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情有缱绻总流连

更新时间:2020-09-14 23:22:47

情有缱绻总流连 已完结

情有缱绻总流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果酒葡萄酒 分类:言情 主角:秦戈秦 人气:

果酒葡萄酒新书《情有缱绻总流连》由果酒葡萄酒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戈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爱的两个人,两颗心彼此吸引,是能跨越时间,阶级,和距离,那种微妙的力量将两个人紧紧绑在一起,不管多远,都愿回忆,追寻之间爱情的美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戈也随着程躍动作转过身来,嘿,看到那个让程躍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第一感觉就是真像个小丑。先不说长相,毕竟是父母给的,长好长坏那是老天说了算,光说这打扮,秦戈就被雷得直想吐血。十个手指头至少戴了六个黄灿灿白晃晃的戒指,穿的衣服故意把商标都露在外面,很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穿的是名牌,本来那人的外套适合内里搭个T恤,可却穿了个低领的背心,大概是怕遮住脖子上挂着的大金链子。论那人身上的物件,单个都是奢华大气上档次的东西,但被那人一搭配,要多俗气有多俗气。

 “程躍,又见面了,”那人走过来后直接将闲着的手搭上程躍的肩膀。

程躍不动声色地将肩膀上的手拂开,皮笑肉不笑,道:“廖宏,怎么身边这个人和前几天前的不一样啊。”

 “这是我的新女朋友,前几天那个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廖宏得意地回答,他看到秦戈陌生的面孔,问:“这位是谁,程躍你介绍一下,大家认识认识。”

秦戈机械地摆摆手,道:“真不好意思,程躍他妈刚刚叫他火速回家,我们得快点回去,不然程躍就要麻烦了,这次恐怕没机会认识了,下次再聊,拜拜。”

好牵强的理由,秦戈竟然拿他妈当挡箭牌,程躍觉得这个理由讲给谁都不会信的,只是秦戈不管对方信了没有,说完就连带着他一起马上离开,不给对方一点时间,事情做的干净利落,程躍其实挺羡慕秦戈这一点的。

离开赛车场后,秦戈和程躍并排着一起开车轧马路,两人都带着蓝牙进行通话。

 “你什么时候档次变这么低了,”秦戈不懂程躍怎么会交到这样一个人。

程躍是被冤枉的,回想起前几天,他将事情娓娓道来,他和几个哥们正在赛车场谈笑风生,廖宏出其不意突然插进来要和他们认识,他们那帮人哪里肯正经跟他谈话,都兜兜转转胡说八道,不肯说出自己姓名,他只是站在哥们后面没有参加,竟被罗炎骁拿来消遣,对着他题名道姓,还一直程躍程躍叫个不停,结果廖宏就一直混迹于他们之中,讲了他爸是怎么发财怎么挣钱的里里外外,并炫耀自己现在有多么多么有钱,女朋友几天一换,有几辆名车,吃什么不吃什么等等等等,因为只知道程躍的名字,所以只能程躍来程躍去,程躍压根就不想搭理他,怎么总是揪着他不放。

听了程躍带些痛苦色彩回忆的事情原委,秦戈了解程躍是躺着中枪的,不过炎骁冲动的个性确实给程躍带来麻烦,现在那个廖宏见着程躍喊的跟一家人似的,貌似廖宏总喜欢到各种场合去炫富,也包括赛车场,程躍总不能因为廖宏一个人就和赛车绝交吧。

 “以后见了廖宏,你想走就走,不要他叫你你就跟他在那儿废话。”秦戈太了解程躍,他是那种面对讨厌的人不忍心拂了对方的面子,又不肯给好脸色的,这种做法不但给人留不下好印象,还枉费他的一番善良。

程躍也想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可是怎么也狠不下心来,但是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总是自己打自己嘴巴,自己不爽,别人也不爽,程躍说话有些扭捏:“我不是怕他下不来台吗。”

 “你看他是那种不会给自己找台阶下人吗,你越搭理他,他越不知道好歹,这种人脸皮比城墙还厚,你当时的脸都臭成那样,他还要贴上来,”秦戈在这件事上动了气,他恼程躍胡乱仁慈,他对程躍的要求只是坚决果断,但程躍十几年如一日,他说的话做了所谓意义上的耳边风,这一方面,他也是有心无力“你太优柔寡断,才给别人可趁之机,以后再见到他,我跟他说清楚,你靠边站就行,到时候闭上你的嘴,什么都别说。”

程躍如临大赦,顿感浑身轻快舒爽,他高兴地说:“那我就不客气地借你这把快刀斩断乱麻了。”

