儿别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前庭来了个人,他们叫。。。叫他生不欢,我也不知道是谁,这人好生凶恶,二话不说便把。。。便把孝武少爷打伤,”韵儿深深吸了口气:“孝文少爷急火攻心,晕了过去,眼下也是生死不明,庭前宾客已和生不欢缠斗在一起。”

夫人听罢眉头紧锁,连忙赶至前庭,眼前景象犹如人间炼狱一般,自打韵儿离开不过一会,庭院内胜负已分,躺的、俯的、蜷缩的、昏死的、鬼哭狼嚎的、就是没有能站起来的,再看这生不欢,倒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甚至连一身黑衣都未曾粘上半点血迹。

“生不欢!”夫人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我裴家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今日你是何故,竟到这里杀人?”话音未落,夫人腾空跃起,手中剑光一闪,对着生不欢的胸口便刺。生不欢丝毫不慌,身影一侧,避开这电光一刺,夫人一击未中,旋即止住身形,手腕轻抖,调转剑身,变刺为劈,生不欢抬手便挡,“咣当”一声,这横劈一剑竟被生不欢用手腕挡下,夫人一愣,双脚点地,急急后退,和生不欢拉开距离,这生不欢倒不着急,慢慢撸起衣袖,露出一把玄铁剪刀,刀刃小臂长短,藏在袖中,外人自是不知,夫人这一剑,便是被这玄铁剪刀挡下。

“剑倒是好剑,不过这使剑的人武功不过尔尔,武林中人尽皆知,你们裴家龙凤双剑有些名气,不过这裴无极老贼已死,单凭你这凤舞剑,不足为惧。”生不欢边说边走向裴孝文,裴孝文仍旧昏迷,生不欢脚尖抬起,踩在裴孝文的头上,“裴家的老狗死了,小狗一个死一个昏迷,我这一脚下去,你这裴家就算完了,莫向婉你说是也不是?”

裴夫人暗暗心惊,这生不欢此番前来,定是做足了准备,早年和裴无极一起淡出江湖,莫向婉的名字更是很少有人提及,甚至连孝文孝武二子,都不知道母亲会武功,而她和裴无极二人所使用的龙凤双剑,更是近十年未曾问世,而今生不欢一眼便道出底细,当真是来者不善。眼下裴家遭此大劫,饶是莫向婉如此沉稳之人,也觉得怒火中烧:“欺人太甚!”

说罢手中寒光乍起,莫向婉使出全身力道,直刺生不欢面门,生不欢仍旧不紧不慢举剪隔开,看似平平无奇的招架,却让莫向婉差点将手中长剑脱手,不过也算应变急速,手腕翻转,借力顺势一划,手中剑柄旋转,长剑便将玄铁剪刀的力道卸下,不待犹豫,莫向婉又连连刺出数剑,这生不欢凭借轻功独步,杀招每每临至却又滑开,莫向婉又气又急,剑花越舞越快,点点剑光将生不欢全身笼罩,饶是如此眼花缭乱,竟伤不得生不欢分毫,莫向婉出手不留情,一口气连刺三十六剑,却剑剑刺空,而生不欢更是没主动出招,看似二人搏命,其实莫向婉知道,二者实力差距太大,这生不欢在逗她。

不说莫向婉上了年岁,便是壮年人这一番进攻,也是吃不消,只见莫向婉长剑点地,手腕微颤,俨然已经力竭。生不欢见状笑道:“哎呀呀,我道你裴老夫人能多陪我玩玩呢,就这三脚猫的功夫,还在这丢人现眼,要不要我刺激一下你啊?”话音未落,玄铁剪刀嚓一声剪在裴孝文脚腕,昏死过去的裴孝文受此剧痛,竟又疼醒“啊。。。。。”裴孝文脚上鲜血横流,这脚筋齐刷刷的断了。

莫向婉连连气喘,看着儿子遭此番折磨,急火攻心,咬紧后槽牙,狠狠挤出三个字“拿命来!”说完飞身跃起,双手将剑平持身前,借助飞身之力向生不欢刺去,这一招对着生不欢的喉咙,竟是以命相搏,莫向婉这一剑让生不欢避无可避,生不欢表情一怔,莫向婉心道:“你今日便是用剪刀剪掉我的头,我也要刺穿你,为我儿报仇”!

念随心动,剑尖已然刺进生不欢喉头,生不欢表情看似大惊,不料哈哈一乐,“你看看刺的谁?”

莫向婉耳畔听得生不欢笑声,那干笑声音自剑尖起,竟在身后戛然,莫向婉眼前一黑,生不欢竟凭空挪移,再看手中长剑,竟刺进裴孝文的后背,嗤的一声,剑身竟刺进去一半,裴孝文腿筋已断,本身就血流不止,再加上莫向婉这搏命一剑,已然没了气息。

莫向婉看着没入儿子后背的长剑,眼神竟慢慢涣散,本意拼上性命的一招,想着能和生不欢同归于尽,殊不知竟刺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孝文啊,为娘不该对你相瞒,让你死的如此不明不白,黄泉路上等着为娘,我这就来。”莫向婉言罢,便将脖子伸向那半截长剑,不料后背忽觉一股巨力袭来,身体竟丝毫动弹不得。

“哎呀,哎呀,想死也并不这么容易,要说你这老妇人也忒偏心,你这大儿子被你亲手杀了,你这哭哭啼啼的要去黄泉陪他,你这二儿子中了我的销骨掌,你缘何不去看看?”

生不欢掌力拿捏恰到好处,刚好让莫向婉动弹不得,莫向婉心中已然崩溃,此时闭上双眼并不答话。

“罢了,罢了,你既然偏心,我便帮你把一碗水端平,你大儿子死了,你想陪着,小儿子岂不是孤零零的?那我发发善心,送送你们踏上黄泉路吧。这样你对你这两个孩子,也算是不偏不向”,生不欢举手便打,莫向婉心如死灰。掌心正待下落,生不欢忽觉衣角一坠,身后传来女子哭声“夫人,不要啊”,生不欢回身看去,一名年轻女子正扯着衣角,头发散乱,发簪耷在发梢,正是韵儿。

“找死!”自打进门开始,就没有谁碰到过生不欢一下,眼下生不欢杀的兴起,没有注意到韵儿,竟被韵儿拉住了衣角,生不欢顿时大怒,“什么猪狗,竟敢碰我”生不欢原本准备打在莫向婉身上的这一掌,竟直奔韵儿头上打去,掌风凌冽,韵儿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头骨尽碎。生不欢掌风改向,莫向婉便觉后背一轻,慢慢回头,眼神呆滞的看着死去的韵儿,短短半天两子横死,贴身的丫鬟也遭此横祸,这裴家算是完了。生不欢一脚将韵儿的尸首踢开,又起一掌,对着莫向婉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