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幻世传记

更新时间:2020-09-09 19:27:37

幻世传记 已完结

幻世传记

来源:落初 作者:LIn子邪 分类:游戏 主角:林子槐 人气:

火爆新书《幻世传记》是LIn子邪所创作的一本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子槐,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子月家中收到了莫名其妙邮寄来的新款高价游戏舱,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她迈进了幻世的游戏世界,一脚踩进到一场让她的现实崩溃的陷阱。从此她的命运与幻世相连,人生却在脱离常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看似网游,内里玄幻)新手第一次写文,谢谢大家指导!有什么想说的想喷的想赞的敬请随便发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斯蒙崩溃是崩溃了,但是还是得选啊……

林子月看到站在自己面前表情郁闷片刻的一剑长梦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带着几分憋屈的声音说道:“大冒险。”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系统提示音响起:叮,玩家一剑长梦选择了大冒险,一剑长梦与林中月影即将进入禁闭室,请各位继续。

两人顿时被脚下的黑光淹没,然后林子月睁眼,发现周围是绝对的黑暗,她将双手伸到眼前,明明知道自己的手应该就在脸前,却无论如何都看不到,这说明她现在身处的环境,是一点光线都没有的,恐怕还是绝对的封闭空间,这样充满未知的恐惧感压迫着她的神经,她生怕脚下是悬空的,小心翼翼得站在原地,却觉得四面八方都有怪物在窥伺着自己,这样来自幻想本身的恐惧,让她生平第一次感到战栗。

林子月忍不住这样无声无光的世界,于是开口呼唤起本该在自己身边人的名字:“一剑……一剑你……在吗?”她的声音很轻,似乎话刚说出口就被这无边的黑暗吞噬,无人回应。

也不知道在黑暗里过了多久,林子月试着打开队伍频道,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在她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又卡进了奇怪的问题副本时,面前传来了一丝幽幽的紫光,她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一剑长梦眼角下刻着的紫色花瓣以及那把紫光长剑,顿时试着向紫光挪动脚步。

同时紫光似乎也注意到了她,向这边飘来。

紫光果然是从一剑的剑上面发出的,紫光映照着他的冰块脸,看得林子月心中发憷。

“你也没事吧?那我们去找出……”

“嘘。”一剑长梦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噤声,然后警惕得注视着她背后的黑暗,并顺手将林子月拉到了自己身边,护着她。

林子月不安得站在原地,自己过来的时候,那边并没有任何东西啊。

“你站在原地别动,我去解决那东西,如果有东西接近,就抱头蹲在地上,争取将致命伤的部位缩到最小。”

“恩……恩,你也小心。”

简单的交流完毕,一剑居然一个纵身毫无畏惧得跑出,弹射向那无边的黑暗,看着那点紫光变得遥远,林子月紧张得握着自己的法杖,呆呆得站在原地。

接着有奇怪的打斗声传来,似乎是某种野兽在咆哮,紫色的剑光时亮时暗,却始终在林子月能看见的地方,这让她稍微放心起来。

“封印解除!阿斯蒙蒂斯之舞!”

一剑的呐喊声从黑暗里传来,林子月惊讶得看着紫光从剑身上喷薄而出,飞快地铺散开来驱散了黑暗,照亮出这间极其巨大的房间,而在层层叠飞散出的光幕中心,一只黑色的野兽正在与一剑长梦激烈的纠缠着,野兽浑身环绕着黑色的烟雾,但是与紫色光幕接触的瞬间那些黑雾便被吸收殆尽,而一剑每次将长剑擦过野兽的身上,这只似豹似虎的野兽也会发出带着哀嚎的怒吼,一人一兽往来之间似乎半斤八两,而此时的一剑看上去诡异异常,他背后延伸出一双蝙蝠似得翅膀虚影,而他的头上冒出了两根山羊角,闪耀着与剑身上一样的紫光,他的脸上似乎也蔓延着大片的紫色。

林子月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与其说是被这场战斗吓到了,倒不如说是她第一次见到幻世里的战斗,而一剑身上的变化更是让她看得目眩,这样华丽的变身方式已经与她印象中的全息网游相差甚远,而这势均力敌的一人一兽,攻守往来下,居然在紫色的光幕中显得及其优雅美丽,要不是有哀嚎和怒吼传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表演舞蹈……

不对,自己是不是该上去帮忙啊,可是自己怎么帮忙啊。林子月看着自己的技能列表,心中非常郁闷,只能继续站在原地看“表演”。

突然,那只猛兽的身形猛地卷成一团黑暗,一瞬间从一人高的野兽,缩小成了两个拳头的大小,这一变化顿时令一剑长梦预料不及,手中的长剑挥在空气中,而缩小的猛兽速度顿时加快不少,在闪过一梦的长剑后,在剑身上踏了一下,借力便向一剑扑去,一口咬在一剑脖子间,带起一抹血光。

