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杀戮进化器

更新时间:2020-09-27 18:00:36

杀戮进化器 已完结

杀戮进化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山洞阿飞 分类:玄幻 主角:文明米索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山洞阿飞的原创小说《杀戮进化器》,主角文明米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男主偶遇杀戮进化器,从此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小说里的故事真实上演,卧槽,实在爽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夜的冲动,父亲是唯一一次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反而很是欣慰的说着,自己的儿子长大了,能够支撑起这个家了;那一夜,父子两人难得一次的通宵痛饮。

“文风,待会到地方,你只需站在那里助助威就行了,别的就不需要你动手了,你现在身体刚好,不宜做剧烈运动!”老城街道上,人流促动,身着拉风皮衣的司徒云飞,关心的叮嘱道。

欧阳文风不满的说道:“你大爷的,那点小伤算什么,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你把我当成小白脸怎么了,要不我们过一手,看看到底谁的战斗力高点!”

“滚你大爷的,谁不知道你小子,打起架来就是不要命的,我可没功夫跟你拼命,算了,既然你想动手,我也不劝你了,或许到时候,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说不定那方人马,看到我们人强马壮,早就机械投降了!”司徒云飞没好气的说道。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我觉得啊,咱们应该多争取点收入,虽然我们只是走走场子,纯属打酱油滴,但这出场费也太低了点吧,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给的钱还不够看医生的,总觉得不太划算,怎么说,咱也是拿命拼的血汗钱,对不对!”欧阳文风猜谜的说道。

司徒云飞赞同的摸了摸下巴,说道:“倒也是这个道理,现在物价飞涨,就连房租都猛地上蹿,各行各业都有所升值,没道理,我们这一行,还停留在朝不保夕的生活里;他大爷的,就这么干,跟其他的人商量一下,不给涨钱,我们就不出手,看他怎么弄!”

“你大爷的,你小子我算服了你,连打手的职业,居然都能跟经济的PR值扯上关系,你真他娘的是天才,你小子要去当法官,指不定会有多少人,被陷害入狱呢?”欧阳文风笑骂道。

司徒云飞自恋的说道:“那还用说,这只是毛毛雨啦,没有好的口才,怎么在情场上驰骋,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女的,投怀送抱呢,小贼,你要多学学了!”

“恩恩,咦云飞,你快看啊,美女耶!”欧阳文风双眸一亮,指着司徒云飞后面的一个位置,惊叫道。

“哪哪呢?”司徒云飞闻声,犹如猫儿闻到腥,赶忙转过身去。

“砰!”

“你大爷的,我还以为你多聪明呢,原来就是个白痴哈哈!”迎头一个脑瓜崩,欧阳文风‘阴谋得逞’的向前猛然跑去。

“你大爷的,居然敢耍老子,你小子给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活剥了你!”痛苦捂着后脑勺,司徒云飞咬牙切齿的紧追上去。

“呼呼”

跑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欧阳文风双手撑着小腿,粗重的喘着气,弯着腰摆了摆手,说道:“咕噜不行了呼呼,实在跑不动了,我认输,大哥,我认输了!”

“现在认输,哼哼,已经晚了,你大爷的,刚才那一下爽不,害得我现在还晕晕的,小子,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司徒云飞双手按得噼里啪啦作响,‘凶神恶煞’的向欧阳文风逼来。

欧阳文风‘心惊胆战’的说道:“大哥,我真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会吧,要不,你说该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好吧,看你认错态度极好,就抱着我大腿,唱征服吧!”司徒云飞很是满意的说道。

“切,我唱你大爷”欧阳文风不屑的竖了根中指,极度鄙视着。

“你大爷的,还反了你啊,看我今天如何让你小子,生死不能啊啊啊!”司徒云飞大声咋呼着,冲向欧阳文风。

“你大爷的,你小子玩阴的,居然抓我小弟弟,我跟你拼了!”

“靠你大爷的,你小子还不是爆我后庭花,丫的,那里是我的禁地,还未有人深入过!”

“哎呀,你小子揪我咪咪,你大爷的,看我猴子摘桃!”

两人一拥而上,尽是阴招互抓,不多时,两人也折腾累了,纷纷罢手,就地躺在桥堤旁的草坪上,双手枕头,静静地看着天空的云朵。

“咦,文风,你看那人,怎么这么像欧阳叔,好像还跟人拉拉拉扯扯的!”始终未曾安分四周打量美女的司徒云飞,忽然惊奇地叫道。

欧阳文风不在意的说道:“哪个欧阳叔,你小子是不是看女的看眼花了,尽瞎说!”

“还能哪个欧阳叔,就是你爸啊,不好,赶紧起来,文风,你爸跟人打起来了!”司徒云飞语气焦虑地叫道,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哪,哪儿呢?”欧阳文风也是一骨碌爬了起来,慌忙的叫道。

“跟我来,现在没时间跟你细指!”司徒云飞率先向前跑去,欧阳文风一家人对他很好,父母经常在外出差,也因此,他把欧阳文风的家,当做人生第二个家,面对这种状况,他又如何不心急。

事情发生的地点,其实离两人并没有多远,就在这河堤不远的滚石桥上,两人不到一分钟,便跑到滚石桥上,欧阳文风也看清了被殴之人,不正是自己的父亲,虽然不到一分钟,欧阳彪却已经多处受伤,毫无反抗之力,欧阳文风双目欲裂的咆哮道:“你他妈的,放开我爸!”

