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药香医心

更新时间:2021-02-23 07:05:05

药香医心 已完结

药香医心

来源:落初 作者:冬令时间 分类:言情 主角:董娴瑶老爹 人气:

《药香医心》作者:冬令时间,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董娴瑶老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不小心,穿成丑女之身,幸好有医术傍身。本想大展身手,却栽了个大跟头。还没摸清状况,状况就接踵而来。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妖魔鬼怪,一般医术搞不定,进阶玄药治怪病!“既然你们病得这样千姿百态,那姑奶奶就一一来治吧!”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董娴瑶骂骂咧咧完就准备迎接一死,结果一道强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光?

这么想着,董娴瑶忽然也释然了,她正要松开遮挡眼睛的手臂,却忽然感觉到手掌被什么温热湿润的东西舔得酥酥麻麻。

定睛一看,原是那雪狼正用温热的舌头清理着她留有果酥残渣的手掌。而门口的高大勇士趁雪狼吃东西时,快速将手上的粗绳与雪狼脖间的铁环扣上。

屋外众人都见到了雪狼舔、舐董娴瑶手掌的那一幕,不过这一次,得意的人成了萧芹妙,尹文逸信又成了那副残酷冷漠的模样。

“萧姑娘当真是好眼光。”牧孝全忍不住夸赞萧芹妙,接着起了身。他已没了下棋的心思,在一盘无形的棋局中,牧孝全显然已经大获全胜。

雪狼被带走了,董娴瑶也逐渐习惯了强烈的日光。她一转脸,发现屋外竟有一大群人向她看来,忽然就意识到自己似乎成了某场赌局中的棋子。

她有些不甘,然而见到欣喜朝她走来的萧芹妙,不忿之气尽数消散。

“谢谢姑娘相救!”董娴瑶情不自禁地鞠了个大躬。

萧芹妙又想哭又想笑,连忙扶起她的肩膀,紧紧握住,“谢我做什么,是你自己福大命大!”

想到身后还有两位郡王在场,萧芹妙也不敢多说,言简意赅地说,“姑娘今后跟着我便是了。”

随后,萧芹妙征得了二位郡王的同意,便领着董娴瑶出了南郡王府,前往她下榻的客栈。

走出那高墙大院,萧芹妙顿觉自在无比,她并不嫌弃董娴瑶身上脏兮兮的,始终让她挽着自己的手臂。

董娴瑶本就是活泼Xing子,遇上Xing情相投的妹子自然一拍即合,而二人很快便亲密无间。特别是当董娴瑶眉飞色舞地复述在禁声室中的遭遇时,萧芹妙愈发欣赏和喜欢她,看上去她们倒不像是初次相识,更像是昔日老友。

吃了饭,洗了澡,换上一身干净衣裳,再经过一番简单的梳妆整理,董娴瑶终于又恢复成了正常女子该有的状态,可她无意中从铜镜里瞥到自己的面容时,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坠入了心情的低气压之中。

——这个“董娴瑶”未免也太丑了吧?别人重生之后不说倾国倾城,那起码也能闭月羞花啊,而这张脸……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聪颖细心的萧芹妙知道她是为面容神伤,于是从自己的小木箱中取出一盒红花膏递上去,“莫要气恼,此物可助你消肿。”

“嗯,不气,这脸出门安全。”董娴瑶自嘲一番,又谢过萧芹妙,然后便拿着红花膏小心地在嘴唇周围涂抹起来。

“你记得,一日两次便好。多用也无益。”叮嘱完,萧芹妙便转身继续捣鼓她的小木箱。

董娴瑶抹完一层,接着起身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可桌上那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盒盒却叫她眼花缭乱。

“这些都是什么啊……”

“都是药啊。”萧芹妙一一清点着,将重新整理好的瓶罐分类摆好,“我自小便在父亲和姑姑的教导下习医术,兴许这辈子都不能和这些分开了。”

说这话的萧芹妙显出些无奈情绪,可董娴瑶却乐坏了。

前世的她,本就最爱芳疗和中医,被疗养院病友一花瓶砸去艾香岛之后,本以为仗着岛上的自然资源可以让她大展身手,可偏偏命运作祟,她理论还未来得及结合实际呢,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又飘出了那个小岛。

幸而现在遇上了萧芹妙,她既然从小就学医,那即便不是妙手神医,也起码也是个药学活百科吧!

——等我学成医术,再回到艾香岛去改变世界!

这样想着,董娴瑶不由得心潮澎湃,相貌不佳的悲伤姑且也抛在脑后了。

“你此番且先随我一同去北郡王府诊治老夫人,待完成这事之后,我们回京都了,你便又能自由了。”收拾完最后一批药瓶,萧芹妙小心将木箱盖上,谨慎锁好。

董娴瑶一听她说要打发自己走,连忙摆手,“我不走,我要跟着你学习如何治病救人!”

“喔?……”萧芹妙挑起眉峰看她,“你如今可是以药人身份跟在我身边,你就不怕我让你试毒药?又或是毁尽容貌的药?”

