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英雄联盟之剑豪亚索

更新时间:2021-04-06 13:46:18

英雄联盟之剑豪亚索 已完结

英雄联盟之剑豪亚索

来源:落初 作者:崛起的马 分类:游戏 主角:艾欧牛仔 人气:

主角叫艾欧牛仔的小说是《英雄联盟之剑豪亚索》,它的作者是崛起的马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一场诬陷,亚索被迫逃亡,和路上认识的拿着断剑的白发女孩踏上寻找真凶的路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兄弟……”基恩看向了蔚蓝色的天空,平静地问亚索:“斯图尔特老先生,真的是你杀的吗?”

亚索沉声道:“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基恩不说话。

亚索拿起酒壶,扔给了基恩说道:“古拉加斯那儿的伏特加,这伏特加或许可以消除你的困惑,要不要来一口?”

“嘿嘿,伏特加,这可是好东西,为什么不呢?”基恩笑着拿起酒喝下,但刚喝了一口,就咳了起来,不断咳血,不过咳完还是继续喝。

“嘿,老兄,别这样……”亚索想阻止基恩。

但基恩却撇过亚索的手,笑道:“记得刚见面的时候,你受伤了还喝酒,我阻止你,但你是喝,还说了一句话,你忘了是什么吗?”

“生命中有三件必经之事,荣誉、死亡、还有宿醉。”亚索淡淡道。

基恩道:“那你就别拦着我。”

亚索道:“我没有拦着你,我只想说你喝慢点。”

“好吧。”基恩喝慢了些,苍白的脸突然露出些许怀念与悲伤,缓缓地说:“老兄,你知道烬为什么要杀我吗?”

亚索道:“他纯粹的喜欢杀人罢了。”

“不是,烬不杀普通人,只杀你们这些有实力的人。像我这样的他还看不上眼,但他却把我列入作品名单,是因为。”基恩的声音突然变得沉重了许多:“我有罪。”

亚索沉默不语,准备做一个听众。

基恩喝了口伏特加,说道:“上次你跟我去过的,我的村子,你还记得吗?”

亚索当然记得,因为基恩的村子给他的印像实在深刻,让亚索听到就想到那片荒漠。那是亚索第一次在艾欧尼亚见过的荒漠,因为艾欧尼亚从来没有过荒漠。

基恩说道:“那里有片枫树林,你记得吗?”

亚索道:“记得。那片枫树林很美丽。”

基恩道:“那是我们村子的墓园。”

亚索听着一怔,随即沉默。

“知道吗?我欠那在墓园里永远沉睡的所有人一条命。”

基恩苦笑,有些沮丧有些悲伤,感慨着说:“两年前,我是我村子里的老师,教村民怎么修炼符文能量。那时的我可以算是村子最强的人,优秀到年纪不大村长就已经准备将位置给我,还将村子最大的秘密告诉了我……村子地下藏有一颗能量水晶!”

亚索听着一怔,着实有些惊讶,因为能量水晶是瓦洛兰乃至符文之地最神奇的东西,符文能量的源泉,蕴含着无比惊人甚至可以无限的能量!拥有一颗能量水晶,就可以发动一场战争!

这样的至宝,就像再小,出现在一个小村子里,都是惊世骇俗的。

“能量水晶啊!”基恩倒不怎么激动,感慨道:“记得那时我听到这秘密,我都吓傻了。之后村长将能量水晶的准确位置告诉我,让我守护村子,守护这颗能量水晶。记得那时我高兴的不得了,当着村长的面对天发誓会誓死保卫村子和能量水晶。”

“然而我却没能实现的誓言。”

基恩略显悲伤地说:“战争爆发,我在战斗中不小心被诺克萨斯捉走。那帮诺克萨斯混蛋请来了永恒梦魇魔腾来控制的我的梦境,从我的梦境里得知了能量水晶的方位。等我逃出生天回到村子里时,村子已经诺克萨斯被烧毁,能量水晶也已经被抢走……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泄露了秘密,导致村子的灭亡。我欠全村三千条生命一条命。”

亚索拍了拍基恩的肩:“这怪不得你。”

基恩的脸上并没有显得太过悲伤,眼圈却已经泛红,嘲笑道:“其实被捉住的时候我有机会**,然而我没有,因为我恐惧死亡。而也因为我的恐惧,导致了这一切。”

亚索沉默着。

“我发誓要誓死保卫,却不敢死,呵……真他*吗*可笑。”基恩嘲笑着自己:“或许是我还没宿醉过,想试试吧。”

亚索道:“别开玩笑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告诉我,烬为什么杀你?”

基恩咳了两声,吐了两血,脸色越发苍白,说:“烬知道这一切,所以他把我列入了作品名单。先前我去参加一场战役,带着一支小队曾遇到过烬,然后被他追击,跟他打了一场。”

亚索说:“我猜,你的队伍肯定不够烬打。”

基恩笑道:“这还用猜吗?”

