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策乱江山

更新时间:2021-06-22 10:57:20

策乱江山 已完结

策乱江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蝶影轻舞 分类:言情 主角:秦老夫 人气:

《策乱江山》是蝶影轻舞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策乱江山》精彩章节节选:火场中的惊鸿一瞥让风灏栎的心从此沦陷,他以为紫蝶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却不知她只是一柄杀人的利器。生死相许的爱情最终能否跨越世俗的鸿沟!一次一次的性命相博,爱,究竟还剩下多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有话快说!”紫蝶紧蹙柳叶眉,淡淡地说道。

“听说过德妃娘娘吗?”

“当今皇上最宠爱的郑贵妃?”对于这个德妃娘娘的名声,紫蝶到了京城之后可谓如雷贯耳。她仗着皇帝的宠爱,在朝中结党营私专横跋扈,公然与太子为难。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野心勃勃想要扶自己的儿子坐上太子的宝座。

紫蝶对于朝政争斗的兴趣不大,为了完成任务而不得已去留意这些事。

郑贵妃想要让儿子朱常洵当太子,只有两条出路。第一个方法是让朱常洛死。可是朱常洛正值壮年,如果等他正常死去,那郑贵妃估计是等不到了。

另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当皇后。

自古以来皇位的交替都是嫡长子继任才算名正言顺,假如没有嫡子就立长子。当年争国本事件闹得举国上下鸡犬不宁,说到底朱常洛还是占了身为长子的便宜。朱常洛的生母本来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宫女,如果不是那些坚持道统的大臣的支持和太后的压力,皇上未必愿意妥协。从现在皇上对两个儿子的态度来看,变数依然很大。

郑贵妃想当皇后,不仅是向往那个母仪天下的崇高地位和至高无上的权力,更加是对儿子身份的确认。可是当今皇后贤良淑德,管理后宫井井有条,深得太后欢心和其他嫔妃爱戴,皇上就算有意废掉她也找不到任何借口。

“这个郑贵妃是太子最大的威胁!”黄莺缓缓站起来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紫蝶转过身去,心底忽然涌起了一阵厌恶。长久以来的杀手生涯已经让她觉得身心俱疲,现在居然还要介入朝廷斗争,师父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现在是不是也在开始揣测师父这么做的用意?”黄莺睁着她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探究地望着紫蝶。

“我会按照师父的吩咐去做,其他事情我不想知道!”紫蝶不再看黄莺一眼,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万缕青丝。

黄莺冷冷地笑了笑转身离去。走到窗前的时候又回头说道:“师父说执行这一次任务的不只你一个人。如果你遇见了自己人不要感到惊讶,各自做各自的事情。”话音刚落人便已越窗而去。

紫蝶的心怔了一下。同一个任务居然有其他人在执行?喋血令的规矩,为了避免自己人发生冲突,执行任务时只交给其中一个堂。这一次师父让她出来,就是将这次行动交给了百合堂。

黄莺负责传达消息,那么由她执掌的罗兰堂就不便介入,剩下的就只有蜻蜓的丁香堂了。这一点更加让紫蝶迷惑不解。

紫蝶正为这件事情烦恼,忽然听见楼下传来一阵阵喧闹的争吵和碗碟碎裂的声音。紫蝶做了一个深呼吸,疾步朝楼下走去。

“住手!”一天之内碰见两次砸场,这也算是倒霉透了。紫蝶制止了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殴打李掌柜,一眼便见到一个身材肥胖的人坐在凳子上悠然自得地喝着茶。“这位公子,招待不周,如果有怠慢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我家少爷听闻你这里的药膳十分出名,特意前来品尝,还不快点去做!”

狗仗人势!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紫蝶真的很想出手教训眼前的胖子。

“药膳要因人而异,既然公子赏脸,可否让小女子替您先把把脉?”

那男人抬起头见到紫蝶的刹那愣住了,光凭她的身材和身上淡淡的幽香他就已经想入非非。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紫蝶,伸出了自己的手。

紫蝶替男人把脉之时便暗中摇了摇头。

“公子的身体很好,不需要……”紫蝶替男人把完脉之后放开了他的手,谁知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便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男人把紫蝶的手拉到面前闻了闻:“嗯……好香呀!”

