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裂魔威龙

更新时间:2021-02-20 07:57:05

裂魔威龙 已完结

裂魔威龙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十月天红 分类:仙侠 主角:位师叔武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月天红原创的仙侠小说《裂魔威龙》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位师叔武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上古魔君潜入人间祸乱苍生,神州震怒。 天山少侠机缘巧合练就奇功,誓死追剿! ★★★★★ 巍巍昆仑傲天脊,雄雄天山藏道机。 阴阳太极旋天斗,仗剑吹雪三界走。 除魔卫道斩妖凶,龙是最强战苍穹。 刀山火海鉴真性,开拓万宇壮豪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闺巢已失去了平衡,倒栽葱般地从高空极速坠下。

云天龙骇.异无比,但他很快镇定下来,一把抱起紫云公主,他已经想好了,要用自己的肉身作铺垫来保护自己的爱妻。

紫云看出了他的用意,激动地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泪流满面的想:“不行!不能就这么巢毁人亡的被摔死!我们的爱情才刚刚开始,绝不能就这么断送了与云郎的不知多少千万年的情爱之约?”

云天龙此时已闭上了双眼,心里十分平静,因为他想即是死了,也已心满意足了,因为他获得了甜密的爱情,能和如此美丽善良的龙女一同死去,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然而紫云公主的心却怦怦地如擂鼓般狂跳,她一直在想:“不能死!不能死!不能就这么死去!”

因为她是龙,更因为她已感觉到自己体内已有了一个新的生命。

因而,她不能死,她们都不能死!

这些念头只电光石火的一闪,紫云就猛地从云天龙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唤了声,“云郎,别怕!”一声娇吟,就出了闺巢。

接着,只见她在空中一个360度的旋舞,就化成了一条翘首摆尾的紫龙。

又一发力直向下俯冲,待追上下坠的闺巢时,她又一个底钻,就稳稳当当地把闺巢顶在龙脊梁上。

然而闺巢这会儿飞速下坠的重力,实在太大了,即是紫云拼力驮着也在不停地朝一个万丈深涧里坠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闺巢会突然失去控制?

这个深渊又是什么涧?

怎么这么深?

好象没有个头似的?

紫云在驮着闺巢仍不断下落之际,脑海里也在不停的掠过一个个费解的疑问,但情势又容不得她去细查,只能尽力地驮浮起闺巢,希望尽快落到实地上去。

说真的,如果当时一发现危机,她完全可以把云天龙从闺巢里带出去的,但是,情危之下,她没有那样做,主要有两个故虑:

一个是她怕云天龙没有在这么高的天上走过,怕弄不好摔了下来;

二是即便能把云天龙驮上飞走了,那雪狼咋办?自己那饱含了父母无穷心血的闺巢怎么办?她不能丢弃任何!

此时云天龙蜷缩在闺巢里,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他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心,为爱妻的命运担心,也为雪狼,可是悬浮在空中,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他心里有一种莫大的自责感,他一直在心里暗骂自己太无能了,面对这样的危机,他却不能迎难而上,不能够去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其实,刚才紫云从闺巢里突出之时,他跟着想往出去扑,可是却被雪狼一口咬住了外褂子,他着急地对雪狼又踢又骂:“畜牲!放口,我要去帮助紫儿,我要去帮助紫儿!”可是雪狼任他如何就是不丢口。

当紫云化作龙身把闺巢驮浮起来后,闺巢下降的速度慢了许多,也平衡了许多。云天龙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他望了望窗外不停上窜的崖壁,又望望雪狼,轻轻地说:“娇儿,对不起!娇儿。”

因为,他这时已清醒地知道,即是自己刚才跟着紫云跃了出去,也是白搭,不被摔成粉身碎骨,也只会给紫儿添乱。

这深涧太深了!下坠了这么长时间,还落不到底。

紫儿她怎么样了?

她的身体吃得消吗?

云天龙的心突突的为爱妻攥了一把汗。

世上没有无底的涧,闺巢在紫云的驮浮下,终于落地了。

虽然有紫云的驮浮力,落下时仍然发出了很大的响动。

紫云在即将落地时,倾出全力把闺巢凭空向前直推了一下,才一个滚动,一抽身就卧在涧底大喘粗气,几欲虚脱。

闺巢一落地,云天龙和雪狼“呼呼!”地跃了出来。

看到爱妻累得连化成人形的力气都没有了,云天龙心疼地跑过去,跪在地上,抱着紫云的龙头,不停地热吻。

“紫儿,紫儿,我的紫儿,你受苦了!受苦了!”云天龙边吻边喃呢地说,热泪扑籁籁直流。

紫云见丈夫这般疼爱自己,心里直冒幸福的涟漪。

她用脸轻轻地蹭着云天龙的脸颊:“没事的,云郎,没事的,我略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云天龙轻抚着紫云的龙身,自责地说:“我真没用,真没用,害得我的紫儿受这般罪!哎、哎!”

