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穷途陌爱

更新时间:2021-04-10 12:19:32

穷途陌爱 已完结

穷途陌爱

来源:落初 作者:莫坐浅摊头 分类:言情 主角:岳川渊七仙女 人气:

《穷途陌爱》由网络作家莫坐浅摊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岳川渊七仙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技校毕业,十九岁岳川渊进化工机械厂当了一名技术工人。不到两个月,岳川渊与女青工穆碧莲坠入爱河,如同老房子着火搂抱一团云山雾里。不久,穆碧莲怀孕了。不顾父母极力反对,岳川渊以死威胁执意和穆碧莲结婚。因为早婚,岳川渊、穆碧莲被单位开除。造化捉弄人。女儿诞生,隐瞒精神病史的穆碧莲,旧病复发。公婆趁穆碧莲熟睡,把她女儿抱给亲戚喂养。醒来发现女儿不见,穆碧莲哭闹要女儿,一天趁老公外出打工上吊。穆家一口咬定岳家故意害死他们女儿,率领乡亲、亲戚操持家伙闯进岳家,风狂打砸,一物不留。厅堂里,在穆碧莲尸体旁,一对惊恐万状小眼睛,同情张望着门口抱头蹲在地上悲痛欲绝,悔恨交织的岳川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遭到小女儿的一顿谴责,穆阿根、杜银花这对夫妻羞愧的无地自容,良心不安呐。

过了两天,穆碧雪要回久依,临走时,杜银花拿出两千块钱递给小女儿,叫她拿去买部手机,下次回来时,他们可以和她姐夫、外甥女通上话。

穆碧雪苦着脸,说:“阿妈,这是姐夫孝敬你们二老的养老钱,我不能要。到年底时,我自己也可以买手机了。”

其实父母亲有了这一万块钱,穆碧雪肩上担子也减轻了许多,她不必再往家里送钱,全部工资可以留着自己用。到年底,她要买部手机不是甚么难事。

前脚刚迈在久依地上,穆碧雪迫切盼着天早点黑,她好给姐夫打电话,告诉他回家的事。

正亟亟往租房赶时,穆碧雪迎头碰上了初中同学——李茶作。

“哟,大美女,这样急急的要去泡帅哥呀。”李茶作三步并作一步奔了上去,嬉皮笑脸。

瞪李茶作一眼,穆碧雪骂了一句:“泡你的头。”

紧跟上几步,李茶作一脸猥琐:“碧雪,我请你吃晚饭,走吧。别回医院食堂吃了,医院食堂饭菜真的很难吃。”

霍地停下,穆碧雪怒目一瞪李茶作,挖苦他:“李大帅哥请我吃饭,我可不敢当。乡下土妞一个,我只有吃医院食堂饭菜的命,吃的顺口,又不担心会被人在饭菜下迷情药。”

“你这人真没情趣,仍改不了初中时的臭毛病。”讨了个没趣,李茶作只好搬出初中时的陈芝麻烂谷子说事。

——初中时,李茶作是乡党委书记的独生子,生活奢侈,出手大方,动不动拿穆碧雪穿着穷酸取笑她羞辱她。两个人初中毕业,李茶作靠钱买上去久依县一中读高中,穆碧雪家境困难只能考卫校。三年后,李茶作高考又落榜,靠父亲关系当了一个城管,随着父亲落马,他的城管也丢了,与人合伙开了家洗脚城。穆碧雪则是卫校毕业,当了久依县医院一个护士。

女大十八变,穆碧雪不再是寒酸的丑小鸭,而是久依县医院最耀眼的明星美女护士。当了老板,口袋有几个钱的李茶作,自然把眼睛盯在了穆碧雪身上,在她面前仍然和初中时一样咄咄逼人,摆出财大气粗老板的强势。

老天爷故意要出穆碧雪的丑,她晚上在电信电话厅给姐夫打电话时,偏偏又叫李茶作撞见。

鄙视、嘲弄地看了穆碧雪几眼,李茶作扬长而去。

第三天下午半晌,穆碧雪正在配药房配药,突然听护士站护士叫她,说是有个人找她。“哦,知道了,叫他稍等一下。”穆碧雪信口回应一句。

约莫十来分钟光景,穆碧雪走了去。

未等穆碧雪看清是谁,李茶作猴子一样窜到她跟前,递过一个盒子,沾沾自喜道:“碧雪,给你买的手机。”

