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万祖武宗

更新时间:2021-04-06 13:45:43

万祖武宗 连载中

万祖武宗

来源:落初 作者:镜丛云 分类:玄幻 主角:杨立何润 人气:

《万祖武宗》作者:镜丛云,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杨立何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万载以来,多少天骄!武宗弟子,护宗守脉!这一世,人间打乱,异魔横行,大丈夫手提五尺剑,一朝崛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润建议道:“谷主,我看还是请楚楚来,有可能她会知道一些情况,毕竟当时她也在现场。”

何润是这样想的,既然谷主已经确定那碗汤没问题,那么问题应该出在哪里呢,除了那天杨立同四级妖兽搏斗过,他的这个宝贝徒弟这些天里也没有接触过任何人,任何事啊?!

谷主感觉何润说的有些道理,便打发了一位童子前往,去请他的宝贵闺女来。

楚楚听说杨立又出了事,二话没说,便跟了过来,这倒不是因为他的老爹将其“许配”给了杨立,而是她记着杨立曾经救过她一命,这点恩情。

来到老爹的洞府之后,谷主叫楚楚,再说一遍那日杨立同妖兽搏斗时的详细情景,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今日他发病的蛛丝马迹。

楚楚觉得好生奇怪,杨立这个家伙昨天还活蹦乱跳的,整的今天就躺在了病榻之上。她听自己的老爹说,面前的少年,在丹田处有一团鲜活的东西,就是它造成了杨立的病痛。

楚楚一面向两位老人诉说着那日的情景,一面也在脑中分析,那一日和这一天事情之间的关联。

忽然,小丫头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口对着他的老爹言道:“那天我看到,妖兽体内自燃之后,最后有一团烈焰没入了杨立的身体之内。莫不是这团妖火,在作祟?”

何润当即点了点头,觉得丫头分析的很在理,按常理来说,莫说人的身体被“融入”火焰,即便是在皮肤外表灼烧,也是非常人能够忍受的,何况他的宝贝徒弟被“妖火”入侵。

可是,谷主当即摇了摇头说:“此光艳的一团也不是火焰,非金非木,倒有些像是,”

还没有等谷主的话说完,楚楚和何润便异口同声地问:“是什么?”

“有些像是,灵气之类的能量团。对,很有可能就是妖兽的精气。”谷主最后很肯定的说,就在刚才,他也不敢做出断论,等听他的宝贝女儿诉说了那日的情形之后,他这才敢肯定,特别是听到妖蛇被焚化之后,有火气进入到杨立的身躯之内。

原来是这样啊,接下去,何润长老以他缓慢的中低音,慢慢地将所有的事情接续在了一起。

倒卷而回的火焰当中,定然包含了四级妖兽的一些精元在里面,而这些精元此刻正处于可怜的徒弟的丹田之内。由于人体并不能够完全和妖兽的精元相融合,所以二者之间发生了排斥,因此,在宝贝徒弟的身体之上,才产生了痛不欲生的现象。

何润分析得头头是道,连谷主也在一旁频频点头,不过谷主补充着分析道:“杨立的体质特殊,妖兽的精元融入到他体内,这么多天,今天才发作,可见有部分精元已经被他吸收。”

被他吸收,楚楚和何润对望了一眼,眼睛里均是透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但凡有些常识的修仙者都知道,人妖殊途,人类修者体内运转的乃是元力,而妖兽体内运行的,都是妖元力。二者虽都来源于天地之间的灵气,但是正如二者之间的器官不能互通互用一样,比如蛇妖身上的鲜血就不可能注入到人身上。

同理,虽然蛇妖身上的运转的妖元力,包含了巨大的能量,但也不可能不经过转化,就被普通的凡人吸收,即便是修为境界很高的人类修者,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将妖元力炼化为己用。

可以说每一次妖兽身体之内妖核的取得,都令修者欢欣鼓舞,但是到了要炼化其蕴含的能量的话,人类修者个个都会头痛。

有的修为高深者,炼化一头一级妖兽,身体之内蕴含的小妖核,都需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何况像是这样的四级妖兽,身体之内蕴含的能量。

