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大禹匿陵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完本】主角李炳光老朴

【大禹匿陵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完本】主角李炳光老朴

时间:2020-04-12 21:15:31编辑:雄鹰 作者:史蒂芬张 人气:

《大禹匿陵》是史蒂芬张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禹匿陵》精彩章节节选: 天气越来越热了,被晒得发亮的卸货区像面镜子,把阳光都反射到仓库办公区内。耀眼的阳光,令李炳光半眯着眼睛。他的额头上布满汗珠子,只

大禹匿陵

推荐指数:10分

《大禹匿陵》在线阅读

《大禹匿陵》 9章 黑猫 免费试读

天气越来越热了,被晒得发亮的卸货区像面镜子,把阳光都反射到仓库办公区内。耀眼的阳光,令李炳光半眯着眼睛。他的额头上布满汗珠子,只在外头抽了两口烟,便龟缩回仓库里头。仓库里,一台年代久远的落地扇,吃力地摇着头,不时发出吱吱作响的声音,费力的旋转,送出的风量,实在杯水车薪。

老朴前段时间,还特意把落地扇清理干净,扇叶擦掉灰尘,给电机上油。表面上看起来,干净洁白。现在从它的发挥上看,老朴的工作有些徒劳。李炳光安慰自己,目前还没有完全退烧,出点汗也是好事。

李炳光前天黑着脸回来上班,田佳琪一见他便问‘是不是中邪了,脸色这么难看。’果不其然,当天中午,他就发烧了。虚弱乏力,头晕脑胀。

他好像有点断片了,只记得周日那天,从陈小姐家回来后,睡到了下午。之后迷迷糊糊地起来,吃饭了,又继续睡去了。第二天起来后,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了。没想田佳琪问了以后,就真的是中邪了。老朴让他请假回去,好好休息。

李炳光回到住处,把午饭全部吐了出来,那种状态比中毒还惨。躺在床上,四肢冰冷,脑子里的思绪不受控制,他多想有个人照顾,无奈罗倩的身影不停浮现。躺在床上,李炳光又哭了起来。

直到周二早上,老朴打来电话,李炳光才发现,已经睡过又一天。老朴的电话,目的性很明确,美其名曰:江湖救急。一直由李炳光做的电脑账,老朴完全应付不来,没有碰过电脑的老朴,看着键盘只能光着急。李炳光在电话这头,迷迷糊糊地跟他说了一阵,老朴却是一说三不知。毕竟是个电脑痴,也是苦了老朴。直到田佳琪到仓库帮忙后,李炳光终于又沉沉地睡去。

他梦见了很多陌生人,那些人他没有见过,而他们却知道他的名字。他跟着那些人,走了很远的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着他们。来到一个深山,他迷路了,走丢了。

一梦惊醒,已是晚上。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直到今天回来上班,李炳光仍旧有些低烧。比起前两天,算是恢复一般了。只是上班期间还有些嗜睡。早上老朴让他到库房里的“闲暇时光”那个角落睡觉,即便是领导来,也难以发现那个角落的存在。

吃过午饭,人总算有点精神了。老朴躺在躺椅上,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用他自己的话说,稍微动一下,身上就像漏水一样,衣服铁定要湿透。

“昨天小琪过来帮忙,她说,有人过来面试仓管。”老朴转过身,面向李炳光。“类似的话我在几周前,就听说过了。”李炳光完全提不起兴趣。“小黄说,要招个会用电脑又能搬货的。”老朴说。李炳光对此抱的希望不大,这么久了,要是真的招了,早就来了,何必拖到现在。

“这得给人家多少工资。”李炳光的声音很虚弱。“盘点前能来就好,多一个帮忙。”老朴伸了个懒腰。“小琪不是答应过来帮忙嘛。”李炳光提了一下。“你还指望一个女孩子能过来搬什么,人家是过来协助点数。”老朴说。“就你怜香惜玉。”丢掉手中的烟头,李炳光从包里拿出几片药,放到嘴里,药味立即充满了整个口腔,他赶紧抓起杯子,用水把药片冲进肚子里。