“给我买手机,你算哪根葱啊,李茶作?”穆碧雪像是遭到奇耻大辱,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拉下脸,“别以为我没用手机,假惺惺献热情。李茶作,要给我买手机的帅哥多了去了,可你不配。警告你,别在我上班的时候打扰,惹得本女神火起,别怪我不念同学之情。滚,给我滚远点。”

“你……”当众被穆碧雪撕毁脸皮,李茶作恼羞成怒,刚要发作,穆碧雪倩影已消失在配药门口。气的,李茶作举起手机往地上摔,可是手举到半空中,犹豫了一下,他又舍不得。

也难怪穆碧雪不给李茶作面子,难道穷人就不是人,难道父亲当官就高人一等,难道有钱就如此把人踩在脚底下?

想想三年初中,她穆碧雪被他李茶作取笑、羞辱还不够吗?现在看她从丑小鸭长成了白天鹅,有了固定工资拿,不再穷酸,就来追她,天下男人死绝了,她穆碧雪也不会被他李茶作这种人渣的小恩小惠打动芳心。

骂骂咧咧地走出医院,一到大门,李茶作破口大骂:“当了个护士,你拽什么拽,我这么帅气,颜值这么高,钱有的是,不怕泡不到你。等着瞧吧,等俺把你搞到床上,到时,你得像狗母一样求我——李茶作这个高富帅娶你。”

——丑事传的快。

自诩长得帅,李茶作做梦也不会想到,才一个晚上,他是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左邻右舍、熟人一瞧见他,冷嘲热讽取笑他,笑哈哈的滑稽来一句:“李茶作,你不是天天夸自己帅,泡妞一招得手吗?买手机送白衣天使遭羞辱的滋味是不是特别有面子?”

几天下来,李茶作郁闷的欲将发疯,他愤恨穆碧雪,帅哥爱美女天经地义,给她买手机有错吗,她用的着当众羞辱他吗?换句话说,他们到底还是同窗三年的同学,穆碧雪怎么可以这么一点情义都不讲,还是一个人吗?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觉得珍贵。

夜里躺在床上,李茶作睁眼闭眼全是穆碧雪的倩影,爱到心痛,一想到她的当众羞辱,又心绞、焦躁阵阵。

憋了半个月,李茶作憋不住了,他要改变遭羞辱谋略,开始行动,娶不到穆碧雪,也要把她弄到床上去好好玩玩。堂堂一个高富帅,岂能白白被一个女孩所拒绝所羞辱。

下午四点半,李茶作就去医院大门口猫着等穆碧雪下班。

苦苦等了一个钟头,终于见到穆碧雪从住院大楼走了出来,李茶作又喜又激动的心嘭嘭嘭乱跳,慌忙抓出烟,点着一根抽着平静一下心。哪料到,穆碧雪却是走进食堂吃晚饭。李茶作这才想起来,穆碧雪是在医院食堂吃饭,于是自己气自己的一扔才抽了几口的烟,仇恨的一脚踩着碾个粉碎。

就在李茶作等着心烦虑躁、肚子饿的头晕眼花时候,穆碧雪终于出现在他眼前。也不说话,李茶作保持着一米距离,紧紧跟着穆碧雪,穆碧雪停下,他也慌里慌张跟着停下。

走了大概五米,穆碧雪察觉身后有人跟踪,霍地转身一看,见是李茶作,气得眼珠要滚出来。没有理睬李茶气,穆碧雪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她进了电信话厅去打电话。

暗暗叫苦的李茶作只得又在问口等着。

突然警笛声划破天空,一辆110警车在电信电话厅门前停下。

这时,穆碧雪也从电话厅疾步走了出来,愤怒指着李茶作,对警察说道:“就是这个流氓,一直在跟踪我。”

可怜的李茶作,未容他缓过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他就被押上了警车,扭头骇然、愤怒地瞪着正幸灾乐祸的穆碧雪。叫他到死了也不会明白,这么一点小事,穆碧雪居然会报警……

在派出所一审讯,连警察也傻眼了,原来面前的就是买手机送白衣天使遭到拒绝的李茶作,本来是可以当场释放,结果被关了一个晚上才被释放,还被狠狠训斥了一顿,特别叫他受不了的是一夜未吃东西饿得眼睛都睁不开。

