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首富千金的小事业

更新时间:2021-01-20 07:48:01

首富千金的小事业 连载中

首富千金的小事业

来源:落初 作者:朕一君 分类:言情 主角:崔莹卞曲 人气:

《首富千金的小事业》由网络作家朕一君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崔莹卞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首富千金,人美钱多,奈何丈夫找了一个又一个,个个死于洞房花烛夜……膜咒在身,不知何解,干点事业缓解寂寞,奈何吸金多又多,世界纷争插上一脚,和平之星属于我。  这世界我来了,要求不高,给个老公如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孩子最倚重的就是自己的一张脸,听卞曲说自己的脸30分钟不处理,就永远成为肿脸泡了,吓得不行,想起了自己今天的使命,她才没心思和人家比扔石子呢,能不能打中丝瓜已经不重要了,一颗石子能打断一颗碗口粗的树,她崔莹肯定是不行的。

那石子打在她腿上会怎么样?她本能地跳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但嘴里还是不饶人,道:

“你快还我的脸。”

三十分钟,尘里村没有医疗室,金龙镇有医院,可开车都需要三十分钟,何况除了那丫头,这村里没人有车,即使30分钟内赶过去了,人家医生还不一定治得好,想到这儿,崔莹的心都凉了,而且这皮还没扯出个子丑寅卯呢,不能就这么算了,反正这城里妖精有钱,我就赖上你了,你必须治好我的脸。

“还你脸?原来你知道自己没有脸啊?”卞曲很没风度地再次使用言语之剑。

“我的脸真的30分钟之后就治不好了吗?”崔莹心里怕得厉害,有一张漂亮的脸,青山哥还不要她呢,要是没有,她就没有任何值得青山哥多看一眼的东西了。

卞曲从口袋里掏出药膏,给诗鸣和诗唱处理伤口,刚刚还被挖出两毫米深的血口子,在大家的目光中看着修复了,还原如初。惊得所有人都张大了嘴,这丫头莫不是华佗出世吧?好厉害呀。

“现在只有28分钟了。”卞曲给诗鸣诗唱抹药的时候聚精会神,得空回复一句。

崔莹一听说少了两分钟,心里更紧张了,呼吸就急促起来,道:“我的脸,明明是你毁的,你要赔。”

“是我的药毁的,我当然要赔,而且会十倍百倍的赔。”卞曲笑道,继续给弟弟妹妹处理伤口。

“真的?那你十倍百倍地赔。”崔莹的双眼里看见红色钞票长着翅膀向自己飞来。

“我倒是想啊,可惜,你的脸明显不是我的药膏毁的。”卞曲一巴掌就把那长着翅膀飞向崔莹的钱拍了回去。

“凭什么说不是你的药膏毁的?”崔莹道:“就是你的药膏毁的,大家都可以作证。”

“大家都可以作证?谁作证?你让人家出来跟我说。”

卞曲已经给龙凤胎处理好面部损伤,崔树苗很机灵,给卞曲端来一把椅子,卞曲将诗唱抱在怀里坐着,给她处理腿上的伤口,那崔莹下手重,下脚也不轻,诗唱的腿上隔着衣服都被踹紫了。

“我没看见。”罗青山此时表决心道。

“我也没看见。”罗荣德早就看不惯那丫头的嚣张任性了。村长都表态了,村里人还不唯马首是瞻?一个个摇头道:“我也没看到。”

“看看,村里人都是很诚实正直的,没人像你一样空口说白话。事实胜于雄辩,你歇斯底里,丧心病狂真的好吗?”卞曲已经懒得跟她说话了,一大早的,玩也玩够了,筋骨也活动了,嘴上功夫和手脚功夫也都卖弄了,疗伤的功夫也让大家咂舌,腻了,不想玩了,早点解决问题。

村里人都张大嘴看这精彩的戏,这丫头说崔莹的脸不是药膏弄的,那是什么弄的呢?她怎么证明呢?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卞曲环视了一周,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村长身上,道:

“村长,你用了药膏吗?”

“用了。”

“还有蚊子咬吗?”

