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权术之我助女皇夺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12 11:55:03

权术之我助女皇夺天下 连载中

权术之我助女皇夺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郁花铃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娘伯伯 人气:

郁花铃新书《权术之我助女皇夺天下》由郁花铃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姑娘伯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地万物乃母体孕育,纵观天下何以轻妇,吾来此世间走上一朝,必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掌劈开这不公的天地,让那日月当空普天同照!我李治对天起誓,今生今世绝不负卿,如若食言当以天下江山相送!喻华浓一骨碌爬起来,怎么回事,六十岁的身体怎会如此轻盈。她抬起自己的双手,细腻柔嫩,明明就是一双婴孩小手,再摸上面颊竟如玉般滑润。华浓,快过来看看,这是二小姐。这是在叫我吗,怎么都是唐装打扮?喻华浓像只呆萌的笨鹅凑到那贵妇跟前,只见襁褓中的婴儿凤眼龙颈,相如天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袁道长如此一说,武士彟除了兴奋,更多的却是担忧。他递了个眼色给道长,随后道:“道长,我家武珝正是女儿之身。”

本来袁天罡为发现这个人中之龙正欲欢欣,一想刚才武老爷的警示,顿时明白他的用意。

“天下主也指母仪天下,小姐有皇后之命。”

众人听得心花怒放,看来武家要靠珝儿光宗耀祖了。

袁天罡见大贵之人在他家,也算是武老爷的福气。这才接着说他那两个不成气候的儿子。

“以后武家,特别是两位公子的荣华富贵全仰仗此婴儿的庇护和照拂。”

“哼!”武元庆心想自己刚搞了一出黑这小妮子的鬼魅邪说,老爹不知道就去从哪里花银子弄了个鬼道士来替她辩护。这种小把戏岂能骗得了我。

两个儿子不肖一顾。

“父亲,儿子还有重要的事要办。”

武元庆找借口想走。

“大公子且慢。”张卫忙叫住他,又凑近武士彟私语几句。

武士彟点点头,对武元庆说道:“你兄弟二人先到外面候着,为父尚有话要问你们。”

“是”

他俩退到屋外,乖乖等着。平日里父亲虽然慈祥,但一旦较起真来也是六亲不认,会对他们棍棒相加。这一点他们比谁都清楚,碍于父亲的威严,也不敢轻易忤逆他。

袁天罡见那二人退了出去,对武士彟说道:“方才武老爷提到你家还有一个失了忆的孩子,可否容我一看。”

听见有高人要为华浓看相,喻妈妈两眼立时充满光亮,一手拉过华浓。

“袁道长,就是这个孩子。”

袁天罡一本正经的打量起她,眉毛紧皱到一块,神色凝重。

“道长,怎么啦?”

喻妈妈看他样子变得异常紧张。

“武老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袁天罡把武士彟拉到一旁,像是要商量国家大事一般。

武老爷跟过去,随后对众人说道:“大家且先到外面等等,我与道长有事相商。”

屋里的所有人都退了出去,杨夫人正欲出门,却被袁天罡叫住:“夫人请留步,此事需让夫人知情。”

等全部人都出去后,袁天罡拂尘一扫,门自动关上。

那一幕正好被喻华浓看得清清楚楚。

妈妈呀,原来在古代还真有修道成仙之人。这下算是长见识了。

看那紧闭的大门,真不知道老神仙会在里面忽悠些什么。

袁道长庄重的对夫妻二人说道:“我刚才之所以支开众人,乃是因为此事非同寻非,若被旁人听去,恐生事端。”

杨夫人恭敬的问:“是什么事,道长请讲。”

“武老爷,夫人,你怀中的女婴的确乃将来之帝王,而非仅是统领后宫的皇后。且最后让我看的那女孩儿就更加奇特,我可以这么给你们讲那女孩儿非人非鬼,非神非魔。”

“非人非鬼,非神非魔,这是什么意思?”夫妻俩一头雾水,武士彟好奇追问。

袁道长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我也解释不清楚,我看她身形若隐若现,魂魄若即若离,气息若实若虚,恕在下道行尚浅,实在是看不穿。”

“这么说连道长也摸不清她的来路?既然这样,她会不会对咱们孩儿不利。”武士彟不无担心。

袁天罡摇摇头:“这一点,武老爷大可放心。刚才我见那女孩的灵气缭绕在你怀中婴儿上方,正好与婴儿的帝王紫气相得益彰。这说明,此女守护在她身边正是天命所归。她的存在不但不会对婴儿不利,反而能辅助她成就霸业。”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今天她突然变声,竟吓退了外面那帮恶奴。”杨夫人想起华浓救主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武士彟却不知情,问道:“今天浓儿救了你们?”

