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玄衣门

更新时间:2020-06-21 17:46:16

玄衣门 连载中

玄衣门

来源:落初 作者:耳朵会笑 分类:武侠 主角:陈嚣玄衣门 人气:

新书《玄衣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耳朵会笑,主角陈嚣玄衣门,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江湖探案】大周立国之初,为约束前朝起义军残余势力及武林豪强,成立“玄衣门”,专办与武林相关案件。一个从小听着江湖故事长大的少年,拿着把剑离家出走,初涉江湖,惹出无数祸端,莫名卷入各种离奇案件,与玄衣门斗智斗勇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凉阳客栈的客房里,陈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床脚。三天了,每日里除了来送饭的客栈伙计,他再没见过任何人。

不过,他偶尔能听到外面的议论声。

听说,那一晚西凉寨起了很大的火,火光映红了夜空,在凉阳镇上都能看到。

听说,西凉寨的马贼都被烧死了,整个寨子都烧成了一堆灰,什么都没剩下。

听说,这是近十年以来,武林最大的一起灭门案……

……

陈嚣很是震惊,也很是茫然——

烧死了?

灭门?

这一切,是他做的?

他记得那马贼帮很大,至少有三百人……他们……都死了?

这不可能……

陈嚣疯了一般的挣扎着,大喊着:“来人!来人!”

脚步声匆匆赶来,门推开了,进来的是客栈伙计,阿择。

“少侠稍安勿躁,晚饭马上就好了。”虽然陈嚣成了阶下囚,但阿择每次见着他仍旧是开口便笑。

陈嚣道:“战歌呢?我要见他。”

自从那晚战歌把他带来之后,便再没搭理他,连最基本的审讯都没有。不过,陈嚣偶尔能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这两天在镇上跟百姓打听情报,晚上就在客栈休息。

他这般待他,是已经定案了,还是对他那日出言不逊的惩罚?

阿择道:“战大人去西凉寨了,今晚还不知道回不回来呢。”他看着陈嚣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等战大人回来了,小的一定想办法让他来见您。”

陈嚣问道:“他们说,西凉寨的人都被烧死了,是怎么回事?”

阿择点头,难得的露出几分伤感,道:“是啊。那天晚上我刚好起来上茅房,正好看到那漫天的大火。后来我偷偷去现场看了,唉,整个寨子什么都没了,也是可怜……”

阿择叹息一般,又道:“其实啊,那群马贼也没那么坏,我来这镇子有两年了,他们都只是偶尔下山吃个霸王餐,跟掌柜的赊些酒喝,从来都没有伤害镇上百姓的性命。听说,他们以前劫掠商客,也从来都不会把货都抢完……”

说着,很是困惑的挠了挠脑袋,“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大概这便是天道轮回善恶有报吧。”

陈嚣将脑袋靠在床脚上,仰头望着黑乎乎的屋顶,眼神茫然,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

子夜,战歌仍旧没有回来,伙计不知是不是被陈嚣下午疯狂的举动吓到了,连晚饭都忘了送。

陈嚣感觉脑袋很晕,很累,却怎么都睡不着。

突然,“咯吱”一声,房门开了。

陈嚣像是被惊醒了一般,猛然抬头看过去,不过,在看清来人是谁之时,他眼中的期待很快就消失了。

来人穿了一身金色的长袍,挺着大肚子,脸上的肉挤在一起,都看不见眼睛了。

——是客栈的老板。

陈嚣记得他姓沈,脾气不大好,整天都懒洋洋的。

不过,此刻沈老板有些不一样。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那双总是睁不开的眼睛睁得很圆,走路没有一步三巅,看着很稳……甚至,还带着一股肃杀的味道。

陈嚣的目光往下移,落在了他的右手上——

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剑,是王镖头送给他的那把剑。

沈老板大概从未握过剑,姿势有些不对,像是握着把菜刀。他走得很慢,姿态却很坚定。最后,站在了离他三尺远的地方,淡淡的看着他,道:“听说,是你杀了李大当家的?”

陈嚣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是,他还是点了头,“是。”

沈老板低头,看向手中的剑,“就是用这把剑?”