“要是有女孩子在场听到,肯定会说活该你单身。”老朴嘲讽地说。“又来揭我短。”说完,李炳光朝窗外望去,看见对面工地入口处,那辆白色轿车,又停在上次同一个地方。“怎么又是这个二B,上次跟人家还没吵够是吧!”李炳光虚弱的笑声有些诡异。“有钱就是一副唯我独尊嘛。”老朴应道。

两人谈笑间,田佳琪撑着伞,出现在停车场。她一路走过来,不时地往白色的车望了几眼。“稀客,午睡时间,跑过来看望小李了。”老朴依旧瘫在躺椅上,好像完全动不了。“瞎说,我跟朋友出去吃饭,回来路过,就来看看你们。”田佳琪收了伞,站在落地扇前。

“难怪吃午饭没见你,怎么,你认识那辆车?”李炳光用他虚弱的声音问。“怎么了?不认识,看样子你是元气大伤啊!”田佳琪的语言中也带着调侃的气息。“得了,就因为你周一给我下的咒语,导致现在我变成了这个样。”李炳光轻描淡述,他无法使出太多的力气。

“我朋友素质很高了,哪会把车停到别人门口,”田佳琪解释道,随即又说,“你在家睡了两天,应该恢复很多了吧!”“屁哦,老朴打了这么多电话,你说能睡得着吗?人事是不是真的招来一个仓管?”李炳光顺势问道。“你去问人事,这事情不归我管。这风扇历史悠久嘛。”田佳琪看了一下风扇的档位,发现已经是最大档了。

“你跟小黄这么好,多少有收到点消息吧!”老朴懒洋洋的说,像是快睡着了。“正叔,你什么时候也跟办公室那帮人八卦了。”田佳琪无奈地说。“我也是听江湖传闻,不过别说正叔不给你温馨提示,姓黄那小子,油腔滑调,鼻头朝下,你多留个心眼倒是真的。”老朴一下精神起来。

“要不我拿他八字给你看看。”田佳琪说着,更无奈了。李炳光脑中,居然闪过田佳琪和姓黄的一起接吻的画面,那也太不搭调了。虽然是传闻,不管怎么说,听到这样的消息,李炳光心理多少有些不好受。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就像罗倩和别的男孩子玩得很好时,李炳光的心理才会出现。

田佳琪离开后,李炳光拿着他的行军床,头重脚轻,来到库房里。果真比外面凉快多了,还是库房里舒服。躺在床上,望着屋顶,有种慢慢旋转的感觉。以前的老人家说,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会大病一场。李炳光不止遇见了,还跟那东西有过接触,不知发高烧,算不算大病。可是老朴他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想到陈小姐,李炳光自然地,又想起她在客厅把上衣脱掉的画面。能看到这样的画面,真是不知道有多幸运了,平时唯有在小电影里面看到。现实中,还真是头一次看到如此丰满挺拔的胸部。李炳光腹部一热,竟然有了反应,他赶紧摇摇头,把脑中的想法挥散。

目前他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睡意渐渐袭来,闭上眼睛,没多久,先是听见老朴打鼾。接着,外面马路上,一辆大货车的喇叭响了一声,并伴随车上“咣当”的响声。老朴翻了个身,呼噜声停了,四下恢复安静。

一个、两个、三个,阵阵呓语声传来,原本他以为是远处传来的吵杂声。随着老朴的呼噜声停止,李炳光听到有三个声音在交谈。他的注意力慢慢集中在呓语声中,他开始分辨声音的位置,他睁开眼,声音竟在库房里。他的眼睛在库房里来回扫荡,什么也没发现。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和鬼接触后,留下的后遗症。

他回忆起,在陈小姐家回来,除了头天晚上有些失眠,其余时间,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可以说是自己完全记不起来。再次闭上眼,低语声再度传来。他要确定自己有没有幻听,但声音仍旧存在。李炳光豁然起身,他认为自己能捕抓到。

睁开眼却发现库房里的灯,竟然灭了。“搞什么飞机。”恐惧像黑暗,包裹着他。‘是不是老朴趁他睡觉之际,在搞鬼。’他心想。可是,他明明在外头睡觉。李炳光舔舔嘴唇,这一刻,身后是不是站着些什么,就跟书房里的情况一样,他越想越怕。

