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宠妃重生:殿下,我有病

更新时间:2021-04-12 12:00:20

宠妃重生:殿下,我有病 已完结

宠妃重生:殿下,我有病

来源:落初 作者:艾秋 分类:言情 主角:崔碧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艾秋的原创小说《宠妃重生:殿下,我有病》,主角崔碧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身为女人却不能侍寝,崔海棠上辈子就栽在这不能启齿的怪病上。重来一世,她以为,重生不过是命运的重复。哪曾料到,命运悄然改变。诡谲多变的朝局、勾心斗角的后宅,她身不由己卷入,只得低调机智、步步为营,以期安然一生。可那上辈子视她无物的穆王殿下,不知是搭错了那根筋,这辈子竟和她杠上了。明明不能侍寝,偏偏老是召幸。海棠很无奈:殿下,我有病!穆王不以为然:有病早治,我有药。海棠不信:拿来看看,什么药?穆王轻声说:晚上来,我告诉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出了行云殿,穆王的心里就不会惦记后宅任何一位女人。

书房里,他接连提笔三次,终于恼怒地将笔掷向纸上。硕大的墨团晕开,如乌云般深沉。

一位清雅的中年人走到书案前,拿起笔,轻轻地搁在笔架上,缓声说道:“殿下,笔墨无辜。”

穆王向来冷漠平静的眼睛,此刻却流露出难言的忧伤。

“快过年了。”他的语气中却完全没有过年的喜悦。

中年人道:“等雪一停,外头就会热闹起来了。”

可穆王并不关心外头是不是热闹:“白川,你去过槐州吗?那里的风雪,比京城更甚百倍。”

中年人名叫楚白川,是穆王的幕僚,亦是他的好友。听穆王提到槐州,便明白他心里放不下远嫁的永寿公主。

“风雪过后,京城会迎来Chun天。槐州也一样。再往西行,西昌国也一样。无论严冬如何漫长,等过了年,Chun天就来了。殿下不必过于忧虑,公主聪慧善良,定能在西昌国安身立命……”

“我不需要这样的安慰。”穆王摇摇头,“历来西去,只在Chun夏。可是你看这回,西昌使节月初抵京,月末便要公主远嫁,甚至等不及过了年关,这是羞辱。他们是算准了父皇会忍让啊,一个弹丸属国,就这么给了大良朝一个响亮的耳光。”

楚白川苦笑:“可是,殿下还是去送嫁了。”

“两位兄长皆百般推诿,我与永寿一母同胞,义务反顾。若无皇子送嫁,西昌国更会看轻了永寿,终究还是苦的她。”

太子与庆王正忙于在皇帝面前邀宠,谁肯在这节骨眼上离开京城,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丢人事。

“殿下心里是明白的。再如何悲嫁,最终还是得嫁,殿下能做的,只是尽力争取些空间罢了。皇上……”楚白川顿了一顿,接着道,“皇上宅心仁厚,天Xing宽豁,天下表面升平,可这升平背后,是对外敌的忍让,是对内腐的不察。”

穆王知道楚白川的停顿,不过是换了个好听的措词而已。若不客气些,皇帝如今是安于享乐、姑息养Jian,若不是大良朝还有个高效的内阁;若不是大良朝还有上百年雄厚的积累,只怕种种忧患早就浮上水面了。

“白川,你是明白人。然而,我不信,在两位兄长身边,再没有一个明白人。”

楚白川道:“他们身边,定有比我看得更深更远的。只是,他们当下要考虑的都不是这些,不能坐上那张龙椅,所有的深远都毫无意义,一如殿下今天,心有余而力不足。”

穆王若有所思。

“殿下之烦忧,恐不仅仅是公主的远嫁,还有面对太子和庆王,您该如何应对吧?”

太子与庆王明争暗斗,可谓势均力敌,排行第三的穆王,处境十分微妙。两位兄长既希望拉拢他,又百般提防他,穆王对这点深感头痛。从情感上,他更偏向太子,然而,庆王后来居上的势头和险辣的行事,都让他更加谨慎。

“知我者,白川啊。”

楚白川嫌这气氛沉重,呵呵一笑:“太子身后,是祖制、是太后。庆王身后,是实权、是皇上。我看殿下,是躲也躲不了,避也避不开啊。”

躲避?穆王冷笑一声:“呵,自打十岁那年起,我就再也没有生过躲避的念头。”

“哦?殿下十岁那年,是听了哪位师傅的教诲,竟顿悟了?”

穆王的眼神黯淡下去,声音也变得低沉:“无论哪位名师,都不如血淋淋的现实。说千万句,不如经一事啊。”

楚白川一时未能领会,疑惑地望着穆王。

穆王回望当年,素来平静的神色渐有凄然之意。

“十岁那年,我在宫里呆得腻了,偷了身小太监的衣裳,混在御膳房的运菜车里偷偷出了宫……我在京城四处游荡,整整玩了三天。那三天,是我这辈子最无牵无挂的三天。连空气都是自由的,我宁愿在街头跟人讨吃的,也不愿回宫里吃这些山珍海味。”

楚白川笑道:“原来殿下幼时也这般顽皮。”

一句玩笑却没有化开穆王眉间隐隐的苦涩。

“是啊,太顽皮了。顽皮是要付出代价的。三天后,我被侍卫找到,带回宫里。父皇的训斥,母妃的眼泪,这些都不重要。我发现,身边的人都不见了,那些从小伺候我的宫女太监,我最好的玩伴,都消失了……”

楚白川暗暗心惊:“难道……”

穆王垂目:“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死了。因为弄丢了我,他们全都被杖毙,一个不留。听说,廷杖监门前那块地,洗了三天都没有洗干净。血流得太多了……太多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任Xing。从此以后,我就清楚了,我不仅仅是秦琰,我更是大良的三皇子。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有人跟着起起落落,悲悲喜喜。这样的命运,无法反抗,也无法回避。”

穆王俊美的脸庞由悲戚渐渐恢复平静。好像说了一段别人的往事。

这才是他正常时候的样子,波澜不惊,不悲不喜。楚白川知道,永寿公主给他带来的伤痕,被藏起来了。当他忆起自己天注定的命运,他素来的冷静就会回来。

“您的强大,才是公主真正的依靠。”楚白川道。

穆王也同意这点。民间还讲究个娘家势力呢,皇家婚姻,也盖莫如是。

他甩开烦恼,想起楚白川也有个宝贝女儿,说道:“白川肯入我王府,不也是为了丫头?”

楚白川惭愧一笑:“托殿下的福,眼下总算是安顿了。”

“马上过年,她们这些丫头都要回家,滢儿如何打算?”

楚白川是医学世家,自己却偏偏不愿学医,倒是他宝贝女儿楚滢有出息,考入了医女营。若不是为了女儿,他才不愿意在京城受这拘束。他平日住在穆王府,在京城也没个安顿之处,女儿若要回家,总得先有个“家”。

“殿下倒是有心了,横竖总能安置的,不过十来天功夫。”

穆王知道他清高得很,就算有困难,也绝不愿吐露。

“西夹弄的小院空了很久,王妃总嫌那儿没人气,让滢儿收拾收拾当个落脚的地儿,也算替王妃省了心。就这么定了。”

楚白川谢过。心里却知,哪里是替王妃省心,穆王故意这么说,是不要自己感恩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