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下第一掌柜

更新时间:2021-03-04 07:34:01

天下第一掌柜 已完结

天下第一掌柜

来源:落初 作者:更怂 分类:玄幻 主角:帝云司 人气:

经典小说《天下第一掌柜》由更怂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帝云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带着一间会动的客栈,搜罗各行业的天下第一,做一个好管闲事的掌柜。(书友群:31373670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愿闻其详。”

宸回对于这些,确实很陌生。昔年他的师傅宸沙,于连庆山外教他剑法剑意,宸回只知道师傅是高手中的高手,天下无敌的那种,但却不知道这样的高,到底高至何处。只是这些年行走于江湖间,宸回发现,似乎总是很轻易的就能击败对手。

丁七两倒也乐得谈论武道。

“武道的四种境界,但其实也可以说只有三种,极意,真武,浩瀚。第四种其实并不算一个境界,倒不如说种状态。”

“如何才算极意。”

“掌柜,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但总该知道我们武道的本源所在吧?”丁七两发现宸回竟不如一个普通人知道的多。

宸回笑着摇头。

“自楚国灭亡后,大秦兴起,帝国与江湖势力的关系便一直很僵,人人尚武以求乱流中安身自保,虽然如今秦国看似平和,但实际上朝廷与武林各派一直在争斗。莲空城一役后,武林因帝国诡计萧条数十年,更是与朝廷水火不容,你居然却连武道常识都不懂?”

“那还真是遗憾,我的师傅,确实未教过我这些。”宸回完全没有不好意思。

“是内力。叶依然的品武录你真的该看看,强弱与境界有关却不局限于此,毕竟武学也有依靠精巧招式而退敌的。评判一个人强弱便该是从反应速度,身体强横程度,五感敏锐度,轻功速度,功法品级,功法修炼程度,内力深厚程度,甚至所用的兵器铠甲强弱等许多许多方面考量。

但衡量境界,却只看内力。同样的武功,比如玄机剑派的天玄剑诀,霸剑门的霸剑术等等,也许你可以用霸剑术或者天玄剑诀里精妙的招式击败同样会这武功甚至内力更深的人,但是,若二人对招,最终还是要看谁的内力更为强大雄浑。”

“内力决定你一招一式的威力。九叶之上的境界便是极意。”

不待宸回提问,丁七两便知道宸回要说什么。

“至于九叶是什么,这还得讲起一个故事。许多年前道家与佛家论武,一行少林高僧前往天公山道教,在天公山,九华池边论武,但虽然不同流派,佛道两家却极为交好,同为武林中泰山北斗,武功纷杂,于是两家提出只比内力。”

宸回倒觉得稀奇,不禁问道:“怎么个比法才能不伤和气?”

“我们的气海内田之处,经脉形状极为奇特,如同一棵树,树桩起于气海内田,枝干同经脉延至身体各处。而内力充盈丰沛之人,其枝干之上便有似树叶形纹的内径生出,以便存藏内力。修炼内功便是要让这样的内径越来越多。不过这颗名为气海内田的树上开出一片叶子可是很难的。这也是习武之人极其难以越过的一道鸿沟,窥叶,便是第一重境界,也就是叶之境。”

说话的同时,丁七两手一抬,翻了翻手掌,而他身前的茶杯里的茶水则开始变化,茶杯里的水腾空而起然后那些水滴逐渐凝成一片树叶形状,宸回甚至能看见叶上的脉络。

“没想到厨子你的内力这么厉害。”宸回实在是对这些没概念,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其实能做到的更夸张。

丁七两摇了摇头,内力散去,那些水滴分化,落回茶碗内。

“我的内力实在只能算是一般,内力的修行是无法取巧的。这碗茶就在我身前,自然好控制。但一叶之力并非如此简单。那场比斗的方法就是按照气海内田最原始的吐纳之法运转内力,然后感知体内的内径所聚成的叶脉数量,有一叶便在十丈外的九华池前凝出一片水叶,以水叶多者为胜。”

“那场比斗,让很多人对佛道二家倾佩不已心生敬畏。而比斗的公正性也不会有人质疑,佛道二家虽然比内力,但二家本就极度交好,更不在乎名利,只是单纯的比试,自然也不会有人在这样的比斗中作假,虚报叶脉数量。”

“最终还是以佛家,少林僧人无念大师的内力最为强绝,于十丈之外,在空中凝成九片水叶,叶中脉络纷繁复杂精细无比。他娘的,当时有画师观摩画了下来,这画也多经抄印流传至今,儿时我父亲给我看过,太复杂了,我丁七两,自愧不如,大不如。而那次道佛论武后,无念大师便被江湖中人称之为九叶佛。”

“强大的功法能让你使用极少的内力发挥出强悍的威力。而如果不用功法,任凭内力用最原始的方法挥霍运转,很快就会力竭。但当时佛道比斗都约定了只比内力,不比两家功夫。所以能在十丈外哪怕凝出一片叶子,便已经需要耗费大量的内力,这已经算是内功好手了。而每多一片叶,便说明其气海内田的内力越多,到了六叶之境之后,每多一片叶,便需要多近乎一倍的内力真元数量。”

丁七两目光中满是神往。

宸回说道:“所以,后来人们丈量内力的方法也由此而来,以气海内田上的内径叶脉数量为准?”