库房里高开的窗户,投入的光,实在有限。李炳光勉强看见一些箱子和货架,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完全被黑暗吞噬。待眼睛适应黑暗,李炳光看见,拐角处,有一个东西。该不会是个人吧!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躲库房里来?李炳光越想越不对劲。在这种气氛下,加上之前的遭遇,自己难免会想到是那种东西。

李炳光眨了眨眼,那里还真是有个人影,他能看到他的背部,这他妈是在哪进来的。“喂”李炳光大喊一声,那人动了一下,没有转过身。李炳光这才发现,库房里凉快的感觉,和陈小姐家的书房,简直一模一样,凉快底下,夹带着让人颤抖阴森。

李炳光不自主一阵哆嗦,看着它,大气不敢喘。刚才愤怒的气势,瞬间被恐惧压了下去。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有过经历,自然不会像第一次遇见,害怕得发抖。‘库房里怎么会有这玩意。’李炳光边想边退,它又动了一下。现在去把老朴叫醒,才是万全之计。

它若是再动一下,李炳光便会大喊大叫地跑出去,只要能让老朴进来,再怎么样都不为过。忽然,灯亮了,出乎意料。体内的恐惧渐渐被灯光驱散,刚才站着人的地方,不过是几个纸箱的轮廓罢了。只是因为缺乏光线,凑巧拼凑出人的形状。李炳光一口咬定,刚才在那里的,绝对不止这些纸箱和架子,一定是有东西站在那里。

他自己明白,不能用几个纸箱来说服自己。他始终认为,自己看见了某些东西。“干嘛呢?”老朴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把李炳光吓了一大跳。“我艹,你能不能先打个招呼。”李炳光用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心脏跳得厉害。“我听见你在大喊大叫,才进来看看,以为你做噩梦呢,进来看见你像条狗一样趴着。”老朴笑着说。“你才像狗呢。”李炳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两点了,只好收拾行军床。

“我要是拍照给小琪看,保准她会笑上半天。”老朴拿出那台智能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滚,说什么呢。”没得午睡的李炳光,头更晕了。走出库房,阵阵热浪袭来。他又想起,库房里的阴森感。

“老朴,你的挂钟带来了吗?”李炳光记得,老朴的罗盘可以检测到那些东西是否存在。“带来上班?我疯了还是你傻了?被上面知道,上班搞这玩意,还不得收拾包袱走人。”老朴瞪大眼睛地说,表情夸张。“我就想上班闲着,学习学习,你不是说了嘛,我以后给你帮忙,不学习一下,以后怎么能帮到你。”李炳光灵光乍现,编了这么一个理由。

“别搞笑了,你还学这东西,我说,你刚才是不是做恶梦了,还是幻视,看到什么了?”李炳光没作声,竟然被老朴猜到。“别整天疑神疑鬼,那东西学起来不容易,而且世上,哪来那么鬼怪。”老朴继续接话。李炳光就知道,他肯定不会放过这种挖苦他的机会。

“不就是学着看个方向嘛,我说,你的挂钟真的有这么厉害吗?”李炳光不甘示弱,给了老朴一个反击。“那叫风水罗盘,不叫挂钟,拜托,装也要装得专业点。你要看方向,我送你一个指南针。”老朴饶有兴致地说。

风水罗盘,一个听起来很深奥的东西,很多人都有听说过,但接触过的人,少之又少。上面乌云密布的文字,一般人是看不懂,只会感到眼花缭乱。“那你是怎么学的。”李炳光问他。“我有拜过师傅。”老朴说着,又坐到他的躺椅上。

“不看方向,还能看鬼,我知道。”李炳光附和。“俗,一个老祖宗智慧的结晶,被你说得这么烂,”老朴反驳道,“罗盘,取包罗万象,经纬天地之意,罗盘层数越多,看东西就越透。”老朴说。“你那个有几层?”李炳光来了兴趣。

