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域九变

更新时间:2021-10-13 16:27:21

天域九变 连载中

天域九变

来源:落初 作者:青道生 分类:仙侠 主角:轩范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域九变》的小说,是作者青道生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五千里长廊,八百米冰河,跨过去,成为修仙者,逆流而上,看着天域,到底谁能阻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微仙山,朝阳普照。

悠悠碧空,幽幽仙峰。

辰时,黄庭峰北向的“千骨峰”上,霞光万丈,山崩地裂。一座方圆百余丈的山峰,拔地而起,悬浮空中。万里晴空下,一张深蓝色的“天网”徐徐降落,缓缓套在那座山峰上。

须弥法力,直冲苍穹。天网收紧,山峰变小。

半个时辰后,山峰彻底消失,天网变成一个锦盒。锦盒缓缓落到一个巨掌中。巨掌的一端,竟是一个如婴孩的小老头,正是太上长老元婴大真人。他身后的五彩云端,站着十余人,其中三人是三位十三、四岁的少年。

两天后,消息传开。

普贤、惧留、道行三脉的三位弟子,联合寻找到一座尚无法确定范围的巨大灵石矿,为元始剑宗立下大功。宗门的直接表现是,两大丹堂此次炼制的五品、六品及三枚七品灵丹,尽归此三脉。而这三位弟子,直接由玄院晋升到天院,位列宗门重点栽培的名单之列。

元始剑宗第二十八代传人的内门弟子,最早入门者不过三年,最晚入门者已有半年时光。抛却各脉栽培力度的不同,一些颇具天赋资质的杰出弟子已脱颖而出。

元始峰的子昂、子真、子轩,太华峰的萧衍、刘彧、宋武,金霞峰的秦昊、楚奣、甄诗影,被宗门上下称之为“元始九秀”,最为突出。他们皆是入门三年的弟子,修为早已突破至清灵境九重巅峰,随时有可能“开辟玉府,破障筑基”,成为“真元境”的修士。

真元境,素有“仙凡之别”之称,标志着真正踏进修真大道,可脱胎换骨,一窥修炼万法之奥义,掌握天地之间强横力量之奥秘。与此相对的便是清灵境,清灵境界的修士,灵力遍布全身的奇经八脉,锻造修士的筋脉,润养血脉,为将来的筑基真元做准备。

次之,金光峰的明阳、仙鹤峰的鹏举、慈航峰的贾语嫣,皆为入门两年的弟子,修为达至清灵境第八重。已隐隐有了追赶上那九人的趋势。

这十二人是宗门无条件重点栽培的对象。所以,能位列比他们稍微次一些的栽培之列,那也是大机缘、大造化。所以,志须、建章、吴晓勰三人算是突然崛起,博得眼球无数,未来的前途俨然一片光明。

只是,在这喜庆的日子里,黄庭峰又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十二人中,除了鹏举与明阳二人外,其他人已有五天不见了踪影。此事一经报到执事长老那里,立刻炸开了锅。凡是与这些人平日里走的近的弟子,皆被召去问话。

这一天午时,黄院那边传来呼天唤地的嚎叫声。

“来人啦~”,“救命啦”,“啊哈~”,“出事啦~”,“出大事啦~”。

一位衣衫不整,头发蓬乱的少年,好似刚从疯人院里放出来。只见他身子僵直,脖子斜歪,双臂展开,直挺挺的奔跑。嘴中胡乱喊叫着。仿佛受到了一种无可形容的惊吓所致。他跑到天院大道,地院那边闪出一道人影,是个胖子,亦学着歪着脖子,双臂撑开作小鸟飞状,紧紧追随其后。跑到元明榜前,好似转不过弯,差点撞上。结果,前面的没撞上,后面的撞了个正着。

各位长老听到呼喊声后,纷纷走出堂殿。有人远远认出那是独孤鹤轩。独孤鹤轩奔跑间,突觉一道清风袭来,整个人猛然清醒过来,望着眼前的景澄等长老,连比带划,连哭带喊的说道:

“师叔,师兄,师姐,那边……”说时,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道:“有鬼,闹鬼!”

景澄长老朝身边的其他长老点头示意,十余道剑芒随之破空而去。景澄长老拿出一颗橙色圆珠,在独孤鹤轩的额头上小贴片刻,见独孤鹤轩的精神状态稳定下来,才问道:“师侄,发生了何事,你且慢慢道来。”

“啊噗,啊噗,……”独孤鹤轩失声道:“连日来,晚辈闹肚子闹的厉害,直到今天,上吐下泻,无法收撒。便跑到远处方便。没想到,方便完,竟然看见数位师兄与师姐躺在一处山坡上。原以为他们躺在那里,‘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为我元始剑宗的兴盛大计群策群力。可是,可是,可是当我发现一位师姐呼吸微弱时,才发觉有些许异常。半年来,那里一直闹鬼闹的厉害。晚辈在惊吓之下,顾不得许多,就这样了。师叔,快救救他们,他们可是宗门的希望所在啊。”

独孤鹤轩话没说完,前去救人的十余位长老已经返回。其中一人说道:“景澄师兄,这些师侄似是被一种五行阵法所困,因力竭而致如此。已为他们喂下灵丹,师侄们很快便会恢复。”

“诸位师兄、师姐辛苦!刚才,鹤轩师侄说起,黄院那边闹鬼。不知几位师兄、师姐可曾发现异常?”景澄长老点头说着,忽然眉头一皱,道:“紫萱师妹呢?”

