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皇嫁到

更新时间:2021-02-23 07:04:25

女皇嫁到 已完结

女皇嫁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醉欲眠卿莫去 分类:言情 主角:白玉刁蛮 人气:

火爆新书《女皇嫁到》是我醉欲眠卿莫去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玉刁蛮,书中主要讲述了:“她要是能嫁人,就活见鬼了。” 三天后,“对不起,我活见鬼了。” “她要是能与皇夫两情相悦,就活见鬼了。” 三个月后,“对不起,我又活见鬼了。” 可是不光其他人,连安阳公主也觉得:这日子,真是活见鬼了! 心机公主寻找真爱,走上至尊之位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实话?”宇文辰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安阳,“你发髻散乱、钗横佃落,妇容不整!藏身花后、偷窥男子,妇德不修!上蹿下跳、大呼小叫,妇言不谨!看你全身上下衣裳鞋履皆出绣娘之手,不问可知女红也不怎么样了。”

宇文辰微微一顿,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微微俯身道:“这也都是实话,想来你一定很喜欢听了?”

“你!”安阳气结,毫不迟疑反唇相讥,“子曰‘君子道者三’其一曰仁、其二曰知、其三曰勇!你牙尖舌利,大违仁义!无端妄测、知人不明!唯独勇嘛……”

见宇文辰轻摇折扇,“我好歹还占了个勇字……”安阳立刻高声截断,“对啊!宫苑之内开言嘲讽一个女子,宇文公子当真是勇啊!纵然是苏武牧羊、大禹治水、愚公移山,都比不上公子的勇气啊!”

安阳瞪大一双凤眼,毫不示弱伸手指点着宇文辰的鼻子数落。她这里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一声嗤笑。

“这位小主好一副伶牙俐齿,温松铭受教了。”这才想起身后还有一位温润如玉的公子围观了全程。安阳清咳一声,挺直脊背。出手如电直奔宇文辰的面门,宇文辰下意识后退一步。

安阳欺身而上,一步迈上白玉甬道,这才款款回身,“多谢宇文公子让路!”小巧的下颌得意向上一扬,转身就走。

舞阳连忙疾步跟了上去,“公主刚才好厉害,那位宇文公子脸都青了!”

安阳得意的哼了一声,这才说道:“我也是实话实说。”

“说起来,那位温公子好像还不错。”舞阳侧着头,小心翼翼望着安阳的脸色,口中轻声说着,“虽是错认你是妃嫔,却还好心劝你离开。听到你跟宇文公子吵架,也只是笑。看起来,倒是好一副脾气。”

安阳仰头想了片刻,只觉得那位温公子似乎没留下多深的印象。反倒是那个宇文辰让人记得清楚,不过清楚归清楚,可算不得什么好印象。

匆匆回到宫殿中换过了衣裳,恰好礼部送了九人的名帖资料过来。

“把那个宇文辰给我除名!”素手一挥,写了名的大红帖子扫落在地。承受名帖的小太监一脸惶恐,不知所措的向着舞阳用眼神求救。

舞阳收到眼色,这才浅浅而笑,对着小太监先说了句,“你下去吧。”等人走了出去,才凑近安阳,“若是陛下问起,妹妹如何解释要将宇文辰除名呢?”

“那分明就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人,怎堪为配?自然要除名的!”安阳依旧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是,可公主人在深宫中,又如何知晓的呢?”舞阳故作不解状。

呃,好吧,这确实是个问题。

“反正只是入选嘛,又不曾要你一定嫁他。不如就装作不知道,到时候随便寻个错处,自然就除名了。这不是神不知鬼不觉?”舞阳从地上捡起名帖拍打干净,重新放在桌上。

“也只能如此。”安阳落座,“有劳姐姐帮我办妥。”

舞阳恭恭敬敬躬身领命,又陪着安阳说了半晌话,这才从宫殿中退了出来。

“公主。”舞阳刚走,便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女官打扮的贴身侍女已经俏生生立在了跟前,“您哪儿去了?叫我找了半晌。”

安阳转头瞥了她一眼,“你又跟我这样说话,上次嬷嬷没说过吗?回了宫了,有宫里规矩呢,你呀我的,仔细嬷嬷打你!”

“奴婢知罪,”敷衍了事的轻轻一俯身,“四德跟您在书院呆了三年了,自然对宫规不熟了。总需要适应适应的嘛。”

“什么破名字!”安阳又是一阵气恼。

四德无奈地眨眨眼,“这不是先皇后亲自给改的嘛?奴婢更名四德,是为了时刻提醒公主,遵从女诫牢记三从四德之道,谨防七出之规。”委委屈屈说完,又转了头,“怎么不见三从和七出啊?她们两个哪里去了?”

“我吩咐她们两个去做点事。”安阳闲闲说了一句,“交代你的事呢?可都打听清楚了?”