“一剑!!”林子月顿时吓得向那边跑去,但是没跑出几步想起这是游戏,似乎脖子受伤除了看上去血腥点,掉上大量的体力值外,似乎并不会致命死人,而自己什么都不会,太接近战斗现场也不过是碍手碍脚拖后腿,林子月便停在原地,担忧得看着一剑大喝几声,眼镜片下的眼神泛着越发冰冷的杀气,又拿起剑劈向那只野兽。

那只野兽的速度却快了太多,一剑一时间跟不上,身上又被挠破了好几处,带出好几道血口,看着特别狼狈,就在林子月焦急万分却什么都做不了时,紫色的光幕缓缓向剑里退回,光芒越来越黯淡,而那只野兽察觉到紫光不再具有威慑力,便越发凶猛得攻击起一剑,一剑吃力得应对着,但是体力值损失过多后,系统带来的强制疲惫感,使他的身体已经跟不上他反应的速度,他已经大大落了下风。

野兽的尾巴忽然膨胀起来,大腿粗细的尾端砸在一剑腰间,一剑顿时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原本将房间照亮的紫色光幕也卷回剑中,看到一剑飞出,林子月想都没想大步上前,试图接住他,结果被落下的一剑带着又倒滑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此时周身回归了一片黑暗,而剑上的紫光已经黯淡到随时可能熄灭一般。

林子月瞥了眼自己的体力值,就这一下已经掉了一半,但是似乎也是因为她这一接,一剑的体力还有剩余,并没有立刻化为死亡的白光被传送出副本,他脸上的紫色花瓣遍布了左侧的脸庞,而眼镜也扭曲了一角,看起来带着几分诡异的美,却又有几分滑稽。

而林子月抬起头,能感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紧盯着她。

“放开我……我死……就结束了。”一剑挣扎着从她身上爬起来,他的表情显示出他正昂扬的斗志,但是系统给予他身上的强制疲劳,使他完全失去了一战之力。

林子月决定拼一把,自己战力不足就算牺牲了也没关系,如果能救下一剑,就算是自己在这个副本里的最大贡献了吧,她这样想着拽着一剑不让他冲上去,自己提起法杖开口喊出:“与我缔结契约的恶魔啊,请你在我面前展示出你真正的样子吧!”

林子月没看到一剑眼中闪过的各种复杂感情,从被看透的惊恐和慌乱,到被道出真相时的不可置信和惊疑不定,但接下来看见林子月法杖上燃烧起来的火光,阿斯蒙才意识到这是幻世这个该死的游戏设定,玩家使用技能时喊出的咒语,他不禁心里狂骂起来,这句召唤咒语把他的老底儿掀了个干净,突然后悔起自己在编剧部尽心尽力干活的日子,早知道就直接给玩家设定一句“召唤xxx”算了。

在火光中,一个人影大笑着飞了出来,带着一如既往的狂傲,落在林子月和一剑面前,林子月几乎是在人影落地的瞬间大喊了出来:“怎么是你!”

恶魔思诺笑着冲她挥挥手,一大片火焰从他指尖燃起,环绕成一圈围住了林子月和一剑长梦,照亮了四周,那只猛兽又恢复成了高大的老虎形态,看见思诺狰狞的笑容后,怒吼起来,但却畏惧着恶魔思诺周身的火焰,迟迟不敢上前,而恶魔思诺的笑容,在他周身火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邪恶起来。

而阿斯蒙心中也满是惊讶,因为他发现这游戏中的“恶魔”身上,居然有自己熟悉的某个灵魂烙印,不过那个老朋友应该在冥界,从很久之前被六合的狩猎小组捉到后,就一直被关在炼狱冰山才对……阿斯蒙看到恶魔思诺冲自己轻轻眨眨眼,给了他一个眼神,

顿时阿斯蒙紧紧闭上了嘴,决定当好一个普通的冷酷玩家角色。

恶魔思诺看向林子月,表情狰狞得瞪向她:“那么,就这只小猫也要召唤本……”

他的话还没完,林子月眼睛一闭,居然昏了过去,一时间连那只猛兽都安静下来。

三声“搞什么!”同时响起,恶魔思诺和阿斯蒙同时扑向地上的林子月,而那只猛兽仍然碍于火光不敢上前,离着几步急的团团转,从刚才它发出的声音听来,这好像还是只母老虎。

“居然是体力值濒危的休克设定,幻世真的有够变态……咦?你这小猫在那儿急什么?”恶魔思诺咂咂嘴,用探究的目光看向那只母老虎。

母老虎不屑啐了口吐沫,接着房间里的黑暗被她吸到身上,瞬间就消散了,房间又恢复了正常系统房间应有的亮度,她才开口道:“还不是那该死的声望设定!如果我失手杀了她,好不容易维持到现在的自由身又要变回戴罪,六界友好这喵儿砸限制真不是妖事儿!啧,我可不想跟你们这些人界恶魔一样,被六合小队跟狗似得追到东躲西藏。”她一边说,妖娆的长尾巴一边不耐烦得拍在地板上,拍的地板啪啪作响。

“不过我倒有些问题,安朵斯你怎么会在……”