“这怎么能怪你呢?”紫云瞧着云天龙那自责的样子,一阵激动,一个龙蟠就把他圈在了怀里,摇了一下龙头轻吟了一声,就附着云天龙的耳朵,低声对他说:“云郎,别想那么多了!说点高兴的事儿”。

“什么高兴的事儿?”

云天龙轻抚着紫云的身体,仍有点自怨地说:“我的紫儿都累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啥高兴的事?”

紫云咯咯地笑了。

云天龙仰头瞧着她的脸有些不解,紫云用龙尾巴轻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才悄悄地对他说:“云郎,你就要当爸爸了!”

云天龙一愣,继而兴奋地就从紫云的龙爪里跳起来,在这个涧底狂奔,边跑边手舞足蹈地喜嚎:“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父亲了!噢噢!”

见他突然发狂,惊得雪狼也跟着他在山涧里上蹿下跳个不停。

看着他们那痴傻的样子,紫云笑得开心极了。

云天龙在涧底一通发狂后,就想把爱妻弄进闺巢里去,因为,涧底太潮湿了,可不能使紫儿伤了胎气。

于是他就向不远处的闺巢走去,他要先去检查检查,顺便进去把床铺弄舒适。

当他快要接近闺巢时,突然只听“咣当!”一声响,一把灰白色的条状金属物从闺巢的右顶角部掉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云天龙一个剪步就跃了过去。这声掉地的脆响不算太小,可见这个东西着实不轻。

“咣当”声也惊觉了紫云和雪狼。

紫云一提真气猛地站了起来,一拧身又化成了人形。雪狼听到云天龙的疑问声早已几个跃越扑到了跟前。

“这是一把剑吧?”云天龙上前双手捧起了那个金属物,翻来覆去的端详。

是的!

这是一把剑,不过这把剑磨损度太历害了,剑刃钝成了原铁,剑头早已没有了锋意。

剑柄锈迹斑剥,已结成了一层厚的锈茄,粗一看就是一个毛铁而异。

云天龙用眼量了量,这柄剑足有六尺长,半尺宽,从双臂现在酸困的情况估计,其重量不在“三百斤之下。

“这是什么剑?真是巨制啊!可想使用它的人有何等神力了!”云天龙心里惊叹不异。

他又瞥了一眼闺巢,只见刚才巨剑滑落处,早已破了一个大洞。

这一定是这柄巨剑的杰作!

那么它又是如何跑到闺巢身上的?

云天龙正在注视着这柄拙铸的巨剑迟疑,紫云来到了跟前,并且十分诧异.地叫道:“啊!天狼剑!”

“什么?天狼剑?”云天龙看着紫云惊谔地问。

“是的,这是父皇的战剑!”紫云激动地用手抚摸着剑身,肯定地说。

“是吗?那怎么会在这儿?而且刺穿了你的闺巢?”云天龙有点难以相信。

紫云伸出右掌,暗一发力,只听“吡波”声响,剑柄上的锈茄便纷纷掉落。一颗鹅卵般大小的紫晶显了出来。

紫云看了眼云天龙:“云郎,你握住剑柄,发力看看!”

云天龙望了一眼爱妻,把剑用力在手中旋舞个剑花,而后,一声暴喝,那柄沉重而铸拙的剑就握在了右手中。

紫云望着自己的云郎还能单手握起剑,脸上不由得露出钦佩的笑容,便鼓励道:“好!云郎,你好大的劲哟!”

云天龙苦笑了一下,心里却在暗暗叫苦:“紫儿呀!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呀!这家伙可太沉了!”

紫云其实也看出了丈夫那吃力的样子,但是她就是要锻炼他,便装作没看见似的对他说:“云郎,你用功发力呀!”

一句话提醒了云天龙,他暗骂了自己一句,便采用龙族聚气诀来,略一导引,便觉得浑身内力暴涨,右臂越来越有了力气。

他转脸朝爱妻挤了一下眼睛,便催动一股内力直向巨剑贯注。

谁知道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内力一贯入剑身,剑身竟大发银芒来,刺得他们的眼睛都一时睁不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