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情动寰宇

更新时间:2021-04-06 13:37:43

情动寰宇 连载中

情动寰宇

来源:落初 作者:独孤情剩 分类:玄幻 主角:林雨真林雨梦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独孤情剩的原创小说《情动寰宇》,主角林雨真林雨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降临到异界,其所在的门派太古时期君临北宇宙,而现在只是勉强算得上中等势力。别人只有三魂七魄,他却比别人多了三魂六魄;别人修炼能吸收天地灵气,他却只能依靠自身灵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心打坐,推开石门出来,林雨梦发现沈天宇正从杂物室里拖着一捆青黑色铁丝出来,铁丝约米粒般粗细,但看起来却很结实。

“这是以前阁内子弟用来捕捉海域庞大生物的玄铁索,自从星变开始以来,阁内下了禁海令后才废弃不用。你拖这些铁丝出来,难道要出去捕鱼吗?”林雨梦抬起一只眼皮一脸认真的问道。

翻了个白眼,沈天宇知道她在奚落自己,也不多做争辩,解释道:“用这个可以让雷电劈到你的米田里。”

两人对视半晌,林雨梦才相信似的点点头,“如果我白干了这粗活,你等着挨雷劈吧。”

“如果不白干,下次吃米饭的时候,弄点菜。”

“菜?你要我的老命吗?修士能吃的肉食、蔬菜都是七级以上的。”

“哦,那算了。”

林雨梦轻轻松松提着一捆铁索随沈天宇到米田里去了。

到了米田,沈天宇借用林雨梦的随身佩剑,把铁丝一端削的极尖,又假装在尖端涂抹刻画了一些东西后,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大树,然后其指着最高的那颗处于北方正中的大树说道:“劳烦梦姑姑把铁丝这端捆缚于此树之顶,使尖端高出树顶一部分即可。”

片刻后,靓丽身影飞身而下,而沈天宇也把剩余的铁索随意的铺到米树之间。

三日后,又是一场大雨,一个手持雨伞的矮小身影与一个真元护罩覆身的靓丽身影来到了米田不远处,自是沈天宇与林雨梦二人。

轰隆一声,一道雷霆降落到一株大树上,却未曾把树劈倒,而是沿着一条铁锁落到一片三尺余高的米树之间。

亲眼望着幽蓝色的电流落到米田之间,林雨梦美目连闪,随后又是几道闪电落下后,其已是欣喜若狂了。

“天宇,你是如何知道这种方法的,在尖端涂抹的又是何物。此法即能吸引雷电,又能诱导雷电,如此我的米田至少还能坚持三五百年啊,而且一些强大的雷系功法我也能修炼一二了。”

“这东西是娘教我的。”沈天宇骗人不眨眼,把一切都推到沈冰兰身上了,而其心里却在嘀咕:避雷针而已,失礼失礼了。

“那此物能使用多长时间。”见问不出方法,林雨梦只能寄希望于多用几次了,想来在尖涂抹之物乃是珍贵之极的。

眨了眨眼,沈天宇说道:“只要铁索不坏,就一直能用啊。”

嘴角微微一翘,林雨梦脸上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两人又在雨中看了会雷霆降落直到这一阵雨过后才朝回走去。

到了瀑布之下,只见水势较之以前更大。而此时天上又开始下起大雨,两人也没在意,沿原路返回,此时山壁上一松散石块再也经受不住雨水冲刷,径直朝林雨梦坠落而下,正仰望瀑布而行的沈天宇发现之时再出言提醒已晚,下意识的一推其后背,让其躲过脑袋被砸之祸,而自己手臂却被石块锋利一角擦破,顿时鲜血流淌。

“啊。”回过头来的林雨梦一声轻呼,忙掀起沈天宇衣袖查看。

“只是划伤皮肉,没有伤到经脉。”林雨梦急从怀中抽出丝巾给他包扎上,“谢谢你了,天宇。”

沈天宇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回到自己房间后,沈天宇拉出自己包裹,取出伤药涂抹在伤口处,随后进行了简单的包扎,顿时伤口处开始出现麻痒的感觉且伴随着一丝丝清凉。

“这个世界的伤药还真是好。要是卖到地球上去,肯定赚发了。”沈天宇不禁胡思乱想到。

把伤药瓶口封好,正准备放回包裹,沈天宇猛然瞥见包裹底部的暗金色书册。

“娘走的时候只给我留下这本书,但看来看去也没一个大字。”

沈天宇无数次的打开这本书册,但其内中并无任何文字,只是书页间朦胧不散的雾气昭示着此书的不凡,他也曾仔细研究过,除了在书册侧面发现五个细小的凹槽外,一无所获。

仰躺在床上,又翻开此书看了看,书页间依然是一片朦胧的五彩雾气,沈天宇颇感无味,倒是又想起了沈冰兰与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来,洒然一笑,将书册搁置一旁,缓缓睡去。

半夜洞外偶尔有风呼啸而过,洞内一如既往的安静。

忽然寂静的夜晚被一声闷哼打破。

“天宇,你怎么了。”正在打坐修炼的林雨梦推开自己的房屋石门朝沈天宇的石室问道。

沈天宇回道:“我不小心碰到了伤口,没什么事梦姑姑。”