“别,我现在叫炎鸦。”恶魔思诺冲阿斯蒙抛了个媚眼,阿斯蒙一阵恶寒,恶魔思诺看到他的反应才继续说下去,“我在牢里呆久了,就把意识转移到在外的分身上,意外得发现这分身有了附体的肉体,结果没控制好,力量暴漏后烧毁了肉体的家,结果那小子哭哭啼啼背着姐姐上了山才在大冬天活下来,后来他被我的力量影响,变得心里扭曲起来,于是我趁机诱惑他,结果他直接烧掉了村子里的人,还被自己的朋友困到了异空间……”

母老虎走过来几步,也一起听着恶魔思诺,或者说炎鸦讲故事,炎鸦只好打了个响指,散去了几人身边的火焰好给她让地方。

“后来我占据了那小子灵魂分裂产生的那句躯体,正想抹杀掉那小子本体和这小姑娘好离开那个空间时,”他指着地上的林子月,委屈的吼起来,“就被那无赖的幻世强制签订了契约,把我跟这混姑娘的法杖打包绑定了!本来她完成剧本我也能被放出去了,结果谁知道会被什么奇怪的系统牵扯进来,这下好了,唯一的自由希望也成了人类的召唤生物了,我这还算什么魔神啊!!?”他越说越气,越想越烦躁,顿时冲着没人的上空放了一长串连珠火球炸起来,一边发射火球一边嚷嚷着些奇怪的语言。

“啊,是啊,也是挺委屈的……”我才不会说这也是我们编剧中,对于某些BOSS级特别数据角色设定的内容之一呢,阿斯蒙暗自想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

听到阿斯蒙的问题,炎鸦的脸委屈得挤成了一团包子。

母老虎嘻嘻笑了起来:“咯咯咯,看不出来啊,当年鼎鼎大名的魔神安朵斯现在居然成了召唤生物,当年统治小半个妖界的气魄哪去了?咯咯咯咯咯……”

“你是母老虎,不是老母鸡!”炎鸦冲母老虎吼了一声,然后萎靡得坐在地上,盯着林子月手中紧握的法杖,一脸失魂落魄。

阿斯蒙将剑收回剑鞘,从口袋里拿出面包,就这样啃了起来:“不是我说,母老虎你下手还挺狠的,我以为系统安排嘛,稍微打个架就可以了,要不是她接了我一下,我直接就挂了,不是不杀人么?”

母老虎瞪着他:“拜托,好歹NPC也是份差事,我不敢杀小姑娘是因为小姑娘六界友好的声望,你?你这个恶魔扮成人类玩家进入幻世,能安什么好心?本来就打死一个是一个,我都已经手下留情了。”

阿斯蒙无奈得叹了口气:“唉……谁叫我等级太低,能力根本用不出来,无泪剑释放封印的自带技能燃烧魔力又太快,我只能坚持一分钟,还只能达到本体力量的十分之一。”

两“人”一虎一时间这样坐着大眼瞪小眼,林子月还躺在地上昏迷中。

“我说,她什么时候才会醒啊,我的生命契约里不带显示这种信息的。”

炎鸦干脆躺了下来,无聊得盯着房间的天花板。母老虎则趴在地上眯起眼睛假寐,似乎也是在恢复体力。而阿斯蒙又掏出一块面包,说:“大概要三分钟吧,我们编辑部探讨过,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毕竟要考虑玩家的游戏因素和心里因素,省得总被投诉……”

空气顿时僵硬了下,阿斯蒙立刻闭上嘴。

“什么啊阿蒙你是在幻世制作组里卧底嘛?!!”炎鸦身上冒起了火焰,似乎有一把火将阿斯蒙烧干净的冲动,“什么叫你们编辑部?!”

阿斯蒙默不作声,啃面包的速度快了一倍,但死死得低着头不肯说话。

母老虎转头看了看原地跳脚怒吼大喊的炎鸦,拼命专注啃面包保持沉默的阿斯蒙,又开始“咯咯咯”笑了起来,她看上去很欣赏这出许久未相逢的老友,互相撕破脸的闹剧。

“唔……”阿斯蒙吞下嘴里最后一块面包,“我通过咱们家族的后辈介绍,进入幻世编辑部工作了啊。”

炎鸦停下了无意义的怒吼,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说:“真是尽心尽力,这又是老大发展的招人计划吧?这次目标是谁?她是觉得冥界囚犯不够多,想多送点人去开派对是吗?”

阿斯蒙耸肩,指着地上的林子月:“你看,这是咱们以后的后辈,如果计划成功的话。”

炎鸦冲他竖起了中指:“把我的契约人拉下水也关起来?!你们想都别想!!!本爷下半辈子的自由全指望她了!要是她在外面召唤我,并且不接触召唤,我就自由了!!就连六合狩猎小队都不能抓我!!”

还没等阿斯蒙跟炎鸦解释,一声系统提示响起:

叮,玩家非常帅已发言,非常帅发言为真话,第一轮测试结束,请玩家解决目前事件后继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