“我那个十九层,最多的有五十二层。”他点起一支烟,说得也来劲了。“差别得多大,这么多层。”李炳光惊呼。“差别得看个人造化,传说黄帝罗盘,有五十三层。”老朴正准备往下说,却被李炳光打断了,“皇帝,哪个朝代的皇帝?朱元璋?李世民?”李炳光好奇地问。

“逐鹿大战,炎黄子孙的黄帝,亏你还是个大学生。”老朴摇摇头。李炳光耸耸肩,表示自己不是读历史专业,其实他也知道,这个在初中课本就有说到过。“这多的一层,是干嘛用的?看鬼是在哪一层?”李炳光迫切地想知道。“这多的一层,据说是可以找到阴差鬼使,地府的入口,还能找到一些上古珍宝。”老朴说。

“有这么神?”李炳光又一次惊呼。“得了,不过是个传说,没人见过那玩意。而且没有看鬼的那一层。”老朴快被李炳光的智商,活活气死。“搞这么多层,意义何在嘛?”李炳光不解地说。“死脑筋,这东西又不是拿来看鬼的,里面圆盘层数,各有作用,最里边的是天池,后有八卦、九星,八卦又分先天和后天,还有地盘二十四山,穿山七十二龙,山向、水流、水口、生气这些都可以通过层数来获得准确位置。各司其职,又相辅相成,里面学问,都是老祖宗的智慧结晶。”老朴说。

“可我只想知道,怎么看到脏东西。”李炳光还是头一回知道,罗盘里面原来涵盖有这么多学问,是老祖宗千年智慧演变而来。只不过,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实在太深奥了。把他原本有些想学的热情,一下就浇了盆冷水。所以,他只想知道最简单的,就是怎么看到那些东西。

“不净之物出现,附近地磁就会变化,地磁一乱,指针就会晃动,所以就能大概知道。而且通过看局,就能知道是否吉利和不吉利”老朴招架不住李炳光的“热心”。李炳光深刻记得,那天晚上,指针剧烈晃动,原来是因为地磁混乱。

“你要把罗盘借给我吗?”李炳光再次问道。“不,不要,”老朴一口回绝,“那是师傅留下的,你要做的是,如何把小琪追到手,其他什么都别想太多。”“别这么小气,我是真的要借来学习一下,我保证不会弄坏它,真的。”李炳光就差发誓没有说出来了。“你说,你要来做什么,你绝对不是拿来学习。”老朴有点要被说服的兆头。

“我刚才不是做梦,是真的看到了一些怪事。”李炳光犹豫了很久,终于把事情说出来了。他不肯承认,是因为他之前根本不信世界上,会有这些灵异的东西存在,他觉得现在是唯物主义时代,要相信科学。若是自己承认了,就会有种打自己耳光的感觉。

“看见怪事?在库房里头?”老朴惊讶地说。“是的,就在里面,不然你以为我有那个反应干嘛。”李炳光感觉要把老朴说服了,没想对方却哈哈大笑起来。“好歹你也编个像样点的故事,起码让我有点兴趣。”老朴笑着说。这回到老朴不相信他了。

“你不觉得库房里面比外面要凉快得多嘛,而且,我觉得,这里面的凉快,就跟陈小姐家的书房一样。”李炳光说到这,故意压低音量,他害怕库房里面的东西能听得见。“你确定和书房一样?”老朴虽然还在笑,但表情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一万个确定,你自己也说了,我八字偏阴,这方面的感知,一定会比你好得多。”李炳光顺水推舟,把事情解释得合情合理。

忽然,老朴再次笑起来,李炳光对他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我差点就上当了,你可真会说话,你不去跑业务,真是浪费了,”老朴边笑边说,“你不是在发烧嘛,发烧本来就比较怕冷,库房里面,觉得冷是正常的。”说服已无望,李炳光叹了口气,正要走出去。忽感背脊一凉,他回过头,有东西在盯着他。透过窗户,他看见那只黑猫,站在不远处,两眼放着寒光,盯着他,一动不动。

大禹匿陵

大禹匿陵

作者:史蒂芬张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大禹匿陵》剧情构思不错,人物介绍的很生动,就是写对话省略号少点流畅点就更好了,至少不要让书友脑补就完美了。

小说详情