谷主不管眼前的两个人究竟在想什么,他自顾自的还在说着:“元火圣体就是元火圣体,他竟然可以在短时间之内便炼化,妖元之力,将四级妖兽的精元吸收了不少。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杨立恐怕在这几日就应该进阶为淬体武修一重天。”

楚楚和何润闻听之后,均是“啊”地一声睁大了眼睛,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清楚。杨立不过是才入门的外门弟子,通常来说,这样的弟子身上具备灵根,已经可以在其身体之上查探到一些灵气的波动,但是绝不可能进阶为淬体武修,还一重天。

就拿谷内去年选入的30余名弟子来说,到今年这个时段入谷已经一年了,其中的佼佼者也不过是到达了淬体武修一重天,有一些还在瓶颈处徘徊不前,至今未能迈入一重天的境界!

众人都知道,修者先是入门,然后才能踏入到淬体武修的境界。淬体武修共分12级,每一集都是一个小境界,对应的可以称为一重天二重天。之上便是凝神修士。

可杨立入门才几天啊,他就要迈入一重天的境界,如果是从别人的嘴巴说出来,无论如何何润和楚楚是不相信的,但是既然谷主如此郑重其事的说了出来,想必一定是真的。

谷主说到这里的时候,一手为掌,一手为拳,两两相击在一起,颇为兴奋。感觉流云谷真是捡到了宝,如果杨立能以这样飞速地修炼下去的话,不出一年,他可能就要追上龙腾了。

人家龙腾可是自小开始修炼,虽然已经快要迈入凝神修者的境界,但也是在修行的路途上付出了许多,才有了今日的成就。他已经是人中龙凤,修行者当中的青年才俊,可是他眼前的圣体,竟然有可能以更为惊人的速度修炼成功!这怎能不叫他老泪纵横,激动不已。

杨立就是他流云谷的希望。

放眼整个山南修炼界,又有几人也能与之比肩!

“不过”,谷主强行将自己的意思从得意当中拉回了现实,悄然又说道,语气低缓。

不过什么?正在欢喜当中的楚楚和何润都是一呆,他们可是随着谷主的话语,峰回路转了好几回了,一会儿思维处于低谷,一会儿情绪又处在顶峰,换了谁一惊一乍的也受不。

“你们难道没有看到?杨立并不是可以将所有的妖精都转化为他能够运用的元力,他身体中漂浮的那一团光芒,就是例证。”

何润一拍巴掌接着说:“谷主说的对,那一日杨立消磨的可是一条四级妖兽。这一级的妖兽可是相当于人类修者的凝神修者!其体内蕴含的妖元力霸道无比,哪里是杨立能够片刻之间能够消磨得了的?”

谷主点了点头,说道:“何长老说的很对!杨立身体最为奇特的就是,他体内没有经脉纵横分布,而却能够容纳远高于常人远远不能够承受的能量进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楚楚早就想问,为什么杨立身体之内不具有经脉,却能够像常人那样踏入一个境界,所以她眨巴着秀气好看大言,收敛了平常俏丽的笑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老爹,希望能从中得到答案。

何润何尝不是如此,杨立身体之内包含的怪异现象实在是太多了,连他这个常年修行之人,也不得不审慎待之。

谷主这个时候也收敛了笑容,严肃的说:“原因无他,杨立本身体质特殊,他的整个身体就是一条经脉,所以你要从这条经脉当中,再去探寻里面有没有其他经脉的踪迹的时候,你们会得到怎样的答案?”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不,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元力运行容器,怪不得这样的人物在远古就被划为,妖孽般的存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谷主毕竟处于一个较高的境界,又常年接触不少别门别派的讯息,因此知道的当然要多上一些。经他这样点破之后,何润有些恍然大悟了。

谷主继续说道:“因为他的身体特殊,所以杨立的一重天,可以比较常人的一重天来说,又要高上不少。他的身体就是一段经脉,因此,可以容纳的元力远远多于常人。”

至于这个多于常人,是一倍三倍还是七倍,那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杨立的这种体质本来就少见,出现了一两个的话,哪个门派不是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抢了去,所以有关这种体质的具体情形,世人所知者甚少,就连谷主也不过时方才推断而出这种情形。