“是的,老爷,今天若不是有华浓在,恐怕我们早已身首异处了。”

说完杨夫人哭泣着将先前的事原原本本讲给他听。

“啪!”

武士彟越听越气,一掌拍到桌上。

“这帮忘恩负义的狗奴才!”

袁天罡忙劝慰:“武老爷莫急,正所谓贵人自有天助,今天的事正应了老朽的想法。所以今后定要让那女孩儿陪在你家女儿身边,方能护她周全。”

“多谢道长!”

“还有一点我不得不提醒你们,所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自古帝王要么成千古明君,要么成千古罪人,就如前朝的隋炀帝死无葬身之地。正所谓成败转头成空,生死一念之间。她所要受的苦,所要经历的磨难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袁天罡又是一番语重心长的嘱托。

夫妻二人自是感激不尽,连连给老道长磕头致谢。

“言尽于此,吾去矣!”

话刚毕,那道长便隐身遁去,不见了踪影。

这件事处理好之后,武士彟将夫人安抚到床上歇着。

出门叫上两个儿子和那些准备害主的家丁去到正堂。

武士彟端坐堂屋正上方,将手往茶桌上一拍。

“说,是谁给你们的胆量竟敢谋害主子?”

众人吓得一哆嗦。

两个儿子和那带头的护卫更是倒抽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两步。

见势不对,那些个丫鬟家丁们齐刷刷跪倒在地,不住磕头。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武士彟这次是吃了称砣铁了心,无论如何也不敢再留下这群恶奴。

“老爷我今天也不惩罚你们,各自领了工钱回家去吧!”

“谢谢老爷不杀之恩,谢谢老爷不杀之恩!”

众人又是一番叩拜。

正欲散去,武士彟指着为首的护卫道:“你留下!”

见那帮乌合之众走远。

武士彟示意李虎关上大门,站起身,走到武元庆身边。

“武元庆,说吧,莲儿是怎么死的?”

武元庆做梦都没想到,父亲一开口便问这事。

做贼心虚的他战战兢兢的回答:“那丫鬟不是失足坠井而死吗?”

“啪!”一声脆响,一记耳光重重打在武元庆的脸上。

“事到如今你还敢瞒我,你干的那些好事,以为我不知道?”

武元庆还想装无辜:“父亲,孩儿真的不知。”

武士彟失望的摇摇头:“武元庆呀,武元庆,要不是看在你那可怜的娘亲份上,我定会将你兄弟二人撵出家门,从此不再列入我武家薄下。你俩谋害你们的母亲、妹妹,天理难容。”

话已至此,看来父亲对他俩的事已查得七七八八了。

兄弟二人见狡辩只会加重惩罚,便一起跪倒在地,齐声说道:“父亲,看在我们母亲可怜的份上,您就饶了我们这一次吧!孩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好,你们既已承认,那就把整个事情原原本本的再说一遍。”

于是,武元庆便从自己勾搭莲儿开始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那武元庆见杨氏身边的莲儿颇有几分姿色,便以大公子的身份吸引她,还承诺要纳她为妾。

莲儿本就心术不正,不久便对他主动投怀送抱。后来杨氏生下二女儿武珝,武士庆、武士爽害怕将来分他们的家产,便想要将她们母女三人撵出去。

事情还因喻华浓发疯而起,武元庆就想借此制造鬼魅邪说,莲儿第一个成了他们的帮凶。

在府里造谣说自己看到黑气之类的东西,搞得人心不安。

武元庆见这样还不够气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以约会为由,将那莲儿骗到井边,推入井中。可怜一个花季少女,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成了冤死鬼。

黑龙传说同样也是武元庆拿钱收买混混干的好事。包括门前闹事,室外逼迫全是他二人所为。

听完一切,武士彟老泪纵横。

“我道是仇家找上门来报复,没曾想竟祸起萧墙,竟是两个逆子所为,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呀!”

张卫,李虎忙上前劝阻。

“大人,两位公子年少,难免一时糊涂,还请大人原谅。”

“是呀,是呀,父亲请恕孩儿年少无知。”

武元爽见父亲的两位老将求情,立马随声附和。

武士彟擦干眼泪,那莲儿也真是该死之人,好在没有酿成大祸,护子心切的他有意大事化小,说道:“你二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日起,你们去江边同农夫一起修筑渠道,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回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