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岁岁年年之谪仙怨

更新时间:2020-09-14 23:06:01

岁岁年年之谪仙怨 已完结

岁岁年年之谪仙怨

来源:落初 作者:梨灼 分类:仙侠 主角:凤凰孔雀 人气:

经典小说《岁岁年年之谪仙怨》由梨灼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凰孔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爱是什么?是从心底开出的曼珠沙华,美丽动人又迷惑人心。  恨是什么?是痛不欲生,一念成魔,万劫不复。  情是什么?是受尽辛酸苦楚,为他依旧明媚如初。  痴是什么?是明知是劫,还要执迷不悟,自欺欺人。  他是九重天上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薄情寡性,无情挥下凌霄剑,伤人伤己,从此自陷于无尽情伤。  她是丹穴山无忧无虑的上神,至恨成魔,一把凤凰琴抚抹风雅间,便覆了六界。  命运的寡淡,这是因,参不透的情痴,这是果。  那便倾覆了这一切的仇怨,偿种下的恶因,解造下的恶果。  人生一场大梦,盛世繁华过眼云烟,她悟了,于是化做劫灰:他尚未悟,于是执迷沉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卷

师傅,这是笑了?雪凰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样亲切温和的笑容,真的会是师傅的表情?该不会是一时眼花吧。

她重重眨了眨眼又拍了拍脑袋,企图看得更清楚,可没想到这一拍不是拍清了灵台,而是拍下了头上的装饰灵珠。原本就只是勉力斜坠着的发饰彻底松垮,掉下了第一颗灵珠之后则一发不可收拾,三千青丝如流水,清净阁再也清净不起来,久久回荡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雪凰傻了眼,既是心疼那些从海内昆仑之虚移来的琅玕树上好不容易长出的火灵珠,火生土,一落地即成为了尘土,又是无脸面对见到了自己丢这么大脸的元昊,双颊火辣辣地再不敢抬起头来。

直至,她听见一声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笑容,然后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如果刚才不是自己眼花,师傅的笑容,也实在是太好看了,褪去了高高在上的孤寂之后,原来师傅也可以这般真实。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失态,鬼使神差地说:“师傅,你以后应该多笑笑,要像弥勒佛那样,不要和其他的神佛一样皮笑肉不笑。”

元昊:“……”

八月中秋,月如环。月亮唯有在这一天最坦然,圆满如无恨,月月唯十五,年年唯中秋。

人间家家户户团圆赏月,仰望那一轮可望而不可即的冰月。大约是因为人间万民的仰望,所以隐隐的也笼上了一层温柔的光,将那高傲的美丽也变得柔和起来。琼楼玉宇此刻也迎来了万年孤寂中最不孤寂的一天。

不仅是凌霄九重,还有万里深海,蚌珠圆缺随月之盈亏而变化,此刻泣泪成珠,定是颗颗圆整。

流珊龙宫由水晶珊瑚造成,晶莹剔透,熠熠生辉,可是又寒得让人觉得心冷。宫殿前是一簇簇缓缓摇曳的水草,缠绵不尽得像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思,又黛青如女子的三千烦恼丝。

深海下没有四季,也没有声音,那水将人包围,又像把人隔离。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就在于它的无孔不入,像是流动的毒药,渗入内心,把一个人慢慢打垮,最终变得失去自我。

不远处,是一个姗姗而来的身影,穿了件洁白羽衣,脚上珍珠绣鞋,头上唯用一根雪白凤羽斜插着,凤羽偶尔泛出几点晶莹的光泽。

她走至几乎高过自己的水草前,一扬手闪出一道光,那水草便缓缓自动向两边退开,水草之后是一个泛着莹莹幽深光泽的巨蚌。

她微然一笑,嘴角眼角像缺时的月亮,可又比月亮多了很多温度,只保留了月光的仙灵。雪凰笑着说:“今年中秋节又到了,落灵姐姐,难道你还不肯醒吗?”

