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谋

更新时间:2021-10-14 14:15:20

凤谋 已完结

凤谋

来源:落初 作者:0招财小猫猫0 分类:言情 主角:林之勇林侍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谋》是0招财小猫猫0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之勇林侍长,书中主要讲述了:玉儿:阿咧?重生了!  刘骜:给我当太子妃!  玉儿:阿咧?不行,不行,人家还木有适应古代人的生活!  刘骜:给我当皇后!  玉儿:阿咧?不行,不行,我不要每天都被一群八卦女围攻。再说,再说,人家不喜欢你这个微胖界的太子,人家喜欢的是小~正~太哟!  刘骜:跟我去私奔!  玉儿:阿咧?……(瞬间被绑手绑脚,臭抹布塞嘴侍候)  刘骜:阿了个咧的,直接扛走,哼哼……  ******************************************************************  感谢寒号彥大大之前送的应急封,感谢安雅star大大做的现在的这个封面,十分稀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晨起,良秀门的所有宫女便站到院子里,等着王嬷嬷和赵嬷嬷训话,两位嬷嬷稍后赶到,王嬷嬷长得慈眉善目,赵嬷嬷则十分严厉。

“今天咱们良秀门来了新的宫女,她叫蓝凌玉,是皇后亲自点来的,以后你们相互照应着些,蓝凌玉新来,对咱们宫里的规矩还不太熟,她就先跟着我和赵嬷嬷!”

“诺!”宫女们全都低眉顺目地应着。

“这些天你们都警醒着点,最近各宫里都发生不少贵重物品丢失的事情,内府已经开始着手查办了,若是被查到咱们宫内也出了这等人,皇后的品Xing你们向来是了解的,最恨这种偷鸡摸狗的行为,到时候严办你们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们。行了,就这样吧,都回去干活吧,那个新来的,你一会跟我们走!”赵嬷嬷指着蓝凌玉说道。

各处宫女全部作鸟兽状散去,各干各的去了。

待所有的人都散了,两个嬷嬷走过来,王嬷嬷说道:“蓝凌玉,皇后娘娘让我负责教你宫里规矩,待会你去帮我和赵嬷嬷将房间打扫出来,等我们处理完琐事再来教你。”

蓝凌玉行礼道:“诺,二位嬷嬷!慢走!”看她们走远了,她才转过头来去前面两间正厢房打扫。平日里也有粗使宫女来给她们打扫房间,所以也不需要做太多的活,没过一会儿,房里的活就做完了。

蓝凌玉不敢四处乱走,站着又太累,空落落的院子里也没有什么人,歇一下也不会被人发现,她便在两个嬷嬷厢房旁的小耳房里坐着。刚坐下,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太监一边整着衣服一边往外跑,另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太监紧随在其后,一边跑一边喊着:“小李子,你慢点,等等我!”

“你个糊涂东西,睡这么晚,还不快跑,看过会师傅不扒了咱俩的皮!”宫中都有严格的管理,各房的太监宫女到时间就得起床,怎么这两个太监胆子这么大?蓝凌玉将头探出来看热闹,她这一伸头不要紧,却给自己无辜地惹个祸出来。

这时,外面又一个声音传了进来,“谁要扒了你们的皮呀?”声音不大却透着让人不战而栗的寒气。

两个小太监赶快来个急刹车,拱手作揖,满面带笑地向前趋着身子:“师傅,您可真早啊!”

“还早呢,太阳晒屁股了!你们两个孙子,天天夜里去耍钱,早上就起不来。”

“嘿嘿,咱们心里因为惦记着孝敬您才……”那个小李子拿出沉甸甸的一个锦囊就塞进了那个年长太监的宽袍大袖里。

“这还差不多,你们两个小狐孙,以后警醒着点!”

两个小太监点头哈腰地讨好着。

蓝凌玉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但直过往的宫女们一见到那个年长的太监,都行礼问好,“安公公,您来了!”

安公公?她好奇探出头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后,瞬间石化!这不正是那天自己在荷花池旁看到的那个太监吗?他是皇后的人,怎么可能?蓝凌玉一时间脑袋里像团被猫挠乱的毛线,一片凌乱!

这下可完了,这安公公怎么是皇后*宫里的人?那天她看到的那个太监明明就是他,难道他是受王皇的指使?王皇看上去倒像是个挺威严也挺正义的女人啊,怎么可能指派人去做这么没有天理的事情?那是安公公自己擅自作主,命人去暗杀刘兴?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胆子也太大了,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那个安公公眼睛像雷达一样四处扫视,然后看到呆头呆脑的蓝凌玉,四目一对之间,蓝凌玉立即感受到他眼里满满的肃杀之意,虽然他很快便满脸堆笑地说:“哟,这位就是皇后昨天新召来的蓝凌玉吧?”

还是先装傻充愣地混过去再说吧:“呃,给安公公请安!”蓝凌玉仍旧有些呆滞。

那个老太监仔细打量了一番蓝凌玉,见她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乎其神,倒是有些傻傻愣愣的,目眼无神,面部表情呆滞,又问道:“可是昨天夜里没有睡好?怎么看着还没有我这老头子有精气神呢!”

“奴婢昨天太兴奋了,因为要侍俸皇后娘娘,所以一夜没睡好!还请公公见谅!”