秦戈“切”了一声,程躍什么时候跟他客气过,帮他处理类似这样的事情,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

车子驶到前方的一个岔道,秦戈和程躍分两边开走,两人互相道了句再见,各自朝自家的方向离去。

 昨天听了朱玉琪的一番话,陈小安彻底换掉了全身的装束,穿上适合活动的衣服,将高跟鞋换成了平底鞋,生怕碰到秦戈后被要求做些无理的指示。陈小安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怎么想都不对味儿,实话实说,陈小安不希望看到秦戈,若说之前的面试她陈小安表现的出类拔萃,应聘上她那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事情是这样的演变,陈小安摸不清秦戈的意图,昨天她想了不知道多少种可能,但都是被自己推翻,现在她的心就像是在幽深的山谷里荡秋千那样的袭来一阵一阵着不了地的恐慌。

陈小安大致打理了下自己的办公桌,不知道今天秦总来了没,她其实有些怕见到秦戈。陈小安站在秦戈办公室门前犹豫地抓着门的把手,不过依据昨天朱玉琪的论述,陈小安觉得秦戈在的可能性并不大,她小心地敲了三下门,里面完全没有动静,这下,陈小安放心许多,她毫不迟疑地转动门的把手。

 “啊,”秦戈悠闲地坐在正冲着门的办公椅上看着杂志,陈小安吓了一跳,舌头都要被吞进肚里,这真是出乎她意料的场面。

秦戈看着面前呆若木鸡的陈小安,很随意地挥挥手,说:“你好啊,我的秘书,干嘛看到我这么惊讶,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陈小安用少许时间为自己定定神,压压惊,道:“秦总,您来了”她关上办公室的门,勉强笑着,“刚才,我敲了门,是不是我敲的太小声,秦总没有听到。”

秦戈面不改色地说:“我听到了。”

听到为什么不吭声,陈小安微微怒了,坐在这儿吓了她一跳,可人家是上司,陈小安是下属,有什么不满都不要表现出来,陈小安生生把气憋回去。

 “我没说话,就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啊。”

惊喜,分明就是惊吓,陈小安在心里嘀咕着,她不情愿地移步上前,道:“秦总,您怎么来了。”

秦戈觉得陈小安这句话问的有趣了,他眉头微皱了下,说:“这是我的办公室,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秦戈的话让陈小安噎的说不出话,刚才已经回过神了,还问这样傻的问题,她低下头,眼神闪闪避避。

秦戈看到陈小安这副样子,抿嘴偷笑了一下,反应这么慢,真对的起她笨笨的脑袋,真是人不能靠外表来判断,单说陈小安外表长得看上去没那么猴精,但也不笨,但是跟她真的交流起来就会发现,她脑袋好像比别人慢了一拍。“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秦戈放下杂志问陈小安。

经秦戈这么一问,陈小安想起进来要干什么,刚才秦戈这意外之举,倒是忘了进来的目的,只顾傻呆呆地站着了,“我是进来打扫秦总您的办公室的。”

秦戈大致瞟了一眼四周,说:“看样子你昨天好像打扫过了,我看这里也不乱,你就不用打扫了。”

秦总原来蛮好的吗,陈小安对秦戈有了一丝的好感,她甚至暗暗窃喜,感觉自己以后的日子不用她担心来担心去,这么好的老板当然要认真工作来回报。

陈小安从秦戈办公室出来,在自己办公桌上找到昨天会议做的笔记,她翻开笔记本,想重温一下昨天会议的内容,好清清楚楚地传达给秦戈听。陈小安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当陈小安翻开本子,她自己也傻了眼。昨天在会议上她听的一知半解,浑浑噩噩,做的笔记更是不知所云,连她都看不懂自己的笔记,秦戈怎么看的懂,更何况昨天就没有记住多少,今天把记得的哪部分又忘了好多,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陈小安犯难地翻着纸张,就这样拿给秦戈看吧,又不是身边有更好的一份,秦戈在公司这方面接触的比陈小安多,说不定秦总会看懂这其中的一两处。

决定之后,陈小安忐忑的将笔记交给了秦戈,翻着陈小安的笔记,秦戈总觉得哪哪都狗屁不通,汉字单个他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秦戈真是见所未见,秦戈用手指挠挠额角,皱眉欣赏着陈小安的成果。

秦戈每个微小的动作都牵动着陈小安的心,她不由自主两手紧紧交握在一起。刚才把笔记交给秦戈时,秦戈惊讶地足足看了她两秒才接过笔记,难道陈小安她又哪里做的不对,陈小安默默在心里祈祷,初来“江湖”乍到,还望秦总不要斤斤计较才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