丁七两点头道:“没错,不过江湖中能达到九叶之力的内家高手十分稀少。道家的天公山道教,佛家的少林毕竟都是数百年的大派,沉淀深厚,高手无数。所以倒也有些许九叶之境的内力深厚之人,而其余门派,哪怕是九大派这样的武林豪门,也不过三五名。甚至更少。”

宸回大概懂了些,惊奇道:“我可以想象九叶之力的人有多强,可极意竟然还比这更强?”

丁七两说道:“目前极意境界的,都是整个武林甚至帝国最强的武者们,至于极意,第一个展现出这种境界的便是制定这个境界的品武师叶依然本人。”

“尽管江湖中九叶之境的人已然非常稀少,可是却不能说这便是登峰造极,叶依然拜访天公山道教,在掌教张天师面前,距离九华池数十丈外,散发内力,你猜猜发生了什么。”

出乎丁七两的意料,宸回仔细想了想,平缓的说道:“万叶飞花。”

丁七两一惊,轻噫一声:“没想到你居然知道。”

“没错,那个画面确实可以用万叶飞花,当时许多武林中的顶尖高手都在,我爹当时也在。我爹说,叶依然的内力真的是深不可测,数不清的水叶在空中飞舞,宛如叶依然的豪放性情一般让人看了痛快至极。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内力,他根本不拘泥于水叶的数量,只要他内力挥洒,便有无数由水凝成的花叶激荡。据说到极意境界之后,内径便如一夜春风万花开一般。”

“张天师说叶依然知晓天下武学,又有这般内力,实在可以问鼎天下第一了。这等内力,在古往今来的侠士中,都算是登峰造极了。故而,称之为极意。数倍于九叶之境的内力,也成为了一道让众多武林名侠们无法企及的门槛。”

宸回这次到没有那么震惊了。他思索着什么,最终只是耐人寻味的一笑,继续问道:“真武境呢?”

“江湖中并未出现过真武境的人。真武境虽由叶依然所说,却都只在传说里。”

宸回却执着于这些传说,问道:“什么样的传说?”

丁七两未在意宸回神色的变化,继续说道:

“即便是传说,这样的传说也只有一个。”

“是与帝国皇室有关,相传秦先皇曾与一位绝世高人签订了某种契约,要求那人护帝国万世基业。那高人拒绝了,说帝国霸业乃时运,非人力所能更改,但他接受保护秦国帝王安全的职责。也就是说,哪怕秦国亡了,秦帝不会亡。此人虽然是保护帝王,却与帝王同等待遇。江湖中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这个人,被称之为,龙脉武者的这个人,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却一直活在传说里。”

宸回说道:“这个龙脉武者便是真武境?可曾显露过身手?”

“秦楚最后一次交交锋乃是三十年前,秦国虽然灭亡了楚国,但其实是险胜。传说那场战斗的地点在暗海某处海滩,秦军的支援并没有及时赶到,而御驾亲征的秦皇陷入了楚军精锐的包围圈。”

“东楚八将,乃是楚帝国最强的八位将领,五名将领战死于与秦国的战斗中,而最后三名将领皆为九叶境的顶级高手,带领楚国最为精锐的三千奔雷骑,与楚王一起击杀被包围的秦王。”

“也是那一战,本该反败为胜的楚军,遇到了真武境的强者,龙脉武者。”

丁七两痛饮一口茶,目光中满是疑惑与向往:“我爹说,武道的极限也许远比人的极限深远。如果能走到那一步的人,都不该被称之为人。传说三千楚军,在剩余的东楚八将的带领下,奋勇无比,秦王的军队完全无法匹敌。除开将领,就算是那些士兵本身,都是江湖一等身手的高手。这样的军队,在绝境中背水一战,江湖中任何武者都无法抵挡。”

“可偏偏的,那个人宛如神一般,用远高于我们理解的境界,磅礴如海潮的内力,和快到无法目视的剑法,荡平了楚国的最后战力。一人,一剑。听闻那地方的岩壁上至今还有他当年留下的剑痕。”