知其无事,轻声安慰了两句,林雨梦又回到自己的石室打坐去了。

沈天宇此时却一脸兴奋的盯着自己身旁的书册,眼中再无他物了。半夜,他睡觉之时由平躺而不自知的改为侧躺,受伤之臂被压身下,顿时压迫伤口,而一声闷哼也是由此而来。

伤口没有愈合,压迫之下鲜血溢出,顺着胳膊流淌到石床之上,沈天宇身侧的暗金色书籍也沾染上了一些鲜血,而令其目瞪口呆的乃是——书册在沾染了其鲜血后,竟慢慢的开始发出淡淡的金光。

准备起身找寻伤药的沈天宇也不觉伤口疼痛了,直勾勾的看着,然后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翻开了散发金光的书册。

再度翻开书册,里面已不再是一片朦胧,五彩雾气似是有规律的形成一行行小字。

只见书册第一页最左侧弯弯曲曲的写着四个大字,“@#¥%,不认识啊。”沈天宇却是没有见过这种文字,但下面的文字倒是认识。

“此书以混沌蚕丝编制,辅以五行归元阵而成,需以五行灵血之力方能开启......”刚看了不到两行,文字已渐渐消失,又变成五彩朦胧的雾气。“靠。”沈天宇忍不住爆了一句Chu口。

其这才又急忙涂抹伤药,包扎伤口。

回到床边,看着已不再发光的书册,沈天宇一阵无语。“要血才能看的书啊,刚才少说也有十数滴血吧,才看了两行不到,若是看的快点,顶多能看百余字。一滴血,十个字,等看完此书,恐怕老衲就该牺牲了。”

口中喃喃自语,但其手中毫不迟疑,咬破手指,一滴一滴的血滴了上去,顿时书册又开始发出金光,接着刚才的看下去。

“此书主要记载了老夫平生所收录的一门奇功以及一些杂学,包括......。”

前面都是一些简介书籍的话,眼看着手指滴血速度变慢,沈天宇一时心血来潮,翻到最后一页,一看之下,心中却是怒喜交加,哭笑不得。最后一页只写着一句话:“哦,忘了说了,滴血之后,书册侧面凹槽内存放五行**灵石也可持续观看此书,失误,失误!”

“肯定是创作此书之人故意为之。”沈天宇一看最后的话就知道是作者故意的,否则这么重要的事肯定会事先说出来的。

“五行**灵石也不好搞啊,看来目前还是得放血看书啊。”小心收好书册,一觉睡到天亮。

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早上观看林雨梦演练武技、施展术法以及正常的吃饭学习外,沈天宇大都是闭门不出,窝在石室内扩散真元,要不就是看书或者放血看书。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如今沈天宇已是整整八岁了。

“前面记载的功法暂时不能修炼,后面的一些神识修习运用之法倒是能学。”这两年来,沈天宇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放一次血用来观看此书,发现除了后面部分神识篇章稍微能修炼几种运用之法外,其余的都需要真元。

“终于明白空有宝山而不能取宝的感觉了。”一声长叹,沈天宇开始修炼一种最简单的神识修炼之术,《追神术》。

此术施展的目标只能是比自己境界低或者与自己境界相仿之人,需以自身魂力打入对方身体之中,而一魂也只能施展一次。

沈天宇抱着艺多不压身的想法,也就修习了这门术法,“反正学了又不用,不会损耗魂力,也没什么。”

不过学成追神术后,沈天宇很想找个对象施展一下,但周围只有林雨梦一人,便按下了躁动的心情。

这一日,山洞之内的传送阵又亮起一道白光,赫然是柔云阁主林雨真来了。

“姐姐,你怎么来了。”刚从洞外回来的林雨梦一眼就看见了从隧道内走出的白色身影。

林雨真美目一瞥沈天宇,说道:“呵呵,还不是为了他。”

“姐姐要带天宇求取通脉丹去吗?”

“不错,大师姐几次捎信,次次提及这小子经脉之事,当年我外出历练,大师姐多方照顾于你,此等小事怎能推脱呢。星空传送阵以这小子的精神力应该能勉强承受了,正好我要去一趟绿海星买些粮食回来,顺道带他求得通脉丹也好。”

“天宇,你且收拾一下,马上随我回柔云阁。”沈天宇的印象中,此位阁主向来雷厉风行,自是不敢怠慢,回到自己石屋内,其把金色书册贴身藏好,又把在兰云岛上得到的黑色小球和五彩米粒包裹好放入怀中,这才出来。

沈天宇看了一眼周围,一种淡淡的离别伤感让其有些难受。走到林雨梦跟前,抱着其修长的双腿,沈天宇哽咽道:“梦姑姑再见。”

与其相处四年多时间,日日早间演练,已习惯了有这么个小男孩在一旁观看,一想到要分开,林雨梦也很是不舍,蹲下身来,摸了摸沈天宇的头,在怀中轻轻抱了抱,不知该说些什么。

“好了,又不是不回来了。”林雨真却是开口道。

“......”

“......”

