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长嫂

更新时间:2021-05-04 16:12:58

长嫂 已完结

长嫂

来源:落初 作者:亘古一梦 分类:言情 主角:苏若离苍天 人气:

经典小说《长嫂》由亘古一梦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若离苍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中西医结合的才女苏若离倒霉地穿了,才刚醒来就被眼前黑矮潮湿的茅草屋给吓得又昏过去了,等她再次醒来,却被人捆绑着上了花轿冲喜去了。  天,这是人过的日子吗?幸亏她适应能力超强。  什么恶婆婆刁钻小姑,统统放马过来。什么坏二婶流氓姐夫,都滚一边儿去。  斗极品不是她的目标,她的目标是走出一条锦绣医途,顺带着调教夫君双双你强我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章低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垂下,让人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只看到挺直的鼻梁和紧抿着的唇。

“爹,您觉得娘这么做对吗?”他淡淡地问道,少年的嗓音带着一点儿稚嫩,可是沉稳有力,不容置疑。

“咳……”顾鸿钧忽然咳嗽起来了,老脸涨得通红。他怎能不知道他媳妇做得不对?只是再不对,做儿子的能当着媳妇的面揭穿吗?

他能当着儿媳妇的面说自己媳妇不好吗?那以后罗氏在孩子们面前还有威信吗?

见顾鸿钧只顾着咳嗽起来,罗氏急了,一头就软倒在他身上,揪着他胸前的领口,嚎啕大哭起来:“老头子啊,儿大不由娘啊,老大这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把我不放在眼里了。”

瞧瞧这德行!

苏若离恶心地翻了翻白眼,想让别人把你放在眼里,也得拿出让人信服的本事来。就这么个鬼样子,一心歪门邪道的,谁在乎你啊。

顾章却不为所动,径直起身走到苏若离面前,牵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轻声道:“到我这边吃饭吧。”

把苏若离拉到他的位子上坐下,又对顾墨道:“给我让个地儿。”顾墨笑嘻嘻地就往旁边挪了挪,顾章拉了一只凳子和苏若离并排坐到了一起。

罗氏一看这架势,哭得更凶了,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顾梅娘一见大哥拉着那小蹄子坐到了对面,顿时气得不行。大哥什么时候眼里只有这个小蹄子了?

以前,大哥可是最孝顺的,从来都不忤逆娘。现如今可倒好,才娶了媳妇没两天,就能把娘给气哭了。

她不为娘出这口气,当真是憋得慌!

于是她把饭碗重重地往桌上一墩,瞅着对面苏丽丽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嫂,给我盛碗饭呗!”

就把饭碗朝苏若离推去,“人家的嫂子都是照顾小姑子小叔子吃饭的,咱们家的大嫂可倒好,还大喇喇地坐着吃饭?真是看了大笑话了。”

丫的!这还没完没了了么?老妖婆还没哭够,这小妖精又上阵了?

苏若离眯缝着眼瞧着对面顾梅娘那张笑得纯洁无辜的脸,眼眸中泛起了一丝厉芒。

不行的话,老妖婆小妖精一块儿收拾得了。都给下药,下泻药,最好是拉得起不了床,看还有心思来找茬?

她刚要张嘴,顾章已经伸手握住了她的掌心,她立时明白了,笑眯眯地盯着顾梅娘,等着顾章给她出头呢。

“二妹,你有手有脚的,盛碗饭都不行吗?将来你嫁了人做了别人的大嫂,是不是预备着这样伺候小叔子小姑子的?”顾章毫不留情面的说道,丝毫没有觉得妹妹尚未出阁说这话大不相宜。

事到如今,若是他不把这一股邪风给压下去,往后他的媳妇还不知道要遭什么罪呢?

这是他的媳妇,他不护着不心疼,难道要让别人来做这事儿吗?

何况,他媳妇可是他爹的救命恩人,这个恩情,他一辈子都会记得!