陈嚣再点头,“是。”

沈老板点了点头,“很好。”

另一只手慢慢的握上剑柄,“明日,苏大都督便要到了,他跟李大当家的是多年的好友,想必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你定然是一个死。”

他举起了手中的剑,“苏大都督是守卫边疆的英雄,与其让你这种人弄脏了他手中的剑,还不如……沈某亲手杀了你!”

那一个“杀”字出口,他手中的剑就已经落了下来。不过,陈嚣早有防备,沈老板一个不会武的人怎么能得手呢?这一剑不仅没能伤到陈嚣,反倒将绑着他的绳索给砍断了。

陈嚣一脱身,赶紧往旁边翻了个身,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道:“西凉寨劫掠百姓,欺凌弱小,李业更是滥杀无辜,陈某是为民除害。”

沈老板瞪着他,眼眶都红了,恶狠狠道:“你知道什么?!”

说着,举剑又砍了过去。

陈嚣咬了咬牙,微微侧身,躲开剑锋,抬脚往他的膝盖窝踢了一下,同时,伸手点向他的手腕,轻巧巧的将那剑夺了回来。

沈老板脚下不稳,摇摇晃晃的往地板上倒下去——

陈嚣身后拉了下他的衣领,没让他真的摔下去,却是抬手点了他的穴道,将人放在地上,道:“我虽杀了李业,但西凉寨的事,不是我做的。”

他往窗户边走了过去,一只脚踩上窗台,想了想,又回头,道:“告诉战歌,我不是逃跑。等我找到真正的凶手,自会回来给他一个交待。”

说着,从窗口一跃而下,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

陈嚣离开后没多久,房门再次打开了。

战歌站在门口,看着被定在地上的掌柜,忍不住笑了,“沈老板这体型,他居然能找到你的穴道,也是不容易。”

他没有穿玄衣门的黑斗篷,而是穿了件白色劲装,显出几分少年人的意气风发来。

沈老板转着眼珠子,道:“沈某可是为了帮大人,才落了这么个下场的。”

战歌过去帮他解开穴道,“实在抱歉。”说着,拉着他起来,“沈老板的演技不错,化个妆就能去红袖坊登台了。”

“战大人说笑了。”沈老板揉了揉脖子,摆了摆手,道:“这点儿小伎俩,也就能骗骗陈公子这种初出茅庐的牛犊子。”

战歌嘴角露出一丝略戏谑的笑容,道:“您老在这边陲之地藏了这么多年,瞒了西域武林那么多高手,还有过往的那些商客,他们可都是些人精,这本事哪里是小伎俩?”

沈老板轻咳一声,移开了视线,转移话题道:“您确定,西凉寨的事不是他做的?”

战歌挑着眉,道:“案件相关,不便透露。”

沈老板笑呵呵的点头,“是在下唐突了。”

战歌双手抱胸,靠在了桌子上,抬眼看他,道:“我倒是很好奇,沈老板又是为何会相信他?仅仅只是因为……他太二?”

沈老板被他逗笑了,“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陈公子的天赋不错,却还是太年轻了些,要成为一流的高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也就是说,陈嚣没那个本事杀了李业。

战歌对这点不置可否,道:“好马也有失蹄的时候。陈嚣有没有杀西凉寨三百七十八口人,暂时还没有证据。可是,李大当家的案子,他是亲口认了的,在没有找到新的证据之前,他仍旧是最大的嫌疑人。”

沈老板面露惋惜,叹了口气,道:“如今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尽快查明真相。战大人,若是还有用得着沈某的,尽管吩咐,在下定竭尽全力。”

战歌拱了拱手,道:“沈老板客气了。不过,我倒是真有件事,想请沈老板帮个忙。”

沈老板微微躬身,道:“战大人尽管吩咐。”

战歌道:“帮我悄悄的放个消息出去,就说,西凉寨丢了东西。记得要做得隐秘些,只给些线索,让旁人猜去。”

沈老板一愣,抬眼问道:“这……不知西凉寨丢了什么?”

战歌笑吟吟的看着他。

沈老板连忙低头,“沈某又多嘴了。只是,如此一来,陈公子的处境,恐怕会很艰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