紫蝶望着男人陶醉的样子一阵恶心,告诫自己为了任务一定要忍。她急忙抽回自己的手后退了两步。

“你别给脸不要脸!知不知道我们家少爷是谁呀?”男人身边的仆人得意扬扬地站出来指着紫蝶说道,“我家少爷是德妃娘娘的侄儿,国舅爷的儿子!”

“他就是郑养性?”紫蝶暗中思忖,是不是富家子弟都是这副德性?

“公子的身体虽然很好,但是用药膳调理滋补有益无害。只是今天天色已晚,郑公子明天再来吧,小女子也好准备妥当!”紫蝶知道眼前男子的身份后忽然改变了主意,这个人是可以利用的。

“哈哈……”为了自己的身份,也为了紫蝶态度的转变,郑养性觉得十分惬意。为了表示自己的豁达大度,他站起来说道,“好吧,本公子今天就不为难你了。不过明天德妃娘娘承蒙皇上圣恩,允许出宫与家人团聚,你明天把做好的药膳送到我家里去吧。记得,要亲自送来哦!”

郑养性扔下一锭金子给被他打伤的李掌柜之后拂袖而去。

紫蝶蹲下来扶起李掌柜,将他扶到他的房中包扎伤口。李掌柜望着紫蝶欲言又止。

“李掌柜您有话就说吧!”紫蝶一边包扎一边说。

“小姐,你我虽然是主仆,但是您对我们这些下人一直都很好。明天就让我送药膳去吧,那个郑养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怕您一个姑娘家会吃亏呀!”

紫蝶微微笑了笑:“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第二天接近中午紫蝶才慢吞吞地将郑养性的药膳送过去。老远就见到郑府门口守卫森严,御林军已经将四周围得水泄不通,门口停放的凤辇华丽非凡,这样的架势皇后也不过如此吧。

紫蝶停在郑府门口张望,在琢磨着该怎么进去时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匆匆朝紫蝶走了过来。“你是望缘楼的人吧?我家少爷等你一个早上了。”说完便领着紫蝶往府内走去。

紫蝶进了郑府一眼望去,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一眼望不到边,亭台楼阁假山石斛,满园花卉中有彩蝶飞舞。这样的庄园竟比太子的慈庆宫还要豪华百倍。

管家将紫蝶带到一个房间里,让她等着便失去了踪影。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郑养性推门而入,顺手将门掩上:“小美人儿,我等了你一个早上,等得我好心急呀!”

紫蝶从对方淫秽的目光中看到了炙热的情欲,暗中已经银针握在手中。

虽然不能杀了他,让他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也好。郑养性摩拳擦掌朝紫蝶扑了过来,紫蝶假装惊呼一声避开了。郑养性失去了耐性,扯过紫蝶的衣袂把她往床上扔。

“你在干什么?”只听一声娇喝,郑养性立即放开紫蝶乖乖退到一边。

紫蝶收回银针放回袖中,扯过被子掩盖住自己较小的身躯,泪眼盈盈地望着进来的一男一女。

“参见德妃娘娘!”郑养性跪倒在地参拜。

是郑贵妃!紫蝶忍不住偷偷打量这个魅惑了皇帝几十年的女人。她体态丰腴雍容华贵,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脸上却白皙红润,万缕青丝被高高挽起,在脑后梳成了一个华丽的发髻。发髻上闪闪发光的金饰银簪衬托出高贵的气质。

“养性,你又在做一些伤风败德之事!”郑贵妃怒斥道。

“姑妈我……”郑养性正欲辩解些什么,无奈事实摆在眼前他无法狡辩。

“区区一个寻常民女也值得你做出这种下流无耻之事。皇儿,叫人将这女子赶出去。皇儿……”郑贵妃见儿子没有反应,也顺着儿子的目光看了过去。

床上的女子面纱已经掉落,眼中噙满委屈和惊恐的泪水,仿佛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楚楚动人。被泪水沾湿了的睫毛掩盖着她的眼睛,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怜惜。

“姑娘你没事吧?”朱常洵主动上前安慰,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每隔四年的选秀,让他以为皇宫大内之中已经将民间所有容貌艳丽的女子都搜罗了进来,却不知道后宫所有佳丽加在一起,也不及她的一半。

