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灵居

更新时间:2021-05-04 16:15:27

灵居 已完结

灵居

来源:落初 作者:牛奶苹果 分类:言情 主角:老李骆家辉 人气:

牛奶苹果新书《灵居》由牛奶苹果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老李骆家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海的晨曦,飘散着淡淡的薄雾,人们还沉浸在酣睡中。  “吱”一声尖利的刹车声突然划破了清晨的寂静。一片正在拆迁的废墟上,黄色的大型挖掘机冲上了高耸的土堆,土堆的前下方是一条深十几米的沟壑。司机老李命悬一线。电话铃声响起,凄厉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谁要毁了这里,我就要毁了他”  “轰”的一声巨响,黄色的挖掘机随着那堆高高的土堆一起消失在深沟里。可这仅仅只是恐怖的开始!  夜半出现的鬼歌女、痴情的活死人、通灵的火葬场焚烧工、血腥贪婪的黑巫师、嗜血的鬼婴、诅咒一切的恶灵...她的亲人、朋友、爱人,疯的疯,死的死,下一个又会轮到谁呢?  不要走开,也许下一个故事就会发生在你的身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次见到快乐是在半个月后了,那是一个周末的傍晚,静寂了许久的球场上终于要迎来一场足球比赛了,是文科班对理科班的友谊赛,当然真真正正让人鼓舞的消息是,从来不爱参加比赛的叶枫此次也要加入战队,这让全校的女生们着实高兴了一回,平时着急回家的都放弃了,球场的看台上早早的就挤满了摇旗呐喊的拉拉队,当然这是属于叶枫一个人的拉拉队。

教学楼前,林雪吃力的拉着慢腾腾的洛诗伽”快点,诗伽,再晚了,就占不到有力位置了。听说这次叶枫可是要参加的。“

“林雪,你这到底是看帅哥去了,还是看球去了?”听见叶枫的名字,洛诗伽就提不起兴趣。

“当然是帅哥啦,难道你不觉得叶枫很帅吗?“林雪露出了花痴般的笑容。

“帅是帅,可是不是我的那盆菜。“洛诗伽满脸不屑。

“喂,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我追到了他,你可不要吃醋。“

“我不吃醋,我吃KFC,行了吧?“洛诗伽打趣道。

“那我不等你了,我先去抢位置,你快点啊!“等不及的林雪索Xing甩开洛诗伽,一个人朝球场的方向跑去。

见林雪跑开了,洛诗伽松了一口气,那个白色的身影再次跃入脑海,对了,去球场看看吧,也许能找到他,一层淡淡的红晕浮上她的脸庞。

球场上此时已是人山人海,场面不亚于世界杯。洛诗伽寻了一处又隐秘,又清晰的极佳看点——一棵大树的树杈上,不用和一帮女生争抢位置,又可以将整个球场尽收眼底,正在暗自得意的时候,浓密的树叶后面传来了叶枫慵懒的声音“喂,这是私人领地,你怎么上来了?“

刚才还在为自己的英明选择得意的洛诗伽瞪了一眼后面那个让她扫兴的人,“你是只鸟吗?整天歇在树上。“

“那你呢?你不也歇上来了吗?我要是鸟,那你就是只母鸟。“叶枫推开挡在眼前的树叶,邪魅的盯着洛诗伽。

“你…”

“好了,本少爷要去踢球了,帮我看着快乐,等我回来。”说着,叶枫已经翻身,跳下了树杈。

叶枫靠着的那颗树杈上,快乐正紧张的抱着树干,表情悲切的冲着洛诗伽呜咽。

球场上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响彻云霄,叶枫的一个潇洒的进球立马就引来了全场的尖叫。

远处的树杈上,一人一狗愤怒的注视着全场的焦点人物。“叶枫,你给我等着。”洛诗伽怒视着球场上的叶枫,完全没有发现快乐已经开始打自己书包的注意了。

趁洛诗伽不备,快乐一把扑了上去,连狗带书包一起跳了树。跳到地上的快乐衔着洛诗伽的书包一路狂奔,穿过梧桐树林,朝着教堂奔去。

见过狗急跳墙,没见过狗急跳树的。洛诗伽来不及感叹,迅速跟着跳了下来,追进了教堂。

一想到,书包里装着自己一下午辛勤耕耘的作业将被快乐的口水填满,头就大了,看来还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

教堂里空无一人,整齐的木椅有序的排列在大厅,神台上,耶稣安详的伫立在十字架上,尽管黄昏的微弱光线透过五彩斑斓的玻璃折射了进来,但是室内还是比较昏暗。快乐已经跑得没了影,靠近讲坛的后面,有一扇门虚掩着。

洛诗伽探头向门里看了看,里面是一间不足五平方的小房间,除了墙上挂了一幅耶稣遇难的画像外,什么家具都没有摆放。

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地上一个闪光的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回转身,低头细看,是她的白色钢笔。

洛诗伽捡起钢笔,疑惑的看了看四周,除了四面墙和进来的门以外,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以通往第三个空间的通道了。可自己手上的这支笔又作何解释呢?明明是刚才快乐掉下的。

“汪汪,”房间里再次传来狗的叫声。

“快乐,是你吗?”洛诗伽激动地喊着。

“汪汪”狗叫声是从墙的后面传来的。

“快乐,你在哪?快出来”洛诗伽拼命拍打着墙壁,可似乎都是徒劳的,快乐还在墙壁后面狂叫。

洛诗伽筋疲力尽的转过身来,背靠在墙壁上,无意间碰了一下墙上的画。背后的整个墙体吱吱作响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整个人就跌进了一个黑暗的空间。

洛诗伽被重重的摔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黑暗中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钻进怀里,发出呜咽声。

“快乐,是你吗?“她欣喜的搂着怀中的小东西。

“汪汪“

“你这个小坏蛋,现在怎么办,咱俩一起被关了。“

“呜…“

“好了,现在哭也没用的,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哎,你去哪?回来“洛诗伽在黑暗中胡乱的摸索着。

不一会,快乐衔着一个布包回到了洛诗伽的怀抱.