来者选定的进入时间非常讨巧,因为这个时候,谷主不在他的洞府之内,是去藏经阁翻阅卷宗去了;而何润长老这个时候也不在此地,他去往外门弟子聚集的地方,为宝贝徒弟选美貌的双修伴侣去了。

此刻把手谷主洞府的,只有谷主的宝贝女儿,楚楚一人。

可是楚楚见到来人的面貌之后,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因为来者是她所熟悉的,是龙腾。

龙腾是凌云洞的弟子,因为长相英俊,被楚楚看重;又因为其实力出类拔萃,被流云谷谷主看中,所以他的到来,令楚楚并没有感到意外。

楚楚平日里也难得见到如意郎君一回,这个时候意外见到了这张英俊的面孔,不觉浑身一阵,有些羞涩了起来,她有些扭捏的说道“你来啦。”,接下去便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愣愣地站在那里,不住地扭动身躯。

龙腾其人仗着长相英俊,又是凌云洞脉子的强有力竞争者,所以年纪虽然不大,不过将将20岁的样子,却早已历经人世,阅女无数了。

对付女人,他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方式。

龙腾看到楚楚这样的表现,不觉心中好笑,心想这不过是情窦初开的女子所特有的表现罢了,且看小爷我如何将之拿下。

楚楚平时难得见到龙腾一回,每一次想念这幅英俊面孔的时候,她都会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找各种理由推脱,甚至可以说是找种种借口来帮他解释。

楚楚想,人家龙腾哥哥,因为要竞争凌云洞的脉子,天天要修炼,时时要修行,所以即便是记忆得楚楚,也不可能天天来看望自己啊。

可实际的情况却是,他们从两家长辈非正式定下终身之后,统共才见过两面而已。可见中上之姿的楚楚,在人家心目当中占据了怎样“重要”的地位。。

论公论私,流云谷主的打算不可谓不精妙,但是自杨立出现之后,流云谷谷主的心思就有些活泛了,要是流云谷自家门派能够成长出一位绝世天才,那么他的女儿就不要外嫁了,因为他早已看出,龙腾虽然在修为上,有异于常人的天赋,但是其性风流倜傥,自己的女儿嫁过去,难免最终会受委屈。

所以杨立的出现,不仅给流云谷带来了一丝崛起的希望,也给他女儿的终身幸福带来了希望,要不如此的话,何润哪里敢在那样的场合,说杨立就是他流云谷主的女婿呢?

龙腾抢步上前,握住了楚楚的纤纤玉手,满目含情的说:“我在凌云洞无日不想念你,自那日一别之后,你的音容笑貌便活在我的脑中。今日此时,我寻了一个机会,这就急匆匆的来找你来了。你也想我吧!”

龙腾的话语很是质朴,眸光中隐含的是仰慕思念,期间有万千柔情蜜意,纵然是有一块石头,也会在他手中羞涩。

楚楚在他的抚摸之下,俏脸微红,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心中却有万千个不愿。她轻声轻语的“嗯”一声,便羞红着脸不再说话了,只是将眼光看着自己的鞋尖,哪里还有半点大小姐的矜持。

龙腾这个时候得意的微笑着,却将话锋一转,言道:“我虽然想你,恐怕你却不想人家呀。”说完此话之后,龙阳便缩回了自己的手,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好像是楚楚给了他莫大的伤害。

楚楚刚才还在感受春风,这个时候他却感受到自己的心,被凛冽的寒风抽了一下,不觉不由自主的抬头问道:“这话从何说起?”心想自己日夜想念,怎的见面之后却突生风波,令她好生奇怪,也好不伤心了。

“从何说起?”龙腾的话语里,明显带着戏谑和反问的语气,他不带好气的说:“就从你们流云谷里面出了一个叫杨立的小子说起,据说你们流云谷已经将你许配给了他。我倒想知道,你父亲可有几个女儿?”