海水忽然翻腾如浪,水草剧烈地摇动,至柔之物似有了惊天动地的力量,仿佛要毁灭一切。雪凰立刻一手挡住铺天盖地而来的水流,一手汇聚出所有的灵力,拼尽全力向前一击。只是凤凰属火,与水相克,在水里力量还是差了许多。

只听得震得整个海都像是抖了三抖的一声巨响,海面上激起千尺水柱,巨浪滔天,雷霆万钧。轰隆的声音久久回荡,成千上万受惊的鱼慌忙逃窜。雪凰被对方的一掌冲得退了三步,幸而自己并未轻敌。想她已以十成的力量打出去才能勉强接住一招,若是方才轻了敌,自己此刻灵力如此弱,现在大概是连涅槃也不用过了。

带到呼吸平稳下来,海底也重新归于平静,雪凰才抬起头看清眼前赤红色衣衫,长发随水微微摆动的人。叫了一声:“息夜大哥,是我。”

宫息夜只像是不认识她,眼里的陌生与平静如同这万年不变的深海,只有无边的空洞。

雪凰有些无奈,果然是因为自己长大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想当初自己听爹娘说凤凰Xing属火,与水相冲,便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冲到了南海深处,结果就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她失去了九成的法力,在海底的流珊龙宫又迷了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就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两个漂亮得让人不敢相信的人救了她,一个是落灵姐姐,另一个就是宫息夜。那时他们对自己多好啊,可是现在,落灵姐姐在巨蚌中沉睡不醒,宫息夜则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究竟是为什么呢?

也罢,她向来不喜强人所难,雪凰讲求心甘情愿,不喜欢逼迫。别人的事情自己不便多问,既然宫息夜什么也不愿说,也不再想与自己像从前一样相处,那么,自己也只好随他。

她僵硬一笑,道:“我记得落灵姐姐最喜欢中秋,每年中秋都会到海上看一看那轮月亮。我想,今年月亮那么漂亮,她会不会醒过来看一眼……”

“落灵会醒的。”宫息夜的声音如同在黑夜响起的魔音,悠远神秘,动人而坚定,似是对她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他的落灵会醒的,他一直相信,每一年中秋,他都会偷偷来看她,既希望她醒过来,可又不希望是在中秋。宫息夜垂了垂眸,睫毛纤长到似乎在水中浮动。他说:“你和她说说话吧。还有,不要太久,你在水里太久不好。”

雪凰笑着应了一声:“我知道。”便立即转过身走向那散着月光般皎洁光泽的巨蚌。只不过转身前还用余光看了一眼目送她远去的人。宫息夜站在远处,如一尊精雕细琢的的雕像,静默地屹立,亘古寂寥。

巨蚌一张一合,透进些许微光,可里面还是漆黑一片,什么也无法看清。可是雪凰知道,她的落灵姐姐,那个堪称海底第一,六界里数一数二的绝美女子,现在就安安静静地躺在里头,隔着巨蚌,她在里头,自己在外头。如此一想,她便觉得很亲切,像是小时候收拢翅膀依偎在她身边一样靠在巨蚌上,轻柔抚摸,蚌壳凹凸不平却很光滑,温温润润的像块玉石。

雪凰一边浅笑一边低喃说:“落灵姐姐,今天是中秋了,雪凰又来看你了。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你起来和雪凰一起看看好不好?不要再睡了,再睡下去月亮又要变缺了,你都错过几次中秋了?十年?二十年?还是一百年?不对不对,算上今年,已经整整两百年了。落灵姐姐,你醒过来吧,看一看月亮,看一看雪凰,雪凰已经长大了,我怕你认不出我……”

四遭无声,唯偶尔有几尾穿梭往来的五彩小鱼。低吟声慢慢轻下去,转而是极细微的啜泣。雪凰拭过眼角,却什么也摸不到。如果周围都是水,那么眼泪,也就不存在了,可是眼泪若是真的不存在了,为什么悲伤还要存在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