亚索苦笑起来,喝了口伏特加,脸色有些潮红:“呵……那可是烬啊。不过要是我们能活着回到营地,可以去吹嘘一番。我们曾和戏命师烬干过一架。”

基恩苦笑道:“你说多了一个‘们字。而且你已经不能要回营地’”

亚索沉默不语。

草地一片安静,气氛显得一片死寂。

基恩在那苦笑,而亚索始终沉默着。

良久,亚索说话了,打破了安静。

“我不明白,刚才烬为什么要走?”

基恩耸耸肩:“我不知道。”

亚索问:“那你还知道什么?”

基恩喝了口伏特加,然后咳了两声,咳出几块红白的东西。

基恩脸上依旧带着苦笑,只是现在苦笑比刚才的苦笑苦涩的多,手无力的坠下,伏特加的瓶子掉在了地上,砰的一声,就碎成无数玻璃片。

酒瓶碎了,这意味着一些事情。

亚索很清楚这意味道什么,但他没说。而基恩却平静地说了出来。

“我还知道,我要死了。”

……

死亡是什么感觉……或许只有死亡颂唱者卡尔萨斯才知道是什么感觉。

没有人和生物愿意看到卡尔萨斯,基恩当然不例外,他也不想见卡尔萨斯那个变态,听说那个变态还把自己的师傅莫雷洛给杀了。这样的变态当然没有人愿意见到。

当然,主要原因是因为见到卡尔萨斯的生物大多成了无数亡灵中的一员。

基恩快要去见卡尔萨斯了,因为他快要死了。

亚索沉默着,看着地上基恩刚才咳了红白色东西。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红色的是肉块,白色的是骨头。

基恩不喜欢安静,亚索沉默着他就不乐意了,大叫道:“说话啊,兄弟!”

“死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亚索笑了起来,从自己身上拿出了伏特加,倒进自己的竹质酒杯里,放到基恩嘴前:“喝一杯吧,老兄,你可没有多少时间享受了。”

基恩苦笑道:“最后一杯。”

亚索耸耸肩说道:“或许吧。”

基恩喝酒,微微仰头,不知道是看着天空还是看着大树。

不得不说,基恩靠着的大树比茂凯还硬,在这已经被轰成废墟甚至只剩灰尘的草坪,这棵大树依旧坚挺。不过,整棵树只剩下一枚树叶。

然后,这枚树叶落了下来,在格雷戈里眼前飘过,落到了树根上。

“呵……兄弟,我问你一个问题。”基恩看着那落到树根的树叶说。

“问吧。”

“树叶的一生,只是为了归根吗?”

亚索脑袋多了几条黑线,说:“这……是我的台词。”

格基恩说:“我可以告诉你,树叶的一生除了归根还可以做一件事。”

说着,街道突然起风,树叶迎风飘扬起来。

而这时基恩笑了起来,说:“它还可以跟风翱翔飞舞。”

亚索抬手,感受着自己无比熟悉的风吹过自己的手,说:“但现在……没风。”

“风总会有的,只是没到。但,树叶依旧可以享受着充满希望的感觉。”基恩面带道微笑道:“我的村子就是我生命中的风,她让我的生命飞舞了起来,变得有意义,你知道吗?兄弟,这就是幸福。”

亚索说:“我已经不懂什么是幸福了。”

基恩得意忘形地笑了起来:“噢,兄弟,享受不了就是你自己的错了,我要永远享受着这种感觉。嘿嘿,让你干瞪着,我喜欢被别人嫉妒的感觉。”

亚索知道基恩是什么意思,淡淡道:“我会去把能量水晶拿回来的。”

他的声音很轻,但很坚定,因为这是承诺,然后承诺将会变成责任,亚索从来不会不负责任。

基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酬劳什么的就不要了吧?”

“当然要!”亚索想了想,道:“抢能量水晶这可是件大事,酬劳肯定要多一点,我想要一把斯塔缇克电刃。”

基恩苦笑。

亚索说:“不过我允许你赊账到下辈子。”

“其实,兄弟……”基恩看似漫不经心却语重心长地说:“你也该翱翔一次了。”

亚索不知道基恩这话是什么意思,沉默着,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双染血的双手。

“嘿,兄弟。”基恩突然又叫了起来。

“怎么了?”

“我们是朋友吗?”基恩看着亚索问。

朋友吗?呵……

“我已经遗忘了这个词。”亚索淡淡道。

然而基恩却笑了起来。

“但你已经记起了这个词,不是吗?”基恩说。

“所以……”亚索看了看天空,有些艰难却是在微笑地开口:“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吧。”

基恩没有说话,在那大笑,笑声很爽朗,也很难听。

但亚索觉得好听,看着基恩笑自己也笑了起来,拿起竹杯又倒了一杯伏特加给基恩:“庆祝一下我们成为朋友。”

基恩苦笑着:“我快死了,你还庆祝。”

亚索说:“宁日安在,无人能云。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刚才你说那杯伏特加是你最后一杯,但显然你错了。”

“呵……或许吧。”基恩不屑的笑了笑,然后,那让亚索一直不喜欢很欠揍的笑容凝滞在脸上,彻底的,也永远的凝滞在脸上。

亚索突然觉得自己还点喜欢基恩那永远有些小得意的笑容了,坐在基恩旁边,看着那笑容沉默着,喝下手中伏特加,对已经听不见基恩笑道:“看来你对了,那的确是你最后一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