回眸一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当年唐太宗专宠杨贵妃也因玉环美貌。如果能够娶到这样的女子为妻,当真是不枉此生。

紫蝶也在近距离地打量朱常洵。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个男人。

太子朱常洛的性格软弱,即使高高在上仍然免不了卑谦的流露,这和成长生活环境有着极大的联系。而福王不同,他器宇轩昂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自信和威严,王者之风更在太子之上。

郑贵妃在见到紫蝶的一刹那也愣了一下,人世间竟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国舅府!”郑贵妃大声喝道。

“娘娘请恕罪,民女是给郑公子送药膳过来的。”紫蝶从床上爬起来跪倒在地。

“哼,红颜祸水!来人,给我拉出去!”郑贵妃不稀罕紫蝶,第一眼见到就不喜欢。在两名太监的押送下紫蝶被送出郑府。

共享天伦乐紫蝶开始筹划着接近郑贵妃。师父的命令是让她在太子继位之前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以目前的形势判断,至高无上的皇位究竟鹿死谁手还会有很大的变故。黄莺说过还有另外的人在执行任务,那个人选只能在蜻蜓和黄莺中选其一。

紫蝶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索,她的任务是监视太子,如果师父的意向是支持太子登位,那么另外那个执行任务的人岂不是要想办法除掉郑贵妃和朱常洵吗?黄莺的性格比较任性妄为,师父绝对不会将这么重要且细腻的活交给她!

莫非蜻蜓已经到了京城?

执行任务互不干涉是喋血令的规矩,紫蝶轻叹一声甩开这些念头。对她来说监视太子更加轻松,她也乐得清闲。紫蝶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听见街上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紫蝶打开窗户见到一队官兵一边鸣锣开道一边四处张贴皇榜。

“小七,小七!”紫蝶打开房门唤来小七,“你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小七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接到这种凑热闹的差遣显得异常兴奋,马上放下手头的活儿一溜烟跑了出去。紫蝶足足等了他一顿饭的时间,他才意犹未尽地回来。

“小姐,是个好消息呢!”小七大口大口地灌了两杯水,用袖子擦去嘴角的水渍说道,“萨尔浒大败,皇上很生气,把那个带兵的杨镐关进诏狱之后派了新的辽东经略,叫……哦,叫熊延弼。听说这可是一个牛人呢,咱们大明有希望了!”

紫蝶看着小七兴奋得通红的脸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叫熊延弼的人她听说过,此人三十岁便中了进士当了御史,可是脾气太差得罪的人太多,二十几年都升不了官。辽东经略的官阶虽然很高,但是此时上任显然是被人当成了替罪羔羊,可见他的人缘极差。

“皇榜上就是写了这些吗?”紫蝶问道。

“啊……哦!不是!”小七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答,“刚才路过对面的说书摊子,胡乱听了这些!皇榜上说大将军风灏南即日将受诏回京!”

紫蝶点了点头让小七继续去干活,自己则准备回房间。国家正值多事之秋,皇上在这个时候将镇守边塞的风灏南调回京城,难道是想让他去辽东那边对付努尔哈赤?纵观整个朝廷,能够打仗的将领实在寥寥无几。

“仙女姐姐!”

紫蝶顺着声音转过头,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门外望着她微笑。

紫蝶伸手招呼男孩进来,柔声问道:“我蒙着面纱,你怎么能认得我?”

“你身上的香味儿很特别呀!”男孩自豪地说道,“我一闻就闻出来了!”

“那你今天又是出来找东西的吗?”紫蝶对这个长相俊朗的男孩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拉着他的手在桌子边坐下。

“嘿嘿,我是溜出来玩的,家里的先生总是让读书,我不喜欢!”

“你看你玩得满头大汗,姐姐请你吃糕点!”紫蝶叫李掌柜去厨房拿了几碟精致的小点心放在男孩面前,“尝一尝吧,这是姐姐早上亲手做的。

吃完了就赶紧回家,先生们让你念书是为你好!”

“嗯,姐姐你做的东西真好吃,比我家中那些厨子要强!”男孩露出纯真的微笑。

“好吃就多吃一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少爷……小少爷,原来你在这里!急死我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