欧阳文风就地撩起一块砖头,司徒云飞随同着欧阳文风,火急火燎的冲向斗殴地点!!

“砰!”

一砖头猛然砸下,其中一个混混,一时没有防范,后脑勺顿时开了瓢,鲜血如注得直冒,痛苦瞬间直达神经,抱头倒地惨叫了起来;如此巨变,正在厮杀斗殴众人,手中动作不由得一滞,不约而同的齐刷刷看向,半截砖头沾血的欧阳文风二人。

“啊”

欧阳彪也看到儿子狂暴的冲上来,身疲力竭的他,一时没有防备,被一名混混无意一推,透过年久失修的没有护栏的一角,顿时失足跌了出去,向着激流勇进的河流中垂落!

“爸不要啊!”父亲无意失足,掉落河中,本就怒火中烧的欧阳文风,更是犹如疯狗一般,凄厉的大叫着,毫无理智的冲了上去。

“快,给老子拦住他!”一撮黄毛的青年,明显是这伙十余人的小头目,看到发疯的欧阳文风,色厉内荏的叫道。

数十人硬着头皮,慑于号令,只能迎面冲了上去。

“砰!”

“滚你妈的,给老子死吧!”疯癫的欧阳文风,一脚拽在为首一名青年胸口,翻手之间,便又是一砖头,砸在另外一名混混的头上;但好汉难敌四手,一名混混趁机从后面踹了一脚。

猛然一个趔趄,欧阳文风身体不由控制的撞在防护栏上,额头顿时被划开一个三角口,鲜血瞬间从眉毛流了下来。

“你他妈的滚开!”司徒云飞也是下了狠手,仗着人高马大,一把拽过挡在前面的混混头发,一记手肘豁然砸在混混的脸颊上,紧接着便是一脚踹过去!

“妈的,点子扎手,兄弟们,撤!”出来混的,有一句老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他们虽然自认为自己很横,但却没有为了一些钱财,而赔上性命,显然欧阳文风二人在他们眼里,已经属于不要命的了。

“你他妈的,别跑,来老子回来!”擦了一把额前的血迹,欧阳文风双眸赤红的,再度冲上前去,一脚踹在最后一名混混的屁股上。

“噗通!”

那名混混,一个趔趄如同滚葫芦似地,急速向大堤下滚去,就连跑得最快的要没他快,那些逃命的混混,心中不由得暗暗赞赏,这家伙果真是快跑将军,今天我真的是信了!

“文风,你别冲动,现在不是耍强的时候,欧阳叔现在还生死未明,我们应该赶紧打电话报警,营救欧阳叔,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司徒云飞一把抱住还要撵过去的欧阳文风,大声劝道。

“对啊,我爸现在生死未明,我应该先救我爸,那群家伙,日后有的是机会!”欧阳文风的双目,逐渐的恢复了清澈。

司徒云飞松了口气说道:“你先四处找找,看看欧阳叔有没有爬上岸,我这就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组织人员营救!”

“好,就这么办,我先去找我爸!”欧阳文风阵脚大乱的便向大堤下跑去,正在观看好戏的围观之人,看着手持半截砖头的欧阳文风,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由得畏惧裂开一条通道,随即人散一空!

警方接到报警以后,赶来的移动速度也很快,稍微记录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笔录,便组织人员,开始地毯式的搜索,在外人看来,至少表明上,警方做的很到位,不遗余力的逐步搜索

“有没有我爸的消息!”浑身夹杂着血液和泥土的欧阳文风走了出来,沙哑的声音,可以猜测到,这三个多小时,欧阳文风的呼喊声有多强烈,多么的心机,以至于嗓子都喊哑了。

“还没有,不过文风你别着急,欧阳叔肯定会没事的!”司徒云飞也是很伤心,没有底气的劝慰道。

“给我根烟!”坐在桥头,欧阳文风低沉的说道。

“啪!”

接过香烟,欧阳文风随手点着,深深吸了一口,浓烈的烟气,似乎想要熏散心中的绝望、不安!

半个多小时后,警方的搜索队伍,陆续赶了回来,为首的带队警员,对欧阳文风的遭遇,只能深表遗憾,便带着大队警员,乘着警车,离开了现场!!

“文风,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阿姨自己在家,也该等急了,说不定欧阳叔吉人自有天相,现在根本没事,很有可能,已经在家等我们回去了!”夕阳日落,司徒云飞开口劝道。

欧阳文风面色平静的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呆一会,等下我就回去,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

“唉,那好吧,说好了,别呆的太久,半个小时后,我会往你家打电话,如果你小子还没回家,我再给你算账!”司徒云飞叹了口气,随手把半包烟,放在了桥头边,起身离开了滚石桥。

望着急流的河水,欧阳文风双眸闪烁,一丝丝杀意,涌上眉梢,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根烟燃尽,烧到手指,也未曾察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