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捕红

更新时间:2021-06-22 10:54:06

捕红 已完结

捕红

来源:落初 作者:水无暇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娘连 人气:

完结小说《捕红》是水无暇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姑娘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怎么别人跨越时空,锦衣玉食,美男相伴。  轮到我跨越时空,直接进入杀人现场,明晃晃的刀,满地的血。  看一部武功全失小女捕的完全成长史。  名捕,有时候,其实很简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一秒钟,我被他带进怀中,在地上滚动了一个九百度,也就是俗称直体翻滚两周半,这一次换我平摊压在他身上,那只手还不忘记继续捂着。

停顿几秒后,他的全身都放松下来,吁出口气后道:“可以起来了。”

我一点不客气地双手往他胸口一撑,借力起身,趁着他在哪里低头整理衣衫,想想又冲过去,预备指责他,手指才抬起来,被他一挥侧向另一边:“青廷,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点警觉都没有。”

小小的火光从他手指间传出来,我好奇地睁大眼睛问:“原来你带着这个。”

传说中的火折子。

“那刚才怎么不点亮。”害我白白走了很长的夜路,一脚高,一脚低的。

“如果刚才点了,恐怕我们两个都已经没有命在这里说话。”许箬荇拉住我,在方才我们伏地的位置蹲下身,“你自己看看。”

这个细细密密足有百多根的针?

在我探手想去拔出前,他喝道:“剧毒的!”

手指一哆嗦,赶快收回来。

第一次的白羽箭不过是个幌子,这才是真正致命的武器。

“梨花暴雨针。”我听到自己喃喃地吐出一个名字。

许箬荇颇为赞赏地点点头:“原来,你还算有点见底,这么偏门的暗器,倒也略知几分。”他将火折子转到我的手中,掏出一块帕子来,十分仔细地拔出一根来,凑近了看,“真是细若牛毛。”

牛毛有多细,我是不知道,不过他方才还说有剧毒,这会儿倒不怕了。

“要不。”许箬荇沉吟一下道,“青廷,你先回去,我在这里守着。”

“为什么?”弱弱地问。

“这些毒针深入土中,难免将毒渍残留在泥土中,明天一早如果有人经过踩上,恐怕会有中毒的危险。”

“这毒Xing有那么强,能穿透过鞋子,皮肤再进入到血液。”

“这倒不会,不过,一大清早上工的,可能便是附近的农户,农户在这个季节光脚工作是十分常见的事情,万一脚上再有个伤口,必定中毒,可能Xing是不大,但诸事只在一个巧字上,所以,我要留守到早晨,然后寻衙役过来处理。”他倒也不嫌脏,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青廷,你回去先。”

我已经自说自话地靠着他旁边也坐了下来,别说是还不晓得前面是不是另外有危机,这会儿让我回去,我知道那间房是洪青廷的家啊,又不能一家一户去问,所以笑眯眯地说道:“表兄,这会儿时间也不早,我看快天亮了,我们一起等着,也好打发掉点时间。”

“也好。”他抬抬手,把白羽箭一同拔出来,“这个也要收起来,都是呈堂证供。”他大概也担心我一个人上路会遇到危险,“还有两个时辰,天应该会亮,青廷,你把脸先擦一擦。”他笑着悬空在我的脸上点了两下,“这里,还有这里。”

我用袖子愤愤地用力擦,还不是仁兄你的杰作,不过好歹你是为了救我,不会和你计较这些小问题。

“好了,早擦干净了,脸都擦红了。”

就算有只火折子在那里闪啊闪,鬼火一样,你也能看到我脸红了,敢情是你自己想象的。

“表哥,今天的案子。”

他缓缓转过头来,对着我笑:“富阳县的仵作一职多年来都是个虚位,不过是在寻常的生老病死上做一番例行公事,你也知道五年以来,富阳县没发生过一起命案,不想不来则已,一来就是这样子惊天动地的大案件,我不过是粗略地检验一下尸体,已经是疑团重重,我们回程时,又被不知名人士暗下杀手,这会儿,我脑子里一团糟糕,不晓得天亮以后,县太爷会如何定夺,怕是他也不能裁决。”

“表哥,你在验尸时,到底发现什么?”我只记得当时是血流成河,尸体的衣物都被鲜血染透,大概尸体上留下的伤口很是恐怖。

没有反应。

“表哥?”

许箬荇看着手中的白羽箭,不知寻思什么,已经入了神。

我缩一下肩膀,快凌晨的时候,气温总是最低的,两个人的头发,肩膀上隐隐都撒了露水,难怪湿湿的,越发不舒服。

“青廷,我发现了非常非常奇怪的伤口。”他缓过神扔给我这么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比我过去任何的想象都要不可思议。”

尸体有六具,可报案人却是一个夜里起身尿尿的孩子,就是说没有一个村民听到声响,能够将六个人瞬间杀死而不发出动静的人,显然是个绝顶的高手,而且尸体经过村长的辨认,确定并非本村之人,那这六个人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去得哪里,为何会在此处被下杀手,许箬荇说得很对,疑点太多,脑子完全不够用。

两个人也不再言语,后一个时辰,我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点一点有些不受控制。

“青廷,我去找人,你在这里再坐一下,一来一回最多半个时辰,你千万不要让别人踩到此处。”他低头看看我,将外套脱下来,盖在我的肩膀处,“千万不许睡着。”

“是。”努力地把眼睛瞪大,许箬荇已经走远。

其间果然如他猜想,有农夫早早起来上工,赶着牛,拉着犁头,当然不能再原地坐着,我在原地蹦了几下,又用力捏一捏自己两边的面孔,只要再撑一点点时间就可以回去舒舒服服睡觉了。

“哎,大爷,不要走过来。”我喊了一嗓子,结果那老头不晓得是听不清楚还是太想听清楚,反而吧嗒吧嗒朝这边走得更欢了,我连忙去摸腰间挂着的那块腰牌,“大爷,我是捕头,在此例查公事,你再走过来,就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了。”

汗,这个是警匪片里才会出现的台词才对。

大概还是腰牌起了作用,老头停下来,疑惑地看看腰牌又看着我:“姑娘是捕头?”

“对,富阳县的捕头。”

“这里不让人走了?”

“这一块地方暂时不能通行。”

“可是,可是,我要从这里过去,我女儿住在那一边。”老头显然急了,“办公事也不能不许老百姓走路,这路好好的,没偏没塌,怎么就不让人走了。”

他的嗓门把周围另几个同村人一起召来,七嘴八舌地围住我,一定要我解释,为什么这条路不能走,我头大地不知该先听谁的话比较好,不过自己凑合着拼拢出一条讯息,这条路是从这个郭家村到出人命案的陈家村的唯一通道,以前在河边还有一道小桥,三天前突然垮塌,也许是年代长久,负重又大,反正现在想过渡只有我脚下的这一条路。

结果,光顾着听他们这头说话,那头跑过来一个孩子,欢快的步子蹦蹦跳跳地,眼看一脚就要往那蓬毒针上踩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