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婚外荡漾:前妻正当鲜

更新时间:2020-06-30 15:38:37

婚外荡漾:前妻正当鲜 连载中

婚外荡漾:前妻正当鲜

来源:落初 作者:匪君如玉 分类:言情 主角:秦婉宫纹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婚外荡漾:前妻正当鲜》的小说,是作者匪君如玉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他们的婚姻,缘起一场精心的算计。人前他们是恩爱夫妻,人后他们形同陌路。四年的婚姻囚城,秦婉一人苦守,当那个男人突然闯进她的生命时,她以为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不料却是有一场纠缠的开始。“秦婉,像你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幸福。”“你说的对,所以,我秦婉为你守寡一辈子!”“你敢咒我死?”“不稀罕我为你守寡,那就离婚。”某人阴险脸:“离婚?想得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悦悦别怕,你抓着两边滑下来,爸爸接着你呢!”

“太好了宝贝儿,我们悦悦真勇敢!”

“悦悦要玩儿秋千吗?爸爸帮你荡秋千好不好?”

“哎哟,宝贝儿摔了,不哭不哭,咱们悦悦就算摔脏了裙子,那也是最漂亮的小公主!”

“悦悦真棒!”

秦婉远远看着父子俩的互动,本来想过去的心渐渐沉淀下来,眼睛却不受控制的变得湿润起来。四年了,她盼这一天盼了四年,今天终于看到了希望,然而却像是做梦一样。

这样的画面太温馨,温馨的让人不忍心打扰,秦婉正犹豫着要不要走开,就见宫纹砚朝这边望了过来。四目相对,一时两人都有些愣住。

秦婉走了过去,然而本来温馨美好的画面,却因为她的介入有些龟裂,他们明明是最亲密的夫妻,是家人,可是站在一起,却语言匮乏到几乎无言以对。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带孩子的。”笑了笑,秦婉生硬的起了个话头。

宫纹砚却是看着秦婉的笑容微微一愣,但随即幽眸微敛,就恢复了惯有的冷冽,也不接话,转开头继续推着秋千。

秦婉将他的冷漠看在眼里,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泛苦的厉害。世上最悲哀的婚姻,无非是面对面却形同陌路。

两人之间诡异的沉默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秦婉正后悔过来,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思绪,不过响的是宫纹砚的手机。

宫纹砚扶着秋千停下,先把宫恩悦抱了下来,这才拿出手机。

“徐洋到了,我们回去吧。”宫纹砚没有接,随手划了挂断,便将手机揣了回去,向女儿伸手,“悦悦,来,跟爸爸回去了。”

宫恩悦虽然孤僻内向,但孩子心眼却有,一手放到宫纹砚手里,另一手很自然的就牵住了秦婉,还难得活泼的荡了荡手。

孩子心思单纯,表达什么也直接,倒是两个大人相视一眼,气氛有些微妙。

“咳咳。”宫纹砚干咳两声打破安静,问秦婉,“悦悦不爱说话,有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过吗?或者,看看心理医生?”

秦婉点点头,“看过,医生说她这其实算不得自闭症,只是因为环境压抑,出于自我保护,所以才把什么都装心里憋着,拒绝交流,也不肯说话。”

为什么会环境压抑,为什么需要自我保护,秦婉没有说,但宫纹砚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都是因为什么,看着乖乖巧巧走在身边的女儿,心里的自责更甚。

“我以后,会尽力做一个好父亲。”眼看着别墅近在眼前,宫纹砚才沉重的说出这么句话来。

秦婉早就古井无波的心,忽然就被这么一句郑重的承诺撩拔了下,诧异的转头看向宫纹砚。不过宫纹砚没看她,而是松开女儿的手,径自朝不远的徐洋走去。

“宫总,东西都准备好了。”不等宫纹砚开口,徐洋就上前两步汇报。

“嗯,辛苦你了,行李给我吧,我带进去就好。”说着,也没等徐洋答应,宫纹砚伸手就把行李拉杆接了过来。

“好的宫总,那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徐洋抬手推推无框眼镜。

“嗯。”宫纹砚点点头,便拉着行李走进门去。

徐洋目送着宫纹砚的背影有些讷讷,转头对上秦婉母女,忙绽开一个和善的笑容,手在兜里掏了掏,摸出个甜甜圈递给宫恩悦。

“小悦悦,叔叔请你吃甜甜圈,嗯?”

宫恩悦看看甜甜圈,又看看秦婉,见秦婉点头,这才伸手接了过来,瞪着眼看了徐洋好一会儿,才生涩的憋出两个字,“谢谢。”

“不客气。”徐洋摸摸宫恩悦的头,“悦悦真可爱。”抬头看着秦婉,倒是没了和孩子相处的自然,只是客气的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

秦婉牵着女儿回家,没有在客厅见到宫纹砚。

“宫先生在楼上整理行李。”张妈擦着手过来,解释了句。她本来是想帮忙整理的,不过被宫纹砚拒绝了,而且她感觉的出来,宫纹砚似乎并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好,我知道了。”秦婉点点头,“张妈你要忙完就歇着吧,悦悦玩儿了一身汗,我带她上楼洗澡去。”

“哦,好的。”张妈没有抢着活儿干,这么几年都成习惯了,别的家务事归她,但只要有条件的情况下,照顾孩子的事情一向都是秦婉自己亲力亲为。

母女俩都是一起洗的,所以很快就都裹了浴巾出来。

秦婉刚把孩子放床上,房门就被咚咚咚拍响了。还真的是拍,光听声儿就知道拍的人心情挺急躁的。

秦婉也没多想,拉了被子给孩子盖上,就去开门。然而门一拉开,就看到个松松垮垮裹着浴巾的泡沫男。

美男出浴什么的,一点都不美,因为宫纹砚脸都快黑成煤炭了。

“呃,你有什么事吗?”看一眼那结束的胸肌,在看一眼分布均匀的八块腹肌,Xing感的人鱼线,秦婉蹭的脸皮一红,眼睛就飘忽的不知该往哪儿放了。

“隔壁的热水器坏了。”宫纹砚将秦婉的反应看在眼里,挑了挑眉。

“嗯,啊?哦,坏,坏了?呃,我,我这就去看看!”秦婉大脑发热,都没回神,人就犯蠢的一闷头冲去了宫纹砚房间的浴室,等拧开喷头浇了一身冷水才个激灵清醒过来。

热水器坏了让他换房间洗呗,自己冲进来算怎么回事啊?嗷,丢死人了!

忽然好想接捧水淹死自己怎么破?!

叩叩叩——

浴室门被敲响的声音惊了秦婉一跳,转身就见宫纹砚抱臂斜倚在门口,目光对着她上下扫描,深邃的幽眸凝着漩涡般,直看得人浑身不自在。

“跑到我这儿来裸奔,是在勾引我?”

裸,裸奔?!

秦婉顺着宫纹砚的视线低头一看,当即花容失色。擦!她裹在身上的浴巾呢?

“浴巾在门口。”看出秦婉的惊疑,宫纹砚难得好心的替她解惑,然后迈开大长腿朝她走了过去,没等秦婉反应,就伸手将人给壁咚在了墙上,“什么时候,你勾引男人的段数变得这么直接粗暴了?”

“宫,宫纹砚……”勾引两个人如一记闷锤狠狠砸在心上,秦婉原本绯红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不过,你果然最懂得如何拿捏男人。”宫纹砚伸手擒住秦婉的下颔,迫使她仰起头来,嘴角勾起的笑容妖孽又邪魅,“你成功了。”随即不等秦婉反应,就低头吻住了那微微颤抖的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