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画满田园

更新时间:2021-02-27 07:02:49

画满田园 连载中

画满田园

来源:落初 作者:养只猫挠你 分类:言情 主角:郎中玄妙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画满田园》的小说,是作者养只猫挠你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玄妙儿从当代画家,穿越到了家徒四壁的古代农家,  不过没关系,自己只要一笔在手,不怕赚不来银子。  执笔:  画一幅万里江山,  画一幅锦绣田园。  画一幅金玉满堂,  画一幅锦瑟和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文宝看着玄妙儿的眼神更加不悦,冷着脸道:“大哥,你这女儿太没家教了,怎么这么顶撞我这当叔叔的,你看我们家珊儿,这么小就懂得礼貌了。”

玄妙儿没说话,懂礼貌?没见你家孩子进来叫人啊,连大伯大伯娘都没叫,礼貌在哪呢?

玄文涛看这五弟两口子有些尴尬,赶紧说话:“五弟五弟妹,妙儿今天醒过来之后,有些不清醒,你们也别往心里去。”

冯氏看着气氛不好,再说她也不想在这破屋子里多呆:“大哥大嫂,既然妙儿没事,我和文宝就回上屋了。”

玄文涛和刘氏送他们出了房门。

五叔三口回了自己的房间,玄文宝不解的问冯氏:“你不是瞧不起大哥么,怎么还非要去看那丫头,惹了一肚子气,何苦呢?”

冯氏抱起女儿道:“我爹说过,做事留三分,不知道以后谁能用得上,所以咱们谁也别得罪就是了。”

“岳父大人说的自然有道理,娘子也聪明伶俐,是我玄文宝的福气。”玄文宝搂着娇妻女儿一阵的幸福。

西厢房里,见人都出去了,玄妙儿问玄安睿:“五叔和五婶穿的好像比上屋人穿的还好?他们有自己的来钱道道?”玄妙儿对于不分家,却享受不同待遇心里很是郁闷。

“五叔六年前就考上了童生,这不是一直准备考秀才呢么,五婶爹是个老秀才,现在县衙里写文书,人家以后是要走官路的,所以穿戴与咱们不同。”玄安睿说的很平静,看得出他早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玄妙儿这心里更气了,这是活都是他们做的,供着一个经商的一个考学的,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并且这个家里的人,就算是有人真的出人头地了,也不会帮衬自家的,甚至可能到时候一脚把自己家踢开。

还有五叔考了多少年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要是是那块材料早考上了,就现在这状态,也不是个能考上的样子。

看着爱护自己的哥哥,懂事弟弟,玄妙儿心里发誓要带着家人过好日子。她拉着坐在自己身边玄安浩的手:“弟弟,以后姐姐挣钱,也让你读书,考状元,气死他们,咱们以后不绣花了。”

玄安浩在玄妙儿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姐,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今天说话真有劲,以前总是被欺负,以后就得这样。”

玄安睿也支持道:“是呀,以前说了你多少次了,你也不听,说多了就哭,现在这样多好。”

玄妙儿想到以前以前那个小丫头,心里也揪起来的痛了一下,那样的Xing子,还不是这个环境逼出来的。

不过让玄妙儿感到欣慰的是,原来的玄妙儿也是个喜欢绘画的,并且好像也很有天分,这样是不是就是上天派她来,帮助原来的玄妙儿实现梦想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被上房诬陷偷钱买画纸呢:“哥,我的画跟着谁学的?为什么祖母说我偷钱买画纸?”

玄安睿叹了口气:“咱们亲祖母是大户小姐,家道中落才嫁给了祖父,所以大姑小时候跟着咱亲祖母学了不少的书画,后来教给了爹和二叔,咱们识字都是爹和二叔教的,爹也是无意发现你画的极好,便把家里的纸都找出来给你画了,前几天纸用光了,娘就让你去县城当了一对镯子买的画纸,可是回来四婶和祖母就说你偷钱买的纸。”

玄妙儿这才知道大概的经过,这绘画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都是个费钱的事,特别是古代,都是有钱人家的爱好,因为这艺术前期投入大,并且不成名就没有什么回报,所以穷人不会去学的。

不过好在这家都识字,也通情理,以后自己做什么倒是简单些,不容易被怀疑:“哥你放心,清者自清,她们红口白牙这么诬陷没有证据,有机会我一定证明自己清白。”

玄安睿看着玄妙儿说的头头是道,点点头:“我相信妹妹。”

玄安浩也拉着玄妙儿的手:“我也相信姐姐。”

玄妙儿其实最开心的是自己有这么多家人:“哥,弟弟,以后咱们一定会过得很好。”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夜晚玄妙儿有些睡不着,哥哥和弟弟跟二叔一个房间,所以只有她与父母睡在一个炕上,并不拥挤,这点比想象的好。

窗外的鹅嘎嘎的叫着,还有些虫鸟的叫声,很是美妙,仿佛一场交响乐,还有那明亮的星空和月光暖暖的照进了屋子里,很是梦幻。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就听见家人起床的声音,她一个人住习惯了,所以睡觉很轻,有人起床她便睡不着了。

见她醒了刘氏道:“你先躺着吧,一会让你哥给你熬药,娘去上屋做饭了。”

玄妙儿没有继续躺着,起身也开始穿衣服,她已经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总不能看着都去干活,自己偷闲吧,何况身体没有不舒服了,药继续吃着就行了,适当也得干活。

刘氏挺着肚子,先去院字外抱柴火,玄妙儿赶紧拦下来,自己抱起柴火:“娘,我来。”做饭不会,但是抱柴火还是不需要技术的,什么小清高都靠边吧,现在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了。

刘氏还要往自己怀里抢柴火:“你身子弱,快回去躺着。”

本来玄妙儿是想装病几天,躺着不干活的,可是如果自己躺着,那么所有的活都落在她娘身上,刘氏双身子了,自己怎么忍心?既然身体没事了,就还是干活吧。

到了上屋厨房,好像大家还都没起床呢,玄妙儿也不敢多问,外一被别人听见了也不好,静静的跟着刘氏做点力所能及的。

见玄妙儿一直跟着,刘氏往回赶了她几次都没用,也就只好让她帮忙,想着重活自己来就行了。

刘氏开始淘米,切菜,玄妙儿只能帮着洗菜,她没有做饭的天分,前世一个人习惯了,偶尔也会想着下厨,看了不下上百本菜谱,川鲁粤菜普都在脑海里,可是经过无数次试验之后,她发现自己的手还是更适合拿画笔。

此时她才发现在古代,一个女子会做饭是多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她洗了菜之后,只能安静的蹲在灶台下添柴。

再看看自己那双手,玄妙儿欲哭无泪,我的手啊,我拿画笔的小手啊。

她心里哀嚎一次,拿一根柴放进灶膛里,再哀嚎一次,再放一根,额~~~这个是什么?红木树根,还有红木的柴火,这个奢侈的人家,怎么用这么好的木料烧火?

她刚想问刘氏,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忽然懂这些,吓到了家人也不好,不过这么好的木料可不能烧火,她小心的把几个红木枝还有那个脸盆底大小的树根放在脚边,一会想办法带回西厢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