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惊鸿:一笑倾城

更新时间:2021-05-04 16:17:43

惊鸿:一笑倾城 已完结

惊鸿:一笑倾城

来源:落初 作者:莫空 分类:言情 主角:萧氏小姐 人气:

莫空新书《惊鸿:一笑倾城》由莫空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萧氏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金银城池,换不来红颜倾城一笑。  步步惊魂,深宅大院弃女大翻身。  主母险恶,姐妹刁难,下人羞辱,又算得了什么?  我本就是没娘,爹不疼的孩子,要心又有何用?阴谋手段我亦是耍的毫无破绽。主母险恶,我百倍还之,姐妹刁难,我叫你们下跪道歉。下人羞辱,不好意思,翠红楼有请。  步步生云,可谁之,竟无意间又招惹了数知腹黑的狼。  片段:某腹黑男:“芸芸,我胸口痛。”  某无辜女:“痛,回你府上有的是大批美人赶着给你上药。”  某腹黑男:“可是,伦家就是想要芸芸给伦家上药啊。”  某无辜女果然华丽丽的被雷翻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说着这客套话,眼神却丝毫没离开梅娘的脸面。

见梅娘在我说这等话时,脸色未变,神色未变,感觉丝毫未有影响。

我话音刚落,梅娘便又说道:“三小姐,竟这般客气了。我那日一见,便就晓得三小姐定有颗玲珑之心。与其说那日是我助你,倒不如说是三小姐自己助了自己不是。”梅娘微微低头,又伸手轻轻捋了捋鬓角,才又抬头看向我,只是这次不同的是,那脸上本极淡的笑却加大了弧度,“我想,三小姐前来,定不是只是为了说这些客套话吧,要真是,那倒是真辜负了三小姐的那颗玲珑之心。”

看向梅娘,听到这话,我眼中猛地闪过一丝错愕。这梅娘竟生的这般厉害,虽说明眼人都知道我这般前来,定不会无事。但向梅娘这般一下子挑明的却又少之又少,我不禁又多看了一眼梅娘。

在我微微一愣,满脑子还在高速运转中。梅娘倒也没在说什么,自顾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慢慢喝了起来。只是在我所看不见的地方,梅娘却微微笑了起来。一双美目中夹杂着些许的精光。

“呵呵”我拿出自己袖中的绣花手帕,微微遮住红唇,慢慢看向梅娘,笑道:“梅姨娘果真是蕙质兰心,难怪父亲如此宠爱姨娘。”我一双名目一直盯着梅娘,见我这话丝毫未影响到梅娘,我又笑道:“梅姨娘所说不差,我今日来却是有事相求。”

“哦,何事呢?”闻我所说,梅娘倒又重新将茶杯放下,抬头看向我,嘴角依旧挂着那极淡极轻的笑。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般的梅娘,我的心里竟产生了一丝恐惧。想要离开这,因为我在梅娘的眼中竟看不到一丝波澜,这绝非常人所能做到的。

我尽力压下心中的不适,努力的挤出笑容。面容平静,脸上挂着温和的笑,道:“梅姨娘也知道,我虽说现在恢复了这林家三小姐的地位。但是芸儿自知在这林府大院孤立无援,那些所谓的姐妹,兄弟,姨娘,主母又有哪些是真心对芸儿的呢?她们巴不得我去死,芸儿自知身单力薄。”我又瞥了眼梅娘,将梅娘的神色收于眼底,又接着说:“又恰逢梅姨娘一直相助怜爱这芸儿,所以芸儿想求助梅姨娘,但求得在这林府大院占得一席天地。”

听完我说的这些,梅娘并未立马开口。而是慢慢起身,走到那方书桌前,执手拿起墨笔,再早已铺好的宣纸上写下个‘囚’字。

抬头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起身,走到梅娘身边,瞅见那白纸黑字的‘囚’字,眼中划过一丝错愕。这是梅娘第二次给我的惊讶。

未等我开口,梅娘便就对我说起来:“这林府再好也不过是一座牢墙,不管是你,我,还是那些所谓的主母、姨娘都是被禁锢在这牢墙中的囚犯。你如果想要活下去,那么你就必须叫他们死,要不然你只会输的一败涂地。”

梅娘的一字一句似一把尖刀深深刺入了我的心脏。我愣愣的看着她,时间好像就这样静止般。

见我这般,梅娘竟笑起来,本就美得人,这一笑,越发的妩媚不已。看向我,笑道:“三小姐,可是被我的话吓到了?”

我微微一愣神,才恍惚道:“确实惊了一下。但是后一想,梅姨娘所言不无道理。我既然无心招惹,还有可能身陷囹囵。那我对待敌人在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的生命不珍惜不是。”

听我这般话,梅娘也笑道,“三小姐明白就好。你我一起定会成功。”

成功?是吗?我开始只是想反抗这一切,并不想伤害这些人,可是现如今心境变了,竟才发现自己真的不同了。

我低头缓缓对着梅娘想了个礼,“那就梅姨娘了。”

在这场谈话不久,我便离开了,但是那日,我一直恍惚的回到了‘玥湘楼’。心里想的很多,却也很乱。

萧氏所住的‘玲珑苑’倒也散发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素华,这都多少天了,那人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萧氏一双凤眸满含怒气,对着她身边的林素华说道。

“母亲,你问我,我又问谁?”林素华听闻萧氏的话,嘴角划过一丝讽刺,又不急不缓的说道:“不过,母亲‘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那人既然没消息,那定是失败了不是。反正来日方长,难道母亲还斗不过一个小丫头吗?”