“嗯!”四德一点头,“打听清楚了,九位候选人中,有八位与舞阳郡主私下有过往来。只有一个人并未依附,可惜不知道是哪位。”

“大约不是姓温的就是那个复姓宇文的,”安阳叹息了一声,“今日她引我去看九位公子,借故走开,应该就是给那人崭露头角的机会。可惜同时出现了两个。想来一个是她安排的,另一个则是误打误撞。”

将今日的事说了一遍,安阳又道:“我怀疑是那个宇文辰,回来之后故意试探了她一下,说要将宇文辰除名,她出声拦阻了。”

“这样的性格?”四德低头思忖了片刻,又抬起头来,“按照公主装出来的模样,只怕那个姓温的才是她安排的吧?毕竟,公主刁蛮之名满天下,按说该找个脾气温和的才是。”

“话是这么说,”安阳叹息了一声,“可明显是那个宇文辰更加出众一些。说着话,又摇了摇头,“既然打听不出来,那就且看看吧。既然是她安排的人,自然会找机会与我相识的。”

“公主日日在别苑里,哪里有什么机会啊。”四德面露难色。

“没有机会,那就制造机会给她!叫人告诉舞阳一声,说我明日要私出宫禁游玩,叫她替我准备。”安阳站起身来,“我去看看父皇。”

安阳出了自己的宫殿,不过几步路的功夫,就来到了皇帝的寝殿外。这一次借了出游的名义入住别苑,皇帝特意将安阳安排在了离自己寝殿最近的宫殿,方便父女见面。

门口守着的总管太监见安阳过来,连忙堆出一脸的笑容来,低声说道:“公主,陛下正忙着呢,您稍等等,奴才给您通禀一声去。”

话音未落,早被安阳一把推开,“一边去!哪里来得那么多事!”说话间,一挑帘拢走了进去。

“都出去!”安阳抬腿迈入殿内,压着嗓子喝了一声。众宫人素知这位公主的脾气,见她粉面含威,都是一哆嗦。见陛下没有阻拦的意思,便依次低头退了出去。

见人都走干净了,安阳这才长出了口气,脸上的怒色散了个干干净净,走到了皇帝的身边,蹲身行礼,“父皇。”

皇帝这才从书桌上抬起头来,随手拿了身边绣着龙纹的布巾擦了手。“怎么样?人都看过了?”

安阳点了头,低声说道:“看过了,只是不知道哪个才是未曾与神力王勾结之人。”

一声悠长的叹息从口中溢出,皇帝带着几分疲惫靠在了椅上,“委屈你了,若不是朕的身子……”

“父皇别这样说。”安阳一阵心疼,连忙上前一步,“神力王手握重兵,父皇教儿养晦韬光,是为了保全儿,儿如何不知。”

皇帝面带欣慰之色,“好,你明白就好。如今,朕的小雏鹰羽翼将成,是时候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厉害了!”

“儿定然不负父皇所望!”安阳双手抱拳行男子礼,沉稳抬起头来,娇媚的俏脸上满是郑重,“书院三年!儿日日勤学苦练,就是为了今日!”

“只是这些人,你终究要选一个出来。”皇帝一脸欣慰的点头,却是话锋一转。

“啊!”安阳顿时张大了嘴,“父皇!短短三个月,如何能挑得出一个人来?这是女儿终身大事啊。”

“三个月?”皇帝的重点却在别的地方,“谁告诉你是三个月的?”

“舞阳啊……”安阳怔怔答了一句。

皇帝轻轻摇头,“不是三个月。”安阳心中一阵轻松,她就知道,她的父皇绝对不会如此仓促的,可接下来一句,却结结实实的打碎了她的幻想,“是三日!”

三日!三日如何能够挑选出一个过一辈子的人?安阳立刻就想反驳,目光却落在父皇显得有些宽大的衣袍上。

消瘦的脸颊上布满了疲惫,露在衣袖外的手瘦骨嶙峋,斑斑块块的老人斑不知何时竟爬满了父皇的手背。曾经在她心中顶天立地的父皇,竟是消瘦成了今日模样。

安阳的眼眶一热,鼻子一酸。屈膝跪倒,将头靠在了父皇膝上。“好,三日之内,儿一定选一个品貌双全的如意郎君!”一定不让父皇失望,一定完成父皇的心愿。

“难为我儿了……”温暖的手掌落在她乌云似的长发上,头顶传来父皇带着叹息的声音。“父皇的身子,不知还能撑多久。总要亲眼看着你穿上太女礼服,替你扫清最后的障碍。”

“父皇,”安阳抬起头来,深深望着眼前的帝王,此时的他不过是个全心全意为女儿着想的父亲。“父皇定然能福寿绵长……”

这是她心底最殷切的期望,是她夜夜都向着上天祈求的福祉。

“傻孩子,先皇寿活六十,在我皇家已算长寿了。朕今年已经五十七岁了,想来是超不过先皇了。”苦涩的一笑,“不然,神力王如何要推了舞阳出来?他也快到了油尽灯枯之时了!”

图穷匕见,生死一搏!干涸的眸子闪过一丝锐利,依稀可见当年天子神威。安阳痴痴抬头望着皇帝,只觉得泪珠不受控制滑落满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