顾梅娘愣怔了一会儿,才悟出这话什么意思。气得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大哥什么时候对她这样了?从前可都是宠着她要什么给什么的,怎么如今大嫂来了,眼里心里只有大嫂了?

她干气,却无法和顾章厮打,只好朝爹娘嚎哭:“爹,娘,你们听听大哥说的什么混账话?可怜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就被大哥说得这么不堪?呜呜……”

也跟她娘一副德行!苏若离不屑地撇了撇嘴,低下头吃饭了。

管他娘的呢,先吃饱了再说。这母女俩有劲儿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吧。

顾墨见娘和二妹闹得不像话了,忙道:“二妹,大哥说得对。迟早你是要嫁人的,到了人家若是也这样待你,你是什么滋味?还不擦干了脸赶紧吃饭?”

这番话有劝有说,又给了顾梅娘台阶下,顾梅娘也是个伶俐人,当即就抹了把脸,嘟着嘴端着碗,嘀咕道:“盛碗饭而已,手就累大了么?”

顾章待要说她几句,却被苏丽丽暗地里捻了一把手。

罗氏闹腾了一阵子,直说自己气得胃疼,躺炕上不吃饭了。

顾鸿钧只好让顾墨给她把饭菜端到了炕头上,自己则在顾章的搀扶下,颤巍巍地上了炕,哄媳妇去了。

吃过早饭,顾章同苏若离洗刷了锅碗瓢盆,罗氏又嚷嚷着衣裳没人洗。

苏若离也不想待在家里碍眼,端起木盆就走,走得急了也没有带胰子和捣衣杵。

顾章因着还要上山打柴,就让顾梅娘给送去。

顾梅娘悻悻地拿着盛胰子的瓷盒子就摔了门出去。真是的,大哥就这么心疼那小贱蹄子,到时候她发现自己没拿这些东西不会自己回来拿啊?

顾章一见二妹气哼哼地走了,又没拿捣衣杵,只好把这东西又给送过去。

苏若离来到村头的一条河边,找了个能下脚的地方蹲下来。

这河面还比较宽阔,碧水幽幽,一眼望不到底,看样子有三四米深。

顾家村的村妇们平日里都到这条河边淘米洗菜洗衣,这条河可是顾家村的母亲河啊。

苏若离找了一块平整的大石头放在面前,这古代洗衣裳都是用棍子捶打的,不找块石头怎么行呢?

刚拿出一件罗氏的外衣蘸了水,才发觉没有胰子没有棍子。

苏若离不由摸了摸头,自己走得太急,忘了找那些东西了。

自己出来得太早,这河边就她一个人,借都借不着。

正想着要不要把衣裳端回去拿胰子和棍子,又觉得好不容易端着个大木盆怪累的。这附近有不少小树,不行就弄一根当棍子算了,只是胰子却是个难题啊。

正想着这树林会不会有皂角树啥的,就听身后一阵脚步声,不由扭头看去。

只见顾梅娘手里捧着个小瓷盒子正施施然地走来。

一见苏若离回头看,顾梅娘就没有好气地嚷嚷着:“洗个衣裳连胰子都不带,是来糊弄谁的啊?”

本来看着她送胰子过来,苏丽丽还是挺高兴的,一听她这话,又气上来。

小妖精,好好说话会死吗?

于是也毫不客气地回过去:“不过是多走了这么点儿路,难道脚能走大了不成?小心太懒变胖嫁不出去哟!”

这是报复了顾梅娘早上说过的那句“盛碗饭又不会累大了手”那句话了。

顾梅娘也是个听不得外话的人,何况她正恨苏若离恨得牙根痒,一听这话顿时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苏若离说完了话就扭头去洗衣裳不理会她,顾梅娘望着苏若离的背影,一个坏点子就涌上了心头:小贱人,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看你日后还敢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利!

她放缓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两手往前只一推,丝毫没有防备的苏若离就一头栽倒在水里。

顾章拿着捣衣杵紧赶慢赶跟过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顿觉浑身冰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