“若是因为来到咱们椒房殿兴奋地睡不着觉那倒也还好,可是若为了别的事情没有睡好,那可就不好了!”

“……”蓝凌玉继续石化中。

“随便说说的,老头子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安公公走好!”蓝凌玉松了口气,抚了抚不断乱跳的小心脏。

刚平静一会,两个老嬷嬷回来了,一回来对蓝凌玉说:“你去皇后那里,她有话问你!”

*

安景全刚进宫那会,只不过是一个杂役太监,成天受到那些先进宫的太监们的大呼小喝,虽然他被众太监踩在脚底下,但他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四处寻找出头机会,但在杂役局里,仍旧做小伏低,一直把自己的野心包藏得好好的。直到一天,刚刚被封为皇后的王政君在御园里散步,那时她已经怀有身孕,安景全正匆匆从御园里穿过,刚下过雨天湿路滑,安景全远远地看着一群人簇拥着王皇后过来,便留了个心眼。

等他走到王皇后跟前,赶快伏身行大拜之礼,“奴才安景全参见皇后娘娘!”

“平身吧!”

待安景全平身后,王皇后看了看他,只见他脸上四平八稳,丝毫没有宫里其他太监脸上常见到的那种谄媚相,心里也对这个小太监有了几分好感:“你是哪宫的公公?”

“回皇后,奴才是杂役局的太监!”

“杂役局?在那地方倒挺委屈你的,好好干吧,本宫看你日后一定会有机会调到别处的!”

“谢娘娘!”

王皇后又有些吃惊,别的小太监早就求着自己将他们调到椒房殿,而这个小太监却并没有这样做。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对后面的宫女说:“我们走吧!”

“诺!”后面的宫女走上前来欲搀扶住王皇后,安景全躬身让过,正巧看到王皇后踩着的木屐,他心里一动,嘴上小声说着:“皇后小心!”

王皇后停住了脚步,“你说什么?”

“奴才不过想提醒皇后,路面湿滑,皇后着木屐走在这样的路面上一定要格外小心!”

王皇后是何等聪明的人物,立即知道他话里的玄机,对跟在后面的宫女说:“本宫累了,就在这里歇歇吧!”

“诺!”

她坐在不远处的凉亭中,脱下木屐,让宫女查看,宫女看过后,禀明王皇后:“皇后,这木屐的带子快要断了!”

王皇后心里直呼好险,但脸上仍旧不动声色:“这木屐也穿了许多时候了,该换新的了,你们去回宫里取出一双便鞋来吧!”

后面早有宫女速速回宫里去取鞋,王皇后看见安景全已经没了踪影,对一边的嬷嬷说道:“刚才那个太监,本宫看他办事挺稳重的!”

那嬷嬷会意地说道:“皇后,咱们宫里还缺几个得力的太监,就将他调过来,可行?”

王皇后略一点头,从那以后,安景全便忠心地跟在王皇后的身边,一跟就是十几年,安景全知道王皇后心里的苦衷,也知道她与别宫主位不同的狠,更知道正是这些苦才造就出今天的王皇后,他明白自己除了跟定王皇后没有其他的退路可以选择。

因此,他看到了蓝凌玉之后,赶快赶到椒房殿!

**

蓝凌玉到椒房殿时,皇后刚用完早膳,各宫的嫔妃正等着给她请安,蓝凌玉来到偏殿耳房,宫女正侍俸皇后喝茶,蓝凌玉上前来给王皇后行大拜之礼。

“你起来说话吧!”

“谢皇后!”

“如今孝王被刺,已经闹得前朝和后*宫都沸沸扬扬,孝王是冯将军的外孙,冯将军又是朝中老臣,他正向陛下上奏要严加查办刺客,这既是前朝的事,也是**的事情,陛下已经跟本宫交待过,要本宫彻查此事,本宫今天叫你来,也正是为那日孝王遇刺的事情。当时你可有看见过什么可疑的人?那王氏虽然被正法了,但宫里是不是还有她的余党这也是说不定的事情,如今冯将军不依不饶,非要讨个说法,本宫也只得再查下去!”

“回皇后娘娘,奴婢只看到那放箭的人,并没有看到所谓的帮凶!”

“可是当时怎么那么巧,你就在那里?”

蓝凌玉心里一惊,但表面上仍旧故作镇定:“因为风大吹散了奴婢抄牌子用的草纸,所以奴婢才追了出来!”

“那浣洗局离孝王被刺的地方有一段距离,若是真的有风吹散纸张,也不至于那么远啊!”

“奴婢也不知道!”

“之前废巷的那场大火,将认识你的人全都烧死了,你的来历又这么不明,若你解释不清你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本宫就是有心也保不了你!”

蓝凌玉心里知道这是王皇后和安景全联起手来要除掉她这个目击证人。

她不紧不慢地说道:“皇后,奴婢现在纵然是百口莫辩,但奴婢若真的与皇后娘娘所怀疑的那样,又何必故意多此一举,纵然孝王发现了刺客,那箭还伤到了孝王,若是奴婢不提醒,会发生什么大家都知道,奴婢又何苦为自己招若来这些麻烦,奴婢说没有看到就是没有看到,任谁用什么大刑逼供,奴婢也绝对不会作虚假之言!”

“好!”王皇后倒露出欣赏之色来,她转向安景全,“小安子,别看这丫头呆呆的,却有股子犟劲,倒与你当年有些相象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