“我的包!好吧,让我来看看手机有没有在,希望没有被你搞丢。”她在书包里摸索了一阵。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洛诗伽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一米多高的密室,密室的一头有一条狭长的木质楼梯通往地下。

有了光,快乐又开始活蹦乱跳起来,围着洛诗伽转了几个圈后,奔着楼梯的方向跑了过去,还没等洛诗伽反应过来,就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快乐,回来,快乐…“狭小的空间里,除了回声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膝盖上有些微的痛感传来,她伸出手扶着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试着走了两步,还好,除了轻微的擦伤外,还能走路。她试着回头推了推进口的墙壁,可那里好像被钉死了一样,纹丝不动。

她沮丧的跌坐在地上,阴暗潮湿的刺鼻气味充斥着整个空间。

手机上没有任何信号,这就意味着她只能被动的等着被人们发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却没有一个人出现,眼看着手机的电量逐渐减少,希望也变得越来越渺茫,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被关死在这里了。不,绝不,她死了,爸爸妈妈怎么办?妈妈一定会伤心死,爸爸的幸福生活也将随着她的消失变得悲惨,不能死在这里,一定要出去,洛诗伽,你要振作起来,这里一定有出口,要找到它,要活着出去。她不停地在心里提醒着自己。

她挣扎着爬了起来,重新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除了刚才进来的那面墙以外,就只剩下那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楼梯了,刚才快乐就是消失在了那里,说不定楼梯的尽头就是出口。

楼梯是纯木质结构的,不难看出,由于常年的潮湿环境,木质台阶已经开始腐朽,每一步走下去都发出吱吱哑哑的响声,楼梯的尽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

她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顺着楼梯往下走,空气中的水分含量越来越高,头顶上不断有水滴落下,溅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寒意无比。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她停下来看了看手机,上面的信号栏还是没有,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时间停顿了,整个空间充满着腐烂的死亡气息。

她看了看前后,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她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这和小时候与小伙伴一起钻防空洞比起来要恐怖多了,越往下空气也越来越稀薄,她开始感觉到呼吸困难,头也开始晕起来。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从刚才到现在不过才过了半个小时,可她却觉得好像是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滴…“手机上的最后一格电最终没有坚持到最后。整个世界彻底陷入到了一片巨大的黑暗中。

她绝望地跌坐在台阶上,又累又困,膝盖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拉伸的时候还在隐隐作痛。一阵倦意袭来,她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四岁的洛诗伽已经能够得着吃饭的小桌了,满脸慈祥的姥姥正坐在桌子边一勺一勺的喂着她吃饭,浓郁的砂锅排骨饭的香味溢满了姥姥家的小院。

突然,天开始下雨,妈妈和一群身穿白色孝服的大人们匍匐在一具黑色的棺木上嚎啕大哭,屋里屋外都找不见姥姥的影子,五岁的诗伽穿梭在人群中,不停地询问姥姥的去向,可是,每一个人的回答都只是哭泣,最后,妈妈抱着姥姥的照片和那具黑色的棺木一起随人群消失在大雨滂沱里。

洛诗伽的泪水也随着大雨落下,淋在她的身上,那发自内心的刺骨寒冷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惊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梦。

木质台阶上的裂纹清晰的凸显出来,洛诗伽猛然一惊,就在几步台阶之下有微弱的灯光透了过来。

她惊喜的发现,那道光线来自一间小屋,准确的说是另外一间房,房间的门微张着,里面亮着灯。

她欣喜的下了台阶,推开虚掩的门,房间里似乎住着人,一张单人床紧靠着墙壁摆放,床上的被子没有叠,胡乱的堆在一起。

“有人吗?“洛诗伽试探的喊了声,等到的却是沉默。

她索Xing进到屋里,房间里除了床外还有一张书桌和一排靠墙而设的巨大书柜,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类书籍。靠着床的那一面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几十张照片,每张照片上几乎都有两个俊俏的男孩,用照片的方式记录着他们成长的岁月。有一张照片吸引了洛诗伽的注意,那是在一片绿荫球场上,两个大男孩搭着肩站在阳光下,左边的那个穿着一身白色的球衣,脚下踩着足球,俊朗的眉眼里充满了快乐,而右边那个恰恰就是洛诗伽现在的仇人——叶枫,他们的脚下站着那只叫做快乐的贪吃小狗。

她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中的人,一抹浅笑挂在了嘴边,其实,爱,也可以很简单。

一阵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洛诗伽甩了甩头,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

片刻,房间的门开了,一个身穿球衣的高个男人走了进来,他悄悄地熄灭了房间里的灯,坐到了床头,在黑暗中久久注视着床上沉沉入睡的人儿,末了,轻叹一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