新仇加旧恨啊。李茶作被惹怒了,一个农村穷酸女孩,他都搞不定,连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是个高富帅了。再吸引教训,李茶作改明跟踪为暗跟踪,而且分几段路。

几天来的跟踪,李茶作终于弄清楚了穆碧雪的住处。

谋划了两天,李茶作第三天中午带上十万块钱和那部手机,派头十足、得意洋洋直奔穆碧雪住处。

开门一见是李茶作,就挡在门口,穆碧雪不让他进:“鸡店老板,怎么,没胆子在公共场合给本仙女送手机了?”

“别叫的这么难听好不好。”李茶作眼睛放光的直盯穆碧雪胸口,一脸猥琐的快有淌口水了。

穆碧雪继续奚落、挖苦、讽刺李茶作:“你敢对天发誓,你那洗脚城不是一个鸡窝?”

铁打的事实,李茶作想抵赖不认也不行,当下还咄咄逼人地喝令穆碧雪:“让我进去,有正事跟你谈。”

“让你进来?”穆碧雪嗤之以鼻,嘲笑、羞辱道:“我这么一个清纯女孩,让你这么一个鸡头进到房间里,不说我的冰晶玉体得不到保障,我的名声更要陪进,我敢吗我?有屁就放,要么就滚蛋,我要午睡。”

急了,李茶作把十万块钱、手机往穆碧雪眼前一递,盛气凌人:“你做我女友半年,这十万块钱和这部手机给你。”

“嘭——”穆碧雪二话不说,关上门。

猝不及防一惊吓,李茶作钱和手机掉到地上,他太高估自己高富帅的诱惑力,低估了穆碧雪虽穷但有骨气性格。

与岳川渊外貌相比,李茶作有模有样,走到哪都叫人赏心悦目,尤其博得女人青睐,岳川渊被打进十八地狱里。然而,在这个拜金风行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内涵还是人品,所以穆碧雪看重的是她那个人品佳的穷姐夫,不是高富帅一个的李茶作。

天真的还以为穆碧雪会开门看看他走了没,李茶作又等了半个钟头左右,结果连个脚步也没有,只得愤愤又郁闷地离开。

前脚踏在他的洗脚城门口霎时间,穆碧雪骂他鸡头声音如雷一般在他耳边回荡,李茶作猛然醒悟,一定是穆碧雪厌恶他是鸡头,才不愿嫁他这样一个高富帅,怕污了她的名声。再细细一想,李茶作断定就是这么一回,一个清纯有正当职业的女孩子,对做鸡的女孩恨得咬牙切齿,更别说人家长得美若仙女,会愿意嫁给一个鸡头,把自己好名声弄臭吗?

其实自作聪明的李茶作,他还是不明白穆碧雪仇恨他的症结所在,做鸡头,只不过是叫穆碧雪更瞧不起他罢了。

穆碧雪越是这样,李茶作愈觉得她是美女中精品,占有欲已经叫他走火入魔。

挖空心思谋划了三天,第四天,李茶作又要出没了,十一点便早早吃了午饭,跑到穆碧雪住处门口猫着,专等着心中的白雪公主——穆碧雪回来。

“李大鸡头——”正当李茶作白天做美梦淌口水,穆碧雪出现在他面前,大喝一声,“最后一次警告,再骚扰我的生活、工作,别怪女神出手狠毒。滚。再不滚,我喊房东了。”

心头一阵恐惧,晓得穆碧雪说的出做的出,李茶作嘴还硬:“碧雪,我们到底是同学,你怎么可心这样不给我一个机会。为了你,我把洗脚城转让,不开了。我是真心爱你的。”

怒目一瞪,穆碧雪冷脸讥笑、羞辱李茶作:“回家爱你妈去吧。鸡头也说爱,真是天大的讽刺。天下男人都丑的没人形,我——碧雪也不会嫁你这么一个鸡头。别以为有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手上每一分钱全是那些女孩身上的血凝结成,我碰了怕自己的手会烂掉。”“滚,立马给我滚蛋。不滚是吧,我喊房东,阿姨,叔叔……”

“好,好,好,我滚,我滚,还不行吗?”吓的,李茶作脸色跑掉,连滚带爬朝楼下逃窜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