“素华,那小丫头我可都担心,现在不还是有那个梅贱人吗?”听到林素华的话,萧氏满眼的怒火到有所减退,微微整了整衣袖,说道。

“呵呵”,林素华满脸不屑的看了眼萧氏,其实打心眼里,她最瞧不起萧氏这种只会为了争宠爱的女人,但眼前之人是自己的母亲,由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母亲莫要担心。不是还有我吗?”

听闻这话,萧氏拉着林素华的手,一副母慈女孝的样子。

在我离开不久,梅娘屏退了所有人,自己坐在自己的主位上,随意摆弄着自己新涂在手上的豆蔻,那般随意。突然猛地将桌旁点茶杯猛地朝一处扔去。

只见那茶杯似箭般脱离开来,到那地方却并未落地,而就那样停浮在了那空中,显得那般诡异不堪。

“呵呵,魅煞你果真厉害。现如今就开始教导那小丫头生存之道,你果真想奉她为主吗?”伴随着这沙哑的声音,一道灰影慢慢从那里凭空显现出来。

梅娘冷眼看着那慢慢显出来的人,一身宽大的黑袍将他的容颜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一双干枯的手却又突兀的显现出来。十指锋利,宛若那地狱的夺命使者般,浑身散发着阴冷和冷邪。那左手上拿着的正是梅娘早先扔过去的茶杯。

只见那人紧紧抓着那茶杯,佝偻着背,慢慢朝梅娘走来。边走边用那宛若地狱般的阴冷声音,说道:“世事无常,千百年转载,早已是物是人非。预言终归是预言,一切可谓是似真非真,似假非假。你我活了这上百年,难道你真的甘心听从那么一个Ru臭未干的丫头,你可别忘了,除了咱们,还有那些老妖孽,你以为,凭你能护得了她?”

“嘭”伴随着这人的最后一句话说完,那手中的茶杯却猛地化为了一堆粉末,慢慢从那干枯的五指之间慢慢消失。

梅娘一直冷眼望着眼前这人的动作,此时的梅娘眼中夹杂的除了冷绝还是冷绝,完全没有一丝情感。听着那人的话,梅娘的眼中却划过一丝波澜,却也稍众即逝。还是依旧那般随意的若清风般不见波澜。

那人就一直站在梅娘面前,紧紧看着梅娘,希望能看出她的一丝波动。可是却终觉未发现什么,不禁一恼,冷声道:“魅煞,你难道这般自信,自信到一直可以护住那丫头的命。”

瞧着自己的话没有一丝作用,那人猛地一转身,笑道:“好,魅煞,你既然如此,那我偏要那丫头的命,看看这预言的真主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哈哈哈”伴随着一阵笑声,那人的身影便就开始消失。

听到这,梅娘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嘴角挂起一丝冷笑,猛地伸开手掌,一道红光猛地朝着那人即将消失的身影打出。只见红光猛地将那人困住,猛地化作一道铁栏将那人禁锢在了那里。

那人看着四周的红光铁笼,猛地看向依旧随意坐在那的梅娘,大声道:“那人竟将‘天笼’都给你了,你竟这般好本事。哈哈哈哈,魅煞,你难道可以困我终生吗?”

梅娘慢慢起身,看着笼中的那人,竟失声笑道,“绝煞,我为什么不能管你终生。你可知我另一个身份是什么?”

笼中的绝煞看着梅娘那冷眼魅惑的笑,心中竟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恐惧。

梅娘冷冷看着他,脸上依旧是笑,可是那笑太冷,“我的另一个身份便是执法者。凡事蓄意伤害‘凤血灵主’的人,一律将受到地狱的惩罚,而你也不例外。”

梅娘说完,便转身朝着内屋走去,只是在转身之际,一挥衣袖,那道‘天笼’还有那被关着的绝煞都没了踪影,好像从未出现过般。

梅娘冷冷站在那窗前,望着屋外,才喃喃,“小少主,你可要抓紧成长啊,那些人也快要来了。”不经意间,竟有一丝忧愁涌上了梅娘的双眸。

从梅娘那回来,已经三天了,既然确定了梅娘是自己的同伙。倒也乐的其成。昨日,南倾曜向我告知雇他杀我的是何人外,就对我暂请了三天的时间,说是有事情需要处理。

说实话,自从收了南倾曜当保镖后,我与他见面的次数也并未超过五次,说话更是少得可怜。我不知他是得罪了何人,被下了这噬魂草的毒,但是我既然承诺了要救他,便就会做到。

在他临别之际,我便就将噬魂草之毒的解药给了他。看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光亮,我并未多猜与多想。我只是再赌,赌南倾曜这人是个讲仁义之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