“没有,没有,一点都没有,你还别说,你的药膏真神奇咧,昨晚我们没点蚊香,蚊子在屋子里嗡嗡响,就是不咬我们,要是以前一晚上不点蚊香,第二天起来身上至少有十来个包,可今天大伙看看,我身上是不是一个包都没有?”

“是的,我的也是。”

村长很乐意将卞曲的药疗效很好的事情跟大家分享,说话的时候,有些激动,村长老伴在一边点头,罗青山伸出大拇指,道:“卞曲,你的蚊叮虫咬药膏真是神了。”

“多谢夸奖!”卞曲莞尔一笑,在人群中搜索着,有个机灵的小鬼头吸引了她的目光,这孩子刚才还给她送上了椅子,叫崔树苗。

她记得很清楚,这孩子昨天像从蚊子堆里刚喂了蚊子出来的,额头上脸颊上,胳膊腿上全是又红又肿的包,今天,这小机灵浑身上下的皮肤状况非常的好,卞曲对他招手问:“小机灵,你用过药膏了吗?”

“用了,用了,姐姐你看,昨天我浑身上下都是蚊子咬的包,搽了你给的药,睡了一晚上,全好了,我爹妈说家里穷,没什么好谢你的,让我帮你扯草药,姐姐,我很勤快的,你不要嫌弃我。”

“好孩子,姐姐不但不嫌弃你,还要谢谢你,你帮姐姐扯草药,不让你白扯,姐姐给你工钱。”

接着不等卞曲点兵点将,十九个拿了药膏的家庭十八个都争先恐后地讲述使用心得,最后一致得出结论,蚊叮虫咬药膏有效。

崔莹被晾在一边看着卞曲一个个地问药膏的效果,心一阵阵的凉,但她下定决心死命地诬陷卞曲,你的药膏对谁都有效,对我不仅没效果,还毁容,我的脸就是铁的事实。

虽然她读书少,但还是知道一点,最高明的医生都不敢说好药对所有人有效,何况是你现扯的草做的狗皮膏药?总会对某些人无效,譬如她。

最后卞曲将目光转向崔莹,笑眯眯地看着她,半天不说话,心想,姐不怕你扯皮,怕的是你不扯皮,既然要扯,咱就扯出点水准来,你想玩,姐陪你在尘里村演场戏,沉默良久,良久,再良久,觉得做足了戏了,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卞曲才环视人群,道:

“父老乡亲们,你们在尘里村生活了一辈子,农村生活经验丰富,大伙帮卞曲看看,崔莹这张脸肿成这样,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有谁曾经有过同样的遭遇?”

村里七八十口人的眼睛都盯在崔莹变形的脸上,天下的姑娘都想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世人,没一个人愿意把丑陋的一面送给天下人看,现在倒好,崔莹最丑的脸被全村人看了个清清楚楚仔细明白,连村里的瘸子和傻子都可以嘲笑她了,青山哥更瞧不起她了,卞曲,你这个妖精,我恨不能食你肉寝你皮。

昨天还漂漂亮亮水灵得跟葱一样的姑娘,一晚上脸肿成了猪头,昔日的大眼睛现在眯成了一条缝,崔莹,这个骄傲跋扈的凤凰也有变成落汤鸡的时候,最高兴的就是村里的姑娘们,哼,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看你天天骄傲嘲笑我们,今天也有被我们嘲笑的时候;小伙子们也开心,还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现在你是癞蛤蟆,我们才是天鹅;从最漂亮突变为最丑的女孩,崔莹连死的心都有了。

“还能有什么原因引起?当然是搽了你的毒药膏,毁了容。”崔妈外强中干地道,眼神却闪烁躲避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撒谎,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怕她们,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由着她们。

罗青山早就看出来崔莹脸肿的原因,忍耐了好久,才道:“是蜜蜂蜇的吧?我以前也被蜜蜂蜇过,就是肿成这样。”

罗青山一开口,大家都点头说出心中的答案,村长的儿子要拆会计闺女的台,和他们没关系,一个个地道:

“就是蜜蜂蜇的。”

“不是蜜蜂蜇的就是马蜂蜇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