“秦军终于赶来。据秦军当年的目击者说,救援赶来的时候楚军仅有数十人,但秦王身边除了那个不知名的龙脉武者,再无一人,四周布满了死尸,唯独秦王的战甲上,甚至连一点血都未染到。

浩浩荡荡的秦军在暗海浅滩上,包围了只剩下几十名残兵败将的楚王,当时楚王怀中还有一名婴儿,身后便是凶险无比的暗海,再无退路,楚王与几十名将士全部唱起了最为悲壮的楚国歌谣,准备在与秦军的死斗中死去。”

“便在此时,楚王怀中的婴儿开始哭泣,在浩浩荡荡的的大军包围中,在楚军的悲鸣中,那声婴儿啼哭却仿佛每一个人都听到了。而同时暗海某处上飘来一叶扁舟。舟上的人,穿着绝对不属于秦楚两国的服饰,也不会是南蛮秘境和万臧部落铁黎国的人。”

宸回听出了丁七两话语中高的惊诧与起伏,问道:“也许是暗海那端的国家的人呢?”

丁七两神色复杂:“掌柜的,你看来真的很多都不知道。暗海那头有一块大陆,这是数千年前就开始在流传的,可是这数千年来,却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横渡暗海,数千年来,暗海宛如一道墙,严严实实的隔绝了两块大陆,甚至,如今已经有学者认为,暗海没有尽头,这个世界,其实只有一块大陆。”

宸回知道丁七两的惊诧的由来了:“所以,那个渡舟人,征服了暗海?”

丁七两点头道:“这个人便是与龙脉武者一般的传说,传闻他一个人一叶木舟,便征服了藏着无数大凶险的暗海,成为了第一个自另一片大陆来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为何来,也有说是因为他听到了婴儿的哭啼。所有人看到他的木舟在眨眼间行进百尺,很快的,他来到楚王身边,很自然的接过了楚王怀中的婴儿。翩然离去。”

宸回说道:“等等,难道他不救楚王?”

“楚王与其将士全部死去。唯独那个婴儿,被带走。这本是传说,可信度原本就不高。只是,叶依然曾经说过,当年暗海浅滩上,的确出现了两个有史以来最强的武者。所以这个传说才一直被人们提起。”

“那两名武者没有比斗过?”

丁七两苦笑:“有趣的便是这里,暗海那头的神秘人似乎只是为了接过那个孩子。而龙脉武者也只是为了护秦王周全,二人相遇,却是各自没有相互对望一眼。似乎彼此都不感兴趣。”

宸回说道:“所以真武境到底多强,其实武林众人也很模糊。但似乎,到了这个境界的人,恐怕一招一式,都能发挥出排山倒海的威能。不过这样的境界,确实很难再用人来定义。”

丁七两说道:“如果说叶之境是在气海内田上生出新叶,那么极意境界便是让气海内田枝繁叶茂,但真武之境的跨度就很大。如果真有那个境界,恐怕气海内田已经不是枝繁叶茂,而是一片森林。”

宸回却皱眉道:“这样的境界本该就是传说了,可竟然还有更为强绝的浩瀚境?”

丁七两摇头说道:“浩瀚只是叶依然以真武境强者为前提提出的一个概念,据说并非叶依然最开始想到,叶依然也是受了某个人启发,浩瀚境界其实与真武境界差异不大。但是真武境界也有穷尽之时,浩瀚境界,却没有内力穷尽一说,据说内力已经不需要从体内的气海内田凝聚,而是能与天地成一体。这个境界,太虚无缥缈,和真武境一般,也许根本不存在。”

随后,丁七两又给宸回讲了许多武林中的常识。待到二人聊完,便是黄昏时分。

丁七两去了厨房,宸回则慢慢散步,秦州郊外向来人烟稀少。宸回走至湖泊处。看着平如镜面的湖水,宸回想起了丁七两今日所说的。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师傅到底有多厉害了,为何总是无法匹敌宸沙。如今他总算明白了些。

宸回轻轻的抬手。

十余丈外的湖面上忽然起了波澜,一片一片纹路清晰生动的水叶腾空而起。

一片……两片……三四片……

水叶越来越多,然后停留在第九片,宸回眉头微皱。虽然师傅当年没有教他什么理念上的东西,但是宸回的天赋很高。很快就能感应到体内的内径叶脉的数量。

他此刻全身心在感受着这颗名为气海内田的树。仿佛忘记时间。

过了许久。

天色微暗。宸回听到一声鸟啼,才从凝聚水叶的状态中回过神,看着低空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水叶。

宸回挥了挥衣袖。那些不知数量的水叶纷纷变作水滴落回湖里,宛如一阵疾雨。宸回笑了笑,缓步走回客栈。

只留下一声低叹:

“师傅果然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