“不小心踩到一坨狗屎,我去换了双鞋!”一道剑芒疾闪而至,说话的是一位美貌的道姑,她续道:“什么闹鬼?小冲他们明明是着了别人的道,被困在那里的!”

“爹,是他,是小偷干的。赶快将他擒下盘问,他与建章等人同谋,定有不轨之图。小偷是他们的头头。”南宫荣轩气急败坏的说道。

一位相貌平平的少年摇头说道:“连续闻了两天小师弟的大便味,就算我们不被困死,也会被熏死。你的大便怎么那么臭,莫非有什么秘方不成?”

“噗~”独孤鹤轩身后的胖子修证再也忍耐不住,“嗤嗤”的笑出声来。

“呜呜~”西门盈放声大哭,哽咽道:“小偷天天在我的头附近拉屎,还偷笑。呜呜~”

景澄长老沉声道:“鹤轩师侄,这是怎么回事?”

“师叔,什么事?”独孤鹤轩一脸茫然的反问道。

景澄长老被反问的语塞,只好朝其他人问道:“诸位师侄,你们是怎么回事?”

那几人脸一沉,沉默不语。

“既然这样子的话,你们还不快向鹤轩师侄道谢?可是他前来传信,你们才得救。”

“师父,恕弟子直言,独孤鹤轩等四位师弟,可能图谋……”

“胡闹!小昊,为师希望你把心思用在修行上,而不是其他上,知道吗?”景澄长老道:“建章、志须、晓勰三位师侄,替宗门立下大功。若按你们这一辈的功劳薄评,你们恐怕永远没有追赶的机会了。鹤轩师侄在器堂立下的大功,你们有能力超越?”

景澄长老的言外之意,再也明白不过,这是给这些所谓的宗门希望提个醒,现在不是别人追赶他们的时候,而是他们要追赶别人的时候。

“鹤轩师侄,你说的闹鬼一事,究竟是何事?”景澄长老转怒为喜,笑着说道:“我这个总执事长老好像是不太称职。你说出来,我也好及时改进。”

“师叔,您说在黄院那边的附近山丘上,不生长一株最低品阶的灵草之类的灵材,您信吗?”

“断然不信!宗门挑选的地域范围,皆是附近有些许灵材孕育,供门人弟子采集,备些许不时之需!”

“哎呀!照师叔您这么说,那只能当成是闹鬼了!要不,您请一群秃驴来,到那边做场法事,镇压镇压邪鬼唳气!”独孤鹤轩认真的说道:“灵石我出!”

西门盈不依不饶的叫喊道:“师叔,前面三天……是我们……。后面两天,他是故意的,这事不能这么轻易饶过他。”

景澄长老笑着问道:“鹤轩师侄,你真没发现?”

“啥?”独孤鹤轩不明所以的追问道:“发现啥?”

“小盈师侄所说之事!”

“跟我有关系?”

“你在我头上拉屎,还偷笑!”

独孤鹤轩紧了紧腰带,说道:“师叔,您这人不怎么地。他们一口一个‘小偷’、‘你’、‘他’之类的,难道这些是在指我吗?虽然在你们元始魔宗,我是没什么身份地位,可我有名有姓啊!”

西门盈怒道:“独孤鹤轩,你敢说你在我头上没拉屎,没偷笑?”

“哟,这位师姐定是鬼上身,还没好!不仅不能确定头上有没有屎,而且还屁声笑声不分!”独孤鹤轩指着一个胖子说道,“师叔,您听,那胖子是在笑,还是在放屁?”

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一位面容严肃的长老说道:“这孩子,也太淘气了!”

“都散了吧!”景澄长老没辙。因为这事,独孤鹤轩是铁定占理,处处占理,根本没法问些什么。再加上独孤鹤轩那耍无赖的本领,无人能出其右,还是草草了事的好。而在众多长老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那么大的功劳,为何独孤鹤轩置身事外?那可是个滑头!

澹台冲、南宫荣轩等人,对独孤鹤轩的恨意越来越深。但他们根本不占理,只能往心里憋。

众人散去,远峳长老唤住独孤鹤轩,带往宝堂的内堂。

***

是夜,子时,天净夜明,山风徐来。

两道人影出现在黄院附近的山坡上。

“我们好久没说过话了!你与紫荺师姐还没和好?”

“不谈这事!你是元始剑宗的大长老,能看出这里的端倪吗?”

“看这些散乱的石头,似是一种简单的五行阵法。其它,应该没什么了。”

“对自己的宝贝弟子,那么没信心?”说话之人淡淡一笑,说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是从‘十绝阵图’中演变出来的‘困局’阵势,极其霸道。那小子还算不错,留了一条活路。但这条路,那几人没一人能破,足见他们之间的差距。”

“‘十绝阵图’?那不是谪仙盟弃卒萧九仙的独门秘法么?三百年前,萧九仙被逐出谪仙盟,当时便消失在鸿蒙界。此图怎么会落入独孤家的庶出之子手中?独孤天峰再厉害,也越不过独孤家的家族长老,这事似乎不可能!更何况,还有个手眼通天的谪仙盟!”

“大概是没错了!几天前,他赢你的宝贝徒弟,没有施展长孙家的‘乾坤挪移术’,你我都没看出门道。那么现在只有一种解释,他用的是萧九仙的‘偷天换日术’。”

“资质卓绝之人,终其一生,亦难修成其中的任意一种!这么一个资质平平的小孩,可以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唔!有件事,或许我要提醒你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