楚楚马上变呆愣了起来,这件事才发生了多久啊,无非是何润长老,那天在流云谷中期选徒时的胡言乱语,才引起了这一系列事情吧!自己又没有答应杨立,纯属长辈戏言尔。

楚楚整个人马上激动起来,她大声的说:“别听人乱嚼舌头根儿,我又没有答应,况且,况且人家只喜欢一个人!”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龙腾步步紧逼,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问出了底细,所以要趁热打铁,将那个敢抢他女人的人揪出来,别看他生性风流,阅人无数,但是他的女人却并不想被人抢走,虽然这个女人长得并不好看,但却是一谷谷主的女儿,将来在他修炼的途中,一定会助他一臂之力!

龙腾这个时候已知杨立正躺在谷主的洞府之内,因为他已经得到流云谷里的线报,哪个胆子大的敢骗他这个凌云洞未来的脉子呢,除非他不想活了。龙腾前日得到消息,。

因此,龙腾丝毫不想再废话,他大步向里走去,边走边说:“这个此刻就在里面,你就不要护着他了,让我除了他,以防他今后再离间你我夫妻的情分。”

楚楚这个时候想出言辩驳,却不知从何说起,她紧跟着龙腾,想阻止他进入。这可是流云谷谷主的洞府,不要说外人进入,就是本门派的弟子想进入的话,也需要有一个程序。

可是楚楚柔弱无骨的阻挡,哪里能够阻止龙腾的进入?

就在龙腾迈步进入到洞府之内时,还在藏经阁翻阅书卷的谷主,立时间便有了感应。他道了一声不好,便丢下书卷,在主持藏经阁长老诧异的目光之下,急匆匆地奔着他的洞府而来。

一面向这边行来,谷主一面在想,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他这里藏有元火神体的秘密?这要是闹将起来,恐怕整个山南修仙界都会是血雨腥风,他们流云谷就会像一片树叶一样,在汹涌澎湃的争夺中,飘摇不定。

所以谷主的步伐越来越快,几乎是在一瞬之间,他就像一道电闪一样,毫无声息的来到了洞府门前。

而在这个时候,何润的选徒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结果,他为宝贝徒弟选中的双修道侣,乃是新近入门的外门弟子。此人并不是旁人,杨立见到她之后,也一定能够第一眼认出她来。

这个人有一个中性化的名字,叫做刘晴。

此人天赋极佳,因为错过了一年前流云谷选徒的那一刻,随后便疏通了一些关系,她赶在流云谷中期选徒之前,混进杂役的队伍当中,然后再点燃了三盏测试之门的光环之后,这才风风光光的进入到了流云谷里。

而当刘晴领到了外门弟子袍服之后,褪去了一身杂役的装扮,特别是沐浴梳洗打扮之后,清丽脱俗的容貌,挺翘有致的身姿,令谷内无数男修士,无不为之动容。虽然她入谷的时间不算长,但已被许多人盯上了,其中甚至有一位大长老也盯上了她。

短短的这几天里,甚至有人对其鸿雁传书,里面表达了写信人极其入骨的爱慕。

从未有过修仙门派经历的刘晴,对这样的事情极其厌恶,她本以为修仙之人清心寡欲,一门心思只求大道,就像现在的流云谷谷主一样。一直没有个双修道侣,到了晚年才生下一女。

要是何润再不来选拔他宝贝徒弟的双修道侣的话,恐怕过几日,刘晴就会去其他门派了。因为她从流云谷各处弟子,甚至是一些长老的作为来看,感觉不出该派兴旺的气势,有的都是一些蝇营狗苟的凡世俗事气息。

她甚至想,怪不得流云谷被凌云洞压上一头,原来也是有原因的。

何润来找刘琴的时候,并没有说明有关于杨立的前因后果,而是淡淡的说谷主找她有事。

一听说是谷主找她,刘琴当然不敢怠慢,便马上乖乖的跟着何润向谷主洞府门前行来。

可是当他们一行二人行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谷主一人。

偌大的谷主洞府之内,没有谷主的宝贝女儿楚楚的身影,更有原本躺在病榻之上,何润的宝贝徒弟的身影,而那个不速之客,也不见了踪影。

谷主紧赶慢赶,还是晚来了一步。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环顾着四周,希望从桌椅摆放位置的变动,来寻找任何蛛丝马迹,更希望从他布置在这里的阵法,来感受这里曾经发生了些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