六月时间转瞬即过,这一日又一次传送后,沈天宇顿觉一阵海风扑面而来,眩晕的头脑也恢复些清明。一眼望去,赫然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

“到了。”林雨真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雨真姑姑。”

“嗯?”

“买粮食需要到这么远的地方吗?”六月时间,沈天宇几乎每日都要乘坐一次传送阵,次次头昏脑胀,而且有十几次直接晕了过去,这还是被林雨真夸赞精神强大。“真不知精神弱小的,是不是一传送就会嗝屁了。”沈天宇不止一次的想到。

“很远吗?此处可离飘云星域最近的一处售粮之地了,而且你的通脉丹只有此处才能求得。”林雨真唏嘘道。

“坐了近二百次传送阵,还不算远啊。”

“超长传送是需要灵石的,短距离就不用,没见我次次传送不用灵石吗?按你现在的精神力强度,你若乘坐超长传送阵一次,不是沉睡三五年就是变白痴,要是嫌烦的话,回去的时候咱们乘坐超长传送阵。”

“嘿嘿,不用了雨真姑姑,咱们还能省一笔灵石呢。”沈天宇讪讪笑道。

“是啊,阁中的灵石却是不够用的了。算了,我们走吧。”

于是,一美女,一少年朝传送阵背后的城市走去。

“这绿海星上岛屿千万,但城市却是只此一处。周围星球上出产的矿石、粮食、药草等一些物品都会聚集在此处出售,是以此处很是热闹。”

牵着林雨真的手,沈天宇也不怕走丢了,朝周围的地摊上看去,只见摊位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物品,有武器,有矿石,有毛皮,有兽类尸体......

林雨真脚步不停,沈天宇也不好驻足观看。

向着城内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二人远远望见城中高高耸立的围墙,“那就是绿海星星主府了,星主乃是星球的所有者。”

“那明灵星是雨真姑姑你的吧。”沈天宇扭头问道。

斜瞄了一眼沈天宇,林雨真才回到:“不是。”

“那是谁的?”

“你娘的。”

“姑姑你干嘛骂我?”

“没骂你,明灵星星主就是大师姐。”

“......”

说着话,二人顺着围墙走到一处小门,林雨真像进酒店一般推开门就走了进去,沈天宇一阵无语,暗想:这也太‘随便’了吧!

见他有些迟疑,林雨真呵呵一笑解释道:“星主府占地很大,有外府和内府之分。内府是星主家眷的住所,而外府则成了市场,像这样的小门有不少。”

果然,门后乃是一宽敞的街道,街道两旁乃是一座座商铺阁楼,颇为雅致,期间有不少各色服饰的人进进出出,好不热闹。林雨真带着沈天宇走了一会,直接来到一处阁楼前停了下来。

扭头望去,正中挂着‘丹楼’二字,见林雨真抬脚迈了进去,沈天宇连忙跟上。

店铺内陈列着一排柜子,里面摆放着不少五颜六色的小瓶子,有瓷瓶也有玉瓶,看样子里面应该装的是各类丹药。有客来,而坐在柜台内正看书的青年女子毫无所觉,眼皮都不抬一下,似是看书看得入了神。

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周围,林雨真就上前问道:“请问,万风万兄可在?”

青年女子这才发现有人进来,慌忙站起身,“家父现正在后院,不知前辈贵姓?”说完此言女子已是有些脸红。

“你就说明灵星林雨真便可。”林雨真报上自己名号,女子轻轻点了点头,到后院去了,片刻功夫不到女子又从后院出来,“家父有请。”

道了声谢,林雨真就带着沈天宇往后院走去了。

后院颇为宽敞,中间有一凉亭,此时亭内正坐有一位身穿白袍侍弄花草的中年儒生,看来就是林雨真口中的万风了。

见到其进来,万风微微一笑,指向一旁的座位,“林阁主别来无恙,请坐。”

“一别经年,万兄也是风采依旧啊。”林雨真也不客气,寻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不知......”林雨真正想开口询问通脉丹的事,万风却插言道:“林阁主请稍等片刻。”

林雨真随即闭口不言,不一会后院入口又出现两个身影,一大一小,大的是一位身穿暗青色长袍头发披散的老者,小的是一个跟沈天宇年纪相仿的女娃,甚是可爱。

“林阁主,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天极星域冰寒星程家的王岩长老。”万风指向那位暗青色长袍老者。林雨真心中微微一惊,这程家之人专修冰系功法,其依附的冰灵宗可比飘云宫要强大的多,而天极星域跟飘云星域相距较远,乘坐超远传送阵也要花费不少时间的,不知这二人为何来此。

在一旁坐下之后,万风似乎没有想介绍林雨真的意思,而是轻叹一声说道:“两位来此都是为了求得通脉丹,不过近来寻求此丹之人比以往时期要多出不少,此丹所需的一种主材料十年雪参现下只剩一株了,若换成年份较高的雪参,恐怕以他二人的体质还要一两年之久才能承受药力。若换成年份较低的,恐怕效果就要差很多。而我答应林阁主在先,家师又命我为程家炼丹......”

话说到这儿,也就说的很明了:我是炼丹的,你们总不能为难我,自己解决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