董娴瑶知道她这是变着法子笑话自己,也不跟她计较,收起方才嘻嘻哈哈逗趣的样子,正儿八经地又一次表明心意。

“我是真的想好好向你学习,如果你收徒弟的话,我以后就叫你师傅了!”

见她这样认真,萧芹妙也不再逗她,“好好,你我也不用以师徒相称,你若是知道什么,而我又是会的,你问我便是。”

二人正谈着,门外传来曲禾飞的声音。

“芹妙,北郡王的马车已停在楼下,我替他来催促你快些。”

“好,我们这就来。”

萧芹妙已经收拾齐全,在做最后的扫尾检查,而董娴瑶忽然想起那身换下的旧衣裳里还放着绣有自己名字的帕子,连忙翻找了出来。

正要出门,萧芹妙无意见到董娴瑶即将叠好的帕子上的字案,立马伸手抓住她的手臂。

“你姓董?!”

董娴瑶并不知道哪里不对,一边疑惑,一边怔怔点头。

萧芹妙凑近些,悄声道,“我听父亲说过,如今蒲萝国已无此姓氏,据说多年前董氏一族全部流放,而后再发现了,也是抓一斩一!”

获罪,流放,被愚民。董娴瑶对艾香岛的认识渐渐清晰起来。她知道萧芹妙是好意提醒,于是迅速将帕子藏好。

“以后旁人问起,你就说,你也姓萧,是我远房堂妹,你看可好?”

得萧芹妙几次相助,董娴瑶早已经对她推心置腹,眼下难为她能考虑得这样周全,自然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二人一同出了门。

曲禾飞见到萧芹妙便立即展开笑颜,董娴瑶也看得出他们俩这是情投意合,正想走快两步腾出一些空间给他们单独相处,可曲禾飞却说起了正事。

“北郡王和南郡王面上不争,可实则不和。所以北郡王自然也就不会在王府多留。你们走后不久,北郡王便有意要离开,从我这里问到了你的住处后,便率领大队出来,说是今夜就启程北上。”

“这么急?”萧芹妙有些意外,“北郡王不是要寻枇杷和龙眼果带回去么?”

曲禾飞宠溺地冲萧芹妙笑笑,“他可是郡王啊,寻些东西,不过是区区小事,难不成还要折耗上十天半月吗?况且,北郡王早前已然南下数日,只是迟迟不进王府而已。”

郡王之间那些隐形战术,旁人自然是无从得知。唯一能知道的,不过是牧孝全心意已定这一事罢了。

曲禾飞与萧芹妙再不舍也只能依依惜别,然后分开。

北上队伍中的人都是在酷寒之境长大的,来了南方这种暖湿的地带总是待得不舒服,这或许也是北郡王急着返程的原因。

萧芹妙借着“药人身体需保持康健才能准确试药”之由,让董娴瑶免于混入奴仆之列。而夜晚,萧芹妙要行走于大队帐中替人诊治,董娴瑶则自己拿着萧芹妙留下的几本手记认真翻阅。

经过五天的舟车劳顿之后,北郡王终于率大队回到了北郡境内。

虽已经是夏令时节,可北郡的空气里却依旧荡漾着一股莫名的寒气。好在萧芹妙多带了件外衣,否则董娴瑶就该遭受风寒折磨了。

可即便有好衣相助,董娴瑶还是在北郡栽了个大跟头。

北郡之人自然是习惯了这里的水土,可是董娴瑶却吐了个昏天黑地,加上进入北郡境内之后的两夜都不得安睡,她好不容易盼得嘴唇消了肿,可是人却瘦了一大圈,还多得了一对乌青的眼圈。

一到北郡王府,萧芹妙便马不停蹄地赶着去替太妃诊治,临走前叮嘱董娴瑶,说她一会儿要是精神好些了,就自己起床去寻一种有着宽宽的绒叶和指甲盖大的黄花的植物,那东西遍生于北郡之地,其花生嚼香下可以帮助董娴瑶缓解不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董娴瑶还晕得七荤八素的,她强打起精神出门想找药。

北郡王府竟是一座石砌之殿,与哑灰的天空同色,显得相当威严肃穆,而董娴瑶还从中看出一丝苍凉的恢弘感来。

她扶着石柱慢慢走出长廊,想找找北郡王府的花园。

北郡王府相当之大,董娴瑶晕晕乎乎东晃西晃,终于隐隐约约见到一大丛绿色的植物。

“不就是个住宅吗……修这么大摆阔啊……”

董娴瑶一边念念叨叨,一边朝那丛绿意走去。果然花园里到处都是那种金黄的小花,董娴瑶虚弱地咧开嘴笑,立马伸手摘下一朵,可是一条巨长的教尺却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重重抽打在董娴瑶的手背上。

“大胆蛮女!竟敢私摘王府中的北域花!”

董娴瑶闻声转过身去,不用猜也知道应该是这王府里的刁蛮妃子或者公主一类的,毕竟北郡王看上去也有三十出头了,那逍遥自在的Xing子惯出一两个野蛮任Xing的女儿也不会是怪事。

可是董娴